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作者:四合若水   免死金牌最新章节     
    讨厌的朽木。即使是朽木,力量也还是有一点,把五行弓形的背,砸得挺直了许多,五行的坚韧值得称道,他双手撑地,他的前胸和小柔身体高高隆起的部分也保持了至少有五个厘米的距离。都这时候了,谁还在乎那一厘米两厘米,有意义吗?  后恨最学帆羽指孙战敌战敌由

    艘察最察故秘显敌由方技恨方  有,有意义,很大的意思。

    涛哥觉得有意义,涛哥没有在意五行背上的朽木有多少斤的重量,也不关心五行身上流血的毫升。他看到五行和小柔在重压下,出现的身体一上一下的形状,涛哥就发怒了。他直接将五行横着推出去,他的动作验证了灾难降临以后救护的一个基本常识,第一次的受伤是天灾,第二次的救护是,不当的救护必然导致二次受伤,涛哥不是救护,是将五行横着推出去。五行的五十多针里,有三分之一缝合的是涛哥的愤怒和嫉妒 。  结球最学我太主结陌月方所冷

    结学岗学吉考主敌由独羽方敌  “小柔。”涛哥扑过去抱住小柔的头,涛哥昏了头,叫出了曾主编的小名。这一切小柔蒙了灰的眼睛也看得清清楚楚,被雷声震颤的耳鼓也听得真真切切。

    “啪——”小柔对着涛哥就是一巴掌。  孙察最球毫考诺敌陌孙方吉

    孙察最球毫考诺敌陌孙方吉  “我和五行哪样了?连你也在胡说。”小柔嘴上责怪,心里欢喜,都看出来了,五行用最“那样”的姿势保护她,她怎么会不高兴?

    艘学克察早太通孙接孙艘后所  “你?”涛哥还没有回过味,小柔已经挣扎着站起来,她直接冲到五行的身边,老马和小秋已经将五行身上的木屑和灰尘刨尽。

    瀑雨如注,它妄想洗刷掉我们市的任何东西。就是要洗干净任何一件物体都不大可能,更不要说去洗濯和灵魂有关的一切了。  艘术岗学吉考主孙陌科星冷学

    孙察岗球早太通结接阳月地月  五行躺在就近的镇卫生所。

    五行的伤口针脚缝的歪歪扭扭。  艘术克术毫技主敌战仇恨羽术

    艘球岗恨帆技诺敌战冷故诺鬼  好在五行只是缝了四五十针而已。

    艘球岗恨帆技诺敌战冷故诺鬼  “啪——”小柔对着涛哥就是一巴掌。

    “要不要告诉他的家人?”小柔首先想到这个时候,五行可能最需要家人的关怀。  后恨封球我秘主结接方羽诺后

    孙球岗球毫羽指孙由帆孤敌闹  “ 我看还是等他醒来后再决定,何况我们也不知道他家人的联系方式。”老马坐在五行的病床边。

    “那这样,老马,你开车和涛哥去一趟项目部,先给五行请一个假,然后送涛哥回去。晚一点我再和你联系,五行醒了没事最好,要有什么问题,连夜转院到市里,我和小秋留在这里。”小柔以命令的语气说道。  孙术克学早太主后由情情方羽

    艘球星察吉考诺后由后吉月方  “好的曾主编想的周到,我们这就走。”老马说道。

    “暂时不要在项目部透露五行受伤的事,就说报社讨论古战场宣传的事,请五行协助。”小柔对老马说道。  孙恨最术早太显艘由方陌接不

    孙恨最术早太显艘由方陌接不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都看明白的事情,我难道是瞎子。”小柔说道。

    孙球最术早秘显敌接鬼技太术  “好,你放心,我知道怎么说。走吧涛哥。”老马说道。

    “我不走,凭什么?要走也是曾主编先回去,我在这里守着。”涛哥说道。  结术星学毫技通敌接显主月由

    敌球星学毫羽指艘战独显羽不  “你觉得你守在这里就能心安吗?你做的事情你自己不觉得羞愧吗?”小柔说道。

    “我有什么羞愧的,我那样做还不是为了你,他那样对你,他就是流氓,就是存心的。”涛哥争辩道。  艘察封术故太指后战结冷情岗

    艘球星恨毫羽指孙战敌孙早考  “胡说什么,涛哥,不要说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就是有关系,五行今天也是在舍命救我,你一个大男人,你自己管过谁的死活,你有什么资格胡说八道。”小柔生气的说。

    艘球星恨毫羽指孙战敌孙早考  五行看到小柔的头斜靠在床边,红晕还没有完全褪去,五行伸出缠满纱布的的手,向小柔的脸爬行,疼痛没有阻止住这个笨拙的动作,当自己的手指尖轻触上小柔的脸,五行被一种奇异的电流击中,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以某种速度膨胀,充满,这是一种隐含的力量,不知来自哪里,但是五行明白他将要去到哪里,他身体的五十个针环,在逐渐的绷紧,纱布的张力已经达到极值,然后,聚集的力量向一个地方聚拢,那是身体中敏感的区域,五行无法用任何东西去制止。只能任由这股力量将自己高高顶起。

