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铜将
作者:墨菲猫   缉魂录最新章节     
    "席昉按着左手腕上的圆点,给米勒简单留言。

    席昉告诉米勒他很好,已经找到变强大的方法了,现在进展还不错。如果郝一墨醒来的话,转告她,让她安心休息,尽快恢复身体,他很快就会去接她了。

    做完这些动作之后,席昉这才回过神来去观察武将之战的关卡。

    有了米勒的好消息,他心中充满了信心,为了自己也为了一墨的期待,一定要成功闯关。

    席昉正身处一个雄伟的宫殿之中,身后是一道朱漆大门,门上飞檐楼阁,被高大的墙围了起来。

    他的脚下是数百级阶梯,阶梯的下方是一个宽敞的广场,青石地板,上面什么都没有。

    广场边上有一排架子,上面放着刀枪棍剑等兵器,看上去有很重的煞气。

    “这里不会是练兵场吧,打斗的地方,看看去。”

    席昉猜测着,慢慢地走下了阶梯,来到了广场上。

    他刚踏上广场的空地上不久,就听到空中传来了声音,那把声音跟本里不一样,是一把没有任何情感的冷漠男声。

    “历难者,欢迎来到武将之战之铜将关。

    你在武将之战的关卡里,将会面对三个小关卡。分别为铜将,银将,金将。

    打败关卡中的所有将领方能成功闯关。

    关卡规则:

    一、可以用格斗场上兵器架的任何兵器,也可以用自带的武器。”

    二、每个小关卡的打斗中,历难者可以提出停战休息三次。每次休息不能超过一个小时。

    三、打败关卡中的将领标准为,将领被打倒,不能动弹超过十秒。

    四、每个小关卡之后,历难者可以自行制定休息时间,不能超过十日。

    五、成功闯过每个小关卡,会有相应的奖励即时发放。

    六、成功闯过每个小关卡,可以选择离开,不再继续闯关。

    七、刀枪无眼,历难者生死自负。

    宣布规则完毕,十分钟之后,开始铜将关卡的打斗。请做好准备。”

    席昉听完关卡的规则,第一反应就是跑到兵器架去。

    “艾玛,这准备时间也太短了吧,十分钟哪够认识完这些武器哦。”

    席昉看着兵器架上十几二十把兵器,顿时犯了难,他只认识刀枪棍剑,其它的只在电视上看过。

    什么流星锤啊,双节棍,戟,斧头,鞭子,还有叫不出名字的兵器,他哪里懂得用。

    席昉随便拿起兵器架上的一把剑,握在手里挥舞了一下,没什么感觉。感觉轻飘飘的,太秀气了,没杀气,还不如莫离用的顺手。

    他又拿起旁边的一把刀,感觉手上有了点重量,刀面看上去很宽,刀尖是弧形的的。

    席昉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有点分量,杀伤力应该够了,刀的面积那么大,随便一扫就能打到敌人。”

    席昉要是知道这把刀的重量为一百斤,就不知道他作何感想了。他在前面的关卡里加强了肉体,又被混沌灵气洗礼了一番,身体的强度比起之前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所以,当他拿着一把正常的剑,觉得太轻了。拿着这把一百斤的刀,觉得刚刚好。

    席昉左手拿着刀作为第一选择,然后来到了其它兵器面前,一一拿起来掂量。

    “这把太轻,这把样子太丑,这个也太难用了吧,这是什么鬼都不知道怎么拿,这个太不符合我风格了……”

    席昉挑剔吐槽着,选来选去,还是觉得手中的大刀比较上手好用。

    “就选你好了,大刀,你可要替我争口气啊,希望我别看走眼了。”

    十分钟时间很短,席昉选好武器没多久,就到点了。

    那把冷漠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时间到,铜将上格斗场,关卡考验正式开始。”

    席昉表情凝重了起来,他将眼神投到了广场上,想第一时间看清楚铜将的样子。

    一个人仿佛从空气里面突然钻出来的一般,拿着根铜色的棍子,直愣愣地站在了席昉的对面。

    如果那能称作是个人的话。

    它全身是金黄色的,个子跟席昉差不多,人该有的它都有,连眼珠子都有在转动,身材挺拔精瘦。

    可是,席昉一下子就看出来,它是个假人,全身都是铜做的。

    不知道什么人用了什么手段,让一个铜人动了起来。

    如果它不是穿着棉麻中裤,光着上衣,而不是穿着武僧的衣服,席昉可能还会怀疑它是从少林寺偷跑出来的铜人。

    铜将突然动了,它举起了铜棍,那铜棍有一米五左右长。

    铜将右脚往前踏出一步,出棍向前猛力敲击,出棍如电。这一棍虎虎生风,大有劈裂空气的能量。

    席昉手持大刀,做好了防御的姿势。

    铜棍往席昉的手腕处劈来时,仿佛锤子打钉一样干脆利落。而席昉的手早就已经不在那个位置了,他瞬间移动到旁边去。

    “还好,它的动作我看得很清楚,就像在放慢动作片一样。

    不然,那一下的力气那么大,我手腕都能给它打断了。这一招阴啊,想让我的武器掉地,瞬间失去战斗力。”

    席昉心里暗道。

    铜将见它的点劈没有成功,马上收回铜棍,站回了警戒的站姿。

    紧接着,铜将举起铜棍到脑袋上方,朝着席昉疾跑过来。

    就在快抵达席昉面前的时候,它手中的铜棍由上而下,胳膊发力快速地朝着席昉的头部甩了下来,它的力气抵达棍子的末梢,铜棍瞬间仿佛变成了鞭子一样甩出来。

    如果被这一棍打中头的话,估计脑瓜子瞬间就会像西瓜一样开裂,脑浆都能迸出来。

    要是它遇到别的对手的话,还能收到点实际的效果。

    可惜,它遇到的是席昉,一个开了心眼的人,它的动作在席昉眼里完全就是慢动作。加上席昉跑路的速度又快,它根本就没能碰触到席昉,铜棍又扑了个空。

    铜将也不气馁,它不拖泥带水地收回铜棍,继续朝着席昉的方向斜劈过去。

    席昉又轻松躲了过去。

    铜将不断地追着席昉的身影,反劈斜上劈正劈,各种棍法组合起来,手上的铜棍被他挥舞地密不透风。

    它下棍狠,回棍快,反扑的速度异常的利落。显然是棍法熟练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