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第138章
作者:雪丽其   娇宠八零最新章节     
    萌萌特别爱吃, 一口接着一口吃得特别欢实,这时候门帘儿一掀,睿哥儿背着小手从外面走了进来。冯老太一回头就看到了他,都没露出一丝意外的表情就问:“睿哥儿,你吃了没?”

    “我吃过了,冯奶奶,这花儿送给妹妹。”睿哥儿从背后拿出来一束开得绚烂的红色小花, 轻轻地放在了萌萌的小轿子旁。

    冯老太一眼就认出这是山里面的野花,故意板着脸不认同地说:“睿哥儿,山里太危险, 你下次别去山里摘花儿了,知道不?”

    “嗯,妹妹喜欢。”睿哥儿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他盯着小萌萌看得特别专注,突然小萌萌冲他张开了两只小手, 嘴里“啊啊”地叫了两声,让睿哥儿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

    “咱萌萌这是想让你抱她呢。”冯老太爱怜地看着小萌萌, 用甜得发鼾的声音哄着:“萌萌,睿哥儿还小抱不动你, 奶奶抱你起来。”

    冯老太把她从轿子里抱出来, 放到了小竹床的软枕上稳稳地靠着,就着这个姿势继续喂完了饭, 收拾好碗筷随口招呼说:“睿哥儿, 你在这里陪着玩会儿, 奶奶去厨房里洗碗,一会儿就回来。”睿哥儿已经来过她家里很多次了,冯老太知道他喜欢看萌萌,人也细心,让他看着萌萌她很放心。

    等冯老太走远了,睿哥儿站在小竹床边上,伸出一根手指头碰了碰萌萌的脚底,嫩嫩的好像一不小心就会碎了,他也不敢多碰,只摸了摸五个小珍珠似的脚趾头。没想到这动作就像开启了机关,让萌萌忽然动了起来,她像受不了似的缩回了小脚丫子,身子一歪趴在了床上,两只小手小脚微微缩起,像个小圆球似的滚来滚去。

    “哎哟,咱萌萌会滚啦?”冯老太一脚跨进门内,就看到了萌萌在小竹床上来回地滚动,顿时惊喜得跟捡到宝似的,都说七个月的娃娃才会滚,她家萌萌才六个月大就学会了,果然是比一般的娃娃要聪明得多。

    冯老太乐得咧开了嘴,坐在床沿边上探出手说:“萌萌,过来奶奶这里,来……”

    萌萌机灵地抬起小脑袋看了一会儿,果断地滚了过来,那姿势要多圆润就有多圆润,还笑得咔咔地,快碰到冯老太的手时,忽然方向一扭,精准地落入了睿哥儿怀里,把睿哥儿惊得动都不敢动一下,一张小脸儿都发红了。

    冯老太怕睿哥儿抱不住,赶忙把小孙女儿抱了回来,点了点她的鼻尖儿说:“萌萌,你咋不到奶奶这里?咱再滚一回好不?”

    她把萌萌重新放了回去,勾着手掌诱哄着:“来奶奶这儿,奶奶这儿有好吃的。”但萌萌只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她笑,丝毫不肯再动一下,让冯老太好不失望。

    睿哥儿又待了一会儿才回去,几分钟之后,冯家的其他人也回来了,冯老太在堂屋里摆好了饭菜,也没啥好东西,就是就着稀粥啃咸菜,顶多再加上一只卖不出去的腌制小螃蟹,跟半个鸡蛋一样大,一口下去就没了。

    但冯家人很珍惜地吃着这只小螃蟹,一直等吃到最后一碗粥,才舍得把这只螃蟹细细地嚼碎了咽下去,跟吃什么山珍海味似的。

    吃完了饭,冯益民就跟冯老头商量说:“爸,最近这天儿热得发慌,我看过几天是不是该下雨了?咱要不要趁早把地给收了?要不然等下了雨,今年的收成就都泡汤了。”

    “村里其他人怎么说?”冯老头是老辈人思想,一心想跟村里的人保持同步。

    “爸,现在都改革开放了,包田到户,只要能把公粮交齐了,哪管咱啥时候收粮?”冯益民耐心地跟他解释,过了一会儿又说:“我看村里的人也是这两天,我刚跟老二老三也都说了,趁着这几天赶紧把地收了,我看今年要下雨。”

