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蚀鬼古刀
作者:秋微寒   末法冥皇最新章节     
    封尘把“竹竿”的手拉住,拉回身后,“竹竿”虽然穿得破破烂烂,但他的手摸起来却很柔软,十分细腻,像是光滑的鹅卵石块,像个女孩子。

    封尘护着“竹竿”道:“不就是金币吗?我给你。”说着从钱袋9手指头道:“一个紫晶币!”

    封尘的手已经握紧了,后面的“竹竿”也不断地扯着他的衣服。

    一个紫晶币也就是一百金币啊!

    封尘似笑非笑地说道:“我要是不给呢?”

    带刀男子狞笑着道:“嘿嘿~那可由不得你!上!”一众喽啰冲了上来,封尘不禁失笑,又是群为了钱不要命的。背后的“竹竿”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他不敢想象这个不比自己大多少的少年可以打败他们,在这群恶人面前,他单薄得像张纸。

    “澎!”

    那“竹竿”一脸的惊讶,他很难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电光火石之间封尘一下便将一个喽啰给抽飞了!在过去的数个月中,封尘一只在生死的边缘游荡,每次与妖兽搏斗都在不知不觉中磨炼了他的通感,变得十分灵敏,搏斗技巧也变得熟练不少,抛开一切,这次逃亡对封尘的锻炼无疑是巨大的,加上这次的奇遇,封尘早就异于常人,这几个小喽啰他怎会开在眼里。

    在他眼里,这些家伙的动作漏洞百出,封尘凭借娴熟的身法轻松地避开他们的功击,似鹰找弄麻雀般三拳两脚便将一众喽啰打翻在地,一时间本来繁华的街道充满了哀嚎,围满了人。带刀男子惊愕地看着一众手下,就是他也心惊肉跳,心中也打了退堂鼓,这次是遇到高手了,就自己的半吊子水平,还不够看的,他眼中的封尘比一只妖兽还要恐怖。

    随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他倒不好退去,若传出去他被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给吓得逃了,那他也就不用混了,这胧月城里大大小小的黑道还不把他给笑死,权衡再三,他还是拔出了刀,打喊着冲向了封尘。

    对方有兵器,封尘也不敢大意,他从不是那种扮猪吃老虎的人,右手运转灵气,一根冒着寒气的冰针出现在了手中。那人当然也看到了,心中已经由忐忑便成了绝望。封尘竟然是一名修士,他已经可以看到自己的死相了,在这个世界上修士就是力量的代名词。

    刀在接触到针的一瞬间,令封尘想不到事情发生了,可以击穿岩石的冰针被一刀斩成了两段!封尘一时惊呆了,可以穿透岩石的冰针竟被一把不起眼的刀给斩断了所幸封尘反应灵敏,向后退了一步,刀只划破了胸前的衣襟,那人还为来得及砍第二刀,封尘身后的阿阿贪便将利爪招呼在他的身上,一下将他给扑倒在地,封尘一脚踢开他手中的刀,那人也是个花架子,被阿贪一下就吓晕了,着实狼狈。

    一众喽啰连忙背着自家老大撒腿跑开,连一句常规的狠话都没有放,跑得太慌张,甚至忘记了捡起他们心心念念的钱和老大的刀

    封尘倒是对这把刀很感兴趣,就是一般的灵器都斩不断封尘的冰针,可这把刀却轻松地斩开了。刀的表面被一层赤红色的晶体给覆盖了看起来不像是污垢,封尘试图擦去,却十分顽固,丝毫不动。看起来不像是灵器,与一般兵刃没什么两样,唯有刀柄出刻着“蚀鬼”二字。

    这难道是这把刀的名字吗?有名字的刀?真是奇怪,封尘隐隐觉得这把刀并不一般,封尘将刀收起,自己没了武器,看来倒是省下了一笔买武器的钱。封尘捡起那掉在地上的钱袋,转身递给身后的”竹竿”。

    “现在它是你的了。”封尘打趣道。

    “竹竿”虽然衣着破烂,蓬头垢面,却十分熟练的给封尘行了个礼,那种不可磨灭的气质令封尘对她好感倍增。

    “啊!”

    “竹竿”拿起钱袋,将欲走,脚下一痛,险些摔倒,封尘立刻扶住了她,刚才逃跑之时,不小心扭伤了脚,刚才没察觉,现在才痛了起来。封尘道:“我来帮你吧!你要去哪里?你有家吗?”“竹竿”半倚在封尘的怀里,脸本能的一红,本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走不了。

    “有。”

    封尘笑着道:“我送你回去吧。”他着实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害羞,看起来他也不比自己小几岁。

    闯过集市和繁华的街道,便很少能看到行人了,这里是一片贫民窟。与之前的繁华相比,这里显得十分破败,没有一丝烟火气息,一地的污秽与恶臭,许多瘦骨嶙峋的人都瘫坐在墙根,向着过路人乞讨。

    在走了好长时间后,封尘搀着“竹竿”到了这贫民窟中最深处的一座破败房屋中,里面只有一张单薄的床和一个熄灭许久的火炉,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封尘将“竹竿”扶到床边,看了一眼这个屋子,看来年代都很久远了,可谓家徒四壁,不禁对“竹竿”愈发同情,他应该是一个人生活的,怪不得会去偷钱。

