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作者:火之高兴   漫威世界的术士最新章节     
    本来埃文森这次是只打算让黑章部出风头,可没想到最后整出来这么一个劳什子的修正案,把自己也给绕进去了。

    以前埃文森用法术杀人,即便是事发了,那找一个伶牙俐齿的好律师,还可以钻个空子把事情遮过去。毕竟以前法律对于异能犯罪尤其是魔法犯罪这一块,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可是自己这一顿操作猛如虎,直接把这一块空白给填补上了,变成有法可依有例可援的情况了,对于这个结果,埃文森那真是相当的无语。

    但不管怎么说,这次一开始看起来平平无奇,但过程却跌宕起伏的案件总算是结束了。在罗蕾莱这作秀一般的人不落下帷幕之后,希芙也就回阿斯嘉德去了,神盾局的众人也随即转到了别的任务。

    但是她们是结束了,埃文森这边确实结束不了啊。他回到了福音公司的最终教条之中,从吧台上面拿了一瓶艾瑞达双子珍藏的最贵的酒打开,给自己倒了一杯之后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小的事情。然,噗…

    埃文森以后就直接喷了出来,不敢置信的拿着酒瓶仔细的观察了起来。这酒不对吧…

    他是什么德行艾瑞达双子早就知道了,他每次来都挑最贵的酒喝,这还则罢了,关键是他个人的修养不够,好酒坏酒在他嘴里面喝不出什么差别了,让他喝什么窖藏陈酿那就跟牛嚼牡丹一样暴殄天物。

    所以艾瑞达双子就刷了个小花招,瓶子还是那个瓶子,埃文森喝完以后就拿凉水给续上了。

    这倒也不是她们抠,而是单纯的觉得这种事情很有意思,就像是她们三人之间特别的情趣一样。

    埃文森喉咙中咕哝了两声,把酒杯放到了一边,就干坐在那里想事情了,而这个时候艾瑞达双子正巧也来了。人家这个时候可是春风得意,刚刚接受完美国政府的表彰,你们黑章部这一次做得很好,今年是不行了,但是明年我们就可以截留一部分拨给神盾局的资金,专门划给你们进行扩编。

    由于军方在国内行动限制太多,所以从明年开始,黑章部解除和军方之间的雇佣合同,挂名在联邦灾害总署名下,专门扩编出一只应对生化恐怖分子,异能颠覆分子以及外星威胁的专项快速反应部队,简称BSAA。

    由此可见,经过这一次的实地展示之后,美国政府完全认可了黑章部的能力,并终于下定决心,用这个部门替代已经尾大不掉的神盾局的功能。

    所以在取得了这么大的进展之后,艾瑞达双子心里面当然是十分高兴的,正准备靠劳一下埃文森,可是这时候却见他愁眉不展,奥蕾塞丝当即就有些疑惑了“怎么了?难道是零花钱不够了…”说着姐妹两个还顺手拿出了钱包,准备掏钞票出来。

    “不是的。”埃文森摇了摇头,说着还顺手一把将艾瑞达双子掏出来的钱拿过来“是阿斯嘉德的事情,我有些想不通。”

    阿斯嘉德的事情你拿我们钱干嘛?萨洛拉丝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钱包,你丫一个术士为什么潜行者的技能用得那么熟练?“那边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吗?”

    “与其说是奇怪…呸…”埃文森吐了一口吐沫,旁人看不清的速度点着钞票“倒不如说是诡异更为贴切一些。”

    “嗯…”奥蕾塞丝他说在吧台上面一敲,下面就弹出了一个暗阁,从里面拿出一瓶酒来给各人倒上“这我可就帮不了你了,毕竟对阿斯嘉德我还没有你熟呢。”

    “说的也是。”埃文森眼睛一眯,这一下真酒在哪里放着我可算是知道了。

    “不过…”萨洛拉丝端起酒杯,下巴轻轻往一个方向一挑“这种事情她或许可以帮你解惑。”

    埃文森扭过头去一看,就见到一个黑不隆冬的物体,挣扎着从吧台下面爬了出来,这个人正是加百列,本来这个地方灯光就十分的昏暗,再加上她一直在吧台下面,埃文森还真没发现她。

    只见她哼哼唧唧的睁开了宿醉的双眼,用迷离的眼神打量了一下众人,笑了一下舌头有些发飘的问道“现在是…白天了吗?还是说已经晚上了我们接着喝?”

