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望仙城
作者:张可波罗   纳元降魔记最新章节     
    “秀儿!”李搏凝望着日蕴秀,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日蕴秀冰凉的手颤抖着,眼含泪花,也激动不已。

    “咳咳!”站在旁边的冷簌簌轻咳两声。

    两人回过神来,急忙分开紧握的手。

    “姐,这下你总该满意了吧。”冷簌簌含蓄的笑着,对李搏道:“田公子,我有任务在身,希望你不要再阻拦。”说着朝方汀走去。

    “等等!”李搏跳过去张开双手拦住,“你不能伤害她。”

    “为什么?她跟你非亲非故,萍水相逢,又没有恩德于你,你干嘛要护着他?”

    冷簌簌这一问把李搏问住。心想:是啊,我俩非亲非故,萍水相逢,我为什么要护着她呢?

    “田数哥哥,过来。”日蕴秀招呼道。

    李搏不动。方汀是大夏国人,他也是大夏国人,何况两人投缘,李搏总感觉她很亲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杀。

    “快过来!”日蕴秀着急又喊。

    “看来你真的喜欢她,没想到你还有那种嗜好。”冷簌簌冷笑着,撑开了骷髅黑伞,回头对日蕴秀道:“姐,你日思夜想的情人不给面子,让我很难办啊。”

    “你别管!”日蕴秀大吼着冲过来,指着方汀仰头问李搏道:“你真喜欢她?”

    “他喜欢的人是你才对。”方汀忽然开口道。

    “哦?”日蕴秀情绪放松了些,“他告诉你的?”

    “没有。”方汀摇头,“我能感觉的出来。田兄,别为了我伤了你们的感情。你动手吧。”她最后这句是朝着冷簌簌说。

    “冷姨,放过她吧。”日蕴秀道。

    “这可是你说的。”冷簌簌妖媚一笑,“等回去你可得替我向你外公求情。”

    “外公最疼你了,还用得着我?”日蕴秀道。

    “那我不管了。”冷簌簌说完一扭腰,人不见了,几里外黑影晃了一下。

    “秀儿,谢谢你。”李搏总算松了气,回头对方汀道:“方兄,哦,不对,应该叫你方妹妹。没事了。”

    “田兄,既然你朋友来了,那咱们就此别过吧。”方汀瞅了日蕴秀几眼,神情复杂,从腰间取出一柄银鞘短剑,递给李搏,道:“如果你以后路过京师的话,可以到城西的北征岳府找我。”说完转身快步离去。

    李搏目送,看着她挺拔柔美的后背倩影,心想,原来她竟是女的,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她喜欢你。”日蕴秀走过来,语气不悦。

    “别胡说。”李搏摩挲着剑鞘上的精致花纹,忽感淡淡离伤。

    “我看她眼神就知道。如果你以后路过京师的话,就到城西的北征岳府找我。”日蕴秀重复着方汀的话,拉扯李搏让他转过身面对着她,“她是北征军团的人,我以后不准你去黄龙城找她。”

    “好了秀儿。”李搏猛然把她拥入怀中,“这么久不见,你就打算一直跟我说这个?”

    “别!”日蕴秀挣脱出来,“有人!”

    “有人?”李搏抑制住激动的心绪,环顾四周,过了一秒便察觉到几股异样真气。

    “出来吧。”日蕴秀轻声说话,就像对着空气。

    树后、饭店墙角、屋里,分别现身三人。其中一个李搏认识,精瘦、独眼、长耳朵,是黑蝙蝠,另外还有体型不次于曾垣的巨汗和一个大眼睛雀斑少女。

    李搏暗骂自己疏忽。居然没有探测到有人埋伏。

    “黑蝠哥你见过了,这两个是铜鼎和金雀。”日蕴秀分别指着介绍,“他们都是我爹爹收养的战争孤儿,从和我一起长大,都是我的好朋友。所以,不用担心。”

    “田公子,久违了。”黑蝠阴恻恻的走过来,用冰冷的独眼盯着他,“上次蒙你所赐,我的伤到现在还没好全。”

    “黑蝠哥!忘了我的话了?”日蕴秀挥手让他走开。

    “田公子你好。”巨汗声如洪钟,拱拱手打招呼,雀斑少女只微笑点头。

    李搏和日蕴秀手拉手沿着河水漫步,其他三人知趣远远跟着。

    “这次多亏了冷姨,要不然又让你跑了。”日蕴秀道。

    “冷姨?”

    “就是走了的那个穿黑衣服的,她漂亮吧?”

