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新的开始
作者:汉江羽   剑阁仙侠传最新章节     
    比武大会秦国胜出,平阳城外百姓各个欢天喜地,心系慕容语嫣安危,张清羽无心同其他人庆贺,匆匆回到平阳城,直奔将军府而去。

    来到将军府后堂慕容语嫣闺房门前,张清羽轻轻敲门。

    “羽,进来吧!”房内传来慕容远的声音。

    张清羽推门而入,来到慕容语嫣榻前,看慕容远的神情平淡,虽然虚弱,但慕容语嫣也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张清羽紧绷的心弦为之一松,对慕容远躬身道:“上将军!”

    慕容远似有埋怨,摇头苦笑道:“你们两个家伙,今天可是把我吓个半死!”

    但看张清羽一脸紧张的样子,慕容远随即大笑道:“好了好了,我这个外人就不打搅你们两个人说话了!”

    慕容语嫣嗔道:“说什么呐父亲!”

    张清羽更是满脸通红,他就算再傻再不懂情,也能听得出来慕容远的弦外之音。

    “好了好了!现在语嫣服下灵药,身体已无大碍,只需安心调养即可,我现在过去看看议和的事,你们两个坐下聊吧!”慕容远说完,拍了拍张清羽肩膀后笑着离开,带上房门,此时房内只剩下张清羽和躺在榻上的慕容语嫣。

    四目相对,张清羽原本满腹的担心,此时此刻只剩下静默的看着她。

    被张清羽这么看着,让慕容语嫣玉面一红,嗔道:“我现在可是重伤号,你就不能坐下来?仰着脖子看你很伤的好不!”

    张清羽连忙坐下,拘谨的双手放下不是,放在腿上也不是,总感觉多余别扭。

    看着张清羽男生的模样,慕容语嫣噗嗤一笑:“你呀,都是要被封爵的人了,怎么还没个男人的样子!”

    慕容语嫣这么一说,张清羽脸一红,尴尬的解释道:“就是感觉有些。。。有些别扭!”

    慕容语嫣笑着反问道:“哪里别扭?”

    张清羽:“不知道。。。。”

    二人无话,就这样默默的看着,空气中的暧昧的味道越来越浓。

    “语嫣你没事吧!”秦月慌张推门闯了进来。

    把张清羽险些从凳子上吓得掉下来,慕容语嫣则是轻笑不止。

    看到房间里除了慕容语嫣只有张清羽在,慕容远则是不知在哪,她哪里想不到现在是什么状况,玉面一红:“打扰到你们了,我这就出去,我这就出去!”

    她这么一说,张清羽坐不住了,赶紧站起身对慕容语嫣说道:“下次再来看你,我先回兵团看看情况!”

    说着也不等慕容语嫣说话,在秦月一脸诧异的注视下落荒而逃。

    就在张清羽红着脸跑出慕容语嫣闺房后,房内传来秦月银铃般的笑声。

    回兵团驻地的路上,张清羽的大脑全程不在线,满脑子都是慕容语嫣的身影,慕容远的话。

    在进过三次死胡同,撞过两次石柱和两次拐错弯后,张清羽终于来到兵团驻地前。

    哨兵远远望到张清羽的身影后,急速跑回大营。

    还未等张清羽来到营门前,以何大勇为首的兵团将领早已迎了上来,齐刷刷的躬身施礼:“恭喜将军,壮我大秦国威,凯旋归来!”

    还在失神的张清羽,到营门前又被何大勇他们吓了一跳,身子一抖,回过神来,看着满脸欢喜的众人,张清羽尴尬说了句:“回大帐再说。。。。”

    留下一脸茫然的众人,张清羽匆匆走进大营。

    “我说老何,将军这是怎么了?好像不在状态啊!?”魏超一脸茫然的捅了下身边的何大勇说道。

    何大勇瞪了一眼魏超:“我怎么能知道!”

    二人同时第一兵团的老人,关系自然熟的很,魏超喃喃自语着:“那这是怎么了?感觉跟丢了魂似的!”

    倒是一旁被张清羽新提拔上来最年轻的千夫长韩风问道:“两位老哥,你们可知将军这是刚从哪回来么?”

    何大勇:“刚从将军府里探望大姐回来啊!”

    第一兵团虽然也是秦军的一部分,但严格意义上讲,第一兵团同其他慕容军团的兵团一样,是慕容家族的亲兵,实际上在分封制的大环境下,君王是名义上的统治者,实际掌管下面军队的是分封下的各个公爵、侯爵,在秦国,君王掌控着的是以咸阳为中心,附近的王族亲兵,即是被成为中央集团军,而慕容远身为上将军,慕容家族的掌舵人,自身便是公爵爵位,而第一兵团便是慕容集团军下的一员。这也就是何大勇称慕容语嫣为大姐的原因。

    而经过何大勇这么一说,韩风倒是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在场的千夫长,哪个不是老兵油子,即便是新提拔上来的千夫长们年龄虽然不大,但也多少都知道男女之事,经过韩风这么一说,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

    何大勇嘿嘿坏笑看着韩风,打趣道:“我说韩,你知道的太多了!”

    “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韩风抬头望天,似乎在看这晴空万里的天空中哪片云彩要下雨。

    众将一路有说有笑,朝着大帐走去。

    而开始对张清羽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兵团长,何大勇心中还颇为不服,如今张清羽一招破敌的事迹传到兵团驻地,此时的何大勇心里已是一百个服气,在以武为尊的秦军,只要你有实力,就能赢得下面军官士兵的尊敬。

    大帐中,张清羽坐在帅位上,仍旧有些失神。

    看着张清羽的模样,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憋笑忍的难受,时不时的有人憋不住,发出噗嗤一声。

    终于,张清羽甩了甩头,看着眼前众人一副真俊不禁的样子,疑惑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何大勇:“啊?我们是为将军高兴啊!”

    “哦!”没有听出何大勇话里有话,张清羽只当是何大勇是指比武大会的事。

    张清羽随即脸色一正,说道:“刚好你们都在,我们来商量一下,如何练兵的事!”

    谈到正题,大家都收起玩笑。

    张清羽接着说道:“如今虽然蜀国已与我秦国议和,但河东之地是我秦国国耻,河东之事早晚必将战事再起,而我们身为军人,就不该有贪图安逸之心,更应该抓紧时间整顿军备。”

    “属下全凭将军差遣!”众人拱手齐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