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江彦丞连五脏六腑都是黑的
作者:湛王妃   宠妻撩人:老公持证上岗最新章节     
    仁信医院前确实聚集了不少患者家属,谭菲出去的时候被医院的安保人员给阻止了,将她带到了一边:“陆医生没有陪着您吗?现在正门有点危险,我们送您从后门走吧?”

    仁信医院的安保人员有谁不认识谭菲呢?一看到她,自然要上来保护着。

    “哦,不用了,我自己走。”谭菲的神色却还有点恍惚,从陆翊的办公室下来,她就一直有点魂不守舍,觉得所有人都如此碍眼,外面的吵吵闹闹碍眼,里面的安保多管闲事碍眼。

    最无耻的莫过于陆翊,她算计了那么久,没想到居然栽在了陆翊手里,看看吧,这个世界,多的是骗子和虚伪的垃圾

    “那好,您小心点儿。有什么事儿叫我们。”安保最终还是顺从她的心意,寒暄了一下就离开了。

    谭菲脸上挤出来的笑意终于一点一点落幕,她推动着轮椅,独自一人往后门去,手却不自觉抓紧了小腹,心里的恨越聚越多,几乎要逼出她的泪来

    宝宝,没有人爱你,也没有人爱我,你没有爸爸,他们都是骗子,骗子都不应该有好下场。这个世界上,只有舅舅最爱你了,只有舅舅和妈妈才是真的爱你……

    不知怎么的,谭菲脑子里忽然响起江彦丞的那几句话:“六姐,我知道你关心谭璇,时刻都在盯着她。很遗憾,我也是,并且,我打算一生都盯着她。人生没有迈不过的坎,谭璇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去跨越,六姐也不过比谭璇大两岁,女孩子的把戏就别再玩儿了。”

    女孩子的把戏就别再玩儿了。

    人生没有迈不过的坎……

    谭菲苦笑了一声,环顾四周,都是行色匆匆的白色身影,空气里满是消毒药水的味道,为什么没有人像爱谭璇那样爱着她呢?

    谭璇炫耀陆翊的时候,真刺耳啊,好像陆翊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他们的爱情一帆风顺,毕业就要结婚,安安稳稳,共度一生,像个完美的童话故事。

    既然是童话故事,总得有点阴暗面,恶毒的皇后、躲在暗处使坏的姐姐,她们也有她们的使命,不允许他们顺利结为伴侣,不允许他们安安稳稳共度一生!

    坐在轮椅上的谭菲,作为谭璇的姐姐,就该扮演那个恶毒的角色,让童话故事变成黑色。谁赢了,谁就能写童话的结尾,到时候,她会一笔一划地写上王子最后抛弃了公主,和缺了双腿的女巫永远生活在一起。公主跪在地上,日以继夜以泪洗面,想起她欠了女巫一双完美无瑕的腿,她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

    故事本该这样结束了,到女巫和王子的婚礼就该结束了!

    可是公主偏偏死不认错!她带回了另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像是披荆斩棘的骑士,为公主开道,带着公主迈过每一道坎,甚至,他连她这个女巫的把戏也看穿……

    公主又爱上了这个骑士。

    骑士好像也很爱公主。

    眼看着,他们又要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岁月静好,热热闹闹。

    为什么所有人都爱公主?

    为什么公主的爱情那样容易转移,她不是一直都觉得那个王子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吗?

    为什么呢?

    就因为……公主美丽可爱,有健全的身体、完美的一双腿?

    公主的人生,可真是顺顺利利啊。

    “宝宝,妈妈不允许他们快乐,妈妈得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那件事,明明不是妈妈的错啊……”谭菲喃喃自语,“明天……一切都会结束,我们都会放下……”

    “菲姐,你怎么在这儿?”

    谭菲正沉浸在个人的情绪里不可自拔,忽然头顶上方响起一道熟悉的女声。

    谭菲抬起头,看向站立着的朱梦琪,眼神里有一丝冷意没来得及抹去。

    “菲……菲姐。”朱朱捕捉到了谭菲的眼神,她的心里跳了一下,没来由地一阵战栗。

    然而,再看时,谭菲却已经露出笑容,还是和从前一样温温柔柔地说:“怎么了?我正打算走呢。小七他们是不是已经出院了?”

