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主旋律
作者:胖子爱吃炖豆角   娱乐再成神最新章节     
    “现在什么环节了?”

    “快结束了。”

    等一来一回韩勠出现的时候,还要等脸上的红点消下去。

    赶回节目组终于可以继续录制,场地已经不一样了。

    韩勠询问同组的秦赦,秦赦开口示意。

    就等于,刚刚猜谜的环节只是个开始,而此刻最后的游戏赶上个尾巴。

    所以缺了不少份额,此刻韩勠还是要补上的。

    如果时间补不回来,就要靠质量。

    “那现在评比什么?”

    韩勠不太了解最后这个游戏,虽然具体流程看过剧本,不过没真实跟着也不太记得了。

    此刻询问了一下,倒是没缺席撕名牌,因为撕的只是手臂的贴纸。里面有提示。

    最什么的四种。最响亮,最大的,最妖艳,最寂寞。

    找到的小商品,就要比拼这四个。

    先是最响亮,不过韩勠好像错过了。听说孙韶还给评判的小何姐姐给得罪。人家是小何,他偏偏叫小刘。

    “下面,开始最大的比拼。”导演公布流程。

    “你们都找到什么了?”韩勠询问袁小芙。

    袁小芙给他看,黄队是汽艇,红队差不多,是皮艇。绿队是独角兽。然后轮到蓝队……

    “其实我们在最大的这个小商品,有过争议。”孙韶手捧着一颗心形抱枕开口。

    “佳宁姐说胸怀是最大的。要有最宽广的心胸……”孙韶对着台下导演那里。

    “呵呵。”

    没等说完就都笑了。

    “放弃吧!别狡辩了!”韩勠手拢在嘴边大叫。

    “当然还有一个就是,我们也说了。”正要继续说的孙韶尴尬笑了一下,却继续装作没听到开口。

    “老婆是最大的。”孙韶坦然开口。

    “呵。”

    韩勠揽着秦赦肩膀:“老……老婆都‘小’商品了,还最大的!!!”

    “哈!!”在一边的黎若白听到也笑。

    “喂孙韶听到了吗?!”秦赦对着孙韶。

    “还得韩勠回来!不然没人怼他!!”凌成点头。

    “怒怼。”罗焕拍手。

    孙韶这次没法无视了,很是无奈低头,几人也都质问他。

    “韶哥。商品就算了,居然还是小商品!!?”韩勠探身。

    “居然还是小!!‘小’商品?!”瞪眼看着导演刻意强调。

    导演组那边都笑出来,孙韶回身走向韩勠竖起食指示意他噤声。

    “大家不知道。刚刚呢,韩勠因为柠檬汁过敏所以缺席了一会……”孙韶揽着韩勠肩膀很亲近的模样对着镜头。

    “好点了吗?红点都没了吧?”孙韶关心看着韩勠的脸。

    “我不是小商品,没那么娇气。”韩勠躲闪后退。

    “你没完了你?!”孙韶推开韩勠。

    所有人看着两人笑闹,没多久,导演果然宣布。

    “这一次胜利者,是红队的皮艇。”

    红队举手欢呼的时候。

    “蓝队最后一名……负两千三百六十四分。”韩勠平静开口补充。

    “哈哈。”沈莱笑着。

    “果然是怒怼!一点好皮都不留。”凌成开口。

    孙韶队几个人都无奈。

    “所以不要乱说话啊。”尤佳宁埋怨孙韶。

    “我记住你了。”孙韶瞪着韩勠。

    韩勠站在凌成身后不说话。

    “你记住什么?活该你!”凌成看着孙韶。

    众人都笑着,之后没再多说,进入下一轮。

    “那么下面,进行最妖艳的评比。各队准备。”

    导演推进进度。

    “妖艳?”韩勠有点不懂。

    “广场舞最妖艳?”韩勠看着袁小芙拿着的扇子。

    “哈。”

    袁小芙放下后抱怨看着凌成秦赦:“我就说这是广场舞的扇子。”

    “那是维密的扇子,没关系。”秦赦摆手。

    但除了黄队只是一把扇子之外,其他三个队,尤其绿队和蓝队,就真的妖艳了。黎若白来讲,羽毛头饰,就如同古埃及的面具美人一样。看着就有那种味道,何况还没有表演。

    至于孙韶这一队,拿着的是一个头饰。类似国粹戏剧表演的。

    “来给我压压腿。”孙韶这就开始要表演了。

    “韶哥这个准备动作感觉要开大了。”韩勠站在一边。

    几人都笑。

    “哇~”

    结果这边正说着的时候,那边发出惊叹声。

    几人望过去,瞬间罗焕就咧嘴后退,黎若白笑得很灿烂。

    “hoho!!!”黎若白也笑,还手拢在嘴边叫好。

    因为孙韶那副状态跳舞扭动身子的妖艳,太辣眼睛了。关键是眼神还总那么勾人,可他是男的,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这就有点……

    “哈哈!!!”

