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再遇赵家悦
作者:鹤舫闲人   女配重生之星际音师最新章节     
    队长向孙欣然和李键,对整件事情的经过和他们的身份进行了询问。

    帝星舰场每年都会出现几起认为的暴乱。他对此并不感觉奇怪,只是派人去查一查出入人员的身份信息等。

    唯一令他惊讶的是李键竟然只是小贵族孙家的一名普通护卫,是自己不断锻炼才拥有的过人体魄,而他也是真的拥有基因缺陷。

    队长不由得有些惋惜和好笑,他差点把对方当做特种帝国战士。不过虽然没有魂兽自身也没有影响说明意志力非常坚强,于是好心的提出:“虽然你不能当帝国战士,但你可以考虑我们舰场。你知道除了人为的捣乱,总有些人魂兽会兽化狂躁。魂兽对你没影响,这是非常难得的优势。”

    李键面无表情看着队长滔滔不绝的说话,身边孙欣然斜眼瞅着队长,那双杏眼里在冒着火光。

    这让李键有些开心和满足,大小姐是不舍得放开自己的,她需要自己。

    这次孙欣然没有表现得太过激,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成为家主势必会将自由的身份还给李键,那个时候他如果不愿意继续做自己的护卫,比起小院保安,这里的安保工作无意是一份体面高薪的工作。

    在队长终于告一段落,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中李键冷硬的开口:“抱歉,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他没有说工作而是生活,其中暗含的信息非常明确。

    孙欣然不禁露出雨过天晴一般的明媚小脸,扬着下巴不乏得意的瞧着队长:“若是没什么事,我们就要去报道啦。”

    队长清楚的感受到孙欣然对自己的不喜,他看着孙欣然和周凯,出于保护他们的好意:“虽然你们是未成年还是要检查一下,是在不行就打一针抑制剂。”

    不等孙欣然反驳,周凯就叫唤起来:“不是吧?我们可是来参加选拔赛的,打了抑制剂没有精神力,我们怎么参加比赛?!”

    孙欣然觉得自己浑身体温正常呼吸正常,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感觉。她抬眼瞧着队长:“我们很确定自己没事,请你别瞎操闲心。”

    就在距离他们很远的位置,王承钱茜紧张的猫在那里窥探。直到一切平息,王承才转头盯着钱茜。

    钱茜紧张的张张嘴:“我是想试试她是不是真的那么正义勇敢。”

    王承对她的解释不置可否,松开钳制钱茜手腕的手,转身向同伴此时的藏身的位置走去。

    钱茜紧忙跟上,有些迟疑的转头看了孙欣然的方向一眼,眼中有怀疑和挣扎。

    因为出口这边出事,整个区域被围了起来,临时弹起的防护网将下了星舰的其他乘客拦在星舰停泊的场地。

    众多远远看着孙欣然一行人解决暴动的乘客们交头接耳的说着话:“幸亏有那两个人。”

    “是啊,好像是个音师和魂兽战士,离得太远看不清。”

    “那是安保人员吧?还在问什么?赶紧放人,我赶时间。”

    众多乘客中,孙欣荣和他的小女朋友远远盯着孙欣然所在的方向。

    少女抱着孙欣荣的胳膊皱眉:“到底行不行了,怎么还不放行,我都饿死了。”

    “乖啦,再忍忍,这样都不漂亮啦。”孙欣荣哄着女朋友眼中闪烁不定,刚才向导们暴动的场景在脑海中不断闪现,神情中有些遗憾。

    没想到向导发情的威力竟然这么大,但好像孙欣然并没有受影响。如果自己真用了恋人曾经说过东西也许真能直接毁掉孙欣然和苏左佳。

    孙家主星医院,白色的墙壁闪烁着金属光泽,刺鼻的药味溢满整个房间。

    苏妈妈望着病床上的苏左佳呜呜的哭着:“我可怜的宝贝。是谁这么狠心对你。”

    苏左佳泡过修复仓整个人好了很多,望着光脑上的时间又急又恨,顾不得苏妈妈在跟前立刻联络欧阳筱。

    欧阳筱接通视频通话看着苏左佳面黄肌瘦还在医院,很是惊讶面上笑容收敛:“怎么回事?你病了?”

    她和苏左佳约好到了后联系自己,她好去接苏左佳瞬间对苏左佳坦白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刚才她还以为苏左佳到了地方。

    苏左佳摇头将自己被袭击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肯定是有人要阻止我去参赛,怎么办?现在我赶过去也晚了。”

    欧阳筱听着苏左佳的话和背景里苏妈妈的哭声,也挺头疼,想了会:“你被人袭击迟到说出来不好听,而且我也没办法帮你把事件延后我想想这么说有人向你求救,你出于音师的道义跟过去结果收到袭击。你赶快过来,我会帮你查到底是谁害了你。”

    苏左佳脑袋里第一个蹦出来的怀疑对象就是孙欣然,第二个就是钱越的姐姐。她做过什么自己清楚,有些紧张的颤抖:“会不会是孙欣然。”

    后面的钱茜她是说不出口的,因为自己作为救助过他们姐弟的人完全没有理由怀疑他们害自己。

    欧阳筱顿了一下:“我会派人重点查她。我帮你开通专线接你过来。放心一切有我在。”

    她关闭光脑后就派人去查了孙欣然的行程。原本她只是觉得苏左佳惯性思维,但没想到一查之下发现孙欣然原本和苏左佳是应该坐一艘星舰的。也就是说孙欣然如果对苏左佳下手是既有动机又有在场证明。