    “哦,对……”朱朱的语气不太自然,背叛者总是心虚,“他们走得早,没赶上外面那拨人。菲姐要是现在走的话,我送你去后门吧。”

    朱朱说着,就要上来推谭菲的轮椅。

    谭菲也不拒绝,朱朱帮忙推轮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她每一次来仁信医院,朱朱和李明喻要是在,都会上前来帮忙,谁让他们是垃圾呢。

    谭菲默不作声,朱朱却有事不得不问,帮忙推轮椅也不过是为了更方便说话。

    走了没多远,朱朱犹豫了一下,低声道:“菲姐,外面那些闹事儿的,好像是因为药品的事情,会不会是李明喻那边……”

    李明喻的事情虽然谭菲打过了包票,说正在进行调解,想办法帮李明喻保释,但外面已经闹了起来,针对仁信医院,那李明喻还能保得住?她心里越来越没底了。

    谭菲一听,笑了一声:“朱朱,你就会瞎想,又想不到点子上。媒体最会把事情闹大,胡写一通,导致一堆人冲上来当活靶子。你在医院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医闹应该也见过吧?有时候不一定是医院理亏,是患者家属想趁机敲诈勒索,也许他们家的患者根本就没用那批药,也敢来闹事儿。这种把戏,我从小见多了。”

    谭菲说话的口吻太镇定了,朱朱却还是不放心:“也……也是。”

    “唉,让我怎么说你呢?你到现在也没接到相关的文书通知吧?”谭菲问道。

    “就前几天那份刑事拘留通知书,已经够我心惊胆战的了,真不希望再有任何坏消息过来。”朱朱道。

    刑事拘留一般情况下会在二十四小时内以书面通知的形式告知家属,李明喻出事儿,就是在朱朱接到那份拘留通知书后才知道的。当时那种天塌下来的心情,堪比地狱,她第一时间就向谭菲求助了。

    “刑事拘留而已,他们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到现在还没提起公诉,你怕什么?我已经说了会帮你,你就不能耐心等一等吗?明天就是我爷爷的大寿,我们先把明天过了再说,好吗?”谭菲似乎是在和她商量。

    朱朱别无他法,她已经到了这个境地,不答应又能怎么样呢?

    朱朱的手攥紧了谭菲的轮椅,请求道:“菲姐,我只想拜托你让李明喻安全地回来,就算他明天不能陪我产检,我也希望他下个月可以赶回来结婚。我和他结婚的日子已经定下了,所有的亲朋好友都通知了,连酒席都预备好了。现在我家里还不知道他出事儿了,我真的没有退路,只能求菲姐一个人了……毕竟,我和李明喻也算是帮过菲姐的忙。”

    原本谭菲听着朱朱的哀求,还没有什么反应,这些说辞她早已习惯了,但是朱朱的最后一句话却让谭菲皱了眉,她的唇角不自觉弯起,扭头冲朱朱道:“朱医生,你也说了,咱们是那么长久的交情,你怎么还不相信我呢?你看,我爷爷生日派对的邀请函我都给你送来了,也就是没拿你当外人看啊。说句不好听的,我还担心你有什么不满意,一时冲动去我爷爷的生日宴上找我呢,到时候我的脸往哪儿搁?”

    “我不会……”朱朱语塞。

    “我就是开个玩笑,举个例子给你看,你是我重要的朋友,我才会信任你,邀请你出席生日派对,对吗?”谭菲笑得越发好看了,她的眼神也是那样温柔,任何走过路过的人都不会觉得她们是在争执,更不会以为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有什么恶意。

    “对,我相信菲姐。”朱朱不由自主地点了头,心里还是乱糟糟。

    “行了,你安心吧,别瞎想。刚刚听你说明天产检,需要我来陪你吗?”谭菲关切地问道。

    “不,不用了!”朱朱忙摇头,“我就在仁信医院产检,有同事帮忙,没关系的。”