    要是在以前这种事情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堂堂前任至尊法师居然喝得不知黑白,不过现在嘛…事实就在眼前你不信也不行啊。

    当然了,她倒不是因为人类前景而借酒消愁,而纯粹是在享受生活。过了一千多年清修素朴的生活,现在得到了解放了自然要找补回来,以前没吃过的东西现在使劲吃,以前没喝过的东西现在使劲喝。

    所以加百列可以说现在是这个私人酒吧当中的常客,经常在这里一嗨一整天,累了就直接睡在这里,第二天醒了接着玩儿。

    “看你这个样子…”埃文森看着加百列的这个样子实在是有些想笑,可又有些笑不出来。

    “怎么了?这不挺好的吗?”加百利不明所以的在自己身上看了看,然后一手抓着酒瓶高举起来欢呼着说的“我现在就是惰天使加百利…”噗通,喊完之后直接仰面栽倒在地呼呼大睡了起来。

    没办法,加百列绝对对阿斯嘉德的事情了解很多,可是以她现在的状态,别说是问他问题了,连正常交流都做不到,所以只好等她醒酒之后再说了。

    喝酒一时爽,一直喝酒一直爽。可是这一旦停下来那就爽不起来了。三个小时之后,加百列瘫倒在沙发上面,那叫一个面无人色神情呆滞啊,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毫无形象的张着嘴巴喘着粗气,额头上还搭着一块冰巾,完全就是一副要死的样子。

    她现在是觉得自己五内俱焚,虽然说旁边就放着一大缸子冰水,她也很想猛灌几口降降温,可就是不敢,因为她现在不仅里边发热,而且还有一种翻江倒海的感觉,她敢肯定这一口灌下去之后绝对是哇的一声就吐出来。

    “喂喂…你还没死吧?”埃文森就坐在一旁,伸手在加百列的眼前头打了两个响指。

    “拜托你说话不要那么大声,我的头好痛啊。”加百利随手把搭在自己额头上的毛巾拿掉,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埃文森。

    怎么见,没脸见啊。想想自己刚才的醉态还有说出来的那些话,真是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酒是穿肠毒药,此话诚不欺我呀,加百列下定决心从今往后还是戒酒吧。

    不过考虑到世界知名的伟大哲学家,境泽老师说出来的不变定理,她的这个决心的坚定程度还是有待商榷的。

    “我说你啊…”埃文森看着加百列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说道“你再继续这个样子下去,别说是享受生活了,用不了多久就得得肝癌。”

    “你管我?”加百列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上次我和墨菲斯托喝酒的时候商量好了,我要是得了癌症他会帮我掏出来的。”

    没错,我肯定会帮你的啊,你只需要这样继续借酒精麻痹自己,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更不要去思考什么扫除无能人类的严肃问题,你全身得癌症我都帮你掏出来。

    “那以你现在这个状态,我问你问题你能正常回答吗?”埃文森问道。

    “你问吧。”加百列有气无力的瞟了一眼埃文森“我现在只是舌头飘,脑子还运转正常。”

    “好吧。”埃文森点了点头,想了一下之后问道“你觉得奥丁天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嗯?”加百列听到这个问题突然眼睛一定,可随即又因为头痛皱起了眉头“你不是见过他了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心里面没数吗?”

    “我虽然见过奥丁天王,也和他有过一番深谈。”埃文森想起了以前和奥丁的交谈“此人表面气度恢弘看重名誉,却暗操独治,将阿斯嘉德视作他一人之私产,是一个权力欲望很强的人物。”

