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九十三章
作者:哒哒啦爱你   只有娘子能揍我最新章节     
    防盗章。补足订阅或过时刷新。  他抓住一旁椅背扶着才堪堪站稳, 冲着慌慌张张的家丁喝道。

    “慌什么, 还不快将高大人请进来!”

    连铭毕竟常年做官, 背地里也做过不少阳奉阴违的事情,心理素质还是有一点的。

    乍一听到皇帝身旁的红人高太监登门,他第一反应确实将对方和连安刚才的威胁联系在了一起。但只是一个转念, 便马上定下了心。

    哼,连安常年在蜀山, 又岂会与天子扯上关系。能有一个连家大小姐的名头, 已经算她顶尊贵的身份了。

    待家丁去迎高太监, 连铭便站直身子, 阴阳怪气的对着连安道。

    “你一个黄毛丫头,学了几年武艺便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有几斤几两了。”

    “贵客上门,我没工夫跟你多废话,你就在这里好好呆着。若捅了娄子得罪了贵客,别怪我对你心狠!”

    他甩了袖子,扯过呆立在一旁,白着面孔已经牙齿打颤的周氏。匆匆跟在刚才离去的家丁身后, 去迎那高太监。

    周氏方才是真怕了,连安说话的语气, 与凌厉的眼神, 完全不像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

    就算她家倾倾向来天资聪颖, 能把京城里的那些天骄玩弄在股掌间。可她却从来没有在倾倾身上, 见到过那样的气势, 这不是一个孩子能有的眼神。

    心里有了怕意, 周氏就算被连铭扯着安抚,朝府门走去的路上,也忍不住心里直打鼓。

    “老爷,这无事不登三宝殿。高太监与我们无亲无故的,您过去不也说了,高太监此人难弄,向来眼高于顶。他此次突然前来,还在刚才那么关键的档口,不会真和那丫头有关系吧。”

    连铭停下步子,为周氏抚了抚鬓发,眼神里满是爱怜,轻声安抚道。“不用担心,有老爷我在呢。啊,天塌了都有我顶着。”

    心里却对连安有些恨意。十三年都过去了,还回来干什么。

    而正厅中,此时站着的只有惴惴不安缩在一旁,只敢用眼角瞟连安的连倾倾。

    连铭因为是连安的亲生父亲,不管怎么样心里都有些底,不是很惧怕连安。

    可她不一样,从前十三年她虽然知道自己上头有一个姐姐,但从来没有见过。不知道对方是何性情,当然也从来没有费心想过。

    她心底里还隐隐觉得,对方一定是一个平庸无能的姐姐。因为若是她自己落到那种境地,定然忍受不了明明出身高贵,却只能缩在一个小角落,像个莽夫一样,终日习武。

    她一定会想尽办法回到西京,当连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

    可今日见到的连安完全出乎她意料,虽然不施脂粉素面朝天,五官却精致清丽。若是稍加打扮,甚至要超出自己,这让她心里不安。

    而对方那身武艺,简直颠覆她对西京女子的印象。

    整个锐国,不说别处,光说天子脚下西京这里的姑娘。个个身姿窈窕,气质端庄,尤其是大家闺秀。

    哪个姑娘不知道贤淑温柔,在人前人后有个好名声,这样日后也能挑个好夫婿。

    而像连安这样的,一言不合就动手,甚至刚才那样拧自己胳膊,简直就是生平罕见的泼妇。

    连倾倾完全摸不清连安的路数,只能尽量乖巧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她不敢挪开脚步,从始至终尽量低着头,不让连安留意到自己出挑的容颜。

    她真是害怕对方那双有力的手,明明看着和自己一般大,也是白皙柔嫩的。怎么手劲就那么大,要是一不小心惹得她这姐姐不悦,盯上自己的如花脸蛋折腾,那可就糟糕了。

    自己这同父异母的妹妹怎么想,连安并不清楚。可对方不稳的气息,和时不时偷偷瞄自己却以为很隐蔽的动作,她还是明白的。

    没错,他们蜀山的妹子绝不怕事。

    武力不可以解决一切,但是武力在某些时候是极有必要的,就比如此时此刻。

    “我是喊你倾倾,妹妹,还是连二小姐。”连安对着连倾倾问道。

    今日她回来之时,周氏做主将她迎到府里。当时她们母女二人与自己在连府后花园,也相谈了一会儿。

    初时她以为这次回来,自己虽然不被重视,但与爹爹也总算是亲生父女,多少还对这次见面抱了期许。

    然而当进到连府,看到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和处处表现雍容华贵仪态得体的周氏时,她心里还是失衡了。

    她以为爹爹这些年一直惦记着娘亲。没想到…

    “倾倾,姐姐唤我倾倾就好。”连倾倾攥着手,回答连安的语气带着点讨好。

    充满无形规则的西京,突然窜进来一只野生而壮实的小豹子。怕的只会是在安逸环境已然养尊处优的西京人。

    连安点点头。“倾倾,倾城倾心,是个好名字。”能看出爹爹在取这个名字时,对她寄予的希望和寓意。

    而自己,她忽的笑了。平平安安,也一定是娘希望的。

    连安这一笑,冲淡了一些连倾倾心里的惧意,她壮着胆子小声道。

    “姐姐,既然…我们是一家人,是不是不要把事情弄的那么难看。不然,传出去了也不好听呀。”

    这段话连倾倾咬着唇,硬是顿了好几下才完整说完。

    连安扭头看她,随手抛起一粒花生米,然后张口接住。

    “你错了,我们不是一家人。”从她见到爹爹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明白,自己在这个家中是何地位。

