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二十二章
作者:小惠酱   [综漫快穿]那张脸很像我亡妻最新章节     
    本文晋江独家发表。防盗比例70%。请小天使们支持正版, 么么  “抱歉京子,让妳久等了。稍微发生了些事……”

    特意换上便服出门的沢田纲吉, 尽量不引人注目的走到那一桌。稍微做了些伪装的他,卸下属于彭格列首领的面具后,显得非常的平易近人。就像个没有任何危害性的好好先生。

    “嗯?这位是——”

    留意到女友身边出现了一个生面孔,沢田纲吉的第一反应是在内心评估对方的危险性。

    超直感并没有传来什么警示, 而且对方看着也不像是那种抱着其他意图故意过来接近京子的人, 加上女友也很喜欢对方的样子, 沢田纲吉暂时将对方划拉到“勉强可以信任, 但还需要多留意”的陌生人那一栏。

    当然, 他的警惕心并没有卸下。只不过, 打算再多观察一下,才下定论。

    其实,也不能怪沢田纲吉如此多虑。

    事实上,京子作为彭格列十代目的恋人、彭格列晴之守护者笹川了平唯一的妹妹,很容易被人打歪主意。哪怕沢田纲吉非常注重对京子信息的保护,两人正在交往的事情也没有到处宣扬、知道的人基本都是可以信任的对象, 但难保不会有人顺着蛛丝马迹,查到京子那里。

    京子不同于沢田纲吉的其他伙伴。

    她和小春虽然跟彭格列十代家族的成员走得很近,而且还跟家族高层在谈恋爱, 却不具备任何的武力值。而且也不混这个圈子。是他们中难得完全生活在表世界的普通人。

    所以,沢田纲吉和其他守护者都尽可能的不想要将她们牵扯进来。

    她们也非常懂事。虽然知道亲友毕业后都去了意大利, 但因为“未来战”的经历, 她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他们正在干一些危险的事情, 所以为了避免自己给大家添麻烦,无论是京子还是小春,一般都不会主动过来找他们。基本就长待在日本,不会随便出国走动,更不会主动踏足意大利这个敏感地带。平时,都是靠入江正一特别加密过的邮件和聊天软件,跟沢田纲吉他们保持联系的。

    虽然绝大多数有底蕴的黑手党,都不屑于朝其他组织成员的家人下手。但,黑手党中还是有那么一些喜欢用下三滥手段的“老鼠屎”存在的。

    沢田纲吉实在是不想拿妈妈、自己爱人和小春的安危做赌注。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毕竟长期待在意大利,哪怕为这些远在日本的女眷安排的防护措施再严密,总归也有顾及不到的时候。

    不知不觉,沢田纲吉跟笹川京子已经交往了有十年的时间了。

    虽然自他继承了彭格列这个重坦后,跟京子交流的时间就大大减少了。还被迫跟京子分居两地,时常聚少离多。但两人的感情却一直很稳定。

    异地恋维持了这么久还没分,可见两人的感情确实深厚到一定程度了。

    至少,沢田纲吉和笹川京子用他们的恋情证明了,只要心中有爱,时间与距离完全是能够跨过的障碍。

    正因为可以相聚的时间过于短暂。所以,再遇的每一分每一秒,他们都很珍惜。

    然而,身处两个圈子的他们,思维方式有着决定性的差异。

    至少,一直生活在阳光的表世界的笹川京子,现在就完全没有察觉到男友(对尤娜充满了防备)的心理。兴致勃勃的向她阔别已久的爱人,介绍她新交到的好朋友。

    “纲君,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在飞机上新交到的朋友。她是作为日本东京大学的交换生,过来意大利进行短期学习的。因为实在是太聊得来了,我就带着她一同过来这里等你了。唔……方便的话,能给我们当下向导,介绍介绍意大利吗?毕竟,她接下来要在这里生活上一段时间。”

    “京子,我不是早就拒绝了妳的那个建议嘛。实在是太给人添麻烦了。”

    坐在笹川京子对面的大美人浅笑盈盈道:“来这里前,我下载了地图。早先,也自学了一点意大利语。多少能够应付……”

    京子突然失礼的打断了对方的话:“我不认同妳的说辞!”

