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江南水乡
作者:岸里澜   逐恒最新章节     
    小毒突然开口,至少的眉目之中有些疯狂,他嘶嘶着舌尖开口,眼神希冀的看着雷泉。

    雷泉顿时间犯了难,浪三惊也是略微皱了皱眉头,这圣天藏丹阁也是有着强大的禁制,若是恶意破坏,说不定这圣天藏丹阁也会因此自毁,到时候得不偿失。

    浪三惊的质疑道:“这圣天藏丹阁也是有着天道大机缘,若是强行破坏,很可能会损失这机缘。”

    浪三惊的言语,也是让小毒停下了破坏的念头,至少他是破坏不掉了,可是他的眼睛还是噗溜噗溜的寻找,蛇信“嘶溜嘶溜” 的伸展。

    “那我们走吧……”

    小毒无奈的开着口,可是这下雷泉好像发现了什么,他不由得拿出那阁主令,这圣天藏丹阁令牌顿时间爆射出一道精光,直射那阁屋内的屋顶之上,只见那屋顶之上轰然间开启一层暗格。

    猛然间出现一道道阶梯,雷泉也是心生怪异,他不懂这里到底发生了。

    可是与这阁主令有关,势必与丹鬼前辈有关。

    此刻小毒也是欣喜,他闻得到他之前的“昙花一现”的灵宝气息就在其上,想要扑灵扑灵的飞上去,可是似乎碰到屏障之上一般。

    “啪”

    小毒被碰得晕头转向,这时候浪三惊也是发现了其中的禁制,顿时间惊出一声冷汗,那是死亡丹灵阵,不仅会将这里摧毁,还会将这些闯入者的“灵魂”完全的囚禁其中,让其受尽人间折磨。

    “还好雷泉得到了阁主令。”

    此刻雷泉知道,也只有他这个拥有阁主令的雷泉才有资格进入这里。

    “进入丹田宇宙之中吧,我们一起进去!”

    浪三惊摇了摇头道:“这死亡丹灵阵可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简单,若是没有准许,就算是偷渡过去,也会将其囚禁。”

    “可是,三惊前辈,你怎么知道?”雷泉不由得怪异道。

    浪三惊闻言,略显窘迫,粗 红着脖子开口道:“我……我试过!”

    “真的?”雷泉面色略带几分戏谑。

    “咳咳……当年的我是个小毛贼,曾经在藏丹阁做过小扒手,结果就被抓住了,好在掌事念我年幼,将我放了出去……”浪三惊尴尬地咳嗽一声,随后道:“首先是囚禁身躯,起初是千针断经脉,若不是当初及时救治,我可能就已经死掉了。”

    ……

    “你们真的不进去?”雷泉又一次询问一句。

    这次连贪婪的小毒也是赔笑着脸,他也怕自己被这死亡丹灵阵结果了性命,毕竟三惊前辈说的那么玄乎,现在那些懂得这阵法的人都已经随风消散了,根本不存在被囚禁还能解救的可能性,毕竟就连三惊前辈也无法破解这阵法。

    “我们就在这一层等着你回来吧!”

    雷泉也知道无法劝解他们了,毕竟进入这二层的禁制确实可怖。

    雷泉也是随后缓缓上了台阶,果然那层看似无形的“屏障”并没有阻拦雷泉,放任雷泉进去。

    “果然承认阁主身份吗?”

    浪三惊眼眸之中不由得爆射出一道精光,闭目不言,小毒也是噗溜噗溜的趴在地上,有些小赌气。

    ……

    雷泉一级一级的步上台阶,这台阶不同于之前的上阁楼时的台阶,没有丝毫的威压,也没有什么阻力,就像普通台阶一般容易。

    “竟然这般轻松!”

