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作者:韵中菲玛   胡同里的奇葩五兄弟最新章节     
    武跃和周致翰寻找李艺群有了眉目,为了等待与那位给李艺群搬过家的师傅见面,二人又回到了胡同。周致翰把已经干透了拆洗的被罩装起来,把屋子里的床单换上了干净的,屋子由周致翰的整理,又恢复到原来的干净、整齐、清爽的样子。

    周致翰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对武跃说,“武跃,咱们怎么没有问到哪位师傅的姓氏名字。”

    武跃看着周致翰不满地说,“你真傻还是假傻?咱们忘了买盒烟了,你以为人家是看门大爷,随便就告诉你什么?”

    周致翰有点惊奇地说,“他们哪有这么势利,你把人都看成坏人了。”

    武跃傲慢地说,“职位不同,人们的活法不同。”

    周致翰不解地问,“他们怎么了?不是和咱们一样的吗?”

    武跃有点生气地说,“你没有看到他们承揽不上活?一天也只挣个烟火钱,你给上他一盒烟,他就相当于今天给自己挣了。他们都是一些边缘人,只有开车的技术,京城的人不用他们,只是周边小城的人们着急了雇用一下,你不看他们闲着无聊在打牌吗?”

    周致翰感到武跃知道的这么细就问,“你怎么知道这些?”

    武跃说,“因为我曾经也是这个京城的边缘人,我们活的好累,所以我懂他们。”

    周致翰不解地问,“你们家里有那么大的房子,住的条件那么好,想吃鹅肉就有现成的,我不理解你们为什么非要来京城受罪。”

    武跃长叹一口气说,“为了自己心中的一个梦,也是为了开开眼界,每天吃了饭就坐在院子里发呆,心里总想着城里人他们这个时间在干什么?他们天天是不是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每天就这样想啊想,于是就和几个长大的年轻人来到了京城。”

    周致翰感兴趣地问,“第一次来了京城是什么感觉?”

    武跃无精打采地说,“山汉进城什么也感觉没有见过,坐在迷魂灯下傻乐了一天,美的就想笑。城市真好,他们看见我们没有回家一夜都不拉灯,给我们没零没整地亮了一夜。”

    周致翰坐在一旁笑弯了腰,直笑的前仰后合换不上气来,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然后对武跃说,“那叫霓虹灯不叫迷魂灯,那些灯一个晚上不关的,早晨天亮了才关。”

    武跃不笑也不恼,然后说,“你们城里人牛逼,看不起我们这些山里人。”

    周致翰重重地看了武跃一眼说,“真没有看出来你曾经也落魄过,是不是也曾经想成为京城的一分子。”

    武跃眼睛无神地望着远方,没有回答周致翰的话,周致翰一眼望过去看见武跃无神的眼睛里有淡淡的仇恨的光,周致翰不知道自己的话触疼了他的伤口?还是其他,她猜不出来。眼前这个男人曾经让自己爱的昏头转向,连自己做女孩子的底线都丢了。可是谁曾想到婚后两个人就这么过得一塌糊涂了。俩人没有了爱情,没有了信任。

    武跃的机智周致翰现在还是很欣赏,她回过头想,如果当初武跃不招工就不是这样了,武跃自从招工了变的嘚瑟的让人恶心,可是想想一个在城市待久了的人,被别人歧视久了,就好像一直站着的人突然找到一把椅子,就想嘚瑟嘚瑟。周致翰此刻才发现,其实自己根本不懂武跃,武跃也更不懂自己。

    他们俩累了一天了,二个人躺在一张床上都直愣愣地望着天花板发呆,他们都在想着各种的心思。

    武跃问周致翰,“嫁我后悔了吗?”

    周致翰直言不讳地说,“后悔了,后悔我们相识后一切的一切。”

    武跃的胸脯一瞬间起伏起来,他出着粗气一声未吭。周致翰听着他生气了反问了一句,“你后悔了吗?”

    武跃气呼呼地说,“我后悔娶了你,不然现在我可能娶到有正式工作的女人,月月大把大把往家拿钱的女人,你看我多牛逼。”

    这句话也许是武跃故意气周致翰的一句话,可是,周致翰听到这句话,心里就像被泼了一盆凉水,一瞬间心凉到了脚底。

    周致翰冷冷地说,“我会成全你的,让你美梦成真的。”

    武跃道,“没有睡着都和我讲梦,有什么意思?”

    周致翰长长叹了一口气,人相对,心隔墙,周致翰不说话了,她有任务在身,明天还要去找李艺群的下落。她不知道现在李艺群怎么样了,日子过得好不好,她此刻满眼就是他们五兄弟在一起的影子,俩人都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