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夜下黑影
作者:七小米   冥王大人晚上好最新章节     
    见墨凉夜催促,我也不好继续发呆,只得从储物戒里调出铁锹,跟他们一起在之前发现菲涅亚的那片玫瑰田里挖了起来。

    挖地这事儿,看起来简单,但真正干起来,还真一点都不轻松。

    这不,我才挖了一会儿,就觉得腰酸背疼,便把铁锹丢在一边,坐在了田埂上休息。

    墨凉夜见我不挖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笑了一下,说道:“既然夫人累了,那就休息一会儿,这种粗活儿由我和陈枫来干就行了!”

    一听这话,陈枫立马就不干了。

    “喂,冥王妹夫,你就算偏袒小表妹,也不能拿我当免费的劳动力使啊。小爷我也是有家室的人了,这身价怎么着也得翻一倍吧?回头,你可得给我多算些工钱!”

    可哪知,陈枫话音刚落,墨凉夜便拧起了眉头,英俊的脸颊上,满是凝重的神色。

    陈枫以为墨凉夜是为他之前说的话而生气,连忙一边后退一边为自己辩解道:“冥王妹夫,我……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我……我还有曼贞要照顾,你要是把我给揍残废了,那曼贞怎么办?”

    但即便他都这样说了,墨凉夜的脸色依旧没有缓和,反而还有越来越凝重的架势。

    陈枫顿时便慌了。

    虽然他平日里和墨凉夜相处的时间也不少,也算和平,但到底墨凉夜本事比他高出了好几个档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是有些怕墨凉夜的。

    毕竟,被人海扁一顿的感觉,可是绝对不好受的!

    “冥……冥王妹夫,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千万……千万别动手……”陈枫颤声说道。

    墨凉夜深深看了陈枫一眼,抬手在自己的嘴边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别出声。

    陈枫怔了一下,又看了看墨凉夜,只见他一直死盯着自己身后的那片玫瑰花丛,不知是在看些什么。

    然而,待陈枫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下之后,才发现自己身后的那片玫瑰花丛中,居然传出了悉悉率率的声音。

    陈枫心下一惊,这才明白过来。

    靠,原来墨凉夜刚才那凝重的表情,并不是想揍他,而是因为发现了他身后那片玫瑰花丛中的动静?

    该死!

    都怪那个躲在玫瑰花丛中的家伙,害得他又怂了一回!

    不行,他好歹也是个爷们儿,刚刚丢人了一次,现在怎么着也得把面子给找回来!

    想到这里,陈枫也不顾我和墨凉夜的阻拦,直接提着铁锹,就悄咪咪的往那片发出动静的玫瑰花丛摸了过去,想要趁机给躲在那里的家伙一个突然袭击。

    而那个家伙,显然并没有想到自己的行踪会被发现,因而也并未躲藏,一直在那里不断的发出悉悉率率的声音。

    这也正好如了陈枫的意,他一路摸过去,顺利得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管躲在那片玫瑰花丛中的,究竟是人还是鬼,他今天都得把它揪出来好好的教训一番。

    如此想着,陈枫一个跃身,快速跳到那片玫瑰花丛中,抡起铁锹就往那鬼东西上打。

    “哎哟!”玫瑰花丛中传来一声惊呼。

    陈枫怔了一下,拿起别在腰间的手电筒看了过去,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老板,怎么是你?”陈枫诧异道。

    这话一出,我和墨凉夜也不禁看了过去。只见旅馆的老板,此刻正捂着血淋淋的头,一脸怨恨的看着陈枫说道:“你好好的干嘛打我?我是招你了还是惹你了?你们国人,难道就是这么对待国际友人的么?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告你故意伤

    人!”

    “那个……老板,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我以为是有贼人在此,正想捉贼来着,哪曾想,老板你……老板你居然就是那个贼人……”

    陈枫说着,竟也嘟哝着抱怨了起来。

    旅馆老板本来正在气头上,一听陈枫这抱怨,那还了得?立刻就捂着头,气呼呼的叫嚣了起来。“你才是贼人,我明明在这里采集玫瑰晨露采集得好好的,你突然这么跳出来给我一铁锹,换成谁谁受得了?你们看看,你们给我好好看看,我这脑袋上,现在还往外冒着血呢,你们要是不赔我医药费,我

    就去告你们,把你们通通抓到牢里去!”

    旅馆老板说着,还特意露出自己脑袋上被陈枫的铁锹打伤的地方给我们看。

    那个地方,现在正涌涌的往外冒着鲜血,俨然有些严重了。

    我们几个见这架势,也顾不上挖什么玫瑰田找秘密了,只得先把旅馆老板给送到了镇子上的医院里。

    其实,说是医院,但其实也就跟我们国家农村的卫生室差不多。

    一栋二层的小楼,上下加起来,约摸300个平方的样子,设备什么的也是简陋得不能更简陋了。

    但好在老板的伤势还不算太严重,医生给他进行了消毒处理,简单的进行了一下包扎,就算是完事了。

    不过,因为这家小医院没有条件给他进行脑部磁共振的检查,所以目前也不能确定他的脑袋没有其他的内部创伤,所以必须在医院里留院观察一天才行。

    因为占理,旅馆老板倒也神气了起来,一直变着法儿的整陈枫。

    一会儿让他伺候自己去上厕所,一会儿让他给自己削苹果,一会儿又让他给自己拿报纸。

    反正,旅馆老板是完全把自己脑袋上那个伤口的怨气,一股脑儿全都发泄到了陈枫的身上。

    陈枫理亏,此刻也不敢有丝毫怨言,不管旅馆老板怎么折磨他,他都只得受着。

    毕竟,旅馆老板的脑袋开瓢,都是他一时冲动给惹的祸。

    出了事,他不顶着谁顶着?

    我和墨凉夜在旁边陪了一会儿,觉得也没什么事做,便走到医院外面去吹风。

    外面的夜,很静,微微有些凉。

    我紧紧的蜷缩在墨凉夜宽广的怀抱里,微微有些发抖。

    “夫人,一会儿你进去,陪着陈枫他们,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墨凉夜突然开口说道。

    我微微愣了一下,抬头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似在询问他要去干嘛。

    墨凉夜看懂了我的眼神,当即便沉声应道:“那片玫瑰花田一刻不查清,我就一刻觉得不踏实。所以,我想去那边看看,看看地底下究竟埋着什么邪性的东西。”

    闻声,我立刻伸手在他的胸口写道:我跟你一起去。墨凉夜摇摇头,应道:“夫人,你就留在这里看着陈枫。他性格冲动,容易惹事儿,你要是不看着他,指不定他下次又用铁锹打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