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暴风雨降临(两万字,求订阅)
作者:草鱼L   高武27世纪最新章节     
    听着少将的讲述,许白雁的一张脸,犹如被狂风暴雨洗刷了无数次,难看的可怕!

    不到一分钟时间,她经历了一场由兴奋到绝望的残酷过程。

    宁兽幼崽!

    死了?

    这怎么可能,竟然死了!

    那苏越呢?

    苏越失踪的时候,就在宁兽的肚子里。

    宁兽死了,并且尸体已经被宁兽皇族找到,那苏越呢?

    他又在哪里?

    宁兽幼崽死了,苏越没死啊。

    他的命纸还完好无损!

    “许白雁同学,情报来自奇迹军团的少将,他去找宁兽皇和谈,亲眼见证了幼崽尸体被找到的全过程!

    “他知道苏越的情况,他也仔细查看过,附近没有人族武者活动的气息。

    “其实在那种环境中,一个没有封品的武者,也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仅仅是威压就够粉身碎骨了,即便……苏越是铂金骨象,但他毕竟没有气环护体!

    “许白雁同学,我代表军方,向你道歉,并表示沉重的哀悼!”

    堂堂少将,亲自给许白雁鞠躬。

    这个小队功劳奇大,他们当中最核心的人失踪,十有八九要死亡,这也是军部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湿境这个地方诡异绝伦,就连湿境八族这种土著都弄不明白!

    命纸这种东西,也不一定百分百靠谱!

    咚!

    许白雁一屁股坐在一起上,整个人呆如木鸡!

    幼崽尸体出现的地方,没有苏越!

    没有!

    为什么会没有呢?

    苏越还活着,他到底在哪里!

    刘果励走进来,也不知道该如安慰许白雁,他只能在会议桌对面坐着,就这样陪许白雁沉默着。

    如苏越这种天骄,死了真的很可惜。

    ……

    第五战场!

    少将不惜一切归来,他堂堂宗师,竟然直接昏迷过去,可见受伤之严重。

    当然,昏迷前,他还是将一切来龙去脉讲述清楚。

    奇迹军团和宁兽妖族的一战,已经不可避免!

    统战部办公室,气氛压抑的可怕。

    “必要的时候,我拖着6个宗师,去天空自爆!”

    牧京梁突然打破了沉默!

    宁兽妖族出征的数量并不多,这个妖族繁衍能力并不强,所以族里几乎没有弱者!

    五品以上的妖族全部出征,剩下的低品,它们认为没必要出现。

    其实来自宁兽妖族的压力,主要是宗师。

    “将军,您要同归于尽,这不可以!”

    一个中将站起身来,他脸上犹如燃烧着一团火,明显很焦急!

    “你激动什么!

    “宁兽妖族来了又如何?

    “我一个人,就能换它们六个,宁兽妖族贪生怕死,向来也不是什么厉害种族,它们不过是占据着湿境的地理条件,一群被养肥的猪而已。

    “只要我出征就杀六个,便可以直接下破宁兽妖族的胆,它们必然会逃回丛林,再也不敢出来!

    “剩余联军的宗师,就拜托诸位众志成城,联手抵抗!”

    牧京梁站起身来,朝着在座的所有人,抱拳一拜。

    这种礼节,本不该出现在军部。

    但牧京梁还是用武者最原始的方式,说出了自己的……遗言!

    这是唯一能解决的办法,也是唯一可以守住的契机。

    只要异族联军这一波冲锋失败,他们内部那松散的联盟,便会自己瓦解。

    战争结束之后,第五战场又能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的安稳。

    而自己的牺牲,也就有价值!

    “将军,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不一定要牺牲您啊!”

    “没错,等宁兽妖族降临之后,咱们再想办法,我们可以集中宗师的力量,不惜一切代价的轰击宁兽妖族,先将他们打回去,再对付异族联军!”

