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剑法
作者:王准备   至尊狸颜最新章节     
    相传,无瑶宫主对林逍暗生情愫,林逍真人全然不知,最后独自飞仙,留下吴瑶宫主一人于世,从此天南地北双飞客,吴瑶便永世在望穿崖上眺望消失在星河的林逍真人已解相思,吴瑶手里的无瑶剑,虽然还与凌逍剑依旧是一对,可是用剑的人已经换了。从此吴瑶宫主弃剑,再也没用过无瑶宝剑,无瑶西逝去,未曾提及无瑶剑,从此无瑶剑下落不迷,但是吴瑶从未出过摘星宫,因此可以肯定无瑶剑依旧在摘星宫内。

    无瑶之后位于如月宫主,如月曾为求无瑶剑,可将摘星宫翻遍一层,却也无踪迹,直至宫主衰退未达心愿,郁郁而终。宫与景琼之后,按照前掌门遗愿“找寻无瑶!”可是景琼也曾向如月宫主一般,将整个摘星宫翻遍,可也未曾找到无瑶。据说无瑶剑具有超强的灵性,遇到有缘机遇自然会出现。想来无瑶剑在雪里危难之时,破木而出。可怜了那如月与景琼,他们将摘星宫整宫翻遍未曾找到的宝剑,竟然就藏在摘星宫无人问津的破烂废弃的火柴堆里面,难怪那堆火柴具有灵性,也难怪了她们怎样也找不到剑。可吴瑶宫主为何将剑藏在火柴里面那就不得而知了,想来是因为吴瑶自觉林逍已去不复回,无瑶剑此后与废柴无所差二才如此吧,是与否那就不得而知了。

    回来再说雪里手握着那方宝剑,那剑握起来是及其顺手的,自觉那股剑的力量源源不断的传来“你方才说受你三剑能接住算是我赢了,这般看你,你三剑已经使出,你便输了,切莫在离去了,说好同我回去见师父的。”

    “娃子,莫要以为你用的了这无瑶,便可以胜过我,我念你是妖精,方才三剑未用实力,倘若你在拦我去路,我南剑锋号称万剑,可便再也不留情了。”南剑锋要走,雪里哪里肯让了“你这是食言。”

    “那边让你看看我真实的实力。”南剑锋回过来朝着雪里飞扑过去,这狐狸确实也是泠人本来不想杀她,可见这般也是她自己找死,怪不得旁人了。之间南剑锋持剑朝着雪里一挥,雪里紧握无瑶,那般剑法与雪不巅练习的一般,雪里虽然不及南剑锋武艺,但雪里在雪不巅可练习无瑶剑法一百年,加之现手里便是无瑶宝剑,仙力不余但技艺依旧,威力同样不可视,双峰对决,虽然无南剑锋与宁如书那一剑霸气,却毫不花俏,实打实的这便是雪里的实力。

    想来毕竟雪里实战不足,原以为只要雪里认真应战便可抵挡一二,可那剑锋可是道行高深,方才还在正面攻击,一刹那消失不见。雪里还未来得及反应,只见南剑锋已经瞬间移动背部,那手里的黑剑已经朝着自己背后砍来。那一刻雪里怎么来的及防备,除了一声惊喝毫无作用。

    那剑将至,一道剑气朝着南剑锋侧面袭来,雪里还没看清何人,已从剑气中认出,那清风徐来,那剑气气禀然,只是如书从天而将,他那手里的凌逍剑郁郁作响。

    雪里自然喊一声“师傅~”宁如书没有回答,只是看到雪里手中的那剑,两人稍微站近一点,双剑的剑锋,自然的吸引在一起

    千月十里看“掌门来了便好了”还没等他们感慨。

    南剑锋已经怒不可解了“宁如书你还当真我打不过你!”未名一见宁如书南剑锋便魔障上身,一种方才没有愤怒扑面而来,黑气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那股力量在南剑锋面前幻化出一只巨大的黑暗猛兽,不由得说,直接朝着宁如书汹涌扑去。

