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慢慢摘下小青梅5
作者:西青先生   暖宠无限之娇妻入怀来最新章节     
    傅心瑜做了一个梦。

    梦里,还是在今天去玩的那个山庄,还是在那棵大榕树的后面。

    她和时光看到有人在另一棵树下亲吻,然后,不知怎么的,下一个场景,就变成了时光和她在亲吻的画面。

    就像那一对情侣一样,时光也把自己压在大榕树的树干上亲吻。

    他还声音温柔地叫自己。

    小鱼儿,小鱼儿,每一声,都那么清晰。

    清晰得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直到醒来之后,梦里那种清晰的触感,依旧那么清晰。

    傅心瑜醒来之后,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瓣,忍不住去想梦里的场景。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自己和时光……

    这么想着,她嗷呜一声趴在枕头上,再坐起来的时候,脸又红又烫。

    她有趴会床上,将脸埋在枕头里,脑袋转来转去,这是惯常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动作。

    后来,她忍不住笑开了,在床上滚了一圈之后才下楼吃早餐。

    叶凉夕看她吃早餐的时候,唇角都是笑着的,忍不住笑,“今天心情这么好?”

    傅心瑜的笑意还是止不住的,“是呀,是呀。”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叶凉夕随口问。

    傅心瑜笑得神秘,“秘密!”

    叶凉夕感叹一声,“哎,女儿长大了,有不能跟妈妈分享的小秘密啦。”

    “哎呀,妈妈~”傅心瑜开始撒娇。

    叶凉夕也不过是随便说说,见女儿开始撒娇了,赶紧道,“坐好,坐好,快点吃早餐。”

    “嗯!”傅心瑜应下来,想起了什么,她道,“我等下去找思思玩。”

    叶凉夕扬眉,“跟北庭不闹别扭了?”

    “啊?”傅心瑜吃惊,妈妈怎么会知道啊。

    见女儿吃惊的表情,叶凉夕笑,“前段时间,北庭来接思思回家,你都不出来,要平常,恐怕比思思出来还快呢。”

    傅心瑜心虚地笑。

    叶凉夕不再提这件事,小孩子家家的矛盾,她一向不理会,傅心瑜吃过早餐之后,收拾了一下,然后就去冷家了。

    不过,今天冷千思似乎要跟时浅和冷欢出门,见到傅心瑜来了,远远就打招呼,“心心,你来了,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逛街?”

    傅心瑜疑惑,“时阿姨,思思,你们要去逛街么?”

    时浅笑,“是啊,要去给思思买些东西,心心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也好给思思做个参考。”

    傅心瑜有些为难,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练习本。

    时浅会议,笑道,“是不是还要写作业?”

    傅心瑜点头,昨天出去玩了一天,她的作业还没有写呢。

    时浅笑道,“那要先完成作业,北庭在自己的房间,你去找他吧,时阿姨先出去了,下午再回来,中午让阿姨给你们做饭,知道了么?”

    傅心瑜应下,“知道了。”又跟冷千思道别,“思思拜拜。”

    冷千思虽然遗憾,但还是不打扰傅心瑜这个初中生学习。

    时浅让傅心瑜进屋之后,跟冷欢带着冷千思出门。

    傅心瑜直接抱着练习本轻车熟路地去了冷北庭的房间,这个时候,他已经坐在桌前写练习了,只有冷北骞被时浅叫起来之后,美其名曰回去写练习,实则应该是在呼呼大睡。

    见到傅心瑜过来,冷北庭笑了笑,“来了?”

    傅心瑜点头,见到冷北庭的时候,忽然想起今天早上做的那个梦,视线下意识看向冷北庭的嘴唇,脸颊变得发烫。

    冷北庭觉察到她不太自然的神色,以为她还在为昨天的事情感到难为情,无声笑开,把书桌旁边的另一张椅子拉开,“坐这里。”

    傅心瑜收回视线,哦了一声,走过去坐下。

    练习本被放在书桌上,冷北庭问她,“吃过早餐了么?”

    傅心瑜点头,“吃过了。”末了,她又问一句,“时光,你吃了么?”