    另一头舰场已经恢复秩序,队长闲得没事和自己的战友聊天,和退役的他不同,战友现在已经是一名上尉。

    因为之前萧文轩将蜥星人逼退回黑洞那边,这个上尉朋友也跟着自己长官来帝国选拔赛露个脸,以示帝国对音师和魂兽战士的重视。

    “刚才我遇到个基因缺陷的哨兵我不说魂兽战士而是哨兵是有原因的,他没有魂兽你就不等听我说完?他不受向导发情影响,体魄非常强悍。如果我们的帝国战士也有如此强悍的体魄和意志力那就好了。我说了他没有魂兽,否则我当然会把人引荐给你。”

    帝国选拔赛的赛场是一片悬浮在高空中占地面积极大的建筑群。而专门为参赛人员准备的酒店就在下方的地面上,能够容纳几千人参赛人员同时入住,还剩下一部分空闲。

    所有参赛人员比赛期间必须一直住在这里。

    酒店的大厅内有临时搭建的报名处,这样一来就可以缓解赛场报名处的拥挤,加快登记速度。

    孙欣然一路上别别扭扭的,突然在踏入酒店的时候揪住李键袖子,踮起脚尖小声说:“到时候我会取消你的奴隶身份。如果,本小姐是说如果,你真的非常特别的喜欢那种工作,本小姐也不是不同意的。”

    李键一开始被孙欣然突如其来的话,弄得眼中一片疑惑,随后看到孙欣然松开抓着他的袖子别开脸往前走,才反应过来,几步赶上去,低头说:“我就留在大小姐身边,哪都不去。”

    “切,谁要你哪都不去。”孙欣然这么说着眼底眉梢都是欢喜的笑意,整个人仿佛都亮了起来。脚步也慢了下来,扭头瞧着李键,心跳加速。

    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觉得李键比平日要英俊很多。不过我的李键自然是最英俊的。

    周凯和小周见他们突然加速,紧忙跟上:“孙大小姐你慢点。不是吧排队的人这么多。”

    广阔的酒店大厅里满满的都是人。还有一些明显是魂兽战士和孙欣然他相似年龄的人。他们并不登记报名参赛而是直接申请入住。

    孙欣然找了一处人少的地方排队,奇怪的看了那些人直接登记的人几眼。难道他们和李键一样是护卫?可人似乎太多了些。

    旁边的人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开口:“那些是准备等替补机会的魂兽战士。”

    孙欣然疑惑的问:“替补?”

    那人等着排队登记闲着没事就给孙欣然解释:“帝国选拔赛可是音师决斗塞,你知道吧?”见孙欣然点头继续,“那就避免不了有魂兽战士在决斗的过程中受伤无法继续比赛,或者有时候两两分组比赛的时候会缺少几名魂兽战士。

    这个时候这些替补的人员就可以向那些缺少成员的组或个人推荐自己,然后参加比赛。”

    孙欣然和这人之间的对话把周凯也给吸引过来:“那这种替补有时间限制吗?”

    那人瞥他一眼,看白痴一样:“都说缺人的时候推荐自己,怎么可能还有时间限制?”

    周凯摸摸鼻子:“你也不用这种态度吧?”

    孙欣然刚想胳膊肘往外拐调侃周凯几句,不远处突然响起少女刻薄的尖叫声:“这个发卡这么贵怎么可能是你的!我的不见了肯定是我的!”

    孙欣然被这声音整得头疼,眼珠厌恶的转向发声处:“说话的是个傻子吗?她的丢了,别人的一样就是偷拿她”声音戛然而止如鲠在喉的盯着那边——

    发出刻薄声音的少女穿着一身昂贵的连身裙,正眼眶发红的指责在她身后排队的少女,也就是孙欣然此时盯住的人。

    那是个穿着用大人破旧衣服改小的衣裙的少女。她背着一把抹掉外皮漆小提琴的少女,皮肤健康红润还有两坨高原红。干枯头发上卡着一枚和她整体完全不搭的别致小卡子。

    正是前来参加帝国选拔赛的赵家悦。爸爸给她买的几件衣服都被她宝贝的放在行李箱中,只有这枚看起来小巧的发卡正好用来夹住她头顶上的一缕呆毛。

    赵家悦被冤枉后猫眼充满怒意,下巴上的婴儿肥显得她没什么威慑力:“你不要胡说八道,这是我爸爸给我买衣服的赠品!”

    “赠品?你知道这有多贵!是我表姐欧阳筱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你连说谎都不会吧?”少女气得吧嗒吧嗒掉眼泪,伸手要去抢下赵家悦头顶夹着的卡子,“捡到别人东西不归还也就算了,竟然还明目张胆的卡在头上。”

    赵家悦气得脸红,捂住头发,凶狠地推开少女:“都说不是你的东西,你怎么这么不讲理!”

    然而周围人没有人相信她,比起一个衣着破烂赵家悦,那枚卡子更像是眼泪吧唧红着眼圈的富家小姐的东西。

    令众人愤怒、鄙夷的是,赵家悦被揭穿后竟然还敢说些没有逻辑抵赖的话,甚至对失主动手!

    “看她的穷酸样子就是占小便宜的人。”

    “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太可恶了。我们过去帮忙!”

    有几个人听到少女是欧阳筱的表妹,再一看赵家悦背着破烂的琴一看就不会是什么高等级的音师。

    他们自诩正义的纷纷站出来抓住赵家悦的手,制住她挣扎,伸手拿下发卡递给少女:“给你的发卡。”

    赵家悦挣扎要去咬那些人的手:“还给我!你们这群强盗!”

    少女接过发卡感激的笑了起来。她低头看清“自己”的发卡微微一愣,随后将卡子整个攥在手心。

    那边抓着赵家悦的人仍不满足,准备显示一番:“我们把这个小贼送到巡查局!”

    “对!这么贵的发卡肯定能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