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终于下雪了
作者:谁的龙猫   灵族后裔之医女穿越攻略最新章节     
    独孤娉婷怒了,她压抑住怒火,她吼了一句:“给我打,谁让你加害圣上!”

    那沾满盐巴的鞭子已经在侍卫的手上了,依离真的受不了下一轮的鞭打了,她就是死在这也不会求饶,因为求饶就是认了她谋害皇帝,那时候就是皇后也会找机会来整死她了。

    一鞭一鞭又打了下来,在旧伤口撒了盐巴,那种刺疼,让依离又昏死过去了。“打,继续打!你们干什么停下来。”

    侍卫实在忍不住答了一句:“公主,她已经昏迷了,再打也问不出什么?”

    “大胆,你敢抗旨吗?”独孤娉婷脸色情侣,像一头发疯的狮子一样要一口咬死侍卫。

    那个侍卫单腿跪在地下,道:“公主,这不是圣旨,吾等是圣上的侍卫。”

    “你们这是反了吗?一个妖女都把你们给蛊惑了,她是假装晕的。用夹刑,把那双腿给废了。”独孤娉婷疯狂了。

    侍卫只能用上夹刑,依离再一次被疼痛折磨醒来,痛苦呐喊,却没有一声求饶。

    另一位侍卫看起来年纪稍微大一些,留着络腮胡子,他跪下对独孤娉婷道:“公主息怒,微臣之见,明日再审可好。”

    皇后见状是应该有些作为了,她缓缓站起来道:“这里是后宫,后宫之中难道我还做不了主吗?这个女子用蛊术加害圣上,至少要问出如何救圣上的法子呀。”这是给独孤娉婷壮胆。

    侍卫不敢多言,可是圣上为这位女子摆了一千只河灯可是众所周知,万一醒来之后要算账,他们百口莫辩啊。就在这个时候,惠秀皇后到了。

    连她都管起了事情,这是对皇后赤果果的挑衅。皇后的眼神突然闪过一抹复杂,这个行走的陪葬品怎么不在储弘宫待着出来做什么。

    “皇后娘娘,哀家听说你们抓到了加害圣上的妖女便来看看虚实。”惠秀皇后说罢,看了一眼独孤娉婷,她却眼睛有些心虚地游离着。

    皇后却趾高气昂地看着前方,她从来没有把独孤颜的遗孀放在眼里,她觉得她本就不该出现在后宫之中。

    惠秀皇后柳献容朝依离看了一眼,故作惊讶地道:“是依离姑娘,公主应该见过她,就是依离姑娘治好了哀家的心痛之病啊,怎么今日被绑起来了,这会不会中间有什么误会。”

    其实是宫蝶衣去储弘宫把她请过来的。

    独孤娉婷没有说话,倒是收敛了许多,眼神也没有那么放肆,心中打鼓一般七上八下不知道要如何接话。

    “本宫一直没有机会答谢救姐姐一命的恩人,怎么是这个妖女!”皇后娘娘的这姐姐一声叫得亲切,内心却诅咒这个不该出现的陪葬品。

    “皇后娘娘,哀家求娘娘饶了我恩人一命,一切等圣上醒来再做定夺。”

    “姐姐,本宫也想,可是圣上现在昏迷,我们也是想看看妖女有何解救的方法,巫蛊之术向来都是皇宫的大忌。”皇后作出一副无奈委屈的样子。

    “那就先关起来,圣上醒来再审如何。”惠秀皇后迟疑了一下,只能做的就只到这里,她素来鲜少出储弘宫,因为宫蝶衣差田公公把依离有麻烦的消息带到,她才走出储弘宫。

    她回头看了依离一眼,身上都是渗血的鞭痕,这一鞭打下去该有多痛啊。

    “今日本宫就看在她救了姐姐一命的份上暂时停一停。”皇后慢条斯理地说完这句话,转向独孤娉婷:“公主,那这个医女就交给你了,不许再打了。”

    交给公主,这就是把依离的命交给独孤娉婷,皇后也知道,独孤娉婷不打她便会想别的办法折磨她,这么孱弱的身体,估计不到皇帝苏醒早已经一命呜呼了。

    惠秀皇后也只能做到这里了,她的存在本事惹人非议,这么做一来为了独孤炽,二来是为了报恩,这皇宫之中从来没有洗清的冤屈,她见的也太多了,作为一个政治筹码嫁给独孤颜,她几经废立,身上也背负着许多没有洗白的冤屈,所幸还有独孤炽这位旧日的青梅竹马才苟延残喘活着。她开始担心依离熬不过今夜,皇帝的寝宫她进不去,现在独孤炽如何她也不知道,思来想去只能等神明庇佑了。

    天越来越冷了,皇宫之中飘起了点点雪花。依离被卸了下来,关在院子中的柴房,地上的冰冷把依离冻醒了。

    身上好痛,那是皮鞭留下的伤口,皮开肉绽真的就是这个样子,她还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只记得昏睡之前还在受刑,依离一手撑着身体,双腿怕是废了,已经动弹不得,又渴又饿地靠在干草堆中取暖。

    柴房的外面侍卫把守着,窗外已经飘起了雪花,下雪了吗?依离身上只有单薄的衣裳,她用尽全身力气爬到可以看到雪的地方,尽管身上疼痛,她嘴角轻轻扬起,嘀咕着:“,你来了,终于下雪了,阿离好想你。”

    下雪了,卫逸尘说他会回来的,只要他回来就一定会来救她的,依离忍不住眼泪从双鬓留下,疼痛没有让她落泪,想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这一句她便忍不住抽泣起来,九州大陆没有东西与她有关,唯有卫逸尘。

    “把门打开!”外面是独孤娉婷气势汹汹的呼叫声,依离赶紧擦干眼泪,门咯吱一声打开了。依离的脸色没有血色,身上多处渗血的伤痕,血迹沾到了白色的衣裳上,显得十分阴森,惨白的脸色如外面的雪花一般,独孤娉婷看着都吓了一跳。

    依离轻蔑地瞥了她一眼,实在没有力气坐直身体,干脆趴在地上,她眼睛微微睁着,奄奄一息地喘气。

    “你,起来!”独孤娉婷呼了一句,手中拿着一张写满罪状的纸,说完便用脚踢了依离的腿,这点花拳绣腿真不算什么了,比起那皮鞭沾盐巴打在身上简直就是抓痒,依离冷笑一声。

    “你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