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坦白
作者:绫波仙   第一柔妃最新章节     
    回到府里,窦氏搂着蒋玉澈哭泣不已,赖嬷嬷和几个仆人连连对着主子们磕头请罪,一番吵吵闹闹之后归于平静。

    窦氏被扶下去休息,蒋玉澈被蒋文浩责罚抄书,早就离开去了书房,前厅里就剩下蒋文浩和蒋玉蓉这对父女。

    “是什么人抓走你弟弟?”蒋文浩看着蒋玉蓉问道。

    “南盟的三皇子阿泰尔齐。”蒋玉蓉也没隐瞒,如实说道。

    “是什么原因?”

    蒋玉蓉看着蒋文浩想了想道:“用错情罢,让我跟他回南盟,当……南盟皇后。”

    蒋文浩有些吃惊,意外地挑眉,“南盟皇后?三皇子要你当他的皇后?”惊讶之余,有迅速恢复平静,嘴角抑制不住的嘲讽,“这阿泰尔家族到是有趣,专门勾引有夫之『妇』。”

    “……”这总结神了,蒋玉蓉『摸』了『摸』鼻子,“咳,用错情表错意,怕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念念不忘的。”

    蒋文浩点点头,不置可否,想着道:“我倒是有听闻南盟最近不安定,却没想到继位的不是太子而是三皇子。”

    “父亲说的是,南盟的朝廷这半年来并不稳定。”

    “三皇子与你的谈话,王爷可都听到了?”蒋文浩问道。

    “不知道,我让他在暗处护着我,许是知道的吧。”蒋玉蓉喝着茶,看着烟雾道。

    蒋文浩为蹙着眉问道:“王爷表现如何?”哪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自己的妻子被别人觊觎的事情,要么这个男人会觉得自己的妻子不守『妇』道,要么会觉得自己的权威被挑战,无论哪一点对于女子来说都没有好结果。更何况觊觎自己妻子的人还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这只怕乌王心里隔应着。

    “阿痕并没有不开心的样子,算正常。”蒋玉蓉歪着脑袋认真地想想。

    算正常?那就不正常了!“别大意了,夫妻之间和和睦睦的最好,别因为这事儿生了罅隙,好好和王爷解释。”

    “是,女儿明白。”

    “如今回了京都,我和你母亲打算后天就带着澈儿搬回蒋府。”

    “这么着急么?王府这么大,一直住着也是可以的。”

    “爹知道你的心意,娘家人一直住在王府说不过去,也不合理。都在京都,来往方便。”

    “也罢,那我让底下的人拾掇拾掇。”

    “你也别费心,早就安排好了的。”

    “是。”

    书房里,慕容痕想着蒋玉蓉和阿泰尔齐之间的谈话,想得出神,不是过了多久,鹰眼微微一动,将视线对准桌面上那对喜庆的娃娃,看着看着又出了神。

    过了许久,慕容痕拉开抽屉,拿出被压在最下面那边新婚前夜莱福拿给他的小本子……

    晚间,如寻常一般,慕容痕回到主殿便先去浴室沐浴,才进卧室便看见才洗漱完的蒋玉蓉正坐在梳妆台前擦拭头发。

    “回来了。”透过镜子,蒋玉蓉对着走进来的慕容痕笑着道。

    “嗯。”

    听着慕容痕淡淡的鼻音,又看着某人直径走进浴室,蒋玉蓉垂眸,难道真的生气了?只是她也没对阿泰尔齐说什么话呀,还一直扎阿泰尔齐的心,怎么还会生气?这不应该的啊。

    不过话说回来,蒋文浩说的挺有趣的,喜欢有夫之『妇』难道真会遗传的吗?南盟先皇如此,阿泰尔齐也如此,果然是一家子。想着想着蒋玉蓉就想跑偏了,一边擦拭头发一边神游远方,浑然不知洗漱完出来的某人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眼里带着火热。

    看着一身浅红『色』薄裙,勾勒出完美线条的女子,慕容痕眼神越发热烈,想起阿泰尔齐的话让他眼神越发深沉。

    许是某人的眼神过于热烈,蒋玉蓉回神透过镜子便对上那双鹰眼,却是柔和地笑了笑,才放下『毛』巾,拿起梳子,便被人从身后抱住。

    那灼热的体温让蒋玉蓉有些紧张,“玉儿。”低沉悦耳的呼唤在耳边响起,这让蒋玉蓉有些无所适从,“阿……阿痕,怎么了?”

