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捕盗
作者:锋利的柴刀   猎谍最新章节     
    唐城原本想趁着这两天休息,尽快把家中的那些金条和现大洋,全都通过董骠兑换成外币。可他却没有想到,下午正要出门的时候,却突然接到周广志打来的电话。“队长,这是厅里压下来的案子,原本没咱们什么事,可是这几天里,局里面已经死伤了好几个弟兄,局长那边已经绷不住了。”周广志在电话里说的婉转,唐城却已经从中听出些异样来。

    快枪孙不二和小红衣周亮,是河北一带有名的惯匪,这两个人原本并不相干,谁知道2个月前,这两个人却联手在保定洗劫了一户富商,两人不但劫走大笔钱物,甚至还血洗了富商全家。南京警察厅根据线报,确定孙不二和周亮两人,此刻就在城内,所以才会严令城内各警局查找两人,现在,这个案子已经被中心警局列为头等大案。

    周广志打来电话,便是已经有了这两人的线索,唐城放下电话,马上准备外出的东西,抓坏人毕竟是警察的职责,唐城即便心中不喜,也不能枉顾了警察的职责。唐城这次没有带着黑子,毕竟对方两人都是恶行满满的悍匪,唐城不知道一会的抓捕行动会不会发生交火,带黑子去只会平添麻烦。

    用看护那些金条做借口,唐城成功的把黑子留在家中,然后带着自己的配枪赶去跟周广志他们会合。半个小时后,跟周广志等人会合在一起的唐城,出现在一个院子对面的小摊上。“线索并不是咱们的人发现的,时间太过紧迫,咱们的人也没有办法核实,不过老马带人问过周围的人,都说这个院子这几天进出很是频繁,其中就有符合孙不二身形的。”

    周广志正压低了声音跟唐城小声交谈,一个头戴礼帽,身穿灰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街角。此人的步伐,不紧不慢,每一步的步幅,几乎相同,脚步看似缓慢,却眨眼间就走近了小摊。调查队来的匆忙,根本没有做太细致的部署,唐城原本准备等周广志说完之后,便进行重新布置,可是现在看来,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唐城心头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随即伸手解开了上衣的纽扣,这样会便于他从腋下的枪套里快速拔枪。那男子走到距离小摊不远的地方,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看到那男子一愣,周广志也旋即感到不妙。可不等周广志做出反应,那长衫男子便一个跨步横移,唰的一个转身扑向出现在他后面的一名便衣警察。

    紧跟着,一道雪亮的刀光掠过,那名来自南城警局的便衣警察就被男子一刀劈翻在地。啊!的一声惨叫,中刀者仰面倒在了血泊中。“有埋伏,快走!”那中年人一刀砍翻了那名便衣警察之后,便撒腿就跑。他一边跑,嘴里还一边大声呼叫起来,周广志等人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那人已跑出几步远。

    “动手!”此时也算是反应过来的周广志随即一声大喝,垫步就往外追。不过,没等他冲出几步,身边一阵风掠过。唐城已抢先动手,冲过周广志的时候,口中还在连声呼喝,“老周,你带人对付院子里的人,这个人交给我。”唐城的速度很快,手上的动作却更快,右手向前屈伸,手中已经握着支手枪。“啪!”的一声枪响,窜出枪膛的子弹眨眼就到了那男子的身后。

    许是因为心中一直提防的缘故,就在唐城曲臂前伸扣下扳机的时候,那中年男子却突然一个侧身折向,唐城的这一枪居然被对方诡异的躲过去了。还好唐城并没有因为这一枪落空而失了锐气,反而马上又打出了第二枪,只可惜,这一枪同样没有击中对方,不过倒是令对方的奔行速度慢了下来。只拖延了这么会功夫,速度同样很快的唐城便已经追上那中年男子,对方倒是也不含糊,二话不说轮刀就劈向唐城。

    唐城闪躲,对方抡过来的这一刀落空,那中年男子却并不慌乱,只是冲着唐城冷笑一声道,“就知道你们这些鹰爪孙不老实,那就给我死吧。”说着话,对方反手从长衫里拔出一根空心铁棒,啪的扣在了刀柄之上。短刀变长刀,就见那口刀如同毒蛇吐信,对着唐城就劈砍过来。一寸长,一寸强,唐城还没来得及靠近,那口刀就到了跟前。