    “将军,您千万不要冲动,战局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众将军连忙起身劝阻。

    几个省的总督也面色痛苦,提督们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不是总督们贪生怕死。

    在场最强的一人,就是牧京梁,也只有他敢说用自己换对方六个宗师。

    自己这群人,暂时还办不到。

    军部的人,当然不愿意牧生览牺牲。

    可仔细盘算下来,这似乎也是唯一的契机。

    牧生览带兵打仗,和异族战了一辈子,如果不是山穷水尽,他怎么可能会牺牲自己!

    “都闭嘴!

    “军令如山,你们一个个,眼里还有没有军法!

    “我是第五战场总指挥,我的话就是天,哪怕神州内阁的号令,我都可以不遵守!

    “你们一个个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叽叽歪歪!”

    嘭!

    牧京梁一掌拍在桌面,办公室瞬间鸦雀无声。

    将军们红着眼,但一个个却根本不敢出声。

    “现在,我来部署具体行动!”

    将喧嚣震慑下去之后,牧京梁开始冷漠的布置着任务。

    至于自己即将要牺牲的事情,好像与己无关。

    将军们一个个忍着眼泪,咬牙切齿的接受号令。

    军令如山!

    这是军部天职。

    轮到总督府的时候,江复严等总督,也恭恭敬敬站起身来,一一领取了自己的防守任务。

    由于七省巡抚未到,牧京梁暂代巡抚位置,他们这群官府宗师还有些不服气。

    可此刻,还有什么资格再不服气。

    堂堂一军大将,说牺牲就毫不犹豫,谁能不敬畏。

    李星佩红着眼。

    她心里清楚,牧京梁只是军部的一个缩影,这么多年以来,神州繁荣富强,万家灯火常亮,这一切的祥和安宁,就是这群人在用生命在守护。

    一切的苦痛,生死,离别……全部压在这群人肩上,根本连透气的时间都没有。

    军部武者常年驻扎在湿境冰冷的淤泥里,甚至要面临牺牲,就是为了冬日降临,神州南方人可以缩在被子里,在网上肆意编段子,酸北方有暖气。

    他们将尸骸留在湿境,就是为了神州各个医院的火葬场,能少运送进去一些尸骸。

    上到大将牧京梁,下到刚刚才封品的小军官,甚至是那些还在拼命想要去封品的工兵。

    他们早已经习惯了湿境。

    也从来没有怕过湿境!

    “怕什么宁兽,大不了我也去换三个。”

    一个总督一拍桌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错,他们一共能来40多头宗师妖兽,那我们就换走他们20头,我就不信,宁兽今天是来灭种的!”

    又一个总督也横眉怒目!

    “我们神州的优势,是万众一心,不畏牺牲。

    “而异族各怀鬼胎,绝对不可能成为一块铁板,我们只要抓住他们的裂缝,就可以将其打碎。

    “战场切勿鲁莽,我劝诸位还是冷静,但需要我江复严牺牲的时候,我不会皱一下眉头!

    “神州千秋万代,从来都没有缺乏过牺牲者……”

    江复严也冷冷的站起身来。

    “奇迹军团谢过诸位总督,北区七省,五亿七千万百姓,谢过诸位总督!”

    牧京梁抱拳一拜!

    “神州是军部的家,也是总督府的家,保家卫国,何谈言谢。”

    江复严他们抱拳还礼。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散会!

    这也是开战之前,最后一次统战会议。

    ……

    “看来这一战,会很残酷啊。

    “我最近鸿运齐天,到底能不能在战场捞点好处呢?”

    杨乐之作为北武的支援者,此刻正混迹在大军中。

    由于他是武大学生,所以在后方防守,最危险的地带,当仁不让的留在了军方,他们这些学生和社会武者,惯例都在最后方。

    杨乐之原本没必要来。

    可他突破四品,还缺点机缘。

    机缘这东西,玄之又玄,也妙不可言,除了在湿境遇,别无他法。

    晋升中阶武者,没有那么容易!

    “最近联系不到许白雁,我也一直没有表白,也不知道这滔天的运气还管用不管用!

    “应该管用吧,我已经确认,我要娶了许白雁,玉皇大帝都拦不住。

    “滔天的运气,来砸死我吧!”

