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面面俱到
作者:鸣悭   小明星的编剧式爱情最新章节     
    罗回刚吓了一下沈月,她的正牌男友立刻杀上门来,要不是时间对不上,罗回真的会以为叶承是来兴师问罪的。

    叶承身上还带着屋外的寒气,一边的沈月轻轻打了个哆嗦。叶承的目光立刻被吸引过去,极其自然地把手上的围巾绕在她的脖子上。

    充当电灯泡的罗回也意识到他的在场有点尴尬:“你们聊,我还有点台词要准备,就先走了,不耽误你们了。”

    罗回起身往屋外走,却被叶承拦下来。

    他不解地回头,正对上叶承的目光,“罗哥,我这次来是想找你的。”

    “有事?”罗回问。

    “是,”叶承踌躇道:“今天的事,我真的很抱歉。”

    抱歉?照现在的情形,你不是该生气么,不兴师问罪就不错了,道哪门子歉。罗回很怀疑地看了对方一眼,叶承确是一副歉疚忐忑的模样,仿佛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的罗回的事,至于其中有几分真心就不得而知了。

    叶承往沈月的方向看了一眼,抿唇像是想说点什么。

    罗回旋即就明白叶承所谓的抱歉,怕是知道了沈月在片场刁难自己特意来赔罪的。罗回不在意地摆摆手:“没事,你不用道歉,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叶承确实是一个能沉得住气又面面俱到的人,稍有点风吹草动都能及时赶到,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把自己当回事儿,还是持着防患于未然的心态。

    罗回本能性地对这样的人敬而远之,处事太过精炼的人总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隔阂感。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转动把手。

    “我能和您说两句话么,不会耗费多长时间的。”叶承见他要走急忙道,语气显得急促又恳切,甚至对罗回用了敬辞。

    对方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实在让人很难直接拒绝,罗回甚至不敢在脸上显出明显的不耐烦,叶承的目光如实质一般盯在他的脸上,仿佛要捕捉他每一点细微的变化。罗回只好客气地推托道:“我马上就要开工了,可能没有时间。”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说了我不生气,之后也不会在任何地方为难你。”罗回想了想,还是直截了当地说:“还是你很怀疑我的人品?”

    叶承忙道:“我没有这么想,我当然相信罗哥你的人品。您有事就先忙吧,我可以在这里等你。”叶承嘴里这么说,却还是坚持要谈话。

    罗回心中不快,只轻飘飘一句“随便你吧。”就转身走了。

    一出门就正好碰上导演打发来的小助理,他一见罗回就道:“罗哥你们没事了吧,导演已经在催了。”他有点尴尬地挠挠头,似乎对提起这件事很不好意思。

    罗回倒是面色坦然:“没事了。我跟你一道回去吧,沈月在化妆室整装呢,几分钟就来了,你不用催她了。”

    “噢噢。”小助理不疑有他地点头跟他回去了。

    片场果然已经准备地差不多了,几个龙套已经在旁边等着开拍了。他对几个摄像老师点头致意,绕到搭的棚子里摸出剧本翻着。李茂灵巧地从旁边顺进来,坐在他边上拿肩膀撞撞他:“兄弟怎么样啊,解决完了没?”

    “解决了。”罗回说。

    “解决了?这么快。你怎么那小妮子了。”李茂立刻八卦道:“她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她不是躲哪儿在哭呢吧。”

    罗回被烦得不行,故意道:“对啊,被我骂哭了。”

    李茂却愣了愣,有点吃惊道:“沈月现在在哭啊。”

    罗回胡言乱语地嗯了两声。

    李茂显而易见地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其实一个剧组也没必要闹得太厉害,这以后还要合作的,闹得太难看也不好。”

    罗回也跟着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莫名地看了他一眼。

    李茂没看他,浑然不觉道:“而且你之前不是也摔着她了吗,估计她以为你是故意的才发的脾气,你们也算扯平了。”李茂对罗回的手伤并不知情,只当沈月是因为早上的事有意为难罗回。

    李茂充当理中客:“其实,这在片场还挺常见的,磕磕碰碰的都是……”他眼角瞥见罗回奇怪的眼神才后知后觉地住嘴。

    “不是吧,”罗回很怀疑地看着他,仿佛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你之前不是很看不惯她吗,怎么突然转性了?”当初是谁在酒会上堂而皇之地说沈月的坏话,还用那种不屑的态度对人家来着。

