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大理寺卿孙伏伽
作者:当年秦风   一世唐人最新章节     
    <nen>

    703

    大理寺卿孙伏伽

    李世民何等人,自是看到了马周长孙无忌的小动作,又是脸色一板,终于去理会被告人了,“王卿,马卿弹劾与你,你可有话说?”

    王曜正要组织措辞,忽的,侍御史张行成蹦出来了,“陛下,臣弹劾谏议大夫王曜,收受贿赂,徇私舞弊,泄露国子监考题,动用私权欺压学子,撍越礼制大不敬等十八条罪状”。

    众臣听得这话,又是大惊,这……又是十八条罪状,其甚至有国子监考试泄题,大不敬这等杀头大罪,这是要把王曜往死整啊,这是要把王家往死里得罪啊。

    李世民也是听得一惊,前面马周弹劾的那些欺压百姓,草菅人命,夺人家产什么的还算是轻的,这种事,世家大族没少做,算是行问题,可这张行成弹劾的,徇私舞弊,泄露考题,大不敬……这是大罪了。

    直拍拍案桌道:“肃静”。

    众人安静下来了,李世民又是沉声问道:“张卿,可是风言奏事?”

    张行成闻言一挺身躯,“非也,自有苦主作证”。这也是方才李破军告诉他的,李破军早已经准备好了。

    李世民听罢脸色阴沉,王曜则是脸色大变,嘴皮子直哆嗦说不出话来,众臣见得王曜这般模样,心底已是信了七八分了。

    但是王家毕竟是大世家,门生故吏遍天下,只见得官后列出来一个年轻的官员,朗声说道:“陛下,谏议大夫乃朝廷重臣,实不可轻易问罪,还需查证商酌”。

    李世民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直说道:“这是自然”。

    而后便是挥袖说道:“大理寺卿何在?”

    “臣在”。官出来一位年约三四十的年人,只见这人方脸浓眉,一双大眼甚是威严,虽是官,但是气势却很是严厉,这人正是大理寺卿孙伏伽,这孙伏伽能做到最高法院院长也不是简单人物,孙伏伽最华丽的一个身份是国历史有史有据可查的第一位科举状元,是武德五年甲榜第一名状元及第,为人刚正不阿,审理刑狱,督捕奸盗,查办脏贿等等甚是得力。

    “着你迅速查清王曜之案,不得有误”。

    “臣遵旨”孙伏伽闻言面无表情的应着了,而后阔步退出了大殿。

    王曜此时方才醒悟过来,直叫着冤屈为自己洗白。

    李世民听得聒噪,直挥手喝道:“左右武士何在?将王曜暂押”。

    声音落下,大殿门口两名金瓜武士进来拖着王曜下去,魏征见状脸色一板,直出班喝道:“陛下,王大夫尚未定罪,尚是重臣,如何能够收监”。

    李破军听得也是直点头,这魏征还真是正直啊,这王曜现在还并不是犯人,而且嫌疑犯,按照法理,确实不能够收押的。

    这时,只见得许敬宗朗声说道:“魏大夫此言差矣,陛下也未曾说过收监的,只是未防嫌犯畏罪潜逃,暂时看押而已,若王大夫清白,自会自由的”。

    李世民闻言也是一笑,“正如许卿所言”。

    魏征见状只得退后,接下来的朝会没多大意思了,退朝之后,李破军老实的去了甘露殿。

    果然,一进去,李世民见得李破军来了,便是怒了,“行啊你啊,翅膀张硬了啊,如此大事,如何不与我说一声”。

    李破军嘿嘿一声,忙是前揉肩捏背,“区区一个王曜而已,何用劳烦阿耶啊”。

    “哼,你要知道王曜不是一个人”。

    李世民冷哼道,他自不是真的生气。

    “呃……王家还不至于为了一个王曜行险吧?”李破军也是一滞。

    “行险?呵呵,能行什么险?他王家还没那个胆子敢冒这个大不韪”。李世民闻言也是笑了。

    “那阿耶的意思……”。

    “若不出所料,明日王家便会施压,你那证据可是确凿?”李世民揉揉眉头说道。

    李破军听得一愣,直点点头:“证据我有,施压?怎么施压啊?难道还没逼迫阿耶不成?”

    “无非是学子抗议,商行罢市,再有一些官员联名而已”。李世民抿了一口回甘茗,吧唧吧唧嘴,满不在乎的说道。

    李破军也是听得咋舌,李世民又是说道:“去把尾巴扫干净,证据做足了,还有,别让孙伏伽察觉了”。

    李破军应着出了皇宫,李然早在外面等候着。

    “如何了?杨若丰呢?”李然后直问道。

    “郎君,我们刚找到杨若丰,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一些原委,他便是被大理寺的人带走了”。李然也是哭着脸说道。

    李破军听得一惊,大理寺的动作竟是这么快,王曜当年仗着国子监助教之职,公报私仇,革除了杨若丰的功名,断了他的仕途,致使其沦落到从商贾之事,想必杨若丰心也是愤恨不已的,现在大理寺找他作人证,杨若丰报仇的机会到了。

    次日,早间朝会,李破军却是没有去,而是拍马去了城门处,他今日要去送别一个人,是王珪。

    李破军一身常服,坐在城门处不远的一座酒楼二楼,有意无意的注意着城门处。

    苦坐了小半个时辰,一座马车悠悠使向城门处了,蹭蹭蹭,一个身着褐衣短打的汉子楼了,直向李破军谄媚笑道:“嘿嘿,公子,王珪的马车出城了”。

    李破军点点头,直下楼去了。

    长安城外,回首看着这巍峨高耸的城池,王珪叹了一声,直说道:“长安,别了”。

    正欲转身马,忽听得身后一声喊,“叔介公留步”。

    王珪听得一顿,竟有人相送?回身一看,只见得李破军迎面走来,当即便是一愣。

    王珪脸色僵硬,继而一叹,直拜道:“草民王珪见过太子殿下”。

    “叔介公有礼了”。李破军也是唏嘘不已,还礼道。

    而后又是叹道:“叔介公为官一生,浮沉半世,乞老之时竟无一人相送啊”。

    王珪听得脸色变换,又红又白的,最后只是化作只是一声轻叹,“老夫最是没想到,最后竟是殿下相送”。

    </n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