    杨乐之狠狠捏着手掌。

    机遇和危机往往相伴,富贵险中求,突破四品的契机,也就在这一战了。

    城墙之上!

    王路峰远远能看到王南国在忙忙碌碌。

    他虽然不是军部的人,但身为侦捕局局长,也仅仅在第一道防线的后面。

    假如军部防线被冲垮,下一批短兵相见的武者,就是王南国他们。

    廖平和廖吉更是浑身是汗。

    他们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她虽然是个女人,但身为校官,当仁不让的要冲锋在第一线。

    这次给兄弟二人的遗书都写好了。

    亲人分别,这是谁都不愿意承受的悲痛,但有些人,又必须要含泪去背负。

    这就是战争时代的悲哀!

    弓菱失神的眺望着最远方!

    近了!

    弥漫在天尽头的乌云,已经越来越近。

    那一定是异族的联军。

    弓菱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

    她知道,战争即将要开启……她手掌微微颤抖,甚至想一箭将所有苦厄射在远方。

    可惜,这仅仅是做梦。

    ……

    指挥中心在城墙中央。

    将一切事情都安排妥当,牧京梁一个人在城墙上矗立着,所有人都在忙碌,他难得清静!

    “爸爸,这一战能赢吗?听说宁兽要参战!”

    这时候,一个扎着马尾辫,身形高挑的少女走过来。

    牧橙。

    牧京梁的女儿。

    牧京梁虽然年过七旬,但老来得女,一直含在嘴里怕化了,宝贝的很。

    而牧橙也争气。

    她开学大三,已经是四品武者!

    西武学生会副会长。

    燕归军团中尉。

    牧橙为了摆脱父亲的影响,专门去燕归军团,她的功勋,都是在湿境一刀一剑砍杀而来。

    “宁兽来了也不怕,原本就是一群胆小怕事的妖兽,能起什么风浪。

    “有你爸在这里,北区战场不可能崩塌,神州的九座湿鬼塔,已经几十年没有被冲破过,奇迹军团镇守的北区湿鬼塔,也不可能被冲破!”

    牧京梁看了眼女儿。

    同时他心里暗骂那些将军,一定是他们将消息泄露给了女儿,从而让牧橙来劝自己。

    关于宁兽的事情,军部原本是严格保密!

    “爸,我好歹也是西武的学生,也跟着燕归军团战过几场!

    “如果没有特殊的办法,这场战争必输,哪怕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数量太多,我们根本无解!

    “您所说的办法,就是用你九品的命,去换走几个地方强者,然后湿境联军会崩溃,这样第五战场就赢了。”

    牧橙冷笑着说道。

    她穿着崭新的军装,虽然有些潮湿,但依旧难掩挺拔的身形。

    在牧橙的肩膀上,插着一朵橘色的花。

    冰蓉花!

    这朵花来自地球,其顽强的生命力,可以在湿境都生存几天。

    牧橙是女孩子,她喜欢有一点生命力的东西。

    之所以不插在胸口,实在是……女孩长大了。

    而她,又比平常人发育的更加成熟一些,甚至军装都得专门定做。

    “是不是潘一正多嘴。”

    牧京梁叹了口气!

    “不是,您的部下们,嘴很严,一个都撬不开,我猜的。

    “你是我爸爸,我太了解您了。

    “您觉得自己老了,人终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您必然会选择重于泰山,选择被世人铭记!

    “您活着的时候,热爱功名利禄,所以你一步步坐上了大将的位置。

    “哪怕您死了,也想要名垂千古,你想用你一个人的命,换来整个北区最大的功劳。

    “您的想法没有错,您的路也没有错,没有野心的人,可能也无法体会生命的精彩,更不懂死亡也是最后一次绽放!

    “您心里,有忧国忧民的伟大格局,也有为了实现自我目标的凡人算计,这都很正常!”

    牧橙叹了口气。

    “女儿,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冰雪聪明,连你老爸都训!”