    “玉儿。”

    樱唇被含住,怔愣间,被撬开唇瓣,等回神时,已被压在床上,身上的衣物在不觉中只剩下单薄的里衣。

    “玉儿。”

    蒋玉蓉听着虽依旧有些刺耳可这一刻却带着诱『惑』夹着爱意的呼唤,那鹰眼的热切让蒋玉蓉有些不知所措,“我在。”

    “给我,你只能是我的!”慕容痕居高临下地看着脸颊泛红,越显可爱的女子,霸道地说道。

    蒋玉蓉听着,知道慕容痕多半是被今天她和阿泰尔齐的对话激着了,她愿意吗?今天阿泰尔齐也算是帮她确认她的心意了,微微歪着脑袋,问道:“我是你的,那……你呢?”。

    “我也只是玉儿的。”慕容痕回道,鹰眼描绘着蒋玉蓉娇美的面容,“我爱玉儿。”

    “这可是你说的。”蒋玉蓉笑得灿烂带着妩媚,看了眼慕容痕肩处的牙印,抬起头在那牙印处落下一吻。玉手顺着光洁而结实的胸膛攀上慕容痕的脖子,在其耳畔轻轻地说了句,而后主动献上自己的樱唇,邀请慕容痕与其唇舌间共舞。

    那轻轻地一句“我愿意。”早已让慕容痕激动不已,而蒋玉蓉的主动更是让慕容痕不再忍耐。

    一声声低低的娇『吟』,一声声沉沉的低低吼,互相交织,成全彼此……

    门外的丫头红着脸掩上门,悄悄退下。

    不知过了多久蒋玉蓉只知道自己不想动弹,慕容痕看着脸蛋红润的蒋玉蓉,俯首深深落下一吻,“玉儿,你是我的。”

    “嗯。”

    “我爱你。”

    “嗯。”

    “你爱我吗?”

    “爱。”

    忽然,蒋玉蓉睁开眼睛,“你个混蛋。”

    慕容痕听着软绵绵的骂声笑道:“我忍不住。”

    ……

    早晨醒来,蒋玉蓉狠狠地瞪着侧身鹰眼格外明亮的男人。

    “玉儿醒了。”

    “……”蒋玉蓉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慕容痕,真想揍他,“什么时辰了?”

    “辰时末。”

    “这么晚了?”

    “没事,玉儿累,多休息一会儿。”

    蒋玉蓉忍不住伸手掐了掐慕容痕,混账东西,别以为她不知道,后来他把她抱到浴室,美其名曰替她清洗,结果呢?!这个混账!

    腰间被掐,慕容痕僵了一下,抬手抱住掐着他的小手,而后低低笑出声:“岳母让你好好休息,赖嬷嬷给你送来了补汤,一直在厨房温着。”

    蒋玉蓉捂脸,啊……没脸见人了!

    慕容痕看着蒋玉蓉的小动作,呵呵呵地笑出声,俯下头落下深深一吻:“玉儿,我从来没这么开心过,玉儿。”

    蒋玉蓉听着慕容痕的低语,笑着抬手抱了抱精干的腰肢。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慕容痕起身,抱起蒋玉蓉往浴室走去。

    “做什么?放我下来,青天白日的你可别『乱』来。”蒋玉蓉捶了一下慕容痕,嗔道。

    “帮玉儿。”慕容痕看着蒋玉蓉羞红的脸笑道,“玉儿放心,今天我暂且不动你。”

    “……”信你才怪!

    让蒋玉蓉哭笑不得的是,窦氏、赖嬷嬷以及佘嬷嬷轮番送补汤的行为,不过确实让人觉得暖心的。

    书房里,慕容痕看着桌面上的面具深思。看着时辰差不多,起身往主殿走去,才进门,就看见小鬼头挤在他的玉儿身边,靠着他的玉儿看书。走上前,拎起小鬼头与他平视,“要看书回自己院里看。”

    “换个环境看书感悟更深。”蒋玉澈扬了扬手上的书,理由充足地说道。

    “练字了吗?”

    “八页大字早上已经给了忍三了,卯时初刻就起来练武到辰时末,现在是自由时间。”

    蒋玉蓉笑看着一大一小的互动,放下手里的书,接过蒋玉澈,放在地上牵着,“好啦,澈儿乖着呢。走,咱们用膳去。”

    “就是,我乖着呢。”蒋玉澈朝着慕容痕郑重其事地点头附和。

    蒋玉蓉捂嘴笑了起来。

    晚膳过后,终于赶走了蒋玉澈,慕容痕看着坐在一边笑得开心的蒋玉蓉,心里痒痒,起身走了过去,不容分说一把抱起。

    “诶?做什么?”