    “成!”冯老头用手指把桌子一敲,点着头说:“咱家包了不老少田,花生甘蔗啥的还能再等一等,就这两天先把稻谷收了吧,这是要交上去的东西,马虎不得。”

    选好了日子,冯家人就都出动了,秋收是一年到头的大事儿,关系到家里人的口粮。桃源村的人平时打渔,不打渔的时候种田,虽然现在已经取消了公社,但公粮还是要交的。交完公粮之后,剩下的才是属于他们自个儿的。

    收粮那天,太阳早早地就升上来了,火辣辣的阳光晒得人生疼。都说秋老虎秋老虎,这秋天的太阳比那老虎还厉害,但冯家人却很高兴能看到这太阳。出大太阳好哇,等收了稻谷之后,无论是打谷子晒谷子都能省不少事儿。

    老冯家的人一起走出了村口,等到了田地里却各自分开,三兄弟已经分了家,户口都不在一起,当然这责任田也是各归各的。话虽这么说,但是陈红梅看到老两口跟着大伯一起下到了田里,心里就忍不住有些发酸,站在田垄上嘀嘀咕咕:“你看你爸你妈,都是一家的儿子,咋就不来帮咱们家收稻谷,偏巴巴地跑去大伯家的田?”

    “我说你嘴里能有一句好话不?”冯老三被这日头晒得发晕,脑子里本来就焦躁得很,还听着这婆娘在这里嘟嘟喃喃,心里就先不耐烦了,歪着嘴说:“什么你的我的?那不也是你爸你妈么?不信你现在回娘家,看看他们还认你不?”

    “咋不能认?”陈红梅顿时不乐意了,下到田里指着他的鼻子说:“冯老三我告诉你,我姓陈不姓冯,我回娘家他们当然得认我。”

    “嗤,”冯老三拍掉她的手,脸上就有些不屑地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忘记啦?咱爸咱妈跟咱又不是一个户口本,不帮大哥家收粮帮谁收?帮你么?你脑子没坏吧?”

    陈红梅心里一阵气苦,越看冯老三越觉得不顺眼,“我这是在帮谁?我还不是在帮你说话?好心当了驴肝肺了我。”

    冯老三直接转身就走,一边挥舞着镰刀一边冲陈红梅喊:“别说废话了行不?你还收不收粮了?你看看大哥家都割到哪儿了?”

    陈红梅瞥了一眼旁边的田,果然看到大伯家四个大人一齐上阵,已经把一块田收到一半儿了,瞬间就在心里觉得被比下去了。她不跟男人比,她跟苏婉比还不行么?看大嫂那娇弱的样儿,要是被她比下去了,她才真叫糟,赶紧埋着头割稻谷去了。

    要秋收了,村里的小学校也放了农忙假,苏婉当然也来到田里,但是冯老太看她娇怯怯的样儿,总也不肯让她太过劳累,才割了一小会儿就指着田垄上的大树说:“老大家的,你去看看萌萌睡醒了没有?这天儿热的,得给萌萌多喝点儿水,水我就放在摇篮边上,你记得给她喝啊,别让蚊子叮着她。”

    今天忙着秋收家里没人,就连大娃二娃也来帮忙了,跟在大人的屁股后头捡稻穗,冯老太就把萌萌放在小摇篮里,外面罩一层小蚊帐,到了之后往田垄上的大树一挂。得,那小风一吹,摇摇晃晃地,萌萌舒服得直接睡了过去。

    苏婉来到大树底下,小心地把挂在树枝上的摇篮拿下来,掀开外面的蚊帐一看,萌萌还闭着眼睛睡得跟小猪似的,小嘴儿还一努一努地,别提多可爱了,把苏婉看得心都要化开了。

    她真该庆幸冯家人疼爱闺女,连她这个儿媳妇也跟着受益,这不,冯老太站在田里还不放心地冲她喊:“老大家的,你就在那里看着萌萌,别让蚊子叮着她。”

    “知道了,妈,等她醒了我就给她喝水。”听了她这话,冯老太才安心地继续割稻谷。

    她割着割着,突然就觉着有些不对劲,拉住从她身边经过的冯老头说:“诶我说老头子,你有没有觉得今年这田里好像没有了水蛭?”

    她低着头左看右看,果然没看到一丝水蛭的影子。这要是在以前,一下到水田里面割稻谷,不一会儿腿上身上就都爬满了黑漆漆的水蛭,看着特别渗人,被吸了血之后还老疼了。

    冯老头比较粗心,他着急着去收割稻谷呢,甩开她的手说:“没有水蛭还不好么?兴许都爬到别人田里去了。”

    包田到户之后,农民的积极性也更高了,冯老头急着收割,都是为了自家人收粮,那还不得积极一点?