    牧京梁摇摇头。

    小算盘被女儿说中,也真的是有些尴尬。

    没错。

    在外人看来,自己的牺牲,伟大无畏,乃是世人楷模。

    但牧京梁也不能否认,他热爱权柄。

    甚至走上大将的道路,他也用过一些手段,甚至不怎么光彩。

    即便是这次自爆,他也盘算着,要在万众瞩目中绽放最后的光彩,从而让世人铭记。

    自己喜欢名。

    这算不算性格的缺点,谁都不清楚。

    起码在这个战争年代,牧生览甚至希望自己这种人多出现一些。

    牧生览自己清楚。

    他不是别人眼中的伟人,但有些事情,你做了,你就是伟人。

    “爸爸,我知道我拦不住您!

    “于公,这一场战争,关系着无数人的生命,关系着整个神州在国际上的威严。

    “于私,这也是我父亲毕生的梦想。

    “我没有阻拦您的资格,但我也要表达我的伤心与难舍。

    “对了,我还要给您留下一句话:假如您死了,我就随便找头猪,拱了你家的小白菜!”

    牧橙笑了笑。

    她突然抱住牧京梁的腰,轻轻在父亲脸上亲了一下。

    自从自己上初中,再也没有亲过父亲。

    这一次,可能就是永远!

    转身,牧橙朝着战场走去。

    她的眼睛里,含着泪,但不能滴趟下来。

    总有人要牺牲。

    可能是你的父亲,可能是他的父亲,可能是你同学的父亲,也可能是你邻居的父亲……当然,同样有可能,是自己的父亲。

    这是军人的宿命。

    这是这个时代的悲歌。

    任何一个人都无法逆转,哪怕是七军总元帅袁龙瀚都做不到。

    牧橙也知道,自己不会死在这里。

    假如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父亲一定会安排宗师将自己扔出湿境,扔去安全的地方,扔回西武。

    身为大将,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如果有人敢碰我女儿一指头,我将他挫骨扬灰!”

    牧橙身后,响起了牧京梁的震怒的声音。

    ……

    宁兽丛林。

    不愧是妖兽,这群宁兽在路上毫无纪律,毫无章法,沿途泥浆飞溅,大地震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连一株完整的树都生存不下来。

    而且兽群拖拖拉拉,磨磨蹭蹭,甚至还有两个宁兽一言不合就打起来,还得宁兽皇去拉架。

    它们哪里有一点点去参加战争的紧迫感,明显就是乌合之众去抢地盘。

    如果不是宁兽皇,这队伍随时都可能散。

    幼崽尸体被一个五品宁兽驮着。

    幸亏这个宁兽还比较稳重,苏越在幼崽的身体里,不至于被颠簸。

    可他还是不敢擅自解开隐身!

    苏越能看得出来,阳向族的宗师很烦躁。

    也对!

    率领着这么一群奇葩妖兽,谁能不烦躁。

    阳向族的目标,是赶紧冲过去,立刻将人族堡垒摧毁到飞灰湮灭。

    可宁兽磨磨蹭蹭,他们的目标只是报个仇。

    联军早已经整军待发,刚才有阳向族的密探过来,联军随时可以发起总归!

    现在就等着宁兽加入战场!

    其实。

    联军要早一些开战,甚至和人族武者厮杀到白热化的时候,宁兽再从后方出现,从而给人族补刀,那时候联军才可以撤退,将战场彻底交给宁兽。

    之后,等宁兽和人族两败俱伤的时候,联军便可以坐享渔翁之利。

    他们还不敢让宁兽率先冲入人族营地。

    这也没办法。

    宁兽智商是不高,也喜欢直来直去。

    但万一有一个稍微聪明点的宁兽看出端倪,计划就全毁了。

    毕竟,这个计划真的不算高明,也就骗骗妖兽。

    但如果前锋也让妖兽去打,这借刀杀人就太明显了一些,再蠢的种族都能看得出来。

    前锋。

    要由联军去打,甚至要杀出血腥味。

    同时,这也是消耗钢骨族、四臂族和掌目族的好机会。

    阳向族的可怕,就在于此。

    他们脑子里所算计的,不仅仅是人族武者,还有湿境其他的种族。

    能削弱一些,何乐而不为。

    当然,这也是阳向族在湿境八族地位越来越低,情况越来越恶劣的根源。

    这个族群很聪明。

    但吃相太难看!

