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女警汉清,绑匪猖狂
作者:风月小主   沉以何默笙最新章节     
    刚刚狙击手走到旁边的高楼,刚好瞧见中年男子被枪杀。没有收到命令,不可轻举妄动,不然死伤会更多,只好向上级汇报。

    “该死,这些抢劫犯还真是猖狂,刚刚在环球科技就有五人受此罪,现在又有一位。”女警陈汉倩咬牙切齿,冷冷说道;“看我抓到这些人把他们千刀万剐,老子就不姓陈。”陈汉倩越说越气,手还在警车上重重的敲上一拳,脸上全都是怒气。

    在场的警员大气都不敢出,这位祖宗可是说到做到,说不准一个不好,下一个遭殃就是这其中一人。

    陈汉倩是警局里公开的铁面无私,人还不怎么好相处,脾气也不是很好。

    “我们需要一架直升机,不然我不敢保证在场所有人的安全。”绑匪头在听见陈汉倩的话,对着身边一个胖身材的绑匪示意了下,胖匪会意点了点头,走到旋转门的墙边,对着门口喊道。

    只听其声,不见其人。

    “好,我需要人交换?并且见到他们安全?”陈汉倩听见抢劫者的要求,并没有考虑,立马就答应,并且还提出了要求。

    胖匪看向绑匪头,只见他轻轻地点了点头,才对外面喊道;“可以,我们会先放一百人出去,飞机每晚十分钟我们会杀一人。”

    “可恶。”陈汉倩听见这话,也不顾自己的手疼,再一次重重的打在车子上。转过头对着身边的下属说道;“快点去准备直升机。”

    陈汉青看着转身的下属,脸上这时居然发现出了笑容,像是想到什么主意说道;“等等。”

    警员一头雾水的转过身,但是看到自己的头露出这样淫荡的笑容,心头一颤。

    陈汉倩对着那个下属勾了勾手指,示意他把耳朵凑过来。于是,陈汉倩只用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明白了吗?”陈汉倩离开下属后,看着他的脸,轻声问道。

    “是。”警员对着陈汉倩双腿站正,敬礼,转身离开了。同样,在这个警员的脑海中浮现出这么一句话;‘头,还真是不计后果啊,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从这里过,你们都出去。”绑匪对着边上一指,刚好一百人,不管什么男女老少,声音霸气的对着他们说道。也就在这边上一百人全都站起来,慢条有序的走了出去。经过刚才那件事,现在没有一个人敢插队,也没有人敢说话。

    然而,这百人中却没有程沉三人。

    陈汉清看着一百个人出来,其中还有一具尸体,心里对着些抢劫者的恨意是越来越浓。

    “颖,把这些人带下去,安抚一下,随便做下口供。”陈汉清对着身后一个拿着工具的女警安排道,看这还不是很熟练的手法,就知道这应该是新入队的。

    “是,陈队。”颖把手里的东西快速递给边上的男警员,对着陈汉清应道,就跑到出来的百人跟前,带着众人就离开了现场。

    “头,你说外面那娘们,会照着我们的要求做吗?”一个绑匪拿着枪走到手提银色箱子的绑匪身边,对着他轻声问道。

    匪头淡淡地看了这个兄弟一眼,才说到;“时间缩短不就好了,去~,就说,我们要求两架直升机,十五分钟内到达,晚五分钟杀两人,若是敢动什么手脚,这里千人全跟着陪葬。”

    本就是瘦瘦的身材,再加上这猥琐的模样(样子虽然看不清),舌头还舔了舔自己的唇瓣,笑道;“是。”

    瘦匪转身就要去旋转门口,把这些话转达给盯梢的胖匪,但是在对视程沉锋利的眼神时,心里一疙瘩。就感觉像是被一只毒蛇盯上了,肥美的鲜肉。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双眼给挖下来。”瘦匪停住脚步,手里的冲锋枪向着程沉头顶一指,咬着牙说出了这么一句护话。

    然而,这一幕也被绑匪头看见了。

    “好了,你去转达我的意思吧!”绑匪头见瘦匪生气,只好出声说道。

    程沉放下手,把还里的程延拉了出来,放在何默笙的怀里,对着何默笙轻声说道;“程延就暂时交给你照看一下。”

