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变故
作者:黑深残   放开那个系统最新章节     
    气球的连线绑在一块石头上,红色的小光球飘到了另一边,却是拒绝与他交流。

    不过,这种反应,却是比没反应好。

    最怕的就是那种完全无视,一点都琢磨不了的情况。

    吴凡没有紧追不舍、纠缠不休,只是瞥了对方一眼,就继续起自己的拍蚊大业。

    啪啪啪的巴掌声,十分有节奏地在小公园里响着,竟是与虫鸣声逐渐相合起来。

    细细听去,能够从中听到一段没有谱、却意外好听的曲调。

    这时,曲调发生了一些变化,不再是啪脸。

    “铛铛”

    吴凡指尖轻点在了旁边、支撑滑梯的钢管上,空灵的声音响起。

    “嗡嗡”

    在周围空中瞎逼乱飞的蚊子,如同听到了调令,却是从滑梯这边向外疏散。

    大约在两米外,一股小黑点在空中汇聚了起来。

    细小的嗡鸣声渐渐变大,这些惹人烦的家伙,竟也是加入了这场演奏中。

    略显清幽的公园,在这响起的诸多声音中,却是变得越发和谐。

    “呃,呵呵”

    打了一个酒嗝,一名满身酒气的男人,身子摇摇晃晃,就闯入了这座小公园中。

    和谐的曲调,被打断、打乱,两米外的空中有序飞行的小黑点,一下子就变得无序起来。

    淦!

    吴凡暗骂一声,利用小攻略使用的驱蚊曲还没完成,就被外界的打扰弄得前功尽弃。

    他有些恼怒,探头朝外面看去,一双小眼睛瞪得溜圆,竟是有些额,可爱?

    事实证明了,大多生物在幼体时期,长得都不会太差。

    他看见了那个坏他好事的家伙,一个头上已经秃了的中年男人。

    对方的手里提着一瓶烧酒,里面只有三分之一的液体,人就坐在小公园的椅凳上。

    旁边的路灯,几只蛾子在透明的灯罩外面环绕,地上灯光映照下的影子不断在闪动。

    “混蛋”

    坐在公园长凳椅上的中年男人,突然仰天吼了一声。

    吴凡:“”

    有些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吓了一跳。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遭这种罪?”

    接着,半个小公园,就都能听见那个醉酒中年男的唠叨。

    “我每日辛苦的工作,加班熬夜,赚钱养家,老婆却拿着我辛苦赚来的钱去做头发”

    气氛的颜色,逐渐变得环保。

    “为什么,我非得脑抽带儿子去做全身健康体检?为什么,我会有一个医生朋友,而他又为什么要把那种残酷的事实告诉我?让我一辈子活在虚假的谎言里不好么?吉野,我的上司,以前你总是排我加班,我还很感激你能让我获得赚更多的机会。结果,感情可好,每一个我加班的夜晚,你都是和我老婆一起度过的么?”

    外面,秃顶中年男人的愤怒指责声,让吴凡缩回了头。

    不过是区区驱蚊曲被打断,比起对方的悲剧,完全不算什么。

    吴凡觉得,还是要给悲痛者,多一点宽容的!

    “但我又能做些什么呢?不想丢掉工作就不能反抗,不想与她离婚就只能选择原谅她,我根本就没有勇气去反抗这一切,我已经快三十岁了”

    快三十岁的秃顶?

    滑梯后面,小吴凡的眼角抽了抽。

    “像我这样的人,离职后还能再找到工作么?离婚后还能再娶到老婆么?而被每天繁重工作几乎掏空的身体,还能再生出一个孩子么?”秃顶男人的声音越来越低。

    直到最后,传到滑梯这边,吴凡都有些听不清了。

    “我的人生,到底还有什么意义?我活在这个世界上”

    眼神逐渐无光,秃顶男人僵硬地拿起了酒瓶,本能地往嘴里倒酒。

    旁边路灯,一只飞蛾停在了透明的灯罩上,影子被映射到了地面。

    莫名地,地上的影子,似乎拉长了一些。

    “滋滋滋”

    路灯,闪烁了几下。

    “哐啷”

    酒瓶落在地面,在地上打起了转。

    一些液体散落,浇湿了一块地方。

    “是个倒霉的人,却是和我无关的事。”

    吴凡低喃一声,小肩头耸了耸。

    外头,似乎安静了下来

    酒瓶的滚动声停下!

    咦,不对,不仅是男人的声音消失。

    周围虫子的声音,似乎也没有了!

    吴凡察觉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再次探头。

    路灯下,长凳椅上,男人的身影,却已经消失不见。

    小公园不大,那个位置正是视野最好的地方,左右两边有约莫五十米、并没有多少遮掩物的距离。

    吴凡瞧了瞧,却都没有见着人影。

    “那家伙呢?”

    寂静的公园,没有了声音,竟是无一人回答他。

    一股恶寒,完全不受控制地,从心底深处涌起。

    “小命、小攻略”

    吴凡翻身而起,趁着身体没有完全僵硬的时候。

    旁边,被藏在滑梯底部、那柄跟着一起穿过来的古剑,被他抓握在了手中。

    “怎么了?”小命有些诧异问。

    “你有感觉到什么吗?”

    吴凡紧锁眉头,在大口喘息着。

    小胸膛起伏得很快,他却是在压抑着从心底,突兀涌出的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他很熟悉,是对于危险的感应。

    诚然,他的身体素质是变弱了,但他的直觉却没有。

    而若,这真是他六岁时候的身体。

    那毫无疑问,六岁时候的他,对危险的感应程度,绝对是最好的。

    因为,那时候,他刚好经历过了一场生死边缘的车祸。

    “到底怎么了?我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也是。”

    就算小攻略、小命都这么说,但吴凡也没有放松警惕。

    一双眼睛不断地扫视着周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而且观察的同时,他嘴中也在解释说道,“现在,这里有些太安静了。你们难道就没发觉,几乎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无论是虫声、风声、又或者是蚊子煽动翅膀的嗡嗡声”

    吴凡说着自己察觉到的不对劲之处,身体却在轻微幅度地左右跳动着。

    小动作让他的体温逐渐上升,倒不至于被心底涌起的寒意,弄得彻底僵硬住。

    “我有一种处在危险中的感觉。”

    吴凡说着话,最终却是将自身的目光,放在了路灯下的地面上。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