    “曾主编,你不要生气,我当时也是被吓蒙了,做过些什么我都不记得了,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为你好。”涛哥气势已经没有了。  孙术岗球吉考诺敌战不酷接封

    艘球克球早秘指结战孤后酷  “我不需要你为我,你管好你自己,现在立刻走,不然我们连同事都没法做了。”小柔冷冷的说。

    “如果是我被砸晕了,你会留下来陪我吗?”涛哥临走了,还赖在小柔身边问道。  敌学封恨故秘通孙由鬼岗酷帆

    敌术岗球故羽显后由恨指封远  “你会被砸晕?你的腿比闪电还快——”小柔还没有说完,涛哥就悻悻的向车走去。

    “曾主编,我看涛哥是真的对你好”小秋看着车子转过山湾,心里就有了对涛哥的同情。  结察星恨故羽主艘陌技技后毫

    结察星恨故羽主艘陌技技后毫  “ 我看还是等他醒来后再决定,何况我们也不知道他家人的联系方式。”老马坐在五行的病床边。

    敌恨最察帆太诺艘接早酷太情  “小秋,你可别糊涂,他那是对我好吗?这样的好你敢要吗?”小柔问道。

    “不敢要,”小秋说道。  后察封察吉技指艘所指封克考

    艘术岗察帆考主结战指秘孤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都看明白的事情,我难道是瞎子。”小柔说道。

    “但是,我今天才觉得涛哥也很可怜,特别是看到你和五行那样的时候,涛哥最可怜。”小秋说道。  孙恨岗术我技显孙接由克月察

    艘学封察帆技主后战指我所星  “我和五行哪样了?连你也在胡说。”小柔嘴上责怪,心里欢喜,都看出来了,五行用最“那样”的姿势保护她,她怎么会不高兴?

    艘学封察帆技主后战指我所星  “啪——”小柔对着涛哥就是一巴掌。

    “曾主编,对不起,我说错了,不过说起来,当时真是千钧一发,五行会那样镇静,那样急中生智,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小秋也在幻想,女人的幻想都是把自己放在极端危险的环境里,然后等待那个不顾死活的男人来舍身相救,女人在被救的过程中,享受自己被夸大的价值。  敌察最球毫太诺艘所陌察艘独

    敌察克察早羽指孙战由科远早  “五行”,小柔走到五行的床边,坐下来,轻轻抚摸这个被药用纱布五花大绑的男人,小柔除了小青之外,第一次抚摸一个男人的脸。小柔的心里涌出一种奇异的感情,好几年了,今天面对这个自己并不了解的男人,小柔突然身体华润,强烈的渴望使她的心飞了起来,飞到了学院沙坑的上空,而这次,让她飞起来的,不是身体的爱欲,而是心灵的温情,小柔用意识完成了此生最快意的一次。

    小柔面色红润,将脸附在五行的床边,短暂的睡了过去。  艘球封学故秘指结战敌吉地技

    孙球封察我技通孙接战鬼技由  男人用女人催眠,女人用爱情催眠,看似没有差别,其实内涵完全不同,一个屈服于,一个用灵魂迷惑自己。

    五行醒来的时候,雨不知何时又下了起来,这个时候,如果没有雨,的确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孙恨克球故太主敌由术通秘封

    孙恨克球故太主敌由术通秘封  “啪——”小柔对着涛哥就是一巴掌。

    结术星恨帆考主结所陌科通羽  五行看到小柔的头斜靠在床边,红晕还没有完全褪去,五行伸出缠满纱布的的手,向小柔的脸爬行,疼痛没有阻止住这个笨拙的动作,当自己的手指尖轻触上小柔的脸,五行被一种奇异的电流击中,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以某种速度膨胀,充满,这是一种隐含的力量,不知来自哪里,但是五行明白他将要去到哪里,他身体的五十个针环,在逐渐的绷紧,纱布的张力已经达到极值,然后,聚集的力量向一个地方聚拢,那是身体中敏感的区域,五行无法用任何东西去制止。只能任由这股力量将自己高高顶起。

    “你怎么了?”小柔醒了。看到五行脸憋得通红,“你不舒服吗?”小柔靠近五行问。  后恨封察吉考指结战所技毫学

    后球最学故技通孙由学仇阳陌  “不要动,五行羞愧的不愿面对自己的身体。”五行用摇头代替语言,对小柔说。

    “你很难受?要不要叫医生?”小柔切近五行的脸,问道。小柔觉得五行的脸很烫,差一点就烫伤了小柔,但五行这时只能烫伤自己。  敌察封学早羽主后所闹所情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