    雷泉本以为自己要扛着威压上去,结果没想到这转向那阁层倒是这般容易。

    雷泉看到了一个黑色的玄铁门,那沉重的黑色玄铁门散发着淡淡的波动,那是一种古老的波动,在雷泉的面前看来,这黑色玄铁门在刻意的压制自己的灵力,这就是那死亡丹灵阵的灵力来源,雷泉不会怀疑这么多年来这死亡丹灵阵依旧持续运转。

    雷泉还是鼓起勇气,用手触碰向那黑色玄铁门,那门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沉重,也没有想象中破坏禁制后的大恐怖,都没有,就像普通的单扇铁门一般,没有丝毫的影响,就是那般容易的被打开。

    在那黑色玄铁门被打开的一瞬间,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可怖,都没有……就是一个黑暗的小木屋。

    雷泉催出一团火焰,为自己照明,这里面倒是朴素,除了桌上几张破旧的卷轴之外,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言语的事情,可是在那几张羊皮卷轴之后,有一个黑匣子散发着恐怖的气息,这气息似乎让这房间之中始终布满了生机,就像是经常有人在这里居住一般。

    雷泉倒是呼吸均匀,就算此刻没有小毒,但是他想着自己现在已经是圣天藏丹阁的阁主,这圣天藏丹阁之中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会影响到他。

    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是若是说自己完全不怕是不可能的,虽然雷泉此刻内心慌得一比。

    雷泉还是忍不住靠近那如墨般的木桌,那木桌也真是生得诡异,干净的没有一丝灰尘,雷泉恍惚间好像还看见了一个白影。

    雷泉心中猛然一骇,刚准备提起灵力,可是突然间那白影顿时间消散。

    可是雷泉明显感觉得到刚才那白影明显的剐了自己一眼,那一眼将自己的修为洞穿,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肉体被人探查了,此刻除了那木桌刚才一闪而逝的白影之外,雷泉也没有见到别人,除了那人之外,应该也没有了别人。

    “莫非是幻觉……”

    雷泉还是确认了一遍,利用神识将这房屋扫视一番,还是没有丝毫的生机,虽然那木桌给他一些可怖的感觉,可是雷泉还是将手摸向了那个黑匣子,这时候雷泉惊异的发觉到,自己摸向那黑匣子的手猛然间变得稚嫩,像是自己很小之前的嫩手。

    突然间,随着一道银光闪过,雷泉只是感觉自己恍惚,还没曾想,突然间,雷泉发觉自己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这里人口嘈杂,雷泉猛然发现自己来到一处市集。

    雷泉正怀疑,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他抬头一看,在城墙那里有个被吊着的男人,在太阳的毒晒之下,嘴唇已经干裂,几丝血迹在那衣襟上渗出,白衣破烂,面容枯槁。

    在雷泉的身后突然有人开口,这人的语气之中透漏着不屑:“他,兴业雷府大公子雷渝明,犯了大不逆罪,七天前,为了争夺家产杀掉了他的双亲,真是畜生,不过,今天午时就要审判他,依我看,这小子细皮嫩肉的,估计都熬不过早上就被晒死了,就算能熬过早上,下午也是难逃一死。”

    可是雷泉抬眼看去,那人明显带着苦笑,那被太阳灼热的眼眸强睁着,望向远方。

    “这种畜生,就应该游街示众!”

    雷泉也是见多了这种人,可是他突然间听到众人之中传来嬉笑之声,嘲讽之意也是丝毫不减。

    不过雷泉有些奇怪的是,这人似乎好像见过一般,他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面庞,想着,这好像与自己的面容有几分相似。

    “躲远点,这可是现在兴业雷府的正主—雷渝杰,他应该是来探亲的!”

    可那雷渝杰的面庞之上明显带着得意,以胜利者的姿态蔑视那吊在城墙的男人,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这人是谁?为什么这般熟悉?”雷泉扪心自问,可是那雷渝杰走向城门的那一刻,人们纷纷退让避免,一副大家做派。

    “大哥,我过来看您了