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玉楼春漏燕双双(二)
作者:赟兮   窥梦探灵最新章节     
    阿沅以随侍的姿态站在莲踪身后静静听着他们的对话, 心内是有个疑问的。

    当日她和莲踪一起爬妙香坊的屋顶窥见了这阿兰同崔文崔通叛似乎颇有渊源。崔通叛作为大明官吏、一个四十几岁的长者,可在这个小姑娘阿兰面前却是毕恭毕敬, 俨然一副主仆样儿。不仅如此,那日妙香坊阿兰的酒桌上还有个鬼魅一般的异邦人, 如果她没记错,那手上文着“仂”字纹、顶着个黑色斗篷的男子叫“阿奇蒙”。尽管可以看出这阿兰小姐和那个阿奇蒙并不对付,可那通叛崔文十有**也是想做阿兰与阿奇蒙之间的掮客, 为两边牵线搭桥的。

    一边是隐匿在昆明城的元梁王后裔、一边是与挖心、布阵、养蛊案件有关的异邦妖人,中间还有真身未明的大明官吏作掮客。这事怎么想都令人觉得暗伏危机。

    可阿沅静静看着莲踪, 她明白自己心中所想莲踪一定也有怀疑, 可他始终莞尔浅笑、举杯谈笑间只说了些当年同阿兰祖父相识、在杞麓湖小住等等无关痛痒的往事,却没有将这一串问题抛出。

    那日他们夜探妙香坊行动隐秘,这阿兰似乎也不知晓她同莲踪曾在屋顶窥探过他们, 只当是两人逛妙香坊,见不得权贵霸凌少女所以出手相救。推杯换盏间还对莲踪和阿沅的“侠义之举”赞叹了一番, 并表示大明官员多不自律, 骄奢淫逸、玩弄权术,若再如此继续下去而朝堂不加以节制,明之江山总也会有摇摇欲坠之日云云。

    而莲踪从头到尾都只笑着静听阿兰言语,一杯酒下肚, 莲踪只淡道:

    “无论一个人或是一个国都自有其运势, 既是天意又岂是你我凡人可以猜透、可以左右。”

    荼语则是拈起了面前的五彩瓷杯饶有兴味地盯着打量了半晌, 似是根本不关心阿兰同莲踪都说了些什么, 也不打算参与他们的话题, 只径自欣赏着手里的杯子。

    阿沅看着这年纪尚轻却言行举止皆过分成熟的小姑娘阿兰,不知她话语间几句真几句假,便也不动声色继续观望着。

    酒过三巡,阿沅站得有些烦躁,于是便动作轻缓地舒了舒腰和肩膀。

    莲踪余光不动声色朝阿沅处瞟了一眼,瞧见她眉头蹙着立了立腰板,遂轻笑着揉了揉太阳穴将酒杯放下,又对阿兰道:

    “今日有幸同阿兰小姐一叙,得以回年故人、往事。本因多留一会儿,可在下还有要事缠身不便多饮、需得先行一步。不若改日莲踪专门设宴,邀阿兰小姐再叙如何?”

    阿兰也刚饮尽一杯,听了莲踪的话便擦了擦嘴角忙道:

    “是阿兰耽误先生了,真是抱歉,我这便送先生下楼。”

    阿兰语闭忙站起身来欲要相送,可将莲踪送至厢房门口时,莲踪却婉言谢绝了。

    “阿兰小姐不必客气,就此留步罢。”

    阿兰闻言便也不再往楼下送莲踪三人,只在莲踪转身之际朝他深深揖了一礼。

    三人出了酒楼,细雨方歇。阿沅深深吸了口气,抬手活了活肩膀。转头对莲踪道:

    “先生,我有些饿了。”

    荼语这才想起阿沅一直看着他们吃,肚子尚空空,遂敲了敲下巴道:

    “哎呀呀,小可怜,忘记了你一口没捞着。”

    阿沅皱眉扬了扬唇角,一转头便看到了街边的红糖馒头铺子。小贩将将把一摞笼屉抱下热锅,笼屉盖子才一揭开一团热气便升腾而起。

    莲踪眼带温柔看了看盯着满笼屉热气腾腾红糖馒头的阿沅,遂上前递了几枚铜钱给那小贩,小贩接了钱便包了三个大馒头递回给莲踪。

    从莲踪手里接过馒头,同他肩并肩走在星点落花的青石板路上,阿沅张嘴实实在在咬了口热腾腾的红糖馒头。

    “好吃吗?”莲踪笑着转头,看着阿沅问道。

    “很甜。”阿沅嘴里塞着馒头,喃喃回道。

    一旁的荼语觉得这二人间莫名生出种温软温软的气氛,倒是比满地红花还粉嫩些,遂叹了口气望着天道:

    “甜甜甜,我都觉着甜。”

    阿沅闻言默默瞥了眼抬头望天的荼语,遂又将目光转向莲踪,发现他正歪着头满眼柔光看着自己,遂匆匆移开了眼啃了口馒头,嚼了几口咽下后阿沅顺口问了句:

    “我们现在回沐府吗?”

