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章】别杀我师傅
作者:烁少   帅气冲天最新章节     
    红衣茫然了。

    四周的一切似乎越来越远,越来越陌生。

    许空城已经坚持不住了,他也注意到红衣的异常,他朝红衣吼了几声,但是红衣双眼无神,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许空城知道,今天对他来说打击太大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未经世事,现在他的精神世界都已经破碎了。

    他能做到的,只有把所有的人都吸引过来攻击自己。

    场面就是这样,躺着的,是死去的村民,瘫坐着的,是目光涣散看着的红衣,站着的,所有敌人都围着中间的许空城。

    雾龙终于出手,整个庞大的身躯盘在地上,将许空城围在中间。

    淡淡的雾形身体隐隐可以看见是一条巨大无匹的龙,可以看到中间的许空城已经是强弩之末。

    这震撼的一幕让所有的敌人猝不及防,随着一阵氤氲的淡淡黄光,敌人的气势顿时大涨。

    “皇家之气,你们是皇室的人?”雾龙惊怒“你可知我是谁?”

    雾龙自从上次受伤,已经十分虚弱,前段时间才刚能从许空城身体中出来,但就是这样,也能护住许空城,让他震怒的是,要伤害许空城这个炎黄大帝唯一继承人的,竟然恰恰就是皇室的人。

    可是那些人根本不听,似乎根本不知道雾龙是谁,在开始的惊讶之后迅速镇定下来,或者在他们心目中,除了任务之外,没有任何东西值得他们多说一句话。

    所有攻击落在雾龙身上,都被雾龙身上的雾气所消解,雾龙身上的雾气慢慢变淡,他怒吼“住手”,却没丝毫用处。

    雾龙怒了,多少年了,当年除了炎黄大帝和少数几个人之外,皇室上下有几个人对自己不是尊敬有加?才过多少年,这些皇室的人竟然没有一个认识他。

    久攻不下,后方隐隐传来一声“哼”声,充满了上位者的威严。

    一个如同影子一般的人出现。

    “让开,我来。”

    所有人都对着所来的人一拜后退开,只留下这个连面容都看不清的人与庞大的雾龙身躯对峙。

    黑影人还未动作,雾龙却已经震怒了起来:“皇子的心腹?你可知道,我是谁,你现在要杀的那个人又是谁?这里此是你等可以撒野的?”

    一声龙吟带着愤怒,刮起一阵强风刮去,已经是动了真怒。

    这么多年过去,皇室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虚张声势之辈。”

    随着一声嘲讽,黑影人服下了一股金色的气息,随后整个身体都散发一股浓郁的皇气,皇气十分快速地逸散,黑影人快速结印,随着他的动作,四周的风随着以他为中心涌动,有着炽热的鼓动。

    雾龙认出来了,这是皇族的帅技,攻击力最强的“炎”,正是因为认了出来,所以他才又惊又怒,他挡不住。

    “小子,快逃,现在只能靠你自己逃了,别辜负了主人这一身心血,你还没有让主人的帅技真正现于人世间,你没资格死。”

    说完一股大力将几乎陷入昏迷的许空城抛了出去,眼见摔在地上后就已经没有什么知觉了。

    雾龙看到这状况,心中充满绝望,却也无力再顾及。

    浑身散发一种氤氲的气息,只有身为在场最强实力的黑影人注意到,那层跟黄色雾几乎一样颜色的东西,竟然跟自己身上的气息是同源的。

    “皇气?”黑影人心中暗惊。

    为什么这条龙身上也有皇气?

    炎已经在手中形成了无形却蕴含扭曲的力量,恐怖的力量与盘龙而出的雾龙形成巨大的冲撞。

    一声龙吟响彻天地,伴随着炎的扭曲力量,四周土层,树叶,都扭曲破碎,房子变成了碎片,灰烬。

    爆发,在继续。

    毁灭,也在继续。

    前所未有的破坏在无形的扭曲和响彻天地的龙吟中变得十分可怕,恐惧。

    几乎所有人都心里闪过莫名的恐惧感。

    这次的破坏力是黑影人都没有想到过的,逃,他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字,他知道不逃的话他也会死去的。

    毁灭扩散到许空城不远处,他眼神终于有了身彩,他动不了,再等片刻,他就要被波及了。

    他艰难抬头,看向红衣。

    红衣对上许空城的眼神,突然震醒,师傅也要死了?