    “那就好。”谭菲笑。

    “我已经跟主任请好明天的假了,产检结束,应该还来得及去派对现场,到时候再跟菲姐联系。”朱朱解释道。

    “行,那我等你。要是我到时候不在也没关系,你可以自己进去,反正小七他们也都在,你不用太见外。”谭菲交代着,“那我先走了,朱医生,你多保重身体。”

    谭菲礼貌地示意了一下,也不需要朱朱再跟着,她自行离开。

    朱朱站在原地目送着轮椅上的那道背影,总觉得心里的不安越放越大,她的手抚上白大褂下遮掩的小腹……

    ……

    江彦丞接了谭璇出院,没直接回家,而是开车去了锦城机场。

    “反正回家也是躺着,医生都说我没事了啊,江十一你还冷着脸干什么?”谭璇坐在副驾驶,一直在看她老公的脸色。

    江彦丞的唇角抿着,时不时从后视镜注意后面的车辆,他和江太太现在都在特殊时期,连出行也不得不让人跟着,就怕出什么意外。

    此刻听谭璇说话,他偏头看了她一眼,无奈地摇头:“说了也不听,老公的确不高兴。”

    他的声音也没什么起伏,仿佛有点累。

    “我真的没事了,而且又不做什么,不就是去机场接人吗?我戴了帽子、口罩,穿着风衣,全副武装,放心吧。”谭璇说着,把帽子往头上又压了压。

    “你再碰你的头试试。”江彦丞的声音一冷:“皮痒了?”

    谭璇一缩脖子,缩脖子也疼,她往车门上靠了靠,好不容易一口气缓过来,她嬉皮笑脸道:“不碰了。不敢了……我怕外婆看见要担心嘛。”

    江彦丞叹气:“就是不怕老公担心。”

    “好了,好了,打住,等会儿见了外婆还有表哥,什么都不要说,当没事发生过!”谭璇请求道。

    一个小时后,先接到的不是外婆一行三人,而是被人工托运的路遥小朋友。

    小短腿牵着一个年轻女人的手走出来,一看到江彦丞夫妇,马上飞奔过来,怀里抱着的小兔子耳朵一甩一甩:“江叔叔!小姨!我来了!”

    说着,把牵着的那个年轻女人介绍给他们:“这次是妈妈的同事萧阿姨带我来的!我每次来锦城都有阿姨和叔叔带我!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谭璇:“……”

    谭悉这货教育方式太牛了,只要顺路能捎,一定不会让家里送,养成了路遥现在一个人都敢坐飞机的习惯。

    江彦丞跟那位萧警官道了谢,又寒暄了两句,萧警官就先走了。

    “路遥,你爸爸妈妈没空来,不是说好爷爷奶奶要来吗?”谭璇问道。

    路遥在江彦丞怀里靠着,回答道:“爷爷奶奶明天来嘛,我今天来,先去江叔叔家住一晚,我要看小猫咪啊。”

    说着,也不理谭璇了,直接拽着江彦丞的袖子:“江叔叔,太姥爷的生日,你猜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江彦丞一把抱起她:“回去偷偷给江叔叔看……”

    “好,不给小姨看。”路遥把嘴捂住,但是小孩子的手捂不住,话从指缝间已经漏了出去。

    谭璇已经对路遥跟江彦丞之间的暗戳戳免疫了,她这个亲小姨跟隐形的似的。

    江彦丞怀里抱着小朋友,一只手却朝谭璇伸出去:“我们也不能放弃小姨宝宝,不可以孤立她。”

    路遥哼道:“算了,反正小姨宝宝是你的老婆,我比不过她。”

    才说完这句,路遥环顾四周:“江叔叔,我们去哪里啊?为什么还不走?我有点饿了。”

    江彦丞耐心地解释:“再等一会儿,我们还要接一个小姐姐,遥遥可以跟小姐姐一起玩儿。”

    “真的啊?太好了!”路遥马上就不闹了,“我一直让妈妈给我生一个姐姐,但是妈妈说她生不出来。妈妈真是太让人失望了。唉。”

