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没脸见人
作者:赵铭恩   赵尸王朝最新章节     
    唐琦这些日子过得可谓是极度憋屈,毕竟一张脸肿得跟葫芦一样,先不说能不能出门见人,就连自己府上的那些仆人们,面上虽然一脸严肃并且恭恭敬敬地,谁知道背地里都偷偷笑了多少回。

    其他的目光,唐琦自己认为自己的大度还是没有问题,可以就此略过的,可是单单这个暮雪这一关,唐琦实在是过不去!

    这个婆娘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毕竟在夫人的面前可活像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孩,时不时得就是要在李氏的面前提上唐琦那么一嘴,像是时时关心,刻刻挂念的人儿,惹得唐母笑声连连。

    可是到了下人们那里,这个妖精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总是让下人们捧腹大笑,并时不时地朝着唐琦这个方向看来。

    唐琦虽然觉得怪异地很,可是少爷的威严还是要有的,不然因为这个大发雷霆,倒也是着了暮雪这婆娘的道,后面就更不好说了!

    虽然脸都变了形状,可是志气还是响当当的,唐琦虽然是禁军的指挥使,可是过科举就像是给他的职位镀上一层金,虽然说没有科举他也一样混得不错,可是没有科举,不管是他父亲还是叔父韩延庆,都不可能带他走得太远。

    话说白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父亲唐玉,相当初唐家也不过是一个平凡家庭,唐玉正是因为历经了千辛万苦过了解试、省试、殿试的层层选拔,费进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被选中,所说不是什么状元举人,但是也不差。

    这不,混了这么来年,把膝下独子唐琦拉扯这么大也不过是和区区四品官员。

    唐玉每每都责怪唐琦身在福中不知福,从小到大就没有吃上什么像样的苦。

    因为从小受够了贫穷带来的痛苦,唐玉甚至读书的力量在这个极度重视文人的朝代之中几乎有着逆天改命的力量。

    虽然说唐琦站在因为禁军指挥的身份能够得到相应并不低的薪酬,可是自己总会有告老还乡的时候,就像是圣上一样,全天下的人都在山呼万岁,可是喊了那么多声,到底是没有一个君王活过一百岁的。

    唐玉深知自己总会有一天老去,可是他见不得因为自己不逼迫唐琦参加科举而导致好不容易起来的家道中落,唐家的子孙还没有来得及享福就不得不回到原来的苦难生活当中。

    不管唐琦到底是不是这块料,唐玉必须要逼迫唐琦去读,去背诵《论语》《尔雅》等古典文学,只是为了能够在即将到来的各种考试之中能够脱颖而出,毕竟禁军之类的武家,最主要的就是没有权力!

    读书人有呼风唤雨的力量,而武人,哪怕是出兵剿匪都要受到重重限制,毕竟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摆在面前。唐玉更是明白舞刀弄枪没有力量,只有读书,只有满腹经纶才是最实在的,如果唐琦是个读书人,又或是国子监还是翰林当中的一员,那么那天晚上太师薛文利就不会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现在紧跟太师薛文利的脚步是没有错误的,唯一重要的就是必须要让唐琦读书,应付考试,然后不管是从诗赋还是经论,只要能过一个,那就没有问题!

    为了严加看管唐琦,唐玉顾不得唐琦的脸上还是大块淤青,也是因为害怕唐琦偷懒,坚持让他走出了房门,坐在走廊尽头的凉亭里读书。

    也不知道唐琦明不明白他父亲的良苦用心,只不过现在唯一受苦的唐琦正在抱着论语书不断背诵着,强迫自己记忆里面的内容,以至于不得不摇头晃脑的。

    “嘿嘿嘿……”

    在唐琦背书的时候,他总是能够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阵低沉的笑声,那声音就像是强行压抑着自己,可是又坚持不住迫不得已地笑声。

    “到底是谁呢?”

    唐琦一脸疑惑地放下书本抬起头来四处张望,就看到这凉亭的不远处的走廊中坐着暮雪还有两个服侍唐琦的侍女,也不知道暮雪到底在跟她们说些什么,总之一说就笑,一笑就朝着唐琦这边看来。

    “呀!”

    其中一个婢女看到唐琦注意到了这里,她低声惊叹了一声接着拼命拉扯还在滔滔不绝的暮雪衣袖,接着小心翼翼地指着唐琦那个方向小声说着什么。

    这时候暮雪也回过头来望着唐琦,先是做了一个鬼脸,而后赶忙将头转了过去,与那两个侍女一样一本正经地背对着唐琦。

    “这个婆娘,到底在搞什么鬼?”

    唐琦不由得疑惑从心头生出,他紧皱着眉头,缓缓捧起书本,念了一句,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嘿嘿嘿……”

    “嘿我这脾气!”

    这一句话还没有念完呢,这笑声紧接着就响了起来,唐琦这下可不愿意了,他“啪”地一声放下书本,瞪着圆溜溜地双眼瞪着暮雪。

    这可吓得那放哨的婢女赶忙后退两步,低下头来,一副认错的模样。

    暮雪又一次回过头来,呆呆地望着唐琦,这个顽劣分子,根本没有或是就没有打算意识到自己已经做错了什么。

    唐琦正欲发作,可是他用余光撇了一眼在不远处一样读书的父亲唐玉,这火,怎么样都是不能在这里发作起来的!

    可是该怎么收拾这个婆娘呢?唐琦陷入到了苦想当中。

    暮雪还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唐琦低下头来看着摆放在自己桌子上的砚台,不由得想到了一计,既然你显得无聊喜欢讲笑话,那么我就来给你找点事做,看你还能不能清闲下来。

    “喂,就是你!”

    唐琦指着暮雪,招呼着。

    “啊?我?”

    暮雪指着自己,一脸无辜地望着唐琦,唐琦可不会被这样“人畜无害”的脸庞给骗住,他依旧招呼着暮雪“对,就是你!”

    暮雪有过长廊,来到了唐琦的面前,敷衍了事地行了个礼,对唐琦说道:“公子还俺何事?”

    “何事?”唐琦在心里暗暗想道:“待会就要你好看!”

    “嗯,我这背书倒也是辛苦,也不知这脑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到这里,唐琦脸上的淤青又开始隐隐作痛,他伸手轻轻揉了一下红肿的脸,哪曾想这暮雪看到这一幕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个臭婆娘!”

    唐琦在心里大声尖叫着,可是又看了眼不远处的唐玉,心中的火焰到底是被压了下去。

    “你去给我拿纸和笔来,顺便给我磨墨,眼过千遍倒不如手过一遍,速速去拿,免得误了大事!”

    “哦!”

    唐琦的招呼暮雪还是得听得,虽然极不情愿,可还是走了下去。

    “哼哼哼,等着瞧吧!”

    唐琦望着暮雪的背影,笑容逐渐淫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