    莲踪笑着抬手揉了揉阿沅的头,轻声道:

    “嗯,去收拾收拾搬出来。”

    “搬出来?去哪儿?”阿沅抱着馒头问道。

    “一直住在别人宅子里总是不方便,荼语给咱们自己置办了个宅子,去看看你喜不喜欢。”莲踪轻声道。

    “嗯?嗯。”阿沅闻言虽是愣了愣,却也附和着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有时候莲踪的动作总是教她摸不透。

    随着莲踪、荼语转过几条街巷,阿沅便看到眼前这座四方的宅子,这样一颗印般方方正正的四合院宅子在昆明城很常见,不同的是这宅子虽然不大,但却院中有庭、庭内有景、四时花木皆全并正值春盛,加之院内翠竹葱葱,便合围出一番宁静雅致的景来。

    “怎么样老鬼,还满意吗?”荼语插着腰,满意地朝莲踪询问道。语闭似又想起个什么事儿,遂指了指屋顶道:

    “瞧,看门护院的我都逮来了。”

    阿沅闻言,顺着荼语手指的地方抬手搭起个凉棚抬头一瞧,屋顶上似乎蹲着个什么东西,再细细一辨,这……这不是那个春|宫画师玉露么?怎的这家伙现在跟个流浪猫一般满眼怨念蹲在屋顶瞅着他们?

    “啧啧啧!玉露,下来。”阿沅还没弄明白屋顶怎的蹲着个玉露,这厢荼语便逗狗一般啧啧啧冲玉露招起了手。

    屋顶上的玉露听到荼语啧啧啧唤他,满脸不情愿地纵身下了屋顶来到莲踪身前。

    “玉露拜见先生。”刚到莲踪身前,玉露便收敛了满脸不爽,冲着莲踪屈身拱了拱手。

    莲踪笑着拍了拍玉露的脑袋,竟然说了声:“乖!”

    阿沅更瞅不明白了,满眼疑惑地看了看莲踪又看了看荼语,最后目光落回到玉露身上。

    瞅见阿沅正盯着他看,玉露悄悄冲阿沅飞了飞眼,似是捡回了先前几分袅娜媚态,可这媚态还没维持须臾便被莲踪一声轻咳给吓了回去,遂又乖巧地低下了头。

    看来这玉露好像真的很怕叶莲踪,阿沅如是想着,思绪间院门外便传来了马车轮响的声音。

    马蹄踏踏声同车轮声一并止在了门口,莲踪眸子一沉,先前的温柔慢慢敛入一抹探不清喜怒的笑里。

    “有客到啊。”莲踪笑着将双目一沉,遂同阿沅道:

    “阿沅你替我去瞧瞧是谁,说我不在便是。”莲踪轻道,说完便径自往中庭行去。

    “好。”阿沅应了莲踪,刚一转身便见荼语正笑笑地望着她。

    “咱们宅子还未扫尘,不方便待客,无论是谁打发他走便是。”荼语说完便也领着玉露随着莲踪往中庭去了。

    “嗯。”阿沅看着三个人的背影,只道是莲踪荼语不愿耗费精力应付访客,便也接了这委婉逐客的差,往院门的方向行去。

    刚一出门,门口马车便下来一人。

    那人见着阿沅霎时一愣,阿沅显然也没想到会这么突然就见到这人,于是两人便两相对望着具都愣了一愣。

    “小人见过二公子!”阿沅看着突然出现的沐府二公子沐朝弼,一刹木楞后便冲着他公事公办的拱了拱手。

    沐朝弼还是一样皱着眉,眉目间淡淡愁色此时更深了三分。踏着矮凳下了马车,沐朝弼来到阿沅身前。

    “请问,此处可是一山先生宅邸?”沐朝弼柔声问道。

    阿沅一直垂着眼,避开头顶沐朝弼的目光,淡淡回道:

    “正是。不过先生今日外出不在家,二公子如有要事可留下口信,待先生回来小人定转告他。”

    阿沅未见沐朝弼此时的表情,只觉得他似是欲语还休了半晌方才呼了口气,又道:

    “那便请转告先生,国公爷听闻先生置办了新宅,遂特命我送来贺礼。”

