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鬼头12
作者:彼岸是忘川   他来自地狱:我在阳间当鬼差最新章节     
    郝余看着我的目光透着一股阴寒,就算是白天都觉得一股刺心的冷。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郝余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军你去帮我跟导师请假。”

    “我陪你。”

    “不用,我相信他不好伤害我的。”

    我从头到尾目光都盯着郝余,我微笑的说着,不是我坚信而是我确定。

    郝余是很生气,但他也不会伤害我,因为昨晚,我从他那间房间里拿走了一件东西。

    昨晚蓝军帮我将衣服里东西拿出来的时候他没发现,一个很的玩意,或许蓝军以为那是我的,但那个东西是我从郝余那个变态的地方带出来的,我想郝余现在找上我,也是为了那个,所以他不会伤害我,我敢笃定。

    “走吧!我给你找个让你舒服的地方。”

    我说着,向着校园里假山的方向走去,那个地方是情侣圣地,因为里面是情侣诉说情谊的地方,这里隐蔽寻常的时候会有许多人在这里亲亲我我,但现在是上课时间,又是一大早的,所以这里没人只有我们两个。

    我找了一处长椅坐下,避开阳光的靠在一旁的假山上,郝余一直跟在我的身后,我坐着他站着,我看着他一笑说道:“坐呀!你这样站着等下被主任看到,咱俩可都完了。”

    “我的东西。”

    他到是毫不浪费时间,直接的开口,直接的直白。

    我也不伪装,从牛仔裤里拿出一样东西,一个像是纽扣一样的东西,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玩意,昨天也是冲忙的抓着就走,一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这原来是个迷你摄像头?

    我将那个东西握在手里,到是没想到郝余居然会注意,就他那个地方乱成了那样,这样一个摄像头的不见他居然都能发现,还真的是变态,变态的玩意。

    我不喜欢这东西,原本也是随便抓的,所以他要,我就给他。

    伸手一抛东西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度,他手忙脚乱的去接,我依旧的靠着假山:“郝余回头是岸。你的事情我能假装我没看见。”

    我说的是那些内衣的事情,我知道郝余能听懂我的话,但做不做就是他自己的事情。

    他收好的摄像头,淡淡的看我一眼,很淡很淡的一眼,随后就转身的离开。

    我不知道他那一眼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的是,他,不会改变。

    所以他是要一意孤行吗?我看着他的背影。

    前方是万劫不复,而他却选择继续跳下,既然是他的选择,我无法改变。

    蓝军来找我的时候我还在长椅上坐着,他气喘吁吁的想来是一路的奔跑,我看着他在我身边坐下喘息的模样,那一脸的担心,我才发现我们都长大了,也都变了。

    “郝余呢!他人呢!”

    “走了。”

    “走了?”

    “嗯,走了,走吧蓝军咱也走吧!这地方真不适合咱俩。”

    我说着起身,但也不算是起身,而是直接趴在蓝军的背上,懒得走,因为我需要想一些事情。

    蓝军懂我,他懂我这样的慵懒是因为心里有事,所以他没有问没有打断,直接的背着我去了宿舍。

    女生宿舍下蓝军背着我的出现,再一次轰动了整栋女生宿舍,当然也有宋欣月的存在,我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然后趴在蓝军的背上,不语。

    ‘它’已经出现了,就在宋欣月的身边,我也该收了,就在今晚。

    “你好好休息吧!我跟你们导师请假了,今天你就不要去教室了,想吃什么打电话给我,我给你送来。”

    “嗯。”

    “那我先走了,等下我还有课,有事你联系我。”

    “好。”

    我的一字一语,蓝军伸手摸摸我的额头,像是在确定我是不是病了,而他的确定下也放心的离开。

    我在他离开后下床,打开我的衣柜,我从里面拿出了几张符,宋欣月在楼下看我的一眼,带着怨恨,她是把我当做了情敌所以怨恨,但是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因为从一开始就是我让蓝军接近,现在不过就是收取成果的时候,我没有必要内疚。

    我将那几张符收好的放进口袋,重新躺在床上的我等待夜幕来临,因为只有夜幕‘它’才会出现,只要‘它’出现我就有办法对付,而现在唯一让我不好应付的是郝余。

    郝余的身上很浓的戾气,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存有的,看样子这鬼头是真的被他藏了起来,沾染了人气的鬼头,难怪鬼史无法追查,而且从郝余的身上我能察觉到他们之间的牵连很深,我怕,怕如果鬼头出事会牵连郝余,所以我必须要在今晚之前像个办法,困住郝余。

    毕竟是从一起长大的玩伴,真的看着他死在我面前我也看不下去,但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被人无法抉择。

    下午的时候我去了一趟图书馆,不出我所料,宋欣月一路的跟在我的身后,在我去了图书馆后更是想方设法的想要靠近我,那双带着怨气的眼睛,透着书架都能把我吞灭。

    “我说学妹,你要是有什么想说的你就开口好了,你这样盯着我,我这书都看不进去了,我马上就要考试了,到时候挂科了找你赔偿吗?”

    我发挥我的不要脸体制对着眼前的宋欣月说着,毕竟这样被人当物件一样的地你这个很不爽,更何况她还带着怨恨,我也不是一个死人,被她盯着毫无感觉,所以我这一开口,宋欣月到是红了脸,当然不是羞的而是气的。

    “凌七你不要脸。”她指着我,我眉头轻挑。

    我不要脸?除了蓝军这样说过我,我还真的没被人这样说过,这个宋欣月到是开了一个先例,果然是初生的犊子不怕虎。

    我慵懒的将手里的书放回书架,双手环胸一抱,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