    冷北庭点头。

    两人相视一笑,无声而又熟悉的默契。

    傅心瑜翻开了自己的练习本,跟冷北庭一起写作业。

    两人都是很认真的主,决定写作业之后,就低下头专心致志地写作业。

    一人占据了书桌的一半,一时之间,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稿纸和练习本翻动的声音,以及笔尖划在纸上发出的沙沙沙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冷北骞起床出门的声音传进来一点,却并没有打扰到房间里正在认真写作业的两人,半开的窗户,一阵微风吹进来,吹得纱帘飘动,女孩的细发,轻轻刷过男孩露出来的手肘上。

    冷北庭写作业的手一顿,手肘轻微的痒意让他微微侧了头,便见坐在旁边的女孩正在认真地演算一道数学题,少女略带婴儿肥的脸上,是青涩是稚嫩,但因为写满了认真和专注,所以又多了几分让人无法不信服的成熟。

    傅心瑜将最后一道题的答案写到练习本上,轻呼了一口气,笑眯眯地转头,却见冷北庭好像已经看了自己好久了。

    她眨了眨眼,“时光,你写好作业了啊?”

    冷北庭点了点头,“快写完了,还有一点点而已。”

    傅心瑜脸上带着得意,“我写完了哦,比你还快。”说着便凑过去,想要看冷北庭的作业完成得如何了,发现他练习本的那一页,还有最后一道题没有写。

    傅心瑜督促他,“还有最后一道题了,你快点啊。”

    冷北庭失笑,“好。”

    他继续低头写作业,傅心瑜完成了自己的作业之后就趴在旁边看他写作业。

    视线不由自主地移到他的唇瓣上,又忍不住想到某些东西,脸颊开始变得发烫。

    只有喜欢一个人,才会跟对方亲吻。

    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她不喜欢别人给时光写情书,也不希望时光喜欢别人,只想让她对自己好,这种感觉,朦胧而陌生,却又好像不完全是陌生了。

    十二岁的少女,打开了青春的一条裂缝,从此,彩云日照,全部都照耀了进来,少女的萌动的青春,终于吐出一颗小小的嫩芽,意识到,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时光,他们之间,其实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也终于明白小时候困扰了许久的问题,现在她明白了,其实,时光错了,她喜欢时光,跟爸爸喜欢妈妈,是一样。

    傅心瑜以前做过好多梦,每次醒来之后,都会忘光了,但是,她到现在都没有忘记早上做的那个梦,她还记得,梦里面,时光的嘴唇,软软的,再看他现在,抿唇写作业的样子,唇角有些冷毅,看起来,并不是那么软。

    傅心瑜觉得有些手痒,想要碰一碰,看是不是真的那么软。

    被小姑娘这么看着,冷北庭能静心写作业才怪。

    平时花费十分钟的时间就能完成的题目,在他的不专心致志之下,算错了好几个答案,足足花了快二十分钟才把最后的答案写上去。

    还不等他转回头教训一下这个“打扰”自己的小坏蛋,傅心瑜低低的声音就传过来,“时光。”

    带着点软糯的,每次,她想要对自己提什么不太好意思的要求的时候,语气都会变成这样。

    但冷北庭每次都会答应,不管她提出的是什么要求。

    “嗯?”他疑惑,这次小姑娘又想提什么要求?

    下一刻,就听到傅心瑜继续说,“时光,你闭一下眼睛好不好?”

    “怎么了?”冷北庭虽是疑惑,但还是如她所愿地闭上了眼睛,还半转了身子面对傅心瑜。

    等不到答案,因为,下一刻,一个清晰的触感,碰上了自己的唇瓣。

    带着一点点凉意。

    以及,熟悉的味道。

    是傅心瑜的手指。

    轻轻的触碰,轻轻地压着他的下嘴唇,然后,移到上嘴唇。

    她好像在试探着什么。

    随着傅心瑜的触碰,冷北庭只觉得,心尖像是被一片羽毛轻轻挠了一下,痒痒的,带着不可言说的悸动。

    某些感觉和情绪,几乎喷薄而出。

    但是,不可以。

    他的小姑娘,还那么小,正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儿。

    冷北庭眼眸微动,睁开了眼睛。

    傅心瑜把手缩回来,并不知道,自己的脸颊升了一抹红晕。

    冷北庭将所有翻动的情绪都埋藏在眼底,剩下的只有一如既往的温柔,“怎么了?”

