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羞愤欲死
作者:桓棋   冥帝夜尊最新章节     
    谨防这美人再做出些什么,杨琰指着他的书桌对夜九道:“夜兄弟,您将这画扇和这姑娘都带回去吧,求您了。”

    “……”夜九不知如何回答,但杨琰说得有理。

    杨琰一心想将这美人送走,却不知正好中了美人的圈套,她本就想跟着夜九,正是算到了杨琰会去找夜九。

    这不,杨琰长吁一口气,觉得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麻烦的时候,那美人捂着嘴儿偷笑,在心里又暗骂了他一句:呆子。

    夜九将那美人带回去了。

    杨琰心情大好,送夜九出府,回来后又在院子里逗弄他的八哥。

    这八哥他养了十年了,因他家中独子,没有兄弟姐妹,当初年幼,他爹怕他一个人无聊,就送了只八哥给他。

    他少时日日教这八哥说话。可十年了,这八哥嫩是一句话也没说过。

    话说夜九将那画扇和美人一起回了书店后,那美人竟然要求夜九给她弄一盏空白的宫灯来,不然再回梁府,扰那书生杨琰不得安宁。

    夜九想着就头疼,依了她的,给她买了盏宫灯来。

    宫灯买来,夜九给宫灯点了蜡,那美人竟然一溜烟的印到宫灯上去了。

    见状,夜漓狐疑地皱起它的小蛾眉。

    夜九将宫灯挂在二楼的楼梯口后,下楼去了。

    “喂。”等夜九一走,夜漓开口问那宫灯美人,“你接近我主人有什么目的?”

    美人只轻哼了一声,继续摇她的扇子。

    夜漓皱眉,“你不说,我咬死你的哈巴狗。”

    美人一愣,望向它,“你敢!”

    夜漓冷笑:“你看我敢不敢。”

    美人有点慌了,笑道:“你不妨问问你主人为什么想收留我,你觉得你主人是受制于人的那种人吗?”

    夜漓一惊,挑眉,“为什么?”

    “因为收留我有好处啊。”美人摇着扇子,得意的笑。

    “那你有什么好处?别他娘的卖关子了,不说先咬死你的狗。”夜漓龇牙。

    美人一听,再看看夜漓露出来的牙齿,神色一凛,说道:“我能一日预知一件要发生的事,当然是小事,大事我预料不到。还有,我人美如花,世间女子会的,我都会。”

    “……”夜漓真是无语,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本事呢。它皱眉继续道:“这么说我主人以前认识你?”

    美人轻哼。

    “冰肌玉骨清无汗,梨花一枝春带雨,我猜她是颜如玉吧。”从楼下上楼来的白衣高冠的男子淡道。

    夜漓闻言望向师沂,问道:“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的那个颜如玉?!”

    师沂淡淡一笑,道:“是吧。”

    师沂手指一点,只见那宫灯之上着齐胸襦裙的唐宫美人又变成了一身长衫长禙子,清瘦温婉的宋代仕女,那只哈巴狗变成了一个装着莲蓬的竹篮,这美人弯腰拾起篮中一莲蓬,清婉柔情,腹有诗书气自华。

    师沂的手指再一点宫灯,那仕女又变成了身穿上袄下裙,着明制披风,鬏髻赤金头面的明宫仕女,那竹篮莲蓬变成了一盏景泰蓝灯,这女子仪态端庄典雅如寒梅之芳,又暗含贵气与庄严。

    夜漓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美人换着各式各样的华美衣裙。

    “千年百年,奴家就是无数文人心中美的化身,奴家颜如玉给这位公子请安了。”

    那美人潋滟一笑,对师沂眨巴了一下眼睛,又很快速地低垂下头,那种妩媚诱惑和内敛温婉,把握地恰到好处。

    夜漓闻言狐疑地皱起眉,突然间躺在地上大笑起来,道:“我看你不是什么颜如玉,应该是颜如墨吧!哈哈哈。”

    师沂闻言望向夜漓,就连宫灯上的美人也收敛起笑意,望向夜漓。

    夜漓抱起胸,淡道:“几百年前颜如玉曾临世,我虽然没见过她,但也知那姑娘生性娇羞,没你这么不要脸吧。”

    “我倒是听说有人老是冒充颜如玉,勾引……”夜漓说着掀起眼皮望向那宫灯美人。

    “蠢猫,你给老娘闭嘴!”美人皱着眉打断夜漓的话,又红着脸偷瞄向一脸惊愕的师沂。

    夜漓挑眉,咧嘴一笑,“那你给我封口费。”

    “今晚城中知府家,你去了有十两银子的进账。”美人儿怒道,又变回了唐宫美人的装束。

    夜漓到知府家遛了一腿子,果然见有个身高八尺,古铜色皮肤,五官大气英朗俊秀的少年儿郎,站在那高楼上朝着楼下扔银籽儿。

    “表弟……”那白衣杨公子,低着头站在那少年儿郎身后,一副做错事的孩子的模样,他欲言又止,欲说还休,手指捻着衣袖袖口,面红耳赤。

    杨琰鼓足了勇气,想要再开口,那少年一个“滚”字迎面兜头而来。

    “老子不想看见你!恶心!”正处于变声中的少年,声音粗嘎中带着雄浑,言辞犀利,毫不留情面!

    杨琰欲哭无泪,一口羞愤之气没给咽下去,清瘦的身子往地上一倒,昏死过去。

    见状,身后的几个仆从忙上前去对那白衣书生又是叫唤招魂,又是掐人中拍脸,忙得不可开交。

    而那英俊少年眼皮都没抬一下,冷着脸继续朝着楼下,有一下没一下地扔银籽儿……

    夜漓算是涨了见识!

    大户人家子弟,心情不爽利,竟然是扔银子玩的!

    夜漓一粒一粒的拾掇,竟然真凑足了十两。

    它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揉了揉胖脸,叹了声:“爽!几百条小鱼干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