    冯老头和冯老太都是田间地头的好手,冯益民更是壮劳力,三个人一齐忙活,从早到晚用了整整一天,终于把家里的十亩水田收割完成。今天天气好,水稻割下来连晒都不用,现场就在田地里打好了谷,用斗车一车一车地拉回到家里。

    苏婉早带了萌萌回家做饭,收粮是重体力活儿,干活的人必须吃得好点儿,不然真支撑不住。苏婉一早得了吩咐,蒸了满满一锅干饭,还特意给每个大人准备了两条小海鱼和两只小螃蟹。至于鸡蛋,冯老太几次三番说了,那是留给萌萌吃的,谁都不让碰。

    赶在太阳落山之前,最后一车稻谷终于拉回了家,但冯家人还不能歇着,一吃完饭就赶紧来到院子里,那么多稻谷呢,得赶紧脱了粒,不然天一下雨就都坏了。

    院子里就有木头做的舂米机,跟个磨豆腐的石磨一样,把黄澄澄的稻谷从顶上倒下去,冯老头和大儿子一左一右地转动着磨盘,白花花的大米就从底下出来了。

    冯老太站在一旁等着收大米,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诶停停停,快停下来,你们看呐,这米咋这么大这么白?”

    冯老太的手里捧着一把大米,一颗颗都晶莹剔透,又圆润又饱满,跟个白珍珠似的,让冯家人都看傻了眼。

    “这还是大米么?我咋觉得这不像呢?”冯老头种了一辈子田,虽说他们海边的稻田比较肥沃,但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大米,这东西感觉不像是人间该有的,冯老头捏了一颗拿起来看,沉甸甸的,晶莹得好像要发光,闻一闻,似乎还有香气呢。

    四个大人站在舂米机前面面相觑,苏婉是老冯家文化程度最高的人,也解释不了这大米为啥会变成这样。

    “妈,这可咋整?”冯益民都有些拿不定主意了,这往年收的大米一舂出来,都是碎碎的还带有一点黄色,跟今年这米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说是天上地下也不为过了。但他身为一个党员,却根本没往那怪力乱神的方向想,而是把这都归功于天时地利人和。

    冯老太的眼里闪烁着亮光,一咬牙说:“赶紧舂,舂了赶紧收起来,趁着天黑没人知道,我警告你们啊,连老二老三都不许告诉他们。”

    冯老太人老成精了,这么多年她也看清楚了,这枪就打出头鸟儿,要是全村的人都跟他们家收成一样也就算了,如果不是这样,那还是不要声张出来,不然好事儿也能成为坏事儿。

    一家人看了看彼此,都同时明白了对方心里在想什么,没说地,当下就赶紧趁着夜色,紧赶慢赶地把稻谷都舂成了大米,果然都跟之前看到的一样,全是晶莹圆润的白大米。

    冯老太把这些大米往仓库里一收,把仓库门都关得严严实实地,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米都成这样了,那交公粮的时候咋办?

    这团小东西终于走到了小木车前面,像喘不过气似的吐了吐舌头,身子一翻四脚朝天躺在了地上,毛绒绒的小肚皮一鼓一鼓地特别可爱。

    二娃蹲下来看它,回头说:“像妹妹的布老虎。”

    “可我咋看着像猫呢?”大娃年岁大一点儿,也比较有见识,他觉得这东西不像是老虎。

    “虎。”萌萌的小手儿撑在支架上,从车子里探出头来盯着那团小玩意儿,笑得咔咔地。

    看萌萌这么喜欢,睿哥儿走上前去,把这只小东西从地上提溜起来,看它缩着脖子蜷着四肢很怂的样子,就把它摁在了小木车前面的支架上,还恐吓了它:“老实点儿!”

    得了这团小东西,大家都不想继续遛弯了,呼啦啦地簇拥着萌萌回到家里,一进门苗玉凤就看见了,“哎呦,这是啥玩意儿?”

    “萌萌说是虎。”睿哥儿提着它的脖子把它放在了地上,这玩意儿的脸和身子都很圆溜,蹲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一下,它身上的毛是橘色的,还夹杂着一丝丝白色的条纹,就连四只爪子也是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