    明明只是两个人的房间,没有别的人,却还是有一种担心别人会听到的感觉,傅心瑜抿了抿唇,声音低低的,像是经过小心翼翼的试探之后,得到的某个答案,“是软的。”

    冷北庭眸光微动,一时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对自己的唇瓣感兴趣了。

    但是,他陪着长大的人,他了解小姑娘,一定是因为什么东西,引起了她的好奇,才会有这样的试探。

    傅心瑜觉得心跳得有些厉害,在冷北庭的注视下,脸热热地开口,“时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小姑娘毫不懂得掩饰的神色,是羞涩,是试探,也是一点执拗的坚定。冷北庭眸色微暗,想起今天她的动作,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虽然心里带着欣喜,但是,他不能。

    神色变得略微严肃了一些,在傅心瑜开口问出下一句话之前,他开口叫住傅心瑜,“小鱼儿。”

    傅心瑜因他突然变得严肃的神色,神色有点僵硬。

    冷北庭一直注意她,自然能感觉到她的变化。

    可是,他的声音很温柔,带着安抚的力量,很快就把傅心瑜的那点僵硬给软化了,“小鱼儿,先不要问,也不要说,我们再等等好不好?”

    在傅心瑜一点一点变红脸色中,冷北庭的语气,带着始终如一温和,似乎还有点诱哄,“等你再长大一点,等你初中毕业了,我就跟你说一个秘密,好不好?”

    “现在不可以说么?”傅心瑜咬唇。

    “不可以。”冷北庭很坚定。

    “那,你的秘密,是不是跟我有关么啊?”傅心瑜想要确认,经他口中说出来的确认。

    她不无知,毕竟自己学习成绩那么好,不是什么都不懂,懂得时光对自己的好,只是更想知道,想听见。

    冷北庭点头。

    “那你只能跟我说,不可以跟其他人说。”傅心瑜看着冷北庭柔和的目光,压着心里渐渐漫开的愉悦,提要求。

    冷北庭应下来,眸光依旧温和,“嗯,只跟你说,也只跟你有关。”

    他的小姑娘啊,他会等她慢慢长大,再长大一点,那颗青春萌动的嫩芽,终于长成一株芳草的时候。

    ——

    冬去春来。

    两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这两年的时间,冷北庭进入了帝京大学,上大学之后,一边开始学习,也一边跟着冷欢处理公司的事情,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冷北骞,在高三那一年,也收起了以前的玩心,认真学习下来,竟然也跟冷北庭一样进入帝京大学学习了,也不知道是出于对游戏的喜爱还是什么的,冷北骞进入帝京大学之后,计算机学院从此便多了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

    上了大学之后,冷北庭的时间就越来越少,回家的时间也不多了,但是,跟傅心瑜之间的相处,似乎从来没有改变过。

    自从有了那个约定两年才能说的秘密,又或许也有因为长大了的原因。

    两人的相处,虽然还是跟以前一样,但是,却又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用冷北骞的话来说就是,一点也不想跟他们两个人呆在一起,否则会被粉红色的泡泡淹死。

    六月二十六日,中考结束。

    在其他人都还在学校上课的时候,傅心瑜已经打开了自己的暑假模式。

    但是,她现在更想知道的是,时光什么时候跟她说秘密。

    这个想法,从出考场的时候,就在想了。

    这个时候,她虽然放假了,但是,冷北庭还没有放假,还在学校,而且今天还不是周末,她在心里计划着,晚上就给时光打电话。

    不过,不用等到晚上,中午的时候,冷北庭就主动给她打电话了。

    少女的声音,都是带着欣喜的,“时光!”

    冷北庭低笑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放暑假了,这么开心。”

    “是呀是呀,时光,你什么时候放假啊?”

    “还有半个月。”

    “这么久啊。”傅心瑜声音带着一点不满。

    电话那边,冷北庭正在宿舍的阳台上打电话,闻言下意识摇头失笑,“暑假打算去哪里玩?”

    “好热,我不想出去。”

    顿了一下,傅心瑜问,“时光,你周末回家么?”

