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毁掉一瓶冼灵丹
作者:乐潇   萌娃招父:娘亲是鬼医最新章节     
    乔汝安忍不住大翻白眼:“别说的这么夸张,世间万物物物相克,他再怎么强也有一个能制得住他的克星。”

    乔汝安话音一落,室内是一段长久的沉默。

    一直以来小七和四大神兽都没有完完全全将乔汝安身上所肩负的责任告诉她。所以到目前为止,她不知道这世上真有世界毁灭的那一天。以前的神族,现在的神界,就是如此。那里乌烟瘴气一片,魔族和凶兽们盘踞占领,一个繁荣和平的神界,已消失不见。

    良久,小七才提醒说道:“我们先看看该怎么收拾这东西吧。”

    回到正题,乔汝安看向安静的紫一:“你知道要怎么控制这个宝物吗?”

    “不知道。”紫一摇摇头,“别说我以前的家族地位低接触不到,即使是其他大家族他们也不知道这宝物的控制方法,一直都被北冥家族掌握控制。不过这宝物现在应该是赫连三长老在控制,我们可以从他那里下手。”

    乔汝安阴险一笑:“哼,既然这坏老头这么放心将宝物放在这里,那我们就好好帮他保管一辈子吧。你们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引蛇出洞的法子?”

    哲轩弱弱地问:“要不我们再用宝物引蛇出洞?”

    用宝物引蛇出洞?

    乔汝安低声喃喃,忽然她低呼一声:“遭了!我们别的宝贝!”

    她急急忙忙的跑下楼,去一楼的大厅那里看。

    一楼大厅里没有什么变化,所有物品都摆放在原来位置上,然而认真看却发现有些东西变了。

    果不出所料,整个蔷薇药楼四周内布置的监控灵器全都不翼而飞,现在所看到的全都是没有任何灵气的赝品。

    乔汝安狠狠一跺脚:“该死的!”

    当初乔汝安精力不够,大厅用的监控灵器都是属于低等灵器,只要稍微有点能力的炼器师,都可以利用它看到之前监控到的内容。而大厅内有几个监控灵器,对着的方向正是二楼的几间丹药房。其中,一间丹药房就放有满满一瓶的冼灵丹。

    此时,所有人的心情都跌落到低谷。他们彻底低估敌人的实力了。

    “玄武,我们丹药房里的阵法是否有变动?”

    玄武摇摇头:“目前还没有。不过这几天丹药房我们都有进去过,监控里肯定有拍摄到。”只要那些人看到监控,他们就知道进入丹药房的法子,把里面的丹药全都取走。

    乔汝安设置的丹药房、药房也属于宝物空间灵器。可能这些空间灵器太强,北冥家族的宝物还没能力吸收,不然现在早全军覆没。

    乔汝安没来由地摸摸脖子上的小七,还好还好,还好小七也比较强大,它也偷不走。

    小七:“”主人,你变得这么惊弓之鸟确定是好事吗?你就不能想到大爷我是灵器之王吗?

    此时的小七早已忘记他刚才说的那一些,北冥家族宝物会变得无比强大的恐吓之词。

    “我们如今要怎么做?”

    如果他们查看监控就会知道进入丹药房的方法,然而我们现在把丹药取出来更不现实,只要开门,所有的丹药都会被换掉。

    “哼。”乔汝安脸色阴沉地冷哼一声,“出城!竟然欺负到老娘头上,那你们就等着老娘过去把你们收拾了。”

    与其左右被动,还不如她主动出击!

    乔汝安一转身,毫不犹豫地将身后的几个丹药房全都毁了!

    “砰砰砰!”刺耳的声响响起,还带有浓郁的药香味。

    “哎呀呀呀,我说你这女人脾气怎么这么急呀。那个劳什子宝物能吸收宝物,难道我小七就不能收宝物吗?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好好的几间药房就被你给毁了。”小七在空间内气得直跺脚,恨不得能出去狠狠的揪一下乔汝安的耳朵,弹一弹她的脑袋。她这人怎么一碰到赫连家族总是容易出错。

    哼,都是那个男人的错!扰乱人心!

    小七气愤地哼唧哼唧,想到那一瓶满满的冼灵丹,那可都是钱啊。

    玄武和哲轩愣愣地看着乔汝安,嘴巴张的大大的。一直懒洋洋补觉的白虎,被这声音惊动恰好听到小七的抱怨,惊讶地瞪大眼眸:“主人不,小七,你干嘛不早点提醒?”

    乔汝安:“”

    当乔汝安一行人赶到城郊十里坡时,公孙衍还在一对二对付三长老和八长老。两人明显就没有用尽全力,有意拖延时间。

    朱琴一直站在不远处观望,看到乔汝安朝她走过来,上前请示。

    “主人,如何处置?”

    “师父,你来了。”

    正在开打的公孙衍恰好也看到乔汝安走过来,连忙兴奋地叫道。

    “主人?”三长老惊叫出声,他这一喊,八长老也跟着一阵惊骇。

    如此年轻模样的人,却被公孙衍尊称为师父,这人绝对是一个能永葆青春的老怪物,能力也在公孙衍之上!那之前公孙衍说鬼医楼是他的,他说的真话。

    原本还想着神不知鬼不觉地盗走丹药,看到宝物一直没有拿到手,还看到她,两人都露出无比惊骇的神色,连忙快速退出战区。

    “鬼医,您就是鬼医是吗?”三长老开始出声套近乎,不为别的,就为她老怪物和公孙衍师父以及鬼医这个身份。

    乔汝安此刻已经收起所有的愤怒,脚步缓缓地朝着三长老和八长老走去。她虽然不懂两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表情,不过他们怕她那就对了。

    乔汝安勾起唇角恶劣地笑眯眯看着两人,特别是三长老:“你们看起来好像很怕我?听说你们很想要冼灵丹?”

    她盯着三长老那亮起的眼眸以及想要点下的头,继续说道:“可惜你们运气不好,刚才有东西惹我生气,我把我几个丹药房都炸了,毁了。”

    “嗯,还包括满满一瓶的冼灵丹,也炸了。”说完,乔汝安慵懒地挑一下眉毛,漫不经心地玩玩指甲,好像刚刚她就在说个无比窸窣平常的小事。

    赫连三长老和公孙衍齐齐倒抽一口冷气,就连一向冷静木讷的八长老,也都惊讶的瞪大眼睛。

    赫连三长老艰难的咽咽唾沫,小声求证道:“您,您说的是冼灵丹吗?一瓶满满的仙灵丹。”

    乔汝安修长的手指不经意地摸下右边的鼻翼,唇线微抿:“我看着像是喜欢说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