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闯祸的小妖精
作者:不给钱就不算   镇国永乐最新章节     
    一行人下山之后,日头已经西斜,徐钦当然不可能直接带着朱雨宁夜不归宿,跑去开个房之类的。且不说朱雨宁会不会同意,老朱知道了一定会打死人的!于是只能是老老实实的送了她回府。

    次日,徐钦才是真的去了锦衣卫兵营,而这次来的目的,主要目的就是见那位想出在那个地雷上使用冲压件的匠户,解决了子弹壳这个关键问题,争取早日捣鼓出镇国神器、天降正义。

    “黄师傅,这种黄铜盖子,你们能不能做得更小一些、更深一些?”徐钦从工部军器局批了条子之后,马上找到了之前做那个冲压件的老匠户,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小公爷客气了,老朽愧不敢当,不知道大人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呢?”老匠人见徐钦对自己如此客气,七分激动三分小心的问道。

    “具体嘛,我要一个长七八分,摸约一指大小,一端封死的铜管,要像你在这震天雷上面的那种,管壁和管底一体的,材质要尽量硬一点的,厚薄要均匀,重七八钱,可以做出来么?”

    徐钦按照记忆中现代子弹的大体规格,再考虑到现在的工艺水平,适当放宽条件之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以小老汉看来应该没有问题,不过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慢慢的做着试试,估计第一次做大人得多等两天,然后您再看有没有要改的地方。”

    “嗯,无妨你先慢慢的做,不要心急尽量把做工做好就行,我过几天再来看。另外,赵监工,你们这边有没有那种捣鼓火药配料很厉害的师傅和精于制作各种铜铁器件的师傅?”

    吩咐完做弹壳的事情,徐钦又问在一旁一直弓着腰的军器局工坊的监工,一方面是做底火的材料需要专门的工匠去做试验,同时最好能提供更大威力的火药。

    “回大人的话,有的有的,小人马上去给您叫来。”

    作为一个品级都没有的小吏,在徐钦的面前平时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更何况现在徐钦还拿到了工部军器局的手令,让工坊这边配合,那他当然是全心全意的拍起了徐钦的马屁,简直恨不得把整个工坊都给徐钦打包送到府上去。

    正在徐钦想要再见一见火药配料师傅的时候,突然手下一个随从进来在徐钦的耳边轻声汇报了一件事。

    “那这事下次再说吧,你回去让配料的师傅配几种威力尽可能大的火药备着,下次本官再来看看。”徐钦说完,便带着锦衣卫的随从们回到了军营这边。

    “说吧,遇到什么你们处理不了的事情了?”回到这边千户的值房,徐钦就看到一个便衣的缇骑在这里等着。

    缇骑参见了徐钦之后,马上就把事情简明地向徐钦汇报了。

    原来这人是徐钦派去半明半暗保护蒋献家眷的那队人中的一个。由于之前蒋献跟徐钦说过当年毛骧一家的事情,所以在蒋献充军之后,徐钦怕有人报复其家人,于是派了一个小旗的人专门护送剩下的蒋献亲眷去了他们在秣陵镇的那处宅院,并且在宅院旁边落下了脚,直接采取半公开的方式暗中保护他们。

    这样一来,如果有想报复蒋献的有心人,就不得不顾及徐钦和锦衣卫这边的压力,不太可能为了一时之快铤而走险了。

    然而这毕竟是不能公开执行的行动,即使是徐钦实际上获得了朱元璋的默许,但锦衣卫也不可能公开展开这样的护卫工作。不过这种暗中保护,反而是对层次低到一定程度的人失去了威慑作用。

    现在住在秣陵镇的蒋家人包括蒋献的正室夫人和两房小妾,外加蒋绮雯三姐弟,下人则只有一个老管家和一个仆妇。这完全就是一个老弱的菜鸡阵容,更兼之其中多数都是水灵灵的女人,就连那个蒋夫人都是典型的风韵犹存类型,因此被地痞恶霸盯上大概也是情理之中的展开。