    韩勠笑得不行,拍手大笑的程度。

    周围人一看韩勠,也都跟着一起笑。

    气氛十分热烈。

    终于跳完了,孙韶在掌声中走回来。

    “我觉得是这样。”房楚楠第一个开口。

    “妖艳和恶心,这绝对是两个概念。”房楚楠对着导演方向。

    “呵呵。”众人都笑。

    “我和佳宁姐还有大勋是这么想的。”孙韶也尴尬,索性转移话题。

    指着自己的头饰,配合温和的音乐,孙韶开口:“国粹,是我们需要发扬的。”

    “又开始了。玩煽情。”罗焕转身。

    “写作文呢?!”沈莱探身叫着。

    韩勠摸着下巴在一边,上前突然开口:“难为韶哥,一直这么主旋律。”

    看着导演方向:“一定是导演让说的吧?”

    导演在那边摆手。

    “不是,其实……”孙韶也揉揉额头。

    “咦妗姐你怎么抱着孩子来了?”韩勠突然惊讶看着他身后。

    孙韶第一时间转头,但很明显那边谁都不在。

    “哈哈!!”

    孙韶回头就要抽,韩勠已经提前跑开。

    孙韶被这么一打断,就得重新酝酿情绪。

    “我觉得国粹需要发扬,比如我们的京剧……”

    “还说呢?!”凌成惊讶。

    “还真是导演让说的吗?!”沈莱疑惑。

    “果然是主旋律,让韩勠说对了。”秦赦看着镜头。

    “我就说他很聪明啦。”尤佳宁看着韩勠开口。

    几人都明白过来。

    孙韶转身看着韩勠:“你就非得和我过不去是吧?”

    忍着笑看了一眼场外导演方向,孙韶指着韩勠:“不知道我们国家现在提倡发扬主旋律精神?”

    韩勠点头上前:“这样韶哥,我能说两句吗?”

    “来。听听你怎么说。”孙韶一愣,伸手拽着他。

    站在中间,所有人看着韩勠。

    韩勠语气诚恳:“我觉得说说我们的祖国。就在今天我们身处义wu这个繁华的商业城市。这里三十年发展变迁,我反而是对祖国的日益强大有发言权的。”

    本来听着好好的,结果众人一愣。

    “你怎么最有发言权呢?”凌成看着韩勠询问。

    “韩勠。讲这个就不能胡说了。”孙韶摇头皱眉。

    “各位。各位,听我说完。”韩勠摆手。

    众人都再次安静,黎若白也看着韩勠。

    等着他继续开口。

    “为什么说我最有发言权?因为年龄。”韩勠开口。

    “韶哥,成哥,甚至是赦哥以及莱哥这几位固定的成员……”韩勠伸手示意周围几位。

    “各位嘉宾不算,我就说固定成员。”韩勠看着王崇泽尤佳宁。

    几人点头也认真听。

    “人的三观树立,性格确定最高峰年纪是哪个阶段?”韩勠看着孙韶。

    “十六七岁到二十岁?”孙韶开口。

    “准确的是是十三岁到十六岁之间。”韩勠摇头。

    “十三岁之前认知还有一些生理缺憾,十六岁之后的认知都是锦上添花。”韩勠开口。

    “韩勠好像讲得很认真啊。”众人沉吟片刻,凌成看着孙韶。

    “韩勠讲东西好像有种吸引力在里面。”沈莱也起身。

    “两年空白期的沉淀。空白是演艺圈的发展,沉淀的是社会底层看到的人生百态。”韩勠看着沈莱。

    “上升到一定高度了。”秦赦惊叹。

    韩勠回身道谢,随即伸手对着罗焕和黎若白:“这两位,和我年纪相仿。但是怎么说呢,成名早。黎若白上学开始就拍戏,毕业至今也没闲着。而罗焕出国留学然后做练习生,出道就红了然后回国。”

    指着自己:“我反而关注的更多。不是演艺圈,是我们的周围这些年的变化。”

