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赌约
作者:随君游   神堕凡尘最新章节     
    黎明破晓,辉忆像生物钟般准时的起床了,哪怕他昨天再疲劳,今天也在黎明破晓时很突然的醒来了,尽管身心疲惫,但毫无睡意。

    辗转反侧了好一会,最后确认自己真的睡不着后,辉忆才迫不得已从床上爬起。

    魂力释放,所有的灵阵一瞬间被激发,辉忆打开窗,朝晖逐渐照亮屋子,阵纹散发的荧光也因此被掩盖了下去,这下就不用担心灵阵运转时阵纹太明显的问题了,只要不用心去寻找,这种光线自然会被忽略。

    “我现在还没有实力去学习刻画三阶灵阵,还是等所有灵阵都学会了再一起还回去吧。”

    辉忆怕现在把一二阶阵图会吓着何长老,又或者让何长老误以为辉忆戏弄他。

    辉忆拿出扫帚,他要开始新一天的任务了,他准备先完成第一次的清扫,然后开始冲击一阶瓶颈,等冲击完也差不多要进行第二次清扫了,这一天的时间被安排得满满的。

    “今天好像有点热闹啊。”

    核心弟子的居住范围内虽然只有几个人,但比以往的死气沉沉来得热闹多了,而且那些人似乎在看辉忆,并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会不会是在说关于他的事呢?

    「我想太多了!我不过是一个初入内门的弟子,有什么值得他们讨论······的。」

    辉忆手上的动作一顿,周围人群的异常和对自我的否认忽然让他想起来一件不好的事情。

    「不会吧?!那件事被传出去了?这么快!应该不是······应该不是吧。」

    辉忆自我开导着,抱着事情还未被传播的侥幸心理,虽然如此,但他还是觉得如芒在背,手上的动作不禁加快了几分,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去修炼,然后低调地避一阵子风头。

    “那个就是辉忆吗?”

    “看样子应该是。”

    “听说他才初入内门呢。”

    “难怪没听过他的名号,才刚入内门胆儿就这么大。”

    “可不是嘛,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嘛。”

    “有点道理,不过这个愣头青也太放肆了,要不是碍于谦离师弟的面子,我早就出手教训他了!”

    “对圣女做出那么轻佻的举动,谦离师弟肯定非常生气吧。”

    “别说是他了,大家听到这个消息时肯定都有怒火吧。”

    “这家伙算是引起众怒了。”

    “谦离师弟真的会不顾身份去揍那小子吗?这会影响他的形象吧。”

    “放心吧,谦离师弟不是一个鲁莽的人,我相信以他的头脑,应该已经想到了合理的对策。”

    “嗯,那接下来,我们就等好戏看了。”

    辉忆微微皱眉,尽管那些人谈论得很小声,但或多或少也进入了他的耳朵里,「真的传开了,这下麻烦了!」

    辉忆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出现了,这才几天,那事情就被大肆传播,恐怕是去物易楼时引起了别人的怀疑,这下真的麻烦了,听他们的话语,似乎有人要找他的麻烦。

    那些人移动的方向大致是和辉忆一样的,难道他们的目的地就是他暂时居住的木屋?

    或许已经有人在辉忆的木屋前等他了,如果他一天不回去,那个人硬闯他的房间怎么办?到时候要是木屋内的灵阵被人发现那更是雪上加霜,看来是躲不掉了。

    辉忆加快了步伐,既然躲不了,那就去面对,或许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不过他只不过是推了一下凌落雨,为什么会引来这么多人的怒火?

    虽然辉忆是触犯了宗规,但他并没有做出太过分的举动,甚至是在打擦边球,甚至后来他还挨了一掌,难道有人在暗地里推波助澜?

    “大事不妙啊,若是真的有人针对我,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不知不觉间,木屋就在前方,果不其然,在木门旁站着一个人,看服饰应该是核心弟子,正好居住在这里,如果以后他想找辉忆的话岂不是特别容易。

    “你就是辉忆?”

    当辉忆靠近时,一直守在木门旁的那个人上前挡在他面前,“你就是谦离师兄?”

    一路上辉忆听到“谦离师弟”这个称呼太多次了,所有他猜测这个人就是他们口中的谦离师弟,不过这个人境界比他高,年龄比他大,所以他要叫谦离师兄。

    “哼!年龄不大,胆子倒不小!”

    谦离师兄眼里满满的敌意与厌恶,看得辉忆有点不自在,但幸好他并没有强行破门而入,不然辉忆魂武双修的事情就要暴露了,也不知道那个灵阵能不能防住他。

    “师兄前来找我是为何事?”

    “你心里应该清楚!”

    辉忆眉头紧皱,看这语气和态度,看来这事不会轻易和解了,“师兄若是无事就请回吧。”

    “哈?无事?要是无事我还会把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谦离师兄往前一步,逼近辉忆,辉忆只觉得身上一沉,似乎有重物压在他的身上,而且力度还在提升迅速,应该是他动用了灵力对辉忆施压,辉忆第一次知道灵力还可以这样用。

    “明日午时,演武台,是个男人就接下这次挑战!”

    辉忆的脸色也冷了下来,这个人太过咄咄逼人了,从刚开始就对他步步紧逼,就算是他有错在先,而现在被谦离一激,心中的那种惭愧的心理也消散了。

    “一个二阶武者向一阶武者发起挑战?师兄你有没有点羞耻之心?就不怕传出你以大欺小,倚强凌弱?”

    “放心吧,我考虑到了这点,明日和你决斗的时候我是不会用灵力的,只要我一用灵力就算我输,怎样?”

    “你考虑的倒是周全,你来我这就是想揍我一顿?”

    “当然不是,既然对决一场,不如——再来一场赌约?”

    “你想赌什么?”

    “如果我赢了,你就必须带着诚意向落雨师妹磕头道歉!”

    道歉没问题,但那个磕头令辉忆十分不爽,不就是推了一下她,何必紧逼至此,况且又不关这个谦离师兄的事。

    “若是我赢了?”

    “那我就向师弟你磕头道歉!”

    谦离师兄不假思索地回答到,对于他来说顺利不过是唾手可得的事。

    “接还是不接?”

    辉忆目光一凝,既然他不会动用灵力,那辉忆就不一定会输,谦离修炼时间比辉忆久,境界比辉忆高,这意味着他的肉身远超辉忆,力量和速度方面辉忆就已经输了,可战斗技能方面可说不准,那趟传功阁他可是受益匪浅。

    现在就定下结论还是太早了,一切还得看明天的那场决斗。

    “你的挑战,我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