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陈平的责任
作者:1怕白1   宰三国最新章节     
    问心无愧,赵云做到了。

    赵云反躬自问。问己心,问善恶,可为大丈夫。

    赵云在问心之时,陈平亦在问心。陈平要问一问自己,他要不要收留这些难民。

    周公术法言,多民。

    北方四州的难民涌入北海徐州,接收了这些难民,多民效果将大大提升。

    但是,陈平面临着一个窘境,那就是缺钱少粮。

    如果是小股难民,陈平想都不用想,可以问心无愧的照单全收。但在缺粮少钱的情况下,冒然接收北方四州的大股难民,陈平还没有做好准备。

    我是很想收啊,但缺粮啊,缺钱啊。养不起啊。

    一时间,彷徨笼罩着陈平。一向决然的陈平,变得犹豫起来。

    “传张昭先生,孙乾先生,传李儒先生,程昱先生。奉孝你先留下,一会儿我等一起讨论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北方四州的难民,我等到底是收,还是不收。”

    一刻钟后,州牧公府,内府书房,传出了激烈的辩论声。

    这一次讨论,从天明直至天黑。讨论的过程无外乎两种声音,赞成,反对。讨论的结果很讽刺,结果是,一切皆有陈平决定。

    陈平送别了众谋士,然后伫立在内府的院落中,望着天空的雪花愣愣出神。

    陈平的脑中回响着各种声音,先是众谋士的建议,然后是许劭的评价,陈登的告诫,最是先帝汉灵帝的希望之言。

    “陈平,陈半平,你要像你先祖陈丞相那般,保我大汉江山,做那匡扶汉室之人。”

    陈平笑着摇了摇头,将目光看向远处。陈平欲要转移注意力,驱除脑海中的各种声音。

    声音驱除的很快,但是,地上的雪却越来越厚。

    陈平蓦然发现,不知不觉中,他肩膀上的雪以积累到三寸高。

    陈平望着肩膀上的积雪,瞳孔紧缩。

    陈平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问题是,雪虽然轻,但累积起来却很沉。人越长大,担负的责任也越大。

    陈平身为徐州,北海的最高长官,陈平就是抗责任的人。难民的脚步踏往北海徐州之时,责任就落在了陈平的肩膀上。

    收留难民与不收留难民,化为了两份责任。这两份责任都很艰巨。拥有权利的陈平可以免除一份,但另外一份,陈平逃脱不了。

    是你的,终究是你的。该来的,总会要来,责任已经锁定了你。

    你如果处理的好,处理的成功,当可一阵欢呼,万民爱戴,甚至可以载入史册。

    你如果处理的不好,处理的失败,肩膀会被压弯,甚至压得生不如死,直至地狱。

    你没有选择,你只能承受。因为你是徐州牧,因为你是徐州牧陈平。

    陈平想通之后,望着天上的鹅毛大雪,喃喃自语。

    “陈平,陈半平,堂堂大丈夫,怎可被责任压倒。大丈夫就要面对艰难,处理艰难。北方四州的难民,收。”

    收。

    仅仅一个字,出入陈平之口,传遍了徐州,北海,东莱治地。

    收,不仅要收,而且是照单全收。收完之后,不仅要养,而且要养好,不可饿死,冻死。

    陈平的命令发出之后,接二连三的问题也在冲击着陈平。

    第一个问题,也是最关键的问题,拿什么养。

    府库内的粮食如果接济给难民,徐州的粮食储备最多能度过这个寒冬,到了初春,所有人都会挨饿,到时候死得不仅是难民,徐州的兵民都要面临饥饿的威胁。

    第二个问题,怎么获得更多的粮食。

    袁绍袁术停止了粮盐贸易后,如何在冬季快速的筹粮。

    两个难题摆在陈平面前,陈平回顾两世记忆,再加上内政大才张昭,管宁,邴原的建议,陈平想到了获得粮食的方法。

    陈平亲自动身,去了琅邪郡,阳都县城。

    阳都县城盛产铁矿,更盛产铜矿,黄巾之乱时由与诸葛家族相助,整个县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波及,县城内的冶炼厂保存完好,基础设施完备,铁匠铜匠亦在阳都生活。

    陈平要到阳都县城完成一件大事,那就是,铸币造钱。

    有钱万事易,没钱万事难。既然缺钱,那就铸币造钱。

    陈平造钱的想法,遭到了张昭的强烈反对。

    张昭言。

    “乱世以临,钱不值钱。乱世的人都是以物易物,最值钱的就是粮,盐,铁。主公为何要在乱世铸币造钱呢,主公的做法岂不本末倒置么。”

    张昭的谏言很深刻,击中了乱世的本质。

    陈平非常认同张昭的这番话。

    的确如张昭所言,乱世,尤其是古代的乱世,钱根本就不值钱。直到后来白银和黄金作为主要货币时,乱世可以用白银和黄金换到想要的物资,但前提是,你必须要有黄金储备和白银储备。有了储备,你才能换到粮。

    陈平没有任何储备,有得,是灵帝时期积累的大量五铢钱。

    这些五铢钱杂乱不齐,有少量的良币,有大量的劣币,更有民间私造的假币。

    这些钱购买力极差,在汉灵帝时期,五铢钱的购买力还可以,但是到了汉献帝时期,五铢钱大量贬值,良币的购买力不断下降,劣币和假币更是一文不值。

    陈平有大量的五铢币,但不值钱了。可是,当陈平成为了徐州牧之后,陈平有了绝对权利的时候,钱就值钱了。

    权利就是钱,权利赋予的货币一定值钱。

    陈平将权和钱的关系,还有接下来的实施方法告知了张昭,张昭如拨云见雾一般,满是崇拜的看着陈平。张昭相信,陈平的这个想法会彻底改变徐州的命运。

    陈平看着异常敬佩他的张昭,内心无比舒畅。

    陈平不禁感慨,前世的金融不是古代可以理解的,铸币造钱只是第一步,陈平的野望是,打造古代金融,甚至打造封建时代的金融体系。

    当然,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这个任务比接收流民要困难万倍。

    用权利捆绑货币的陈平,和其他帝王诸侯一样,都是迈出了第一步,但陈平和他们不一样的是,陈平可以根据前世记忆向正确的方向走。只要方向正确,金融体系未必不能达成。

    任何事的第一步都很难,铸币造钱虽然简单,但也不是乱铸的。

    铸钱,必须要铸五铢钱。这是原则性的,不容改变的。

    因为朝廷规定,国家货币就是五铢钱。不铸五铢钱,以别的货币进行流通,陈平还没有那个胆子。如果陈平真得做了,相当于犯上作乱,公然与朝廷为敌。其实,陈平私自铸钱已经是抗命朝廷了。陈平有胆子铸钱,是因为朝廷已经彻底衰败,名存实亡了。如果在汉灵帝时期,陈平就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私自铸钱。

    没有了权力的朝廷不再铸钱,拥有了权利的陈平开始铸钱

    只有铸钱,陈平才真正的有钱,有了真正的钱,才能有粮,才能顺利的救活所有人,才能更好的维持统治。

    在阳都县城的路途中,陈平坐在马车里,脑补着钱币的样式,钱币的材质。渐渐得,一枚完整的钱币出现在陈平的脑海中,它似有生命一般,对着陈平哈哈大笑。这种笑时而温暖,时而寒冷,就像马车里的火盆和天空外的雪花。

    陈平深知,当钱币生成的那一刻,风云将交汇,波浪将相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