    “爸爸。”程延在何默笙的怀里,双眼通红,看着眼前要离开自己的程沉,哭丧着脸轻声叫道。

    “儿子,乖,不会有事的。”程沉一手抚摸在程延的脸上,随便还把脸上的眼泪给擦掉。双眸看向何默笙,像是在等他的答案一样。

    何默笙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四周,有好多人都已经注意到了这里,就连那个绑匪头也不例外。默笙知道自己无法改变程沉的想法,只好坚定的点了点头。

    程沉站起身,转过身体,看着不远处的绑匪笑了笑,迈开脚步向他走去,嘴里还轻声抱怨道;“唉,手都抱僵了。”

    “你想干嘛,回去。”匪头傍边的一个绑匪看到程沉如此的肆无忌惮,枪指着程沉的胸前,出声怒吼道。

    匪头便没有出声,只是空着的手,伸了出来,制止了绑匪们接下来的行动。

    “哦,是吗?”绑匪头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笑容,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然而,程沉却看懂了这个笑容的意思,只是淡淡的撇了撇嘴。

    程沉脚步也不停留,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更不会在意那若有若无的担忧与羡慕哦。

    “我只能说你够胆,在这么多枪指着的情况下,还能如此的淡点。”绑匪头看着走到自己跟前的程沉,个头却是还要比他高半个头,气势上也输了那么一点点。

    “不要羡慕,因为我现在心里还是很害怕的。”程沉脸上的表情丝毫不变,只是一手摸在了自己的胸前,表示了一下。

    “我看到的只有嚣张,没有害怕。”绑匪头说完,脸上的表情都有点点的狠厉,一手从腰间快速抽出手枪,指在程沉的脑门上。

    大有你再敢向前,就一枪嘣了你的架势。

    “不要这么紧张的,我有没有恶意,你看我的爱人,与我的儿子都还在这里,再说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能伤害你啊!”程沉见绑匪头的架势,暗叫不好。连忙对着绑匪头说道,还指了指身后的何默笙和程延,最后说着说着就开始收自己的身。

    绑匪头听见程沉的话,将信将疑的看了何默笙和他怀里的孩子一眼,最后才放下手枪。绑匪头在一进这商场的时候,就看见了蹲在了地上的程沉和何默笙。虽然不认识这两人,但是看这两人的气质就知道两人的不凡。

    这商场中的谁,绑匪给敢杀,但是唯独这三人杀不得,都是在道上混的人,就算不知道此人身份,可也会从气质上分别出此人的身份不凡。

    如果杀了这三人,就算他们逃了出去,最后安全了,也会遭到别人的疯狂报复,所以绑匪头赌不起。

    当然,程沉的话,何默笙也听见了,从在场人看何默笙的目光,何默笙也知道这些让你也听懂了话里的意思。

    ‘这人真是的,就连耍帅也要拉上我,可是心里怎么这么甜。’何默笙想到这里,脸上却带了点点的红晕。

    “对吗!就是要这样,我们才能好好的谈谈嘛!”程沉在离绑匪头二步的距离停了下来,脸上笑意盈盈,但是双眸也在这时咪成一线。

    “谈,有什么好谈的,你们只要乖乖配合我就好。”不屑,直接对程沉的不屑。

    “唉,你不要这样表情嘛!我呢,能帮你们平安的离开这里,但是也要你们配合啊!”程沉轻声说道,但声音却是一点也不,就像是在压抑着情绪。

    ‘妈的,一天居然被鄙视了两次。第一次,是那个该死的女人,这次却是一个笨得不行的愣头青,他妈的,你要逃跑也好,还是抢劫也罢,居然跑到这商场来找死。’这些是程沉现在心中的想法。

    “噢,那你说说,你是想怎么帮我们。”绑匪头半信半疑的问道,态度也不似先前,反倒还有点玩味。

    “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吧?”程沉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甲,不答反问道。

    “你身份很牛逼吗?但是对我没用。”绑匪头看着自己身前的男子,还有他那脸上玩味的笑容。心里都有一种怒气,想要发泄出来。

    “别那么早下结论。”程沉收起手,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并没有等绑匪头接话,反倒接着说道;“想莫名奇妙的死掉,也不想你的这些兄弟跟你遇难,那么你最好听我的。”

    绑匪头直直看了程沉二三分钟,看他不象是在说谎。同样,绑匪头也不想自己带出来的兄弟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交代在这里。

    绑匪头何尝不知道那个陈汉清会搞一些动作,这又不是第一次与这个女警打交道,这个女警是出了名的狠人。就连昨晚沉堂这么大的一个组织,都栽在了这个女警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