    “尤娜酱是日本人吧。对这个国家的语种和建筑也非常陌生——因为以前都没来过。”笹川京子坚持道:“既然这样,就跟我们一起走吧。纲君勉强算是半个当地人,在这个广泛存在着黑手党的国家,需要注意些什么,他都会告诉妳的。”

    事先完全没有跟沢田纲吉商量过的京子,抱歉的双手合十。一脸期盼的望着她的恋人,希望他能不要拒绝她的请求。

    那个让giotto所在意的女性,见此,反射性的朝decimo(沢田纲吉)那边望了一眼。

    因为路上笹川京子跟她提过,自己是来意大利找她相恋了十年的男朋友的,言谈间也隐隐提了几句他们当初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所以尤娜对这个人可谓是充满了好奇心。打量对方的眼眸,也隐隐带上了几分这样的色彩。

    然而,在看清沢田纲吉正脸的那一刻,她怔住了。

    虽然头上戴着帽子,脸上架着一副眼镜,但还是能够看出他与某人的相似性的。

    尤娜:好像……那个人。

    这不同寻常的这一幕,只维持了极短暂的时间。但不同于注意力一直都放在自家女友身上的沢田纲吉,giotto自“进门”后,双眼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那个他在意的身影。所以第一时间就捕获到了这份“异常”。

    哪怕没有超直感——敏锐如giotto,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既然如此,这位小姐就随我们一块儿来吧。”沢田纲吉温和的朝那位被京子唤作“尤娜酱”的女生笑了笑。态度间尽显绅士风度。

    “虽然因为工作繁忙的缘故,导致所熟知的地方并不多。但我好歹也在意大利生活了一段时间,要比两位对这里多一些认识。应该,还是能担任好向导这个角色的。”

    沢田纲吉这般打趣自己,力图让那位女士,不要紧张。

    见尤娜还是有些犹豫,笹川京子握紧了对方的手。

    “那……就麻烦这位先生了。”无法推诿笹川京子这番好意的尤娜,勉强答应了接下来的同行。“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沢田尤娜。不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我叫纲吉……”彭格列。

    ——不对!这里不该这么介绍。

    “朋友一般都那么唤我。”沢田纲吉非常自然的顺着刚刚的话,继续说下去。全程语速流畅、面色不改,圆滑得完全没让人发现他差点脱口酿成的口误。

    “全名是沢田纲吉。正好跟尤娜小姐一个姓氏呢。”

    已经落座在京子身侧的沢田纲吉,感叹道:“日本挺多人姓沢田的。但能在异国,遇到一个跟自己同姓的人,也是种巧妙的缘分。”

    “是呢。”尤娜端起桌上的饮料,轻轻吸了一口。“就让我们好好相处吧,沢田纲吉君。”

    “还有——”

    “沢田是夫姓。”

    这位看着不过二十出头的女性,毫无自觉的扔下了一个非常劲爆的消息。

    “虽然比较习惯别人唤我沢田太太,但我这一次是以齐木尤娜的身份来的。”

    笹川京子闻言,发出了惊呼声。“诶诶诶诶——尤娜酱妳结婚了?!完全没有听妳提过。明明还这么年轻,甚至还在上学不是吗?”

    “因为之前没有聊到这方面的话题。而且……”名为尤娜的女性露出了复杂的眼神。“已经成婚多年了。习惯了这个名字后,一时间想不太起来,现在对外应该自我介绍为齐木尤娜。”

    “齐木是出嫁前的姓氏?”

    “嗯……算是吧。”对方巧妙的避开了这个话题。

    “呐呐——尤娜酱嫁的那个‘沢田先生’,是怎样的人?”笹川京子好奇的追问。

    “跟京子妳的男友,有点像呢。”她扫了沢田纲吉一眼。“我的恋人,强大又温柔。有着非常坚韧的意志,和一颗善良的心。于我而言,不会有比他更能让我感觉到幸福的婚恋对象了。”

    如是说着的她,露出了非常温柔的神情。眉眼间满满的都是幸福。

    京子:“尤娜酱,很爱那个人呢。”

    “嗯。在我心里,他是最好的。”好得无人可以取代。giotto之于尤娜,就是这样的存在。

    正在追忆着什么的她,似是透过沢田纲吉手边接近落地窗的位置,与已经外现出身形、但仍旧维持着幽灵状态(所以别人看不见)的giotto准确无误的对上了视线。

    明明彼此视线交汇的时间那么短,但不知怎的——那一眼,却让giotto介意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