    亲情早已不做肖想,更别说关于连家的一切。富贵也好,荣华也罢,这些又与她连安有何干系。

    这一次,她来西京,为的就是母亲的嫁妆,如今已别无其他目的。

    “锐国的律法就是如此规定,倾倾就是舍不得身上穿的好看衣服,戴着的绫罗首饰,我也没办法。”感谢锐国先祖仁明,她能正大光明的要回娘的嫁妆。不然,也许她就要用特殊手段了。比如,暴力。

    连安的话,虽然没有什么声色俱厉的部分。但平缓的回复中,却藏着一股绝无更改的力量。连倾倾能听懂,顿时默然不语了。

    这时,从门口进来了许多小太监。个个唇红齿白,面白无须。他们抬着东西,朝连安所在的这处正厅而来。

    连安依然端坐在椅子上,没动。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眼睛都快合上。她的耐心是有限的,下山来到西京,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和想象中不同。

    乏味,无趣,还有思念。她思念蜀山的伙伴们。

    等几个小太监将一大堆箱子放到了地上,连铭和周氏也赶来了,在他们身后大摇大摆,缓步走过来一个方脸太监。

    连铭过来时,神态不仅焦急,还有一些惶恐复杂,和去接见高太监时的泰然自若截然不同。

    “哈哈,连大人不用着急,赏赐既然已经送上门,岂会有长脚跑了的道理。”

    见连铭脚步匆匆,高太监便随意开了句玩笑。却让连铭脸色一白,苦笑着回头。

    他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高大人不明就里,还以为连安与自己是多么亲密的父子关系,谁能知道…

    这小孽畜竟然如此本事!前脚刚到西京,后脚就与天子扯上关系。天子的赏赐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他连铭兵部侍郎做了这么多年,在西京不说立下多少汗马功劳,但也算是有点苦劳。就算这样,他都没有得到过几次皇帝赏赐。

    可连安…

    连铭的苦笑,落在高太监眼里,就是一种自持和谦虚。他料定连铭的二女,必有一个能当上将来的世子妃。

    便对着连铭恭维道。

    “连大人真是好福气呀,有女莫若此。咱家佩服,佩服。”

    这么一番话,几人都已到了正厅。见到地上还是横七竖八倒着的椅子和茶盏碎屑,连铭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哟,这是怎么啦。连大人家中可是失窃了?怎得一片狼藉。”

    高太监嘴上夸张,心里却是波澜不惊。

    在皇宫呆久了什么腌臜事儿没见过。连府中如此景象,方才定然有一场风波。不过他心中虽隐隐猜测,但也不欲多事。

    打量了一圈正厅,先是掠过低着脑袋站在一旁,穿着白色襦裙,隐隐有一种出水芙蓉姿态的连倾倾。

    见她站在那里,宛如一株柔若杨柳惹人怜惜。心中就明白了,那应该就是连家二小姐连倾倾。

    但他此次来并不是为了这位主儿,便又目光一转,落到正厅中唯一还坐着的连安身上。

    这姑娘看着年纪约莫豆蔻,一身月牙色襦裙虽看起来简约。但因气质较为冷清,只是往那里一坐,闭着眼不出声,都给人一种宝刀锋利巾帼不让须眉的错觉。

    察觉有人的视线正对着自己,连安睁开了眼。在高太监与连安对视的这一瞬间,他暗暗吸了一口冷气。

    看走眼了,整个西京的人都看走眼了。连家大小姐,怕才是整个连家最夺目的那颗珍珠。

    真不知道连大人是如何作想。如此优秀的女儿,不早早接回京中,反倒是不闻不问放在千里之外。

    光凭这张脸,连家大小姐便能艳压群芳。可这姑娘身上最夺目的不是容颜,而是气质。

    那种千万人中唯我独尊,不卑不亢却清冷如莲的气质。不是矫揉造作之态,是翠竹破土之形。又岂是西京中这群闺阁女子能有的姿态?

    虽然心中感触良多,高太监面上却不动声色。朝着连安露出不失热切的笑,尖声道。

    “咱家奉陛下之命,特来给连大小姐送赏了!”

    这可苦了连倾倾,她本以为跟着这些人去见世子,定然有马车相接,却没想到靠的是徒步。

    当时与这五人出了府,没看到马车或轿子在外等候,她就已经觉得不对。但只要想到,这是见到世子最好的机会,她心里就不愿意放弃。

    打从娘胎生下来到现在,她这双脚就没走过这么多路。今日回去,脚底肯定有水泡了。

    若是平时,连倾倾一定早就打起退堂鼓了。可现在她要去见的是宁王小世子,是那个从来不近女色,让整个西京女子都仰慕的人。

    她觉得自己付出一点代价总是值得的,没准儿今日这一趟就是小世子刻意安排的。想要看看自己对他的心意是否坚定。

    她边想边整理鬓发。力求当出现在梁迟玉身前时,能以最美的那一面。

    而王府中,梁迟玉正站在依着假山建的凉亭上,不住眺望。那副翘首盼望看着远方的样子,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是在等自己的意中人。

    知道点内情的家丁莫子在一旁小心劝他。

    “世子,这外头日头烈,咱们回屋吧。杨侍卫一会儿就来了,人一定能给你带来。”

    打量着梁迟玉的神色,莫子也惯会察言观色的。从宁王服侍到宁王世子,心得多少都有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