    几人都点头。

    韩勠沉吟片刻,询问孙韶几人:“你看,你们小时候看什么?猫和老鼠,圣斗士星矢,七龙珠,机器猫。”

    “用的是什么?松下,日立,东芝,索尼,汽车都是欧美进口的,桑塔纳号称神车。当时满路上跑的都是这个。少有一些高档的。”

    “哎他了解的很多啊。”孙韶好奇看着凌成看着韩勠。

    “你有什么不一样?”凌成点点头,对着韩勠。

    韩勠开口:“我想说的是。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国家是这样的。我们自己的资源丰富但是工业基础薄弱,很多简单的东西我们自己都不能生产,或者生产不出特别好的有竞争力的商品。这个时代成长起来的孩子,印象中固有观念都是外国的月亮更圆。”

    “一说国外的,进口的,肯定好。国产的就要差一些。哪怕后来我们国家强大了,甚至都有点很难扭转这个观念。总还是抱有这种想法,觉得……能行吗?”

    众人恩了一声。

    也都沉默下来。

    “到底什么时候,这个局面改变了呢?”韩勠再次开口。

    伸手示意罗焕和黎若白:“2008年,我和罗焕18岁,黎若白16岁。我们祖国成功举办奥运会。是我们崛起,然后逆袭的巅峰和转折点。”

    看着周围:“从那年开始,一直到今天。我们有高铁,有j20。我们有航母,我们甚至有了第一艘甚至正在建设的航母,纯粹国产的。圆了百年的梦。”

    众人不由自主都沉浸其中。

    “而世界各地充斥着我们生产的商品。可以说几乎全世界都写着一个词组。”韩勠继续道。

    “made,in,china。”韩勠竖起食指。

    “好!!!”

    孙韶第一个拍手,特别诚恳。其他人也都跟着拍手,尤其看着导演组,也是附和一起。

    “他懂得好多啊。这些都不是娱乐圈的事吧?”尤佳宁看着韩勠开口。

    “我没那么忙。所以网站什么的也都乱逛。不止关注娱乐,也关注国际和军事。”韩勠示意。

    几人点头。

    “韶哥你知道有意思的是什么吗?”韩勠看着孙韶。

    孙韶摇头看着韩勠。

    “美国总统川普,号称要制造贸易壁垒,提高关税。让我们的产品没有竞争力,以至于美国自己制造业回归。然后他自己演讲时候戴着的领带其实就是made,in,china。”韩勠开口。

    “哈哈。”

    几人笑出来,孙韶也呵呵笑。

    “是真的吗?”沈莱好奇探身。

    “竞选的时候。”房楚楠在一边点头。

    罗焕和黎若白一直在一边看着,眼睛一眨不眨。

    “所以身为一个九零后。但偏偏只是挂了一点边。而我世界观树立的那几年,是什么时候?是加入世贸组织之后的三年。也正是蓬勃发展的3年。”韩勠开口。

    看着几人:“然而很多国人固有观念让膝盖生根了,明知道国家日益强大,却还是崇洋媚外。”

    突然笑出来,韩勠开口:“然后有趣的是。动不动就拿国外和我们比。”

    “说美国国力比我们强。欧洲福利比我们好。澳大利亚环境优于我们。沙特比我们石油多。俄罗斯比我们凉快,越南比我们暖和,泰国大象比我们多。”

    韩勠惊叹:“搞得世界就两个国家似的,一个中国一个外国。”

    “噗!!”

    “哈哈!!”

    几人大笑,罗焕拍手竖起拇指:“好!!!”

    孙韶也揽着他肩膀。

    韩勠停顿一下,再次道:“但这些都不算什么。最有趣的是谁?印度。”

    “三哥?他们怎么了?”秦赦上前。

    “他们也和我们比。但从来不拿自己比。动不动就是,美国武器比你们先进,德国的机械比你们强,法国的艺术领域更有魅力。rb的高铁更安全。布拉布拉的。”韩勠开口。

    “哈。”

    黎若白笑:“布……布拉布拉~”

    韩勠瞪眼看着镜头:“臭不要脸的有一个是你们自己国家的吗?!连个厕所都没有随地大小便女性都不敢出门甚至坐公交好意思比个毛线你比……”

    “喂!!”

    “哈哈哈!!!”