    语闭,沐朝弼便抬手招来了端着锦盒的随侍,将盒子呈在阿沅眼前。

    “小人便先替我家先生谢过国公爷厚礼了。”

    阿沅依旧礼貌又公事公办地回着沐朝弼,语闭抬手便欲要接过沐朝弼手里的盒子。

    可手刚接到锦盒准备收回来,沐朝弼便一把抓住了阿沅的手。

    阿沅一惊,咬着牙往回挣了挣,可沐朝弼此时一双手像铸了铁一般牢牢锁着阿沅,任她怎么挣都挣不开。

    “二公子,烦请放手。”阿沅咬了咬牙,沉声道。

    可沐朝弼却依旧纹丝不动。

    僵持了半晌,阿沅深吸了口气,抬眼,目光直视沐朝弼。

    “放手!”

    “阿沅。”沐朝弼在捉到阿沅目光的一刻,终于忍不住喊出了那个压在心底许久的名字。

    眼前的沐朝弼目光如炬、满是深情,就如同她在海棠花园第一次见到她一般,深情地毫无破绽、深情地她屡次信以为真、深情地教她一双眼被蒙蔽竟不自知。

    太多不堪走马灯一般晃过眼前,阿沅终是在心底一番波澜翻涌后冷哼了一声,淡道:

    “二公子,你这是在唤谁?小人怎的竟听不明白。”

    沐朝弼紧抓着阿沅的一双手此时又紧了紧,抓得阿沅有些疼的嘶了一声。

    “阿沅,我知道是你。哪怕你再乔装打扮成什么样,我都知道眼前人就是你。”沐朝弼原本淡淡的语调此时因为情绪激荡而变得有些颤抖、有些焦灼。

    “所以,二公子现下就可以把‘阿沅’这个漏网之鱼抓回去交给官府。这样,沐府二公子大公无私的形象便更完美了。”阿沅迎着沐朝弼的目光,语气淡得如才从冰窟窿里拎出的刀子。

    一番对视一席话,阿沅的心同说出的话虽冷,可依旧也让自己感觉到有一丝淡淡的疼。

    沐朝弼眼中的情愫从滚滚洪流渐渐变为一潭死水,一双手松了紧、紧了又松,终在一番焦灼纠结下渐渐放开了。

    “小人谢过沐府赠礼!”阿沅收回手,退后三步,面无表情地冲着沐朝弼深深鞠了一躬,随即头也不回地决然转身进了叶宅。

    身后沐朝弼一双手还维持着方才的动作僵在方才的地方,看着那越渐走远的背影,一双空荡荡的手一点点慢慢捏成了拳……

    阿沅抱着锦盒进了院子,又往中庭行了一段依旧没看到莲踪、荼语的身影,刚准备继续走时小腿却忽而剧烈地疼了起来,痛感如同铁锯一下下锯着她的骨头般让她一下失了重心,遂慌忙寻了个石凳一瘸一拐蹒跚着走过去,放下盒子坐了下来。

    现下心是心疼,腿是腿疼,阿沅有些自嘲地苦笑一声。遂也任由着这疼一点一点敲击着她。

    “怎么了?腿又疼了么?”不知何时,莲踪竟出现在身后。

    阿沅匆匆回头,忙道:“没事,不要紧的。”

    莲踪双目微微沉了沉,俯下身来撩起了阿沅裤脚。阿沅因他突然而来的动作一慌,脚本能地缩了缩,却在刚一动作间便被莲踪手上的动作制住了。

    “阿沅今天有些慌啊。”莲踪指头轻悠悠划过阿沅光滑的小腿,似乎找准了她一个穴位,遂大指一压,一下一下轻轻按压着这方寸之地。

    酥酥麻麻的感觉一点点代替了原先锥心的痛感,阿沅皱着眉,余光小心地瞟了瞟双目低垂、嘴角擒笑的莲踪。半晌,状似从容地道。

    “方才沐府二公子替国公爷送了乔迁礼给先生,他原是带兵打仗、杀伐决断的武将,手上血染得多了自然生的有些凶,见了难免叫人有些慌。”

    “哦?原来是这样。”莲踪轻笑,手上力道稍稍加重了些,惹得阿沅猝不及防微微一痛,鼻息间不由轻哼了一声。

    “左右都该是欠了债的人躲债主时才会心慌。怎的?阿沅难道是欠了别人什么债么?”莲踪笑得更开了些。

    “我此生从未亏欠过任何人。”不知怎的,听到莲踪这话,阿沅却是无意识地将那份理直气壮毫不遮掩的表露了出来。

    莲踪闻言只是轻笑着淡淡地道:“那便好。心中磊落,遇到任何事便都因像现下这般理直气壮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