    毕竟,其他族也不是没有聪明人。

    而苏越在幼崽身体里憋屈啊!

    他不断祈祷着,大兄弟,你赶紧苏醒,赶紧苏醒啊。

    只要你醒了,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

    同时,苏越还要面临小花时不时的窥探。

    没错!

    小花这家伙,窥探着皇子大位,一直跟随在幼崽身旁。

    它时不时用大眼睛瞅一瞅幼崽的伤口,它应该是最怕幼崽复活的一个。

    宁兽皇之所以抬着幼崽,是要让尸体看看无纹族被屠灭的场景,要让儿子亲眼看到自己替他报仇。

    这简直多此一举。

    苏越恨透了封建迷信!

    湿境都搞这一套。

    如果你们将幼崽留在丛林,我也好想办法弄醒它啊!

    这可怎么办。

    虽然一路磨磨蹭蹭,但在阳向族的引导下,路线方向绝对不会错。

    第五战场的浩劫,不可能避免!

    ……

    第一战场,军部会议室!

    许白雁猛地站起身来。

    她拿起苏越的命紙,看了又看。

    几秒种后,她瞳孔闪烁了一下,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穿越妖兽丛林,从第一战场,一路走到第五战场。

    没错!

    这就是许白雁的决定。

    如果在之前,自己穿越妖兽丛林,明显就是个笑话,根本就是给军部捣乱,是找死的行为。

    但现在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

    宁兽幼崽被找到,宁兽震怒,整个妖族的强者,全部前往了第五战场参战。

    妖兽丛林,不可能留下什么强者。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许白雁有枯步,其本身速度又不慢,她虽然三品,但战法是优势,即便是遭遇了什么危险,也可以逃避过去。

    苏越是自己的弟弟!

    现在大战在即,所有人脑子里全是家国天下,全是大公无私,谁都不会在意一个小小武者的死活。

    我去特么家国天下。

    我许白雁只要弟弟!

    军部不可能去丛林里搜寻赵楚。

    一切,还得靠自己!

    父亲在坐牢,我许白雁是苏越唯一的亲人,我不去找,还能指望谁。

    我怎么可以在这里浪费时间,简直蠢到家了。

    只要命纸没有粉碎,就证明苏越还活着,就还有希望!

    说到做到!

    许白雁找到一个少将,列出了一连串的丹药和装备。

    她也不鲁莽,装备齐全,先保证自己的安全,赵启军团一定会满足自己的需求。

    找苏越!

    一定要将他找回来。

    有了目标之后,许白雁突然冷静了下来,并且信心十足。

    她知道,弟弟就在妖兽丛林的某个地方,等待着自己的亲人。

    弟弟,你等着我,乖乖等着。

    我一定,要把你救回来……一定!

    “许白雁,你真的要穿越妖兽丛林吗,很危险的!”

    刘果励焦急的语无伦次,再三劝阻!

    “不用多说了,我已经下定决心!”

    许白雁冷漠的准备着东西。

    赵启军团也没有多废话,他们用最快的时间,直接准备了许白雁需要的一切东西,只要她提出来,军团尽量满足!

    第一战场的军部也没办法,他们要防守异族,没有多余的五品和四品强者去丛林搜人,万一虎视眈眈的异族攻来,得不偿失。

    而三品武者去了也是送死,根本没意义。

    许白雁自己要去,军部也只能是象征性的劝阻一下。

    “我陪你一起去!”

    刘果励咬了咬牙说道。

    “别了,你速度慢,会拖我后腿!”

    话落。

    许白雁轻装上阵,除了一柄D级战刀,其他东西都在犁兽腰包里。

    ……

    第五战场!

    城墙之下。

    密密麻麻的异族联军,已经步步压近。

    空气中已经充满了来自异族的体臭。

    轰隆隆!

    终于,沉默了很久的天空,开始有闷雷炸裂。

    暴雨……即将来临。

    ……

    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