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决斗厉鬼⑵ 砸鸟
作者:开心老黄牛   销魂老板娘最新章节     
    这厮正是杜云峰。

    杜云峰再也不是那个儒雅的大帅哥。

    此时,他的脸很红,眼神很邪,笑容很狞,中部很突,气息很促,活脱脱一个急色鬼。

    那个只用一条小毛巾包住关键部位的家伙也拉下了脸上的蒙巾,小圆脸,大背头。

    高睿也认识,马镇外国语学校曾经的主任那个东洋国潜伏在华的间谍彭斌。

    彭斌被高睿修理后,销声匿迹了好些天,以为乖乖溜回去了,没想到当了杜云峰的狗。

    这家伙更不堪,磕了豹龙丸后,气血虚浮,背上的伤口猛流血,鼻子里也哗哗地淌血。

    坐在梳妆台前弹琴的黑袍人身体凝实了些,对这边的情形充耳不闻。依然闭着眼睛,晃着脑壳,十指幻动,发出一串串曼妙的音符。

    “师父,请您撤去床上的防护罩吧,徒儿要推车了!”杜云峰转过身,朝黑袍人抱拳。

    “给你们半个小时,推快点,别搞那么多花样。”黑袍人换成了单手弹琴,空出的右手轻轻一挥,哗哗,罩在龙榻上的橙色纱帳缓缓滑开,将榻上的大美人儿完全暴露在两个大色鬼的魔爪下。

    “不行啊师父,豹龙丸的药效至少三个小时,半个小时哪里解决得了战斗?要是不能完全发泄出去,很容易伤身的。您早告诉我们限定半小时,徒儿肯定不会吃这么大剂量的。”杜云峰一愣,哭丧着脸道。

    这丸子不是他第一次嗑。

    几年来,前后嗑过数百颗,从第一代豹龙丸,一直嗑到了第九代,大凡搞到含苞未放的美妞,或者逮到对手的老婆情人女儿什么的,只要漂亮,一准嗑一颗,将她们搞得熟烂透,乖乖地替他去窑子里赚钱。

    今天嗑的是第十代豹龙丸,药效真不是吹的,至少是第九代的两倍。

    说明书上写得很清楚,要是不能连续战斗三个小时以上,肯定反噬自身。轻者蛋痛数月,一蹶不振重者蛋碎鸟亡,形同阉割。

    最令人蛋疼的是,第十代丸子有个缺点,嗑了,不能自己解,越解越出问题。哪怕天上飞的,地上爬的,阿猫阿狗都行,就是不能用手。

    鬼师父摆明是坑他,让他嗑了一整颗,却只给他半小时解忧。

    当然,他也不怎么着急,毕竟他是杜四公子,身边的女人一抓一大把。

    而且这里是金冠庄园宴会场,最不缺的就是美女。

    “是啊,是啊,大人,这属于极品伟哥呢,怎么着也得两个小时啊!”彭斌跟着连连点头。这家伙也嗑过多次,颇有心得,在马外时便祸害了不少校花。

    “最多一小时,还有,小瘪三别弄死了,本尊留着有用。”

    “为什么?说好的要切小鸟、砍脑壳的!”杜云峰更着急,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啊,不将小瘪三碾死,万一又活过来了,岂不是天大的麻烦?

    “本尊需要跟你说明吗?你想造反吗?哼!”黑袍人冷哼。

    “是是,师父,徒儿知罪!不过师父,不砍他脑壳,切他小鸟总可以吧?”杜云峰吓了一哆嗦,赶忙低头改口。在他低头刹那,眼底拂过一抹狠毒之芒。

    黑袍人没吱声,再次戴上耳塞,继续摇头晃脑的弹琴。

    “嘎嘎嘎!老弟,上榻,咱们推车了,你推前车,我推后车!”杜云峰大喜,不反对就是默认,他不急着切鸟儿,而是大手一挥,嗞啦,身上的白色夜行衣片片飞散,露出一身健美的肌肉。

    就在他转身一刹那,肩膀上突然搭了一只手。

    “大哥,这么急做甚,都说了,戏演得不好,是容易砸的。”

    “你,你,你……”杜云峰身体僵直住,眼睛霍然大睁,都忘记了转身查看。

    “公子,愣着做甚,您先上呀,您不上车,做弟弟怎么好先上呢?”彭斌那厮还没察觉异常,只顾得盯着榻上的美人,双目喷火,鼻血已经流了一地。

    “上你妈的巴子!给小爷躺下!”回答他的是一声冷哼。

    “呃?”彭斌慢慢回过头。

    砰!

    还未完全转过脑壳,后脑勺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板砖。

    其实那不是真正的板砖,而是一块台式机大硬盘高科技钢制板砖。

    自修理了关建军后,高睿发觉硬盘才是最趁手的武器,于是揣了两块在身上,随时备用。

    彭斌的脑壳不一般的结实,挨了一砸,居然没倒,依然瞪着牛一般的大眼,哆嗦道:“小瘪三,你,你怎么还,还,没跪?”

    “彭主任,您是当领导的,您不先跪,小百姓能跪么?”高睿挑挑眉,垫了垫硬盘。

    砰!

    手起硬盘落,再次狠狠盖在那颗正在汩汩冒血的脑壳上。

    彭斌再也挺不住,嘴角一歪,眼睛一眯,噗通,一头栽在了地上。

    栽倒后,高睿依然没收手的意思,照着彭斌那高高凸起的中部地带,狠狠砸了十八下,直到一股股黄的,黑的,红的,骚水流淌出,最终才罢了手。

    此时的杜云峰已经变成了虾米。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捂着脑壳,张着大嘴,无声的哀嚎。

    不是嚎不出声,而是哑穴被点了。

    太特么痛苦了,脑壳痛,肚子痛,心痛,肝痛,蛋也痛。

    琴声戛然而止。

    黑袍人骇然起身,骇然的看着这一切,十分不解。

    高睿来到杜云峰身旁,蹲下身,拽起那头帅酷的头发。

    “呜呜呜!”杜云峰不看高睿,瞪着远处的黑袍人呜呜哀叫,瞎子也懂得,这是求救。

    “呜什么鬼?你脑壳烧坏了,这还看不出来,你师父不想救你,要救,早出手救了。看丫的还敢推女人,小爷砸死你呀!”高睿举起硬盘,砰,手起板砖落,狠狠盖在那张大脸上。

    盖得非常重,鼻血、眼泪一起流。

    “呜呜!”杜云峰忍着剧痛,伸出大手,继续朝黑袍人挥舞。他虽然痛得要死,但并不糊涂,现在,能救他的只有鬼师父。

    “还跟老子呜呜,砸不死你!我砸,我砸砸砸!”

    砰!

    砰!

    高睿照着那张早已变形的大脸一连盖了三记。

    血沫横飞,牙齿迸飞。

    鼻滴,血珠,哈喇子一起流。

    “住手!”当高睿再次举起硬盘时,身后传来低哼。

    黑袍人忍无可忍,终于决定出手。

    “不怪我哈前辈,我也不想搞事呀,是你徒弟先找茬的。”高睿一脸无辜的叫。

    “把手上的玩意儿收了!”黑袍人说。

    “既然前辈发话了,我收就是。”高睿打了个哈哈,将硬盘在杜云峰的裤衩上擦了擦,擦的同时,用力按了一手,嘎吱,可以隐约听见蛋碎的声音,这才收了硬盘。

    杜云峰嗯了一声,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