第205章 戏精的诞生
作者:我就姓二马   水浒大泼皮最新章节     
    常言道:

    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

    可但凡聪明的人,都知道明哲保身,很少有人会做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事。

    在马凯看来,水浒好汉,也不过如此。

    能做到这份义气的,很少。

    首先,想出头,你要有真本事。

    别出了头,被打的跟吉祥物似得,那除了丢人,没别的作用。

    其次,真正有本事的人,出头也不是这么个出法啊。

    打个比方说,两个穷光蛋争五块钱打了起来,一个百万富翁出头,他会帮忙打架吗?

    不可能,再拿出五块钱就能搞定的事儿,何必舍下自己的百万身躯去跟别人动手?

    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说,出头这种事,要看什么人做。

    马凯呆呆的扭头看着挤出人群的那位,膀大腰圆,蜡黄脸,三缕胡须随风摇摆。

    手上提着棒子,一开口就把马凯给镇住了。

    “谁推的我!”

    马凯都傻了,这大哥干嘛的?

    好不俗的开场白啊。

    看所有人都看着他,这位对着众人抱了抱拳。

    “有道是,好汉做事好汉当,谁推的我,还请自己出来主持公道!”

    马凯惊了,这又他niang的是个什么货?

    不对,这是个戏精啊。

    刚刚分明是他自己大步流星的走了出来,这是要反悔,还是要找借口啊?

    “如果没人承认,那在下勉为其难的主持了这场公道!”

    看他脸上极不自然的表情,马凯确认了。

    没跑了,的确是个戏精。

    扭头看着马凯他们,这人抱拳道:“是不是石头,拿出来一看就知道了!”

    这么快就入戏了?

    佩服,佩服!

    马凯多少明白了一点,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好汉啊。

    只不过底气不足,一出场先给自己找个借口。

    万一到时候打脸了,也可以说自己也是受害人啊。

    抱了抱拳,马凯道:“敢问好汉大名?”

    这人抱拳回礼道:“在下薛勇,是个走江湖打把式卖药的,我的药,不管是腰腿疼痛,还是跌打损伤”

    “行了行了,好药,好药给!”

    马凯急忙阻止他,没完了是吧?

    不过在这儿能遇见病大虫薛勇,马凯也没想到。

    对此人,他印象不是很深。

    原著里,应该是宋江在揭阳岭遇见的,没想到这哥们儿挺敬业啊,没改行。

    不过此人武艺平平,上山后也不怎么显他,排名也比较靠后。

    只是没想到,还是个热心肠。

    当铺那人瞪眼道:“打把式的就好好打把式,凑什么热闹?”

    薛勇脸色一僵,马凯急忙道:“你心虚了?

    这位好汉,虽然不是自愿的,但最起码,也算是来主持公道的。

    还是那句话,有本事,你把两天前骗我们的宝石还来!”

    薛勇感激的看了眼马凯,知音啊!

    这么快就配合着演上了,看来也是此道中人啊。

    有明白的,就有不明白的。

    二傻子看了看那人,猛然笑了。

    “嘿,你也不像有两贯钱的人啊?”

    薛勇愣住了,马凯那个气啊。

    该配合你演出的时候,怎么能视而不见?

    “闭嘴!

    要不是你俩,能出这事儿吗?”

    二傻低着头回到大傻身后,小声嘟囔道:“我还不是为了救你?”

    “白眼狼!”

    大傻也发表了意见,马凯直接无视了。

    跟他俩斗气,除非自降智商!

    扭头,他看着当铺那人,伸手道:“拿出来!”

    薛勇也开口道:“对,拿出来,大家一看就明白了。”

    他也是没办法啊,咋就管不住自己呢?

    既然已经出头了,那就出到底。

    那人脸色难看,结巴道:“笑笑话。

    你说拿我就拿,当铺以后还做不做生意了?”

    马凯一听,不配合是吧?

    那好,那就别怪某无情了!

    两步窜到台阶上,他大喊道:“乡亲们,他心里有鬼,他不敢拿。

    这种当铺,以后谁还敢来做生意?

    在这儿当过东西的,赶紧看看你们的收据,恐怕也被他做过手脚。

    如果心里没鬼,他倒是拿出来啊!”

    当铺那人慌了,这是什么意思?

    砸场子是吧!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马凯伸手把他的胳膊就拉了起来。

    “去我的吧!

    哎呦喂!”

    然后整个人往后面一趟,顺着台阶就滚了下来。

    薛勇一看,这可不行,怎么动手呢?

    正打算帮忙,马凯已经又滚过去了。

    “哎呦我的天爷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挨千刀的,骗我救命钱,黑心当铺打人了”

    所有人都傻了,这算什么情况?

    好歹也是堂堂男子汉,此时此刻的样子,简直就是个泼妇啊!

    薛勇都不好意思了,他看得出来,马凯这是在演戏,可要是换了他,肯定没法演的这么好。

    佩服,佩服!

    当铺那人也傻了,我动手了吗?

    去我的吧,又是几个意思?

    再看马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论演员的自我修养啊。

    四周众人指指点点的,马凯抱住那人的大腿道:“不准走,打人了,坑钱了!”

    当铺那人慌了,这样下去,肯定要把官家招来啊。

    有道是: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

    没错,当铺有钱,问题当铺又不是他的啊。

    这要是打官司连累了东家,没人理他的话,官府一查的确是自己坑了别人,那还得了?

    “好好,我服,你松开,哎呀鼻涕!”

    马凯正把鼻涕往他腿上抹呢,看的俩傻子哈哈直乐。

    一抬头,马凯道:“你说的,少一件儿,这事儿都没完!”

    那人不耐烦了,“去去去,拿了东西赶紧滚蛋,到时候东家知道了,还不废了我?”

    可马凯依旧不松手,摸着脸道:“汤药费!”

    那人头上都冒烟儿了,汤药费?

    行,认了!

    不多时,马凯的包袱装满拿了出来。

    打开一看,所有人都愣住了。

    “哇~”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珍珠玛瑙啊,当铺那人脸上挂不住了。

    如今的他,也算是不打自招了。

    “得,今儿个我认栽。

    那一贯钱,我也不要了,我再倒贴你五两银子,你赶紧给当铺正名啊!”

    马凯把钱一接,正名?

    正的过来吗?

    “相亲们呐,这当铺好啊,价格公道,良心服务!

    我从小就在这儿当内裤,长大当家产,信誉有保障!”

    什么乱七八糟的?

    人群哄堂大笑,各自散了。

    一场闹剧而已,根源,不过就是当铺这位欺负傻子罢了。

    以后有了难处,该当东西的时候,谁还管你今天这场闹剧?

    拍着身上的土,马凯一脸的骄傲。

    驾轻就熟啊,看来,自己这本事,还没退步。

    “这位薛

    哎,你别走,停下,你跑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