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你爱过吗?
作者:君子江山   一生一世笑皇图(一生一世笑皇途)最新章节     
    鸠摩诃顿时了愣了一下,其实他内心有点想问,这个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参合?

    还有,北辰奕能有这么多钱吗?他之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北辰奕还做过商人?

    但是……

    很快地,他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北辰奕:“如果本王没有料错,奕王的粮食,原本是准备,自己造反用的吧?”

    北辰奕也不隐瞒,那双讳莫如深的眼眸,直接便扫向鸠摩诃,沉声道:“准确来说,是一笔随时能招兵买马,购买粮草的钱财。”

    如今,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全阿曦,自然的……他也不需要造反,这笔财宝对于他而言,也不再有任何价值。

    鸠摩诃见北辰奕如此坦诚。

    倒是问了一句:“我能知道原因吗?毕竟奕王忽然请本王来,本王就不能分清是敌是友。此番贸然前来,已经很冒险,若是还接受了奕王的粮食,要是不小心落入了陷阱,对于本王来说,就很亏了!”

    北辰奕是什么人,谁都清楚,自然的,不可不防。

    鸠摩诃认为自己就算是向天借了胆子,也不敢随便就相信北辰奕的话,拿走北辰奕的东西,毕竟鬼知道最后的代价是什么?

    北辰奕闻言,倒是沉声笑了起来,起了身,负手身后,看向窗外明月。

    半晌后,开了口:“你这一生,曾想过抓住最纯粹的美好么?”

    鸠摩诃默了片刻,作为一个政客,一个权臣之子,从小时候确定了自己想要做王的志向,他的人生就没有简单过,也没有单纯过。

    所以,最纯粹的美好吗?

    他苦笑了一声:“不曾。”见都没见过,何谈抓住?

    北辰奕又问:“那你爱过吗?”

    爱过吗?

    鸠摩诃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一张画卷,似乎是久远前沉入了旖旎梦境的一瞥,令他铭记至今。但……爱过吗?

    他不敢说爱,爱这东西太沉重,它需要付出,需要无私,甚至需要忘了自己,爱过吗?他想,应该还谈不上爱吧。

    于是,他低叹:“亦不曾。”

    北辰奕笑了,回眸看向他,声线依旧低沉,神情却是莫测,沉声道:“若没爱过,你永远不会有答案。”

    鸠摩诃笑了,盯着北辰奕问道:“那我该去爱一场吗?”

    “或许。”

    毕竟爱情之重,不是所有人都承担得起。

    而且,也并非所有人,最终都能看到好的结局。所以,北辰奕的回答,模棱两可。

    至少,他北辰奕看不到美好结局,至少……

    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过,如果自己从来没有过爱过,如今他的结局,定然不会是眼前这般。

    可是后悔爱过吗?

    其实也并不后悔。

    想到这里,他又是苦笑出声。

    看着北辰奕脸上的神情,鸠摩诃仿佛明白了什么,这是一种自己从来没有领略过的情感,世人将之称为爱情,大概……也就是因为自己不懂,所以就不能明白,作为北辰奕,这样一个顶尖的政客,为什么会把用来成全自己王权之路的东西,无条件的拿来帮助一个女人吧。

    鸠摩诃想到这里,便对着北辰奕开口道:“奕王,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鸠摩诃就相信你一次。请了!”

    “请!”北辰奕也点头。

    很快地,鸠摩诃就从奕王府离开了,但是清歌这时候,却是有点不明白,走到北辰奕的身前,开口询问:“王爷,四皇子府邸是很有钱的,而且夜魅也有一批财宝,是宗政皇朝留下来的,这件事情只有她的人和我们知道,如今九魂他们离开了京城,现在推测,想必就是为了这一批财宝,所以这个时候,您还插手此事做什么?”

    清歌是真的不明白,有必要吗?

    夜魅根本就不缺钱啊,王爷干嘛要跟着凑热闹?

    话到这里,北辰奕却扫了他一眼,沉声道:“以后,她需要用钱的时候,还很多,更何况,这笔钱对于本王来说,意义不大。”

    对于夜魅来说,日后还需要钱来做很多事情,不管是各方的打点,还是粮草,军备,甚至招兵买马,这些都需要钱,钱这东西,永远都是不嫌多的。

    而自己,既然已经决定帮她,那么就不再需要造反,这笔钱放着也是放着,用来帮她也没什么不好。

    清歌听完,心中确实有些不忿,开口道:“可是王爷,就算您为她做再多,她都不会对您有丝毫的感激,也不会对您说一声谢谢!”

    这才是清歌感到,最为悲哀的事情。

    北辰奕却回头,看了他一眼,开口询问:“那你认为,若是她当真对本王说谢,这一声谢谢,本王又受得起吗?”

