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把她当成妈
作者:慕容雪儿   盛世婚宠:早安,厉先生最新章节     
    “别怕,别怕,有我在,没有人会伤害你。”乔宁连忙抱着曾邵溢不断安慰。

    可是曾邵溢还是被吓得瑟瑟发抖,使劲地往乔宁怀里缩,不时地惊恐地看向安月。

    安月气得咬牙,看到乔宁就投怀送抱,看到她就这么害怕吗?要不是他一直神志不清,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他是不是故意的呀,扮猪吃老虎吗?”安月还是忍不住嘟囔。

    乔宁忍不住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你不知道啊,赶紧走吧!别再吓唬他了,你瞧他吓得,抖个不停,可怜死了。”

    “哼。”安月冷哼着离开。

    乔宁又不断拍曾邵溢的背,轻声哄他:“别怕,别怕,没有人会伤害你的。人已经走了,不用害怕了。”

    “妈,我怕。”曾邵溢嘟囔着道。

    乔宁:“……。”

    “我不是你妈,我是乔宁,乔宁啊!”乔宁无语地解释。

    可是曾邵溢将她抱的更紧了,嘴里依旧嘟囔着喊了一声:“妈。”

    乔宁无语,只能拍拍他继续安慰。

    先别管他是不是把自己当成妈了,反正他是个傻子,能跟他说什么呢?

    只是没想到,曾邵溢还真将她认成她妈。

    剩下别的什么人都不许靠近了,只需乔宁靠近。

    就连平常乔珊给他吃饭、喂药、擦身这种事,都不许乔珊做了。而让乔宁代劳,而且只能乔宁做,谁都不许靠过来。

    乔珊气得七窍冒烟,生气地对乔宁怒道:“你就是故意的,乔宁我告诉你。就算你这样,我也不会离开他,是不会回去的。”

    乔宁也郁闷无比,听了乔珊的话咬牙道:“你爱回不回,关我什么事。那又不是我爹妈,以后遭报应的是你。”

    “你明明都已经有老公孩子,却还和曾先生暧昧不清,以后遭报应的是你吧!”乔珊怒喝道。

    乔宁气得咬牙,但是也不跟她一般见识。因为继续吵下去对两人都没好处,只会互相伤害。

    她打电话给安月,安月倒是很快来了。

    乔宁急道:“安月,现在怎么办?曾邵溢把我认成他妈了,谁都不许靠近,非让我照顾他。我哪能一直照顾他啊!我还要回丰城呢。”

    安月耸肩道:“可是你答应过我的,说要协助我治疗曾邵溢的病。现在他好不容易有个依赖的人,那就是你。你现在要走,你这不是过河拆桥,言而无信嘛。”

    “什么过河拆桥,言而无信。我是答应过你协助你治疗曾邵溢,可没说给曾邵溢当护工啊!喂饭喂药我还能接受,可是这洗澡擦身……不行,我不能对不起厉承衍。”

    “切,就让你给他洗个澡擦个身,又不是让你陪睡,你至于把对得起对不起扯上嘛。”安月不屑地道。

    乔宁冷哼说:“你当然是没办法体会这种感觉的,反正我不跟你说了。洗澡擦身这种活,我是绝对不会干的。你要是再不帮我想办法,我就离开京城回丰城去。大不了,做个言而无信的人。”

    “行了行了,帮你想办法就是了。这不是有一个现成的吗?你不愿意做的,人家可是十分乐意效劳。”安月指了指乔珊道。

    乔宁说:“可是曾邵溢现在不让她靠近。”

    “这还不简单。”安月说:“你跟他说你跟他做个游戏,叫做蒙上眼睛的游戏。他一个傻子,能分辨的出什么呀。蒙上眼睛后让乔珊给他洗就是了,他还能分辨的出来呀!”

    “也是,这个办法不错。”乔宁点头,然后看向乔珊。

    乔宁撇嘴说:“我无所谓,只要能继续照顾曾先生,让我扮演谁都无所谓。”

    乔宁叹了口气,心想乔珊也是够痴情的。可惜了,痴情用错了地方。

    可是感情的事情可不就是这样,如果能够随心所欲,那也就不叫感情了。

    乔宁走过去哄曾邵溢,曾邵溢现在似乎比以前好多了。看到乔宁会笑,嬉笑着跑到乔宁身边,明明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可是站在乔宁一米六几面前,就跟小孩似得,拉着她的手臂不断摇晃,要不就是扯着她的头发在手指上缠圈圈。

    “乖啊,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乔宁轻笑着哄他。

    曾邵溢点头,眼睛亮晶晶地,毫无杂质地看着乔宁。

    乔宁看到他这么晶亮单纯地眼睛,想到要骗他就于心不忍。

    可是……她也没办法啊!

    “等一会我们玩个蒙眼睛的游戏,我给你蒙上眼睛,帮你洗澡好不好?”乔宁问。

    曾邵溢又好不怀疑地点头,还将自己的大脑袋靠在乔宁肩上蹭了蹭,就像一只讨好地小狗。

    乔宁叹了口气,将他的眼睛给他蒙上。

    蒙上后让乔珊进来,自己背对着他们跟曾邵溢不断说话,让乔珊赶紧洗。

    等乔珊给曾邵溢洗好澡后,乔宁又将曾邵溢的眼睛解开。

    曾邵溢高兴地搂着乔宁的手臂,嘴里不断地嘟囔着:“妈,我想跟你出去玩,这里不好,我想跟你出去玩。”

    “行行行,出去玩。不过我得先问问医生叔叔,我们能不能出去。绍溢也想做个乖孩子对不对?”

    曾邵溢猛点头,露出单纯又灿烂地笑容。

    乔宁叹了口气,安抚他吃了饭睡下。

    这一天可把她累坏了,揉着肩膀走出去,一看到安月就拉着安月去找医生。

    “他这个状态现在属于什么情况,是不是有好转的迹象?”乔宁连忙问医生。

    医生沉浸片刻说:“比起之间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谁也不理,谁也不认识。现在这个样子,的确是有好转的迹象。”

    “那是不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好了?”乔宁又惊喜地问。

    医生摇头说:“精神疾病是最难治疗的一种疾病,有时候有好转的记性,并不代表就可以很快治愈。尤其是像曾邵溢这种,从幼年时候就有这方面征兆,现在一旦爆发,没有人知道会不会好,能不能治愈,又什么时候能痊愈。”

    “所以你的意思是……。”

    “医生的意思是,现在还不能确定曾邵溢会不会好。所以,你还是要继续留下来配合治疗,直到他痊愈的那天。”

    “那如果他一直不痊愈呢?”乔宁着急道。

    安月耸肩:“人不能言而无信,这可是你答应过我的。现在才第一天,你就没耐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