    宁如书面不改色,未曾说的一句话,他抬起剑,自然也将雪里手里的剑一遍抬起,这番画面他从未拥有,却突然间及其的似曾相识。直接两人背部相抵,宁如书居左,雪里居右,他持剑微屈下身左面一扫,雪里自宁如书背后崛起持剑竖右一劈,自然是宁如书的凌逍剑法,与雪里使出的无瑶剑

    这番场景不是无中生有,而是雪里历历在目的经历,一百年前,在那雪不巅之上,师傅你可还曾记得你亲手将雪里使用这剑法?师傅你可曾还记得漫天飞舞的雪花?

    “师傅这套什么剑法?”

    “这是一套及其厉害的双绝剑法,虽然你我使用的剑法各成一派,但是你的剑法加上师傅的剑法可是天下双绝,这套剑法并没有高级霸气,看是平常无期,却有着一种无敌的强大力量,雪里可要好好学习这套剑法。”宁如书将手持背,教导雪里“这套剑法男左女右,只要双方心念相同,便可发挥及其大的威力”

    “可是?师傅为什么雪里试不出来这套剑气的威力?雪里无法体会这剑奥妙何处?”

    宁如书看着稚嫩的雪里,想来雪里初识人间,未生情愫,不解其中的奥妙,自然不得正解,宁如书抚摸着雪里的脑袋“你且好生练习,等你长到了你就知道了?”

    “可是?雪里什么时候才长大?雪里怎么知道自己已经长大了?”雪里看着师傅,然后跳起来要跟师傅比身高“是不是?是不是跟师傅一样高了,雪里就长大了。”雪里还没说完,一蹦一跳的没有站稳,直接就摔在雪里里面了,弄得满头是雪花,引得宁如书微微一笑

    雪里你可还记得为师教你念的口诀?

    “记得记得!”

    “清风徐剑剑走左锋???”雪里背诵方出,被师傅捏住鼻子“男左女右,清风徐剑,剑走右锋,男左女右,雪里是女孩子,所以剑走右边。”

    “记住了记住了。”雪里捂着鼻子,继续背诵:

    清风徐剑剑走右锋

    灵动轻柔居上飘

    明星遮月飘欲雪

    剑尖颤动似左实右走

    天涯无浪双剑落

    仙笔添霞横面过斜削

    举案齐眉飞剑踏

    秒笔生来雪里花

    ┅┅

    这般剑法自然不是雪里无中生有的,便是师傅亲自教会的,而今宁如书雪里携剑而来,那套双绝剑法,数百年来,自从林逍无瑶先人之后在无人使出,即便连景琼也不得其中,南剑锋自然是厉害,可他也曾未见逍遥双剑的威力。单是那一剑,南剑锋破败而落,没有那强大的气场,却让他无从招架,只见那凌逍无瑶剑左右各一,还未来得及走脱,左右双肩各自一剑,直接将南剑锋双臂废了

    南剑锋低着双剑看着宁如书“杀了我!为什么不杀了我。”

    “今日废你双臂,此后你与仙笔峰再无瓜葛,倘若日后你在作怪,不知悔改,宁如书将至,不讲情面!”双剑拔出,南剑锋瘫软在地上“宁如书~~宁如书~~我要你不得好死!你不杀我你会后悔的~~~”

    雪里看着躺在地上的南剑锋不知所措。看着师傅走了,雪里紧跟其后

    宁如书突然听下脚步,雪里直接撞在宁如书背后,他冷不丁的回过头看了一眼雪里,雪里也看着师傅,不由的叫了一声“师傅?”

    宁如书没有回答,面部依旧毫无表情“还不快走?”

    “走?”雪里还没反应过来“走去哪里?”

    十里千月赶忙走过来“掌门叫你回仙笔峰”

    “哇~~”雪里高兴的差点连剑都扔了,然后赶忙要去追师傅“师傅,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