    听着路遥小大人的叹息,江彦丞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谭璇在一旁看着,江彦丞对待孩子的耐心真不是假的,从眼神里迸发出来的父爱,连小孩子都能感觉得到。

    “累吗?外婆的航班还有几十分钟,我们先去那边带遥遥吃点东西,宝宝你也休息一下。”江彦丞揽着谭璇的腰,去了休息处。他怕她久站吃不消。

    路遥吃东西吃得津津有味,谭璇往江彦丞怀里一靠,人声鼎沸的机场里,她忽然莫名其妙地笑起来。

    “笑什么?”她的呼吸都在他的脖颈间,一笑他就发觉,江彦丞扭过头来,轻声笑问道。

    “不知道。”谭璇摇了摇头,仰头隔着口罩亲吻他的脸:“总感觉好像已经跟你结婚好多年了,一点火花都没了,只剩平平淡淡。”

    江彦丞微微蹙眉:“意思是老公太平凡无趣,宝宝又没有新鲜感了?嗯?”

    谭璇存心逗他:“对啊,你已经融入了我所有的生活,见过了我所有的亲戚朋友,每一天都要被我的家人、你的家人的琐事所累,要照顾孩子,要做家务,要挣钱养家,这不就是无趣的婚姻生活吗?我和你加在一起,真是平庸啊。”

    她本是有感而发,却没想到江彦丞听完了半天没出声。

    谭璇笑:“被我的哲学思想征服了吧?无话可说了吧?”

    江彦丞忽然轻轻扳过她的下巴,直视着她的眼神,道:“宝宝,老公没有念过大学,是个粗人,也不懂哲学,一直活得很平庸,很没有意思,不是像你们那样的学院派……”

    “江叔叔,你是粗人?粗人是什么啊?我只听说过犯人、嫌疑人,还有目击证人!”不等江彦丞的话说完,路遥忽然凑过来,认真地问道。

    谭璇“扑哧”一声笑了:“你自己解释吧,说话文绉绉的,还粗人,江彦丞你要逗死我。”

    “江叔叔,告诉我嘛……”路遥在不停地追问。

    江彦丞发现,江太太已经扭开头,似乎根本没把他的话当真,明明他刚才说那番话时的态度严谨又认真。

    机场里人来人往,各种肤色、各种长相的人都有,江彦丞久违地发现自己心生胆怯,他在这人潮中、在江太太眼中如此平庸,他的所有条件于她而言也不过如此

    财富,她从不稀罕。

    地位,她从小就已经得到。

    长相和身材,她想要更好的也会有。

    而那些周到的、刻意去亲近她所有亲人朋友的礼仪和教养,更是太容易被取代的东西,并不为他一人所有。

    假如以上种种都不足为奇,那么,他除了满身伤痕和见不得光的灰色过去,还剩什么?

    “江彦丞,外婆他们来了!”

    忽然一声叫唤,江太太从他怀里跳了起来,江彦丞的胳膊下意识地一收,却搂了个空,江太太已经……不在他怀里了。

    只要她想,她随时能轻而易举离开他的怀抱。

    他们之间从来如此不公平。

    “她一直纯洁且自爱,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过什么,请你……”陆翊的话像是魔咒般在江彦丞的脑子里转。

    看吧,就连对她的爱,他也不是独一份的深沉,有人像他一样爱着谭璇,为此,那人甚至还身陷重重危机,那份爱,对谭璇来说已经比她学生时期沉重得多。

    他似乎没有任何可以留住她的东西,除了这一份因契约草率而成的婚姻。

    “江叔叔,你怎么了?”小路遥拽了拽他的衣袖,歪着头问道,显然是被他的脸色吓到了。

    江彦丞回神,挤出一丝笑意,他知道他此刻的笑肯定万分难看,目光却盯着路遥可爱的脸要是有个孩子也好。

    走投无路的时候,那些高尚的隐忍通通都应该见鬼去,假如他和谭璇有一个孩子,也许他手里能多一点筹码……

    阴暗的江彦丞何止平庸,他连五脏六腑都是黑的,无法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