    周末有个临时的会议,走不开,冷北庭能感受到那边,小姑娘期待的语气。

    毕竟他们已经半个月没有见面了,这么一想,他说,“我周六有一个经济报告要做,晚上回去。”

    那边,傅心瑜沉默了一会儿,“时光,我想去看你作报告。”

    冷北庭一愣,半晌之后,他给了一个肯定的回应,“好~”

    周末前一天,傅心瑜跟叶凉夕说自己要去帝京大学玩。

    叶凉夕疑惑,“怎么突然要去帝京大学玩?”

    傅心瑜一边吃早餐,一边愉快地回应,“我要去看时光作报告,做亲友团,打气。”

    叶凉夕哭笑不得,“北庭哪里需要你去做亲友团?”

    “妈妈,想我这么可爱美腻的少女,给时光做亲友团是他的荣幸好不好?”

    “好好好。”叶凉夕笑着应下来。

    冷北庭的经济报告会议是周六早上十点才开始的。

    冷家和傅家距离帝京大学都不远,傅心瑜早早起床,吃过早餐之后,才九点钟就让小王送自己出门了。

    叶凉夕看着女儿风风火火出门的样子,心里不禁感叹女大不中留啊。

    才这么感叹一句,她蓦然想起女儿和冷北庭之间,从小到大的亲密,心里忽然升了一个想法,不论是冷北庭对傅心瑜的好,还是傅心瑜对冷北庭的依赖和信任,好像,都跟对其他家的小孩们不太一样。

    她心里不禁疑惑,女儿和北庭,该不会……

    且说另一边,傅心瑜熟门熟路地来了帝京大学之后,在微信上给冷北庭发了一个消息,而那边,冷北庭在会议开会之前,正在跟导师和前来的几个国内知名的经济学专家在谈话,一时没有注意到傅心瑜的信息。

    傅心瑜也不觉得如何,反正帝京大学她来了好多次,当然知道冷北庭会在哪里做报告,而且,学校里立了好多海报,都是关于冷北庭今天的经济学会议的信息。

    她远远就看到了学校的一群女生,围在他的海报下面合照。

    傅心瑜看着,瞥了瞥嘴,小声哼了一声。

    到了报告厅的时候,外面有迎宾的礼仪,傅心瑜直接走过去,却被门口的验票员拦下了,“你好,请出示你的入场票。”

    还有票的么?

    傅心瑜当然拿不出门票。

    冷北庭跟导师们的谈话结束了之后,拿出手机才看到傅心瑜的信息,他一边拨号,一边出门打算给她打个电话,问她到了哪里,能不能找到报告厅。

    虽然她来过帝京大学不少次,可每次都有种不放心她的感觉。

    结果临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傅心瑜跟门口的验票员在说话,他笑着挂断电话,正想走过去,傅心瑜已经第一时间看到他了,朝他扬手,声音带着明显的愉悦,“时光!”

    冷北庭走过去,自然而然牵过她的手,“来了他不打电话给我。”

    傅心瑜不满,“我给你发信息了,你没有回,而且,这里都是你的海报,不用你来接我。”

    冷北庭道歉,“刚才在跟导师说话,没有注意看手机,抱歉。”

    “没事啦没事啦。”傅心瑜很好说话,下一刻语气又可怜兮兮的,“可是我没有门票。”

    冷北庭失笑,“我带你进去。”

    然后,他就当着门口惊掉了下巴的验票学弟的面,带着心满意足的傅心瑜进入了报告厅。

    小学弟好久没有反应过来,接着,几乎立刻拿出手机,在群里发了一个消息:重大消息,经济学院高冷校草冷师兄小女朋友现身报告厅!

    ------题外话------

    推荐好友爱吃香瓜的女孩/文《星纪帝国之枭宠狂妻》

    芜城冷冷开口:“把衣服脱了……”

    宇小星极力解释:“我们能不能先聊聊?我不是自愿的,是有人把我绑来这里……”

    “我只知道你是我花一亿联邦币买来的小奴隶,做为奴隶,你应该乖乖听主人的话。”

    “一……亿?折成人民币一千块那种吗?”宇小星不敢置信。“我这么值钱?要不你再把我卖了,我们两五五分怎么样?”

    芜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