    罗回眯了眯眼睛,神情玩味。

    “没有,我只是为了拍摄着想。”李茂掩饰地反驳。

    不是吧,这兄弟不会是对沈月有意思吧,平时摆出一副刻薄尖酸,吆五喝六的样儿来,到头来竟然对沈月存着这样的心思。不过兄弟,你这表现方式也太要命了,你这要是能追上,火星都能撞地球了,人家早已经有主儿了。

    罗回心情顿时有点复杂,他一时也拿不准要不要把这个噩耗告诉李茂。转念一想说不定人家早就知道,只好时不时恶语相向刷点存在感,这时候点破反而不好。

    “但愿如此。”罗回一语双关道。

    李茂借机赶紧转了话题:“等会儿拍的时候仔细点儿,我看陆导已经到发火边缘了。”

    “有么?我看他挺平静的,没事人一样。我们刚才那么闹也不见得他说一句。”罗回道。

    “那是憋着火儿呢。”李茂对陆泽很熟悉,“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这样,什么都不管不问,也不发火,就冷眼看着,等火攒到他底线了就一起爆发出来。”

    罗回皱眉,心道这什么怪癖?

    “他今天绝对心情不好,我今天早上不就和你说了他不太对劲吗。”李茂斩钉截铁。

    罗回长长叹了口气,向后一仰靠在躺椅上:“我看今天谁都不太对劲。”他一只手垫在脑后,轻轻苦笑一下,这时候谁能对劲才是见了鬼了。

    “唉起来了,沈月来了,准备开拍了。”身下的躺椅被摇了摇,罗回顺眼去看果然沈月已经回来了,心里揶揄道你倒是眼尖。不知叶承和沈月说了什么,沈月肉眼可见地平静下来了,只是看罗回的眼神还带着一些不服气。

    接下来的戏份自然十分顺利,沈月不仅没有找茬,还表现出十二分的细致和耐心,甚至有时还会有意无意地引导一下罗回,因此即使罗回碰上什么问题最后都能迎刃而解。虽说沈月对罗回的态度还是不算太友好,但他还是感觉到其中隐隐有赔罪的意思。

    周围的工作人员可不知道叶承这一层关系,只当是罗回和沈月交谈了一番之后,沈月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纷纷偷来惊奇的眼神。其中属李茂的眼神最甚,目光复杂得让罗回几乎要以为自己真的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不过对罗回来说,能免于争扰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事。今天难得有稍微轻松一点的时候,等他拍完收工的时候,早已经把和叶承的约定抛在脑后。因此,当他推开休息室拿东西准备打道回府时,不由怔愣住了。

    叶承还在休息室里等着,被晾了这么久脸上也没有露出任何不耐烦的神情,他正拿着手机在打游戏。罗回在他身后瞟了一眼,是一款最近很热门的手游,爱好还挺普通的嘛。叶承旁边坐的是小舟,手里也拿着部手机在玩。他们似乎组了队,小舟打得热火朝天,边打边指点江山道:“往左边挪挪。”

    “注意你后面,啊,拿刀砍他,拿刀砍他。”

    “对对对,就是这样。”

    叶承就显得安静多了,只是时不时应两声。小舟一心扑在游戏上,还是叶承先发现的罗回。看叶承停了动作,他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嘿嘿,罗哥。”又赶紧把叶承让出来:“罗哥,这是叶哥,他说找你有事,是你让他在这等的。”

    罗回让别人平白等了这么久也有些不好意思:“你怎么只知道打游戏,也不知道给客人倒杯水。”

    叶承忙道:“没有,是我闲得无聊拉他玩游戏的。”

    罗回并不反驳,顺着台阶下了:“小舟,你今天早点回去吧,我和叶哥还有点话要说,我自己回酒店,你不用来接我了。”

    等小舟走了,罗回才坐在叶承边上:“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浪费你不少时间。”

    “怎么会?”叶承笑了笑,“我也没等多少时间,我下午正好没事。”

    对于娱乐圈的人来说,没事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一个如日中天的明星哪个不是排满档期,争分夺秒的。能有大把空闲时间的,就只剩下没红的和过气的。罗回面色讪讪,自觉戳到了对方的痛处,叶承现在不就是深陷窘境么?

    “我真的没在意,你其实不用白白等这一个下午的。”罗回转念一想:“还是说,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我确实有别的事。”叶承还是一副很温和的样子,闻言只轻轻瞥了眼罗回的右手,“我得带你去趟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