    “是不错。”李搏凑到日蕴秀耳边,悄声道:“可我只喜欢你。”

    “哈!少来!她本来是我外公太尉府的侍女,后来外公见她乖巧伶俐,天赋过人,便教她武功,几年时间就修炼到了敛意初阶,成为魔爪堂堂主,专门刺探情报。”日蕴秀快乐地说着,带着她那特有的狡黠微笑,终于恢复了李搏印象中最美的样子。

    两人互说别后发生的事情,倾诉着思念。

    “对了田数哥哥,”她歉然道:“那天的事,你不会怪我吧?”

    “什么啊?”李搏道。

    “就是那天在麟角关,我偷偷……”

    “救了你舅舅晴横山?算了,大家都没事就好。”

    不知为何,李搏在跟她说话同时,会忍不住想到田攸。心里琢磨:我是不是很坏?同时喜欢两个女孩子!到底更喜欢哪一个呢?

    “你在想什么呢?”日蕴秀见他眼神迷糊,问道。

    “没什么。秀儿,我见过你爹爹。”

    “不会吧?他已经去世三年了。”

    “我知道,我是说……”李搏想说是在田攸的记忆中见过日行天和玉梧桐比武,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改成:“我被抓进五龙帮时,听到他从魔剑中说话,好像他的元神还留在其中。”

    “真的?”日蕴秀大惊,抓过魔剑叫道:“爹爹!爹爹!你能听到吗?我是秀儿。”

    魔剑没有任何响应。

    “这样子是不行的。必须要有龙远扬那样的功力才能引发出来,我想至少出神阶段吧。”李搏又回想起在五龙帮总坛的疯狂杀戮,心中惕然,道:“我是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田数哥哥。”日蕴秀放回魔剑,紧抓他的手,“跟我走吧。”

    “去哪?”

    “当然是我家呀!蹑云城。”

    “罗桑国?”

    “对呀!这次见过你,我绝不再放你离开。”

    “啊!”李搏心里咯噔,回头瞧了瞧黑蝠等三人。

    “怎么,你不想跟我在一起?”日蕴秀噘嘴问道。

    “不是,秀儿,我还有点事。”

    “什么事?我都可以让他们去办。”

    “不行,我答应了一个朋友,要去望仙城一趟。”

    “朋友?男的女的?”

    “唉!你们怎么都这样。”李搏有些头疼了。

    “快说!是不是我不在这段时间,你又认识了别的女孩?”

    “她是我妹妹的同门,她,她已经死了。”李搏把遇到田攸粉儿等桐花少女的事情捡着说了一些,总感觉不安,以后会出问题。

    “好吧。”日蕴秀暂时不再纠缠,回头问道:“黑蝠哥,望仙城离这远吗?”

    “不远了。只是……”

    “那就走吧。”日蕴秀打断他的话,“你们三个在前面带路。”

    一时后,他们来到望仙城西郊,满目萧条,到处可见扶老携幼逃难的百姓。

    日蕴秀领头走进一间茶馆,老板娘和里面顾客见了五人怪异模样,都吓得惊慌,暗暗打量。

    李搏要了茶水,问道:“老板娘,请问宋家庄怎么走?”

    老板娘立时瞪眼:“你们要去宋家庄?”

    “怎么了?”日蕴秀反问。

    “不能去。”一名顾客道。

    “为什么?”日蕴秀又问。

    “出大事了。”一名老者放下茶杯,摇头劝道:“闹鬼!你们别去,连官军都不敢去。”

    “闹鬼!?”日蕴秀眼望李搏,伸出了舌头。

    正说着忽听外面呼呼隆隆,有人激动高喊:“青龙旗来了!青龙旗来了!”

    顾客们和老板娘都起身到门边观看,李搏和日蕴秀也跟过去。只见桂五娘骑着高头白马,身后数千士兵,在百姓簇拥下威风凛凛进城,几队青龙旗帮众拿着传单四处问询。

    有两个跑向茶馆这边,问老板娘道:“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咦?”老板娘还未回话,日蕴秀已凑了上去,瞟了一眼,回头道:“田数哥哥,这画的是你吗?好像啊!”

    “秀儿!”李搏上前拉住她,“快跑!”

    “旗主,就是他。”拿传单的人指着李搏回头大叫。

    “是田数!”

    “别跑!”

    青龙旗大队人马在桂五娘指挥下呼喝追来。

    李搏和日蕴秀奔出几里地,后面黑蝠紧跟着,扬声道:“姐,田公子,你们先走,我们来打发。”

    日蕴秀放慢脚步,问道:“田数哥哥,你跑什么呀?他们都是寻常人,功力不高。”

    “龙远扬可能就在附近,五龙帮里还有很多厉害人物。”李搏说着取出龙玉让她看,“我拿了他们的宝贝,他们认定我了。”

    “哇!好漂亮的白玉。”日蕴秀摩挲着把玩。

    “先别玩了。”李搏拿回龙玉收入怀中,取出粉儿留给他的米字玉佩,道:“帮我找宋家庄,我答应了粉儿,一定要替她回来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