    众人前仰后合爆笑,孙韶也一边无力笑一边赶忙给他抱住捂着嘴,韩勠还不干,对着镜头飞腿之类的踹。

    再看摄制组也是笑得歪倒。

    乔力乾推推眼镜也是笑着看着他。

    都笑完之后,韩勠自己也笑了。

    “我感觉这段是播不出去的。”叹息支着膝盖,韩勠起身开口。

    “不过过审的时候,可以讨好局爹。”韩勠对着导演示意。

    “哇~”

    众人拍手鼓掌。

    “这个虽然播不了,但我感觉绝对的主旋律。”凌成竖起食指。

    秦赦上前碰碰孙韶。孙韶回头,秦赦笑着:“比你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多了。真的就这段,声情并茂,趣味性真实性,一个天一个地。”

    “我服。这个我真服。”孙韶拍手。

    “全能,什么都行。服了。”孙韶看着几人。

    “搞笑,捧嘉宾,带节奏,抛梗接梗……”孙韶板着手指。

    “说正能量主旋律还这么强悍?”孙韶瞪眼看着几人。

    韩勠谦虚笑着。

    “没有。”沈莱探身上前。

    “这都还不是人家最强项呢?”沈莱开口。

    “最强项是什么?”房楚楠询问。

    沈莱让开身子,将黎若白显露出来。

    众人下意识看去,黎若白一愣,也笑出来。

    “哦哦。”几人恍然。

    “粉红是最强项。”房楚楠拍手。

    “他真的很厉害。”尤佳宁开口。

    “服了。心服口服。”卫勋拍手点头。

    韩勠一直不说话,说得够多的了。

    不过导演也的确示意,这段可以保留,但估计是播不出去。就真的可以给过审的时候,局爹看看。说不定就能取得好印象。

    “绿队展示最妖艳的商品。”

    随即没再多讲,接下来,导演高声示意,绿队展示最妖艳。

    罗焕回头看看,突然拍手欢呼。

    韩勠也看过去,倒是没什么意外。黎若白带着羽毛面饰,站在舞台中央。而此刻音乐也响起,小野猫的《buttons》。很有节奏感很经典的舞曲。

    只是当黎若白戴着羽毛面饰随着音乐舞动的时候,浑身扭动如同一条美女蛇一样。

    转身的刹那发现,嘴里还叼着一朵紫色的花。而透过面具的眼神,极具吸引力。

    韩勠不由看愣住了。

    但是这么多人都欢呼,自然没人关注他。

    就这么定定看着,她一边跳舞,一边朝着台下走去,甚至还去导演组那里拉票。导演组当然也都拍手欢呼。

    “哇!!”

    “真是拼了!!”

    “果然妖艳!!”

    “孙韶你不行了!!”

    所有嘉宾和成员都赞叹,黎若白回来的时候还和不服气的孙韶尬舞。然而没人知道导演其实没太关注黎若白,反而关注韩勠。

    只是没多说什么。

    “哇~”

    黎若白最后一个后弯腰高难度动作结束,得到全体成员嘉宾的掌声和夸赞。

    “厉害了这个。”沈莱自夸竖起拇指。

    “这个真的厉害了。”秦赦也点头。

    “小芙!上!!”凌成也开口,看着袁小芙。

    “不能输。”秦赦将扇子递过去。

    “广场舞啊。”袁小芙抱怨接过。

    此刻音乐再次响起。

    《problem》,也是前几年特别流行的一首。

    袁小芙走下去。

    “woo~woo”

    韩勠拍手大叫,极大声的欢呼着。

    周围气氛也很热烈。

    此时导演突然不动声色的开口叫来孙韶,和孙韶说了几句什么。

    这么多人都关注袁小芙的表演,也没在意。

    没多久袁小芙表演完毕,大叫都鼓掌。

    韩勠也和她击掌庆祝。

    “最后,有请我们最妖艳的……”

    “王崇泽!!”房楚楠大叫。

    王崇泽围着一个长的彩色羽毛在脖子上。

    音乐响起,王崇泽面无表情看着前方,突然一个下劈腿。

    “噗!!”

    韩勠真没忍得住大笑,拍手笑得脸都发红。

    这个真的,孙韶的表演如果是带着搞怪和恶心的话。

    王崇泽这个就真是舞蹈,表情也是。只是由他跳出来,就有点……

    是真的有点妖了。

    配合有点电眼的邪笑,跳着轻佻的舞步,偏偏整体气质和风格还都能统一起来。

    甚至最后他还下去用羽毛围着一个工作人员脖子要互动。

    倒是气氛一样热烈,结束后也获得掌声。

    “哇!”

    “这个我身为黄队都要投票了。”韩勠赞叹拍手。

    王崇泽呵呵笑着退回去。

    那么最后一队也结束,此刻到了最终,最妖艳评比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