    蒋家刚搬进宅院没几天,秣陵镇上的头号地头蛇,称作李员外,写作土霸王的秣陵地痞势力就自以为已经摸清了这家人的底细,于是开始上门搞事情。

    最先出头的就是这个李员外的儿子,这位李公子虽然有秀才的功名在身,但完全就是一副天生的恶霸模样,身高八尺、满脸横肉、虬髯戟张,就差没在额头上写着恶霸两个字了。而这货居然打起了蒋绮雯的主意,意图纳她为妾,几番软手段都不见效果之后,便打算用强。

    但蒋绮雯那火爆脾气,本就因他各种手段气得不行,若不是记得蒋献临走之前的叮嘱,早就拔刀相向了。再加上她出身于蒋献这种武将之家,虽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但从当时一度准备砍了徐钦的情况来看,一手基础功夫还是比较扎实的,被这李秀才先动手一激,之前积攒的怨气突然爆发,将他当场打了个半死。

    于是这下惹出祸端了,这李家报了官,一队应天府的官差就要上门拿人,在附近的锦衣卫小旗于是不得不亮出身份,暂时挡住了拿人的官差。但毕竟确实是蒋绮雯犯了事,好像听说还把人打残了,那个锦衣卫小旗也不敢太过跋扈,只能一边先挡住应天府的人,一边来请徐钦拿主意。

    徐钦听完这些事情也是感觉有些头痛,若是她真的伤了人,而应天府又要秉公办理的话,这件事还真有些麻烦了。

    “反正也不远,本官就亲自去看看吧!”徐钦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现场看看,毕竟以自己的身份,这样半公开的亮个相,至少应天府这边应该还是会给点薄面的。

    于是徐钦带着自己的随从,跟着那个便衣缇骑就往秣陵镇而去。好在这一区域行人并不多,而官道也是平整宽阔,众人打马而行,七八里路的距离根本没用多久,就赶到了事发现场。

    此时的蒋家门口,二三十个应天府的衙役捕快,各个手持铁尺锁链围成一圈,而内里个便衣汉子则是一字排开,堵在宅院大门口,手中还都提着带鞘的腰刀。双方就这样静静地对峙着,而捕快的头领旁边还有几个家丁穿着的人,这几个人则簇拥着一个壮硕的中年大汉。当徐钦赶到的时候,老者正在跟捕快头领说着什么。

    “都给大爷让开,你这不长眼的狗东西!”跟着徐钦充当护卫队长的孙孝廷百户虽然在徐钦面前完全就是一副小白兔的模样,但是说起来这位可是在锦衣卫里面都出了名的凶恶之人。见徐钦都到了蒋家门口了,应天府的捕快们一时还没反应,仍保持了团团围住大门口的状态,于是二话不说抄起马鞭就往这些拦路的捕快们身上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乱抽。

    而这些应天府的捕快们哪能不认识锦衣卫的官服?见对方穿着百户的常服,也不敢反抗,于是抱头鼠窜,刚刚和锦衣卫便衣缇骑们对峙的气势一下就完全垮掉了。

    “人,是我锦衣卫孙孝廷替我们徐大人打的,有什么就来锦衣卫找我便是了!”好一通乱抽,彻底打垮了捕快们的气势之后,孙孝廷把自己的腰牌往那个带队的捕头面前一甩,然后才转身请徐钦过去。

    虽说孙孝廷行为嚣张至极,但其实还是有分寸的,被抽的几个都是拦在路中间的低级捕快,真要理论起来,他们拦了徐钦这位从三品大员的路,挨上几鞭子真算不得什么,那捕头期期艾艾的,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见徐钦亲自带着人赶来了,这边带队的便衣小旗连忙把门打开,而院内蒋绮雯又是提着一柄腰刀,让徐钦不禁又想起了往日那些刀光剑影。

    “莫非蒋小姐又要准备将徐某千刀万剐么?”看她俏生生地站在那里,满脸胀红的模样,徐钦不由得打趣道。

    “本姑娘是要和那些狗官差同归于尽!与你何干?”蒋绮雯见他出现,知道这件事算是有着落了。不过她的那个性格却容不得低头,依然高声地怼着他,不过比起之前动不动就要把徐钦大卸八块的态度来,已经算是好了不少了。

    徐钦也不说话,细细地打量着蒋绮雯,还真是个美人胚子,虽说年纪还小,但在一身劲装之下,曲线起伏有致,尤其是那大长腿和杨柳细腰,确实有些摇曳生姿的韵味,看来这个传说中的李秀才审美还是可以的嘛!

