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二章:上行下效
作者:狂风微啸   吃货修真记最新章节     
    自打油爆湖虾的空盘端回后厨,马瑞便有些自鸣得意。空盘代表着食客的认可,对于马瑞来说是一种诚挚的反馈。

    世上从来就没有浪费食物的食客,只有糟蹋了食物的厨子。把尚佳的食材做得难以下咽,还抱怨食客挑剔,那就是道德绑架的流氓行径。

    等到岩烧牛里脊端出去,居然有人主动跑进来要求帮忙打下手,就更能说明马瑞的技艺精湛了。

    要帮忙的这人衣着不凡,烫金蟒袍标志着身份高贵,国字脸,坚毅的面庞,配上细密的络腮胡渣,看起来像是沉稳冷静的硬汉。

    只是看向马瑞的眼神有些奇怪,好奇中带着诡异的贪婪神采,看得马瑞心有不安,而对方目光甚至在马瑞转身后更加肆无忌惮,以至于马瑞怀疑自己遇到了基佬。

    不过有人来打下手总是好的,特别是免费的那种,并且这人似乎深谙厨艺,对于食材的切割和器具的使用极为熟稔。

    马瑞随便吩咐一句切薄,那笋片便薄如蝉翼,指挥火腿切段,那肉条就跟尺量似的整齐划一。至于焯水,油煸之类的工作,这人更是得心应手,根本不用马瑞提醒,焯完水的笋片立刻放入冰水,急冷急热可保证笋片的青涩味去除又不失脆嫩口感,油煸的菜茎也恰到好处,正是断生又不致变色的精准节点。

    连这样厉害的厨子都甘愿给自己打下手,让马瑞不禁有些飘飘然,乃至有一种在启源大陆开饭店的冲动,或许生意火爆成为富甲一方的大财主,也有机会接触到上层社会。

    不过这种志得意满没有维持太久,就在马瑞准备尝试一顿麻辣香锅的时候,眼角忽然闪过一道银光。

    还在做白日美梦的马瑞只感觉背后脖领一紧,脚掌忽然离地,整个人腾空而起,然后在“嘭”一声撞击之后,再睁开眼已置身一片漫白的屋外。

    此刻马瑞还一手拎着平底锅,一手攥着炒勺。

    “快走!”银发少女话虽这么说,但其实在走的只是少女本人,马瑞双腿根本没有动弹,被拎着像行李箱似的在雪地里拖出一道雪痕。

    也难怪马瑞满头雾水,前一刻还在温暖的厨房,仅仅转眼的工夫,怎么就到了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

    眼看着周围树木飞速倒退,马瑞这才缓过神,拼命扭动身体想要停下,嘴里嚷嚷着:“慢点慢点!怎么啦?干什么去啊这是?”

    银发少女只顾埋头狂奔跳跃,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把马瑞晃得头晕目眩,腹内翻江倒海,更关键的是,这么时紧时松的拉扯,衣服纽扣崩掉了好几颗,马瑞感觉身上的衣物随时会舍弃自己而去。

    “柳隐妹妹这是去哪啊?不辞而别可太不礼貌了!”一道清亮的声音从后而来,而且因为发声之人也在急速奔驰跳跃,所以听起来像是立体声,从各个角落追来。

    马瑞一眼就看到了追逐者,火红色的衣物在一片银装素裹中异常显眼,而且来者速度奇快,说话的工夫已经从视线中一个红点慢慢扩大,能模糊看到高挑的身形。

    簌簌——

    比起追逐者,两道堪比子弹的粉色灵气更令马瑞惊恐,根本没看清模样,只见到粉色弹道,接着就命中了马瑞大腿之间的雪地,以及脑袋旁边不远处的树干。

    激起的雪沫和木渣没造成什么伤害,但吓得马瑞全身毛孔紧缩,寒毛竖立,若不是一路没喝什么水,估计膀胱都控制不住了。

    洛樱的黑色长裙也出现在了冬季干枯的枝桠之间,瞅准机会,一翻手,又是两道粉色灵气光柱袭来。

    簌簌——叮!

    一道贴着马瑞的鬓发而过,一道被柳隐反手弹开。

    “洛樱,我叉你大爷!”马瑞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他吗招招冲着自己的要害而来,不是上面的脑袋就是下面的脑袋,根本不给活路!

    回答马瑞的还是两条粉色弹道。

    不过这一次全部被柳隐弹开,而马瑞也终于获得了自由,因为银发少女停下了脚步,反身拦在了马瑞身前。

    “你先走,我拦住她们。”柳隐言简意赅,话音未落,六尺长刀已经握在双手。

    马瑞还不知道大厅里发生了什么,导致双方忽然敌对,不过马瑞倒是能理解这些女人,毕竟翻脸本来就堪比翻书容易。

    “有话好好说,女孩子家别动不动打打杀杀……”马瑞尝试着劝说双方,而且他不觉得自己能跑得过这些女人。

    “对呀,柳隐妹妹何必走这么急,留下来咱们好好谈谈。”夏瑰扭着胯走到一个安全距离,摊开手表示毫无威胁的友善。

    马瑞心里微微一沉。

    这红衣女子速度更快,这么一路追来依旧能保持气息平稳如常,而马瑞可以清晰地听到柳隐的喘息急促。

    这一细节就能说明双方的境界差距,而且对方看似友好地未露兵刃,其实更是一种自信,就好象之前洛樱秒杀对手,连武器都不用出现。

    “妹妹放心,我们花涧派绝不会失了待客礼节。”洛樱片刻后也到场,从外围慢慢踱步到了另一侧,隐隐和红衣女子形成夹角,封堵了柳隐的逃跑方向。

    “快走啊!”柳隐对于花涧派的话语恍若未闻,反而侧脸瞟了一眼身后,几乎咬牙切齿喝道:“你滚啊!”

    从听到爆炸性消息的那一刻,柳隐便知道坏了!

    不管无量山顶的结局如何,双方冲突在所难免,而自己身处敌营,无疑如入虎口,当即便决定赶紧逃离。

    门派之间根深蒂固的矛盾绝不由私人关系能够改善,门派提供给弟子修炼资源和社会地位,作为回报,与门派同仇敌忾就理所当然。一旦门派出现敌人,那么就是每一个门派成员的敌人,必须一致向外,哪怕是亲骨肉也必须刀剑相向,否则就成了门派叛徒,面对最严苛残酷的惩罚。

    之前三方联盟的时候,三大门派坐下来可以言辞统称为“我们”,而一旦联盟破裂,“他们”就是“他们”,“我们”还是“我们”,一切都会变化,不因个人意志而改变。

    柳隐意识到了这一点,逃跑是唯一的出路。

    但因为事态还未完全恶化,至少还不知道山顶之上伤亡如何,所以柳隐知道自己还算安全。

    毕竟这些花涧派弟子身处无量山中,同样面临被围剿的危险,此刻没必要取柳隐性命,或许扣押作为人质的效果更佳。

    当然,谁也不愿甘当人质,柳隐本想一走了之,但转念之间又想到了留在后厨的马瑞,心善的少女还是决定冒一次险。

    是她想吃东西,才致使马瑞身陷危险,心中的愧疚使得柳隐做出了毫无把握的举动。一个人尚有生机,带着一个比自己还重的男人,根本是自掘坟墓。

    事到如今,少女知道自己注定被俘,只想争取更多的时间,让马瑞有机会逃出生天。因为他若留下,根本没有生机,以他的身份地位,连人质都够不上。

    马瑞根本不算无量山弟子,还得罪了心狠手辣的洛樱,即便当场被杀,也不会掀起任何波澜。

    谁会在乎一个区区帮工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