    唐城连忙一个闪身后退,刚才脚下站着的地面,就被刀尖划出一道痕迹。“去死吧!”男子狞笑着,挺刀再次扑过来。“啪!”枪声再次响起,对方这一次没有躲得过去,直接被激射而来的子弹,在右肩上凿出一团血雾。一击得手的唐城并没有就此作罢,而是稍稍压低枪口再开一枪,这一次,他打的是对方的左腿。左腿飚出血雾,对方无法继续前冲,随即一个马趴摔翻在唐城身前,手中那柄长刀也脱手而出。

    唐城这边已经放倒对手,周广志那边也不慢,一个外围队员在他的指挥下已经踹开院门冲进了院子。可没等周广志进院子,就听院子里“嘭”的一声闷响,一道身影带着漫天的血雾就从院门里飞出,然后蓬的摔落在地上,翻滚几下便一动不动了。周广志瞬间蒙圈,因为从院子门飞出来的那道身影,正是刚才冲进去的那名外围队员。

    已经开枪击倒那中年男子的唐城也闻声回头,小院里的这声闷响绝对不是普通的枪声,唐城听着像是霞弹枪之类的大口径武器。情况的确如同唐城预料到那般,就在院门外的周广志试图俯身去拉地上那名受伤队员的时候,院墙上突然出现一个墙洞,一支*的枪管从院子里探伸出来,枪口所指的正是已经俯身下来的周广志。

    快抢孙不二!唐城的脑海中突然这个名字,“老周,小心!”唐城一声呼喝,手中的勃朗宁手枪对着墙洞啪啪啪连开三枪,尘土飞扬之间,周广志已经拉着那名受伤的队员侧身缩躲在围墙下。“嘭!”从院子里探伸出来的猎枪喷吐出一道火舌,从四周围上来的队员,有的闪躲不及,被短猎枪散子击中,倒在了地上。

    “该死的!”唐城见状,不由得暗骂一声,从那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到现在,整个交火过程也不过才短短数十秒,周广志调来这里的十几人中,却已经倒下超过三分之一。从自己指挥调查队至今,一直都顺风顺水,可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的伤亡。“散开,都散开,先保护好自己。”唐城快步前奔,口中还不住的呼喝着。

    一根枪管就在此刻突然又从刚才那个墙洞里探伸出来,“老三,趴下!”发现异状的唐城出言提醒准备移动去围墙下的老三,可已经晚了。枪声突然响起,马上就要移动到围墙下的老三瞪大了眼睛歪斜倒下。子弹正中他的脑袋,近距离攒射的巨大力量,还直接折断了老三的颈椎,在他歪斜着身体倒下的时候,就已经气绝身亡。

    “老三!”周广志见状,眼睛都红了。老三是周广志招进调查队的,周广志只想帮着老三找一个能挣钱养家的机会,却不想回害了老三丢了性命,周广志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老三的家人了。院门斜向十米外,已经停止脚步的唐城站了个不丁不八的身形,左右手中的勃朗宁手枪已经曲臂举着胸前,枪口各自对着十米米外的院门和那个墙洞。

    此刻他的精神仿佛在刹那间,和天地融为一体,手指微微勾动,枪响子弹出,仿佛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唐城这一枪来的很是及时,试图从院子里冲出来的孙不二,正好撞上激射而出的子弹。噗的一声,子弹直接就贯穿了孙不二的大腿,疼的他大叫一声,身形一歪使出一个就地十八滚翻滚回院子里,等他疼着疼痛爬起身来时,心中仍是惊魂不定。

    “我要杀了他。”大腿受伤的孙不二在院子里嘶声喊叫起来。这次,他算是栽了!不但小红衣周亮落到对方手里,自己还受了伤,这次,自己怕是不好脱身了。唐城一个人便扭转局势,他刚才的表现,显然已经超出了周广志等人的意料。

    “老周,你去看看那些受伤的弟兄,这里交给我。”快步移动到周广志身侧的唐城低声言道,后者也并没有拒绝唐城的好意,随即冲着唐城点头道。

    “队长,小心里面这家伙,凶得很。”周广志交代一声,便拖着那名被猎枪打中的队员向后退去,如果救护及时,这名被他救下的队员或许还死不了。周广志担心自己所救之人的性命,而唐城的全部注意力,却全都在院门和墙洞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