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6章 不情之请
作者:冷青衫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最新章节     
    深夜,万籁俱静。

    南烟侧卧在床上,肚子大得已经像扣了一口锅在身上,起卧都非常的不方便,经常睡不了一会儿就要翻身,也累得她要命。

    加上天气热,翻来覆去睡不着也是常事,冉小玉还特地为她准备了一个冰盘,只怕她凉着,放在稍远的地方。

    但今晚,她一只手枕在头下,却是半天都一动不动。

    她一直在想着听福说的事。

    祝烽,难道将复制金缕玉衣的事情交给了鹤衣?

    这,不对劲啊。

    鹤衣作为内阁首辅,哪怕不是内阁首辅,以他的能力,处置国家大事,看清朝廷面临的困局,甚至,看清整个炎国前进的方向,这种人,应该是去做大事的。

    可祝烽却让他去督管复制金缕玉衣……?

    这样的小事,随便交给谁,哪怕交给玉公公,交给小顺子都好,为什么要交给鹤衣?

    这,不明摆着是杀鸡用牛刀吗?

    但她心里很清楚,祝烽从来都不是这么糊涂的人,他会这么做,只有一个可能。

    他,不再像过去那么信任鹤衣了。

    难道,是因为——

    南烟的心忽的一跳,想起了自己在离开京城的时候,鹤衣给自己的那只药瓶,和药瓶里的三颗解毒丹。

    那个时候,明明什么都还不知道,可这三颗解毒丹,偏偏就是能解雁过无痕的毒性的解药,这——也的确说不清楚。

    真的是那么巧?

    还是,鹤衣早就知道了什么?

    可是,叶诤中毒,是在千里之外的西北沙州卫,而且用的毒,是只有下毒的人才会知道的,他又为什么会提前知道?

    这件事,虽然一直以来南烟没有再提过,但她的心里,始终都存在着一点疑惑。

    而祝烽……他的心里,只怕想得更多。

    只是,南烟有些不敢想象。

    鹤衣,他是在祝烽还做燕王的时候就跟随在祝烽身边的,靖难之役,也是他一直坚定的追随在祝烽身边,甚至陪着他攻入金陵皇城。

    他分明是祝烽最坚强的一个后盾。

    如果鹤衣……

    如果连鹤衣都不能相信,那在朝中,在这宫中,还能相信谁?

    南烟一只手用力的揪着枕头的一角,只觉得自己的心也快要被揪成一团了。

    而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她的呼吸一促,就听见冉小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皇上?奴婢拜见皇上。”

    “免礼吧。”

    “皇上……是来看娘娘的?”

    “她睡了?”

    “是的,娘娘已经睡下了。”

    “哦……”

    “奴婢要去将娘娘叫醒吗?”

    “不必,让她睡吧,朕——朕就过来看看她。你们都轻一些,不要吵醒她。”

    “是。”

    随即,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个很轻的脚步声走到了床边。

    不过就在祝烽要弯下腰去看南烟的时候,却见南烟慢慢的转过头来,一双明亮的眼睛在微弱的烛光下熠熠生辉。

    祝烽立刻皱起了眉头:“怎么还没睡?”

    南烟道:“睡不着。”

    “胡闹!”

    虽然口中是斥责,但祝烽还是坐到了床边,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如今她大腹便便,也不像以前那么灵便,躺在祝烽怀里的动作都显得笨拙了许多。

    祝烽道:“你不是明天要去看心平吗?这么晚了还不睡,明天要红着眼睛去看女儿?让她也跟你学坏,该睡的时候不睡?”

    南烟笑了起来:“哪有那么严重?”

    “……”

    “妾只是睡不着,又不是自己不肯睡。”

    “为什么睡不着?”

    “呃——”

    “还是不是因为你胡思乱想?”

    南烟的心微微一动,抬起头来看向他,轻声说道:“那皇上知道,妾在胡思乱想什么?”

    “……”

    祝烽沉默了一下。

    才低头看向南烟,沉声道:“不管什么,都是你不该去想的。”

    “……”

    “朕还要说多少次,你如今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修养,给朕生下一个健康的皇子,前朝后宫再多烦心事,也是朕和皇后的事。”

    “那,皇上不是还给了妾协理六宫的权力吗?”

    “你还说,你再这样,朕就撤了你的权力。”

    “不要!”

    南烟眨着大眼睛,说道:“最近宫中要新进一批选侍,一进来就听说妾被撤了协理六宫之权,那妾的面子往哪里摆?”

    “你倒好,还顾上自己的面子了?”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嘛。”

    祝烽冷冷的瞥着她:“歪理。”

    虽然这么说,倒也没有再说要撤她协理六宫之权。

    这个时候毕竟是盛夏,就算是晚上,也是热气蒸腾,祝烽这样将她抱在怀里,不一会儿南烟就已经满头大汗,祝烽低头看着她,轻轻的将她放回到床上,又顺手拿了一把扇子过来。

    轻轻的给她扇风:“行了,舒服一点就赶紧睡。”

    “……”

    “别一天到晚老胡思乱想的。”

    南烟虽然睡回到床上,却还是侧卧着向着他那一边,轻声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妾怎么可能还能睡得着呢?”

    祝烽眉头一皱:“你还在想魏王的事?”

    南烟抬头望着他,轻声道:“皇上还没去见魏王吗?”

    “没有。”

    “为什么不呢?”

    “……”

    “妾知道,皇上要先弄清事情的缘由,可好不容易回来了,皇上还是先去看看魏王吧?他如今,也一定很害怕,很担心。”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这件事你不要管。”

    “……”

    “他该见朕的时候,自然会见到朕。”

    南烟眨了眨眼睛看着他。

    似乎对这件事,祝烽早有安排,她便也不好再多说。

    只问道:“那,期青呢?”

    “……”

    “关于她,皇上打算如何处置?”

    “处置谈不上。”

    祝烽又伸手将她脸上沾了一点汗的发丝捋到一边去,道:“明天,你舅父就要来见朕。先看看他怎么说吧。”

    南烟点了点头:“也好。”

    “……”

    “不过皇上,妾有个不情之请。”

    “不情之请?你要干什么?”

    “妾,想见一个人。”

    祝烽低头看着她:“怎么,你想见你舅父?还是想见那个——顾期青?”

    南烟摇头:“都不是。”

    “那你要见谁?”

    “妾想见——许家小姐。”

    “……潇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