    他……是我最后最亲的人。

    他不能死,他在看着我,师傅需要我的帮助。

    红衣瞬间意识过来了,现在只有他能够帮得到师傅了。

    他的速度前所未有地快,身上的重衣似乎在那一刻没有任何的重量,太快了,真的太快了,快到不管是红衣还是许空城都觉得,真的太快了。

    红衣没有注意到,但是许空城和黑影人都注意到了,红衣的体内,散发出一股纯正而浓郁的金色气息。

    皇气,十分浓郁的皇气,黑影人甚至从来没见过如此浓郁的皇气。

    他是谁?

    红衣抱着只能勉强动动手的许空城迅速逃离,他的脸上,是泪痕和坚毅,他确信,他现在无法再失去任何一个亲近的人了,他必须救下师傅。

    逃,逃。

    他只知道,要逃。

    只是,身体突然又好像变重了,特别特别重,重到红衣没有适应而摔倒。

    红衣抱着许空城爬起来,继续逃,不顾一切地逃,他知道自己打不过那些人,他要救下师傅只能逃,一刻不停地逃。

    红衣自己并不知道,只有许空城和黑影人看到,红衣身上的金光突然暗了下去,但是,下一刻,红衣看到身后,伸手就要抓来的那只手掌,他疯狂了。

    不能死,不能死,师傅不能再死了。

    疯了,真的彻底疯了,红衣像野兽一样只剩下了本能的逃跑,就要消失的金光像不要命一般喷涌,速度一下去嗖地飙升,而此刻红衣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被抓住师傅就要死了。

    他只知道,现在只有自己能救师傅了。

    那个洞穴!红衣只能想到那里了,他感到身体又慢慢重了起来,身体也无比累,眼睛似乎要睁不开了。

    除了那个有着无尽文字的洞穴,他再也找不到别的地方了,他忍不住想,如果那里也不行,怎么办?那师傅真的就要死了,怎么办?到底我该怎么办?

    他甚至不知道那个洞穴到底有什么用,只知道那个洞穴不凡,不去那里他真的想不到别的地方了。

    红衣进去了,身上的金光消失了,那些文字散发的金光照射在他身上却十分舒服。

    真的好舒服,好想睡,好困好累,他趴下了,没有力气了。

    黑影人看到那些文字,再次动容了,似乎认出了什么。

    这地方,绝对不能让其他人发现!

    一瞬间,他就知道,这地方一旦让其他人知道了,将会带来什么,甚至他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希望,若是能让大皇子从这里得到机缘……黑影人嘴唇微微动容。

    没人想死,再忠心,也不是意味着不把自己的命放在心里,在不背叛主子的情况下,他们比谁都渴望活下去。

    忽然他想到,为什么大皇子让他活抓叫许空城的人?就是因为他知道,那个人会带他来到这个地方?又或者是有什么?

    黑影人越想越多,他发现,似乎,大皇子有些让自己想不通的地方,就像这次,似乎有些未卜先知了。

    红衣没有力气了,尽管看到黑影人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他只是下意识地把许空城往后面推,只是不太推得动。

    他勉强把自己的腿屈了曲,整个上半身却没力气抬起来了,重重坠到地上,他身上的重衣,以他现在的状态实在是没办法了。

    他退却了,懦弱了,面对这死局,他又想师傅活下去,他只能选择低贱地向敌人下跪。

    他的父亲他也只是在重要时刻跪过几次,然后是愧对因为自己出现伤亡的村民,他郑重地跪下道歉,最后就算是师傅,在自己做出大逆不道的决定之前,也只有拜师礼和拜师前一天晚上被父亲按着跪下。

    村里古来有训,男儿膝不可屈,跪天跪地跪父母师承,再怎么,绝对不会为了跪敌人求饶。

    那是耻辱,是下贱,就算苟活,也是抬不起头的人,所有人都会唾弃,这时候就连红衣都看不起自己。

    他哭了,哭得声嘶力竭,可是口中他还是不停地说:“求求你别杀我师傅,你放过我师傅吧。”

    他甚至很傻地说,他们从不轻易下跪,这次只求放过他师傅,会为他跪一辈子,向上天祈福。他从未感到如此绝望和耻辱,只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他哀求卑微到极点的两边,许空城那僵直的身体和黑影人逐渐冷漠的眼神正在上演。

    许空城用虚弱至极的声音吼他:“起来,我不需要你救,敌人面前可战死不可跪着求生。”

    红衣的声音顿时停下,他很想转头过去看看师傅一眼,也许过了今天就看不到了,不过他尝试过后放弃了,真的没力气了,重衣太重,他甚至用头顶着大地维持跪姿。

    红衣的声音变成了这个洞穴唯一回响的声音:“师傅,活下去,红衣不能让你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