    “咳咳~”,“竹竿”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他的衣着很单薄,双手紧抱着,身体微微颤抖。在这种潮湿阴寒的地方,不冷才怪。封尘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想给他穿上。“竹竿”的脸却又红了,手摆着推脱着,不让封尘给他穿上衣服。

    封尘对“竹竿”不知所谓的害羞着实好笑,在封尘看来他已经到了这般田地,接受就好,何必推脱,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封尘也不顾“竹竿”的阻止,强制地把衣服套在了他身上,“竹竿”也任他摆布。封尘替“竹竿”系住胸前的纽扣时却愣了神,他的手在“竹竿”瘦骨嶙峋的身体上接触到了一丝柔软与丰满,就在胸前,即使感觉不是那么明显,封尘也确乎感觉到了,一瞬间“竹竿”的脸也红透了,仿佛可以滴下血来,封尘顿时也似触电般打个激灵。

    已经十七岁的封尘立刻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竹竿”竟然是个女孩子!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封尘匆忙道歉。

    “竹竿”红着脸道:“没事,恩公救我肯定是好人,怎么会做这些龌龊事情,倒是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心中有疚。”

    封尘心里也是轻松,还好没被误会是流氓,又道:“你是梵音国人吗?”

    “嗯,我是梵音国难民。”

    “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竹竿”眼中闪过一丝哀伤,眼圈也变得微红,泪水在里面打转,缓缓道:“没了,他们都死了……就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我也是梵音国人。”封尘道

    “您也是梵音国人。”“竹竿”有些惊讶地道。

    “没错,还是刚逃出来的,今早刚刚进城。”封尘微笑着道,“我的家人都也为了我死在了兽潮中,他们都希望我能够好好地活下去,所以我也努力地活下去,不让他们难过。你的家人们肯定也是这样,不哭了,你不是为自己而活,也有他们那份,所以好好活下去,好吗?”

    “竹竿”拭去泪水,点点头道:“对,您说得对,我要好好活下去,我要为他们活下去。”虽带着些哭腔,但“竹竿”却露出了笑脸,她振作了起来。

    “对了,小女子宫铃还不知道恩公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封尘,你可以叫我名字,别叫什么恩公。”

    “好,好吧。”

    “咕咕~”一种奇怪的声音传出来,宫铃的脸立刻红了,封尘也明白她是饿了。

    封尘一笑,抓起她的手,向外走去,道:“带你吃东西。”

    出了贫民窟,封尘找了一家饭店,点了一桌子的菜,喝着茶水静静看着宫铃狼吞虎咽,阿贪也兴致勃勃地啃着一节牛腿骨。一桌子的菜很快被吃了一半,她肯定饿了好久了,否则怎会冒险去偷东西呢?事实上大部分的难民每日都处于饥肠辘辘,救济粮无法让所有人吃饱是肯定的。

    宫铃注意到封尘没有吃一口菜,一直看着自己,抹抹嘴,红脸道:“让您见笑了。”封尘不禁好笑,认识不久,这姑娘老是脸红,可太害羞了,封尘伸手替她擦去黏在脸上的饭粒。

    “你还有去处吗?”封尘问到。

    宫铃失落地摇摇头,封尘思索一番,让一个女孩流浪在外,封尘实在于心不忍,抱着相见即是缘分的想法道:“那你先去我那吧,你一个女孩子太苦了。”

    “真的吗!”宫铃一阵欣喜,随后又脸红道,“这样好吗……”

    封尘一笑:“我也做不了主,我不够是给人打工的罢了,还得看老板的,不过老板豪爽,多你一个没问题,而且我们那都是梵音人,大家也算是家人。”宫铃激动地眼泪都快出来,就差没给封尘跪下,封尘觉得按照易陵的豪爽,既然能接受自己,那多一个宫铃也应该没什么问题。

    封尘并没有直接带宫铃回去,而是替她卖了几件衣服,毕竟一个女孩子,穿着是门面,换了身衣服的宫铃立刻秀气起来,她之前是富商家的女儿,自然是礼仪得体,漂亮的衣服与她十分合适。

    落日余晖,醉霞轻舞,封尘和宫铃到了易陵安排给他的住处。封尘才明白易陵口中的委屈自己是什么意思,眼前一座偌大的小院还有一个不小的园子,十几间屋子,足以顶得上一个中等家庭。封尘才想起易陵还有一个皇族身份,他以前住的可是皇宫,在封尘眼里不错的房子自然是寒酸了。

    被易陵的挥金如土吓到后,封尘已经对皇家底蕴有了更深的了解,自己挂在心上的东西人家可能早就忘了,封尘不知为何觉得自己没有坑他一把亏了……

    安排好宫铃后,封尘才有时间去看看自己的战利品,封尘将这把刀打磨了好几遍,却依然无法去掉那层包裹的晶体,除了那刀柄上的蚀鬼二字外,与一把砍柴刀并无区别,估计连根粗一点的树都砍不断,只能当根铁棒使。

    研究半天后,封尘也没有看出什么特殊的地方,索性放在一旁,盘腿而坐,进入了冥想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