    清歌顿时噎住了。

    也是,不管怎么说,当年宗政皇朝的人,的的确确都是因为王爷而死,夜魅的那么多亲人都没有了,国破家亡,眼下要因为一件两件弥补的事情,就说谢谢,说原谅,这未免太轻率了,就是清歌都觉得,这根本不可能。

    话到这里,已然是没什么可说的了。

    清歌开口道:“那王爷,属下去清点账目,明日送去给鸠摩诃吧。”

    “嗯!”

    ……

    钟山的府邸门口。

    钟若冰将今日的事情,都告诉了夏侯谌,有关于北辰琉语和叶子楠的进展,钟山都看见了,自然就直接说给了钟若冰听,钟若冰也迫不及待地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夏侯谌。

    夏侯谌原本对此事还颇有些不放心,看夜魅和钟山把事情处理得这么好,一时间也放下心了,心情也愉快了起来。

    毕竟他这辈子,除了皇位,也就对这么一个女人真正动心过,不论如何,他都不希望自己错过。

    所以,这时候,他也忍不住,对着钟若冰开口道:“你记得告诉夜魅和钟大人,这个人情,夏侯谌会记住的!”

    这话,也算是表明了,夏侯谌就算是跟钟若冰成婚,他也不会因此就改变自己的立场,站到钟山这一边,否则与岳父大人之间,绝不会用人情两字来描述。

    夏侯谌说着这话,其实还是有几分紧张的,他小心的看着钟若冰的神色,心中其实很担心,钟若冰会因为他的立场如此坚定,根本都不考虑站在她的母家这边而不高兴。

    但是,没想到的是,钟若冰听了,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点点头,开口道:“知道了,你的话我会转达的!”

    这下,倒是轮到夏侯谌不敢置信了,他盯着钟若冰问:“你不生气吗?”

    钟若冰倒是笑了:“我为什么要生气?”

    “我作为女婿,却跟岳父大人如此生疏,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改变立场,这一点,你丝毫不生气?”夏侯谌简直不敢相信。

    虽然说女子出嫁从夫,但是现在不管怎么说,钟若冰这还没有嫁给自己呢,自己就这么说,她竟然一点意见都没有,夏侯谌都担心,是不是她心中有很多的想法和不满,但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钟若冰看着他,轻声开口道:“说实话,不管怎么样,多少肯定还是会有点不开心的,毕竟钟山是我爹,但是呢……爱情是爱情,理想是理想,我不会因为你喜欢我,就干涉你的理想,要求你一定要为我牺牲什么,我觉得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对你,也不算真心!”

    夏侯谌对她,是完完全全的真心吗?

    钟若冰不知道,毕竟她也从来没有强迫过夏侯谌为她放弃什么,或许如果她提出,让夏侯谌从此就开始支持自己的父亲,说他应该为了自己,站在夜魅这边,夏侯谌不答应,她会有点失望。

    可是……

    她的性格,她根本就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因为两个人之间,要是能够在一起,彼此之间互相尊重,是非常重要的,就像是如果夏侯谌告诉她,如果嫁给他,她日后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跟那些一般的妇人一样。

    也不能去行走江湖,行侠仗义,那钟若冰也会非常不开心。

    所以相对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根本就不会对夏侯谌,提出这样苛刻的要求。

    夏侯谌一听钟若冰这话,顿时感动万分,直接便伸出手,将钟若冰拥入怀中,开口道:“夏侯谌能喜欢上钟姑娘,是一生之福!”

    两个人虽然已经谈婚论嫁,但是钟若冰到底从来没有跟一个男子,这样亲近,还是当着唯世的面,于是顿时就红了脸。

    夏侯谌这么激动了一会儿之后,也知道自己失态了。

    赶紧放开了钟若冰,见着面前的心上人,红透的脸,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支支吾吾地道:“那个,钟姑娘……小王,小王方才……小王……”

    唯世站在边上,默默地扶了一下额头。

    很好,小王爷面对钟姑娘的时候,口吃的毛病,又回来了。他还以为这段时间的相处之后,一切都能治好呢,是他乐观得太早……

    倒是这时候,钟若冰看了唯世一眼,唯世顿时明白,自己在这里应该是让钟若冰觉得多余了。

    于是他赶紧先行退下。

    等唯世离开之后,钟若冰看着夏侯谌局促的样子,也不讨论他刚才忽然抱住自己的话题,只是开口道:“我也有一句话想要问你!”

    夏侯谌点头:“钟姑娘但问无妨!”

    钟若冰开口道:“如今,我尊重你的一切想法,不曾要你为我改变什么。那么……日后,你会让我后悔这种尊重,后悔嫁给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