    “沐浴。”侧脸看着眼里戒备的女子,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玉儿不便,我帮玉儿。”

    蒋玉蓉羞恼地捶了慕容痕好几下,要问什么男人最可怕,那就是禁欲过后开了荤,化身为兽的男人最可怕……

    当慕容痕走出浴室时,怀里的蒋玉蓉闭着眼像是熟睡了一般,轻轻地将怀里地人儿置于床上,掖好被子,在红润的脸蛋上落下一吻,转身离开。

    蒋玉蓉疲乏得连呼吸都觉得累,一躺进被窝,果然男人的话不可信!心里把某人骂了一遍就陷入昏『迷』状态,直至隔天中午。

    “王妃,您醒了?”阿荷听着声响走了进来笑着问道,帮蒋玉蓉打起帘子。

    “什么时辰了?”蒋玉蓉『迷』『迷』糊糊,浑身乏力地问道。

    “午时三刻了。”

    “什么?午时三刻!”蒋玉蓉瞪大眼睛,这种睡到中午的事情那是前世的事情了,这一世还从没有过……

    “是,王爷说了让王妃多休息一会儿。”阿荷笑着道。

    蒋玉蓉听着脸不自觉的火辣辣,才漱了口洗了脸,门口就有丫鬟报门,“王妃,夫人到了。”

    “快请母亲进来。”蒋玉蓉让阿荷出去接应。

    “蓉儿。”窦氏笑着走了进来,看着才睡醒,眉宇间多了几分妩媚的女儿笑道,“我看着时辰约莫着你也该醒了,便过来看看你。”

    “娘。”蒋玉蓉看着窦氏眼里带笑的模样,羞红了脸,难为情地低下头。

    “傻孩子,就咱娘俩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窦氏接过赖嬷嬷递过来的乌鸡红枣汤,“把这汤喝了,调理好身子才能早日诞下麟儿。”

    蒋玉蓉红着脸接过汤羹。

    窦氏看着蒋玉蓉接过汤羹,便道:“于房事上,你也不能太纵着王爷。”

    “咳咳咳……”一听这话,蒋玉蓉直接被呛得直咳嗽,也不知是羞得脸蛋发红还是咳红了脸。

    “你这孩子,慢点喝。”窦氏一边抚着蒋玉蓉的背部,一边说道,“这男人啊……”

    接下来蒋玉蓉捧着汤羹即害羞又感慨地看着窦氏神采奕奕地给她传授御夫之道。

    窦氏的‘主母培训课’上到太阳西下,看着睁着大眼睛一脸钦佩模样的女儿,窦氏爱惜地抬手抚了抚蒋玉蓉的脸蛋道:“从你出嫁那一刻,我的心就一直提着,你出嫁的时日不对时辰不对,如今看着你们夫妻俩和睦恩爱,我心里头这块石头总算落了地。我盼着你生儿育女巩固位置,却也不想你过快地成长。呵,为人母的思想总是矛盾的,可你要记住,无论何时,母亲总是支持你的。”窦氏怜爱地给蒋玉蓉捋了捋耳边的细发。

    蒋玉蓉倾身抱住窦氏,“娘,我知道你总是为我好的,我也希望娘能生活的开心快乐。娘,有你真好。”

    “娘这辈子的愿望也就是你和澈儿能过的安稳舒心了。”

    “会的,我和澈儿都会过得安稳舒心的。”

    “好了,时辰也不早,我会嘱咐佘娟多给你熬点补汤,你要好好喝,调理好身子才要紧。”

    “知道了,娘。”

    ……

    到了晚间,蒋玉蓉坐在主院的千秋上,看着天上的圆月,想着窦氏的话,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她和慕容痕的孩子……

    忽然千秋加大了摇摆弧度,蒋玉蓉回头一看,见着一整天都不在身边的慕容痕正低头笑看着她。

    蒋玉蓉笑着回头,两人静静地谁也没开口说话,但彼此之间却流淌着绵绵情谊。

    “玉儿。”

    “嗯?怎么了?”

    “我……带你去个地方。”

    “现在?”蒋玉蓉抬头看着走到她面前的男人有些诧异的问道,“这么晚了,要去哪儿?”

    慕容痕低眉,食指捻了捻,“玉儿去了就知道。”打横抱起蒋玉蓉,飞身离开。

    呼呼的风声,蒋玉蓉搂着慕容痕的脖子将脸埋在慕容痕怀里,大脑快速运转,分析着慕容痕刚刚那几个微表情,有犹豫,有纠结,有不安,还有那鹰眼闪过的一丝笃定。看着精致的侧脸,他这是……难不成……

    思绪间,剌剌风声已变成丝丝微风,“玉儿,到了。”

    蒋玉蓉抬头,看着四周被火把照亮的空旷的草地以及似乎一望无际地举着火把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心中波澜。

    “拜见主母!”声音响彻九霄,所有黑衣人齐刷刷单膝跪地俯首问安。

    蒋玉蓉怔愣了许久,转身,便看见慕容痕早已带上一张恐怖的黑玉鬼面具,“阿痕,你……”

    鬼面具后那双鹰眼犀利如剑锋,带着一丝寒意一瞬不瞬地盯着蒋玉蓉看,“玉儿,我就是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