    “喂!你的色眼往哪里看?!”见徐钦这样肆无忌惮地打量自己,蒋绮雯又羞又怒,而她遇到这种事很明显不会像普通女孩子那样忍气吞声,虽然脸上的红晕更浓了一些,但还是直接质问到。

    “没什么,只是感觉挺奇怪的,你说你这小胳膊小腿的,怎么把一个壮汉给打成半死的?”纵使徐钦脸皮不薄,但是被这样喝破现行还是略略有些尴尬,好在他足够机智,随便扯了个借口竟也像模像样的。

    “哼,像你这种登徒子,就是来十个八个,本姑娘收拾你们都不在话下!”说到这一点,她还真就理解成了徐钦在夸她武功高强,于是有些得意的说。

    “都说胸大无脑,你胸也不大呀?脑子哪去了?”徐钦一句话,又是把蒋绮雯气得七窍生烟。

    “我杀了你个登徒子!”她一边说,一边竟真的拔刀而出。

    “小姐息怒!大人可是来救你的!”不等徐钦做出什么反应,孙百户作为一个称职的狗腿子,自然是要先主人之忧而忧的了。

    他奋不顾身地挡在徐钦面前,却也不敢拔刀相向,一方面是蒋献余威犹在,另一方面是他觉得徐钦对这一家如此上心,多半真是打了什么龌龊心思,因此哪敢和蒋绮雯动手?只能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好在蒋绮雯虽说做事稍微有些冲动,但人也不笨,加之蒋献离别时的嘱咐,有了这个台阶下,自然也就安静了下来。这时候蒋献的正室夫人才得到了消息,忙从后院赶来,一边连声给徐钦赔礼道歉,一边请了徐钦在堂中坐下。

    “诶,事情就是这样,虽说是被逼无奈,但小雯确实下手有些重了,现在李家不依不饶,报了应天府,还请徐大人救小女一命!”蒋夫人说着就要给徐钦下跪,徐钦哪里肯受连忙将其扶起。

    “夫人不必如此,徐某受蒋大人之托,自当护你们一家之周全。况且些许小事,不足挂齿!”徐钦先是从蒋夫人这边又了解了一下整件事的情况,确认这件事确实是如之前锦衣卫便衣反映的差不多。

    这李家确实是这镇上一霸,仗着有些家财,便时常横行乡里,出了名的蛮不讲理,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很注意法律红线,采取的行动都是在打法律擦边球,加上他们家好像还和应天府有一些关系,因此也没人能奈何他们。

    而打人的事情,则是经过了提亲、滋扰、再提亲、毁秧苗、再提亲、堵大门等一系列事件之后第四次上门提亲,并且是在那个李秀才准备对蒋绮雯动手动脚的情况下发生的。

    在了解了事件的一些细节之后,徐钦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于是便让人把那个应天府的捕头叫了进来。

    “小公爷,您找小的有什么吩咐?”这人虽然层级太低并不认识徐钦,不过从官服和年龄上,要猜出他的身份实在太容易了,更何况刚刚那个锦衣卫百户的令牌还在他手中呢!

    “这位,呃,你回去告诉管这事的人,就说你们应天府要审这案子可以,不过人就不用拿了。你说个时间,我们锦衣卫亲自把人给你们送过去,这腰牌你就拿回去交差,如果嫌百户的腰牌不够分量,本官的腰牌你尽管拿去,若是你们宋府尹问起,你也好交差不是?”

    徐钦话是这么说,但他哪敢索要徐钦的腰牌,特别是旁边的孙百户明显摆出一副,你要敢不识抬举,老子当场就剁了你的架势。

    “是是是,小人知道了,小人一定回去禀报我们李通判。”然后这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捕头就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加油加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