    “你既然已经有了定论,又何必来问我?”加百列转了转自己那昏昏沉沉的,觉得埃文森对奥丁的这个看法还算是靠谱。

    奥丁是一个权力和面子全都要的人,他之所以没能够成功的君临地球,先前是因为他们阿斯嘉德忙于内乱,后来又有冰霜巨人作乱,他一直没有腾出手来。

    而后来则全靠自己以前和他定下了约定,但是他可一直都没有死过心,这么多年来明枪暗箭不断,全靠自己撑着,真是撑得好辛苦啊。

    遥想三十年前,克里人指控者舰队逼近地球虎视眈眈,他奥丁却按兵不动,为他儿子托尔的某次冒险的凯旋大办庆功宴。为的不就是逼自己主动让步,向他乞兵求援,好顺势把地球名义上的称呼实际上的吗?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有人横空出世将那场危机化于无形了,他的如意算盘也就落空了。

    “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尤其是一个君王到底是什么品性,仅见一面,三言两语的怕是看不清。”埃文森却是摇了摇头“近来阿斯嘉德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怕是自己看走眼了。”

    “发生什么了?”加百列勉强的只起了半个身子,带着一种意味莫名的笑容问道。

    埃文森也没什么保留,就把弗丽嘉近来在阿斯嘉德所做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一个权力欲望强盛的君主,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权利全都交给别人,虽然说是夫妻一体,但在权力面前父子兄弟尚能反目,何况夫妻?”

    “而且弗丽嘉现在所做的事情也不是代为理政,而是在…”埃文森仔细的想了一下,给弗丽嘉现在的作为下一个定义“她是在变法!”

    “原来如此…”加百列用微不可查的声音低咕了一句,紧接着又抬起头来对埃文森说道“可若是如此的话,那倒也符合奥丁的为人,朕躬无罪,罪在万方…”

    埃文森眼珠子一转,难道说弗丽嘉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奥丁授意的?现在弗丽嘉所推行的变法和新政,全部都是奥丁的意思,只不过是他把弗丽嘉推到了台前来,自己隐身于幕后置身事外。

    这倒也算是正常。因为变法这种事情,对于一个稍微明白事理的君主来说,可以反对也可以支持,但绝对不可以亲自上阵。因为变法肯定会得罪人,这口大黑锅总不能自己来背吧?

    现在就说弗丽嘉在研读商君书。那秦孝公当年重用商鞅变法,那变法的具体措施虽然是商鞅定下的,这难道就不是秦孝公心中所想心中所望?若非如此,他商鞅能够放逐太子,劓刑公伯?

    可是当时天下人只怨恨商鞅酷吏蒙蔽君王,却没几个人敢对秦孝公说三道四。而后来惠文王将商鞅车裂处死安抚旧贵族,却仍然行商君之法。由此可见,变法之人只是执行君王意志为君王背锅的棋子。

    当然了失败的案例也有,就比如说王莽,这个疑似穿越者的家伙变法身体力行亲自赤膊上阵,不留回旋的余地也没人背锅,到了最后只好献出自己的身家性命了。

    若是按照这个思路来想,奥丁现在完全放手让弗丽嘉在前面去做,倒也是一手好棋,可是…“弗丽嘉现在不仅是变法,而且还在夺权,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整阿斯嘉德乃至其统辖的王国,就只知天后不知天王了,这种情况下奥丁仍然不闻不问,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如果我以前对奥丁的看法是对的…”埃文森想到这里,得出了一个自己也不怎么敢相信结论“那奥丁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呵呵呵…”这个时候加百列晃了晃昏昏沉沉的头,慢慢的坐起了身来“本来是我留给那群傻蛋徒弟们的考验,没想到让你先给看出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埃文森不明所以的问了一句。

    “算是我至尊法师任期当中最后一次任务吧。”古一把旁边那一大缸冷水端起来直接浇在了自己的脸上,拿毛巾擦干之后,觉得自己清醒了一些“在卡西利亚斯他们闹起来之前,我发现了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却没有和任何人说,想着留下这件事情让那群傻蛋徒弟自己去发现,也算培养一下他们的侦察能力。”说到这里她有些失望的苦笑了一下“可到现在他们似乎连影都没有摸到。”

    “不过既然你已经想到了这个地步,那我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加百列站起身来对埃文森说道“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完她转身就要往外走,可是埃文森要是坐在那里无动于衷,一步两步三步,噗通,加百列一下子又软倒在了沙发上,尴尬的回过头来说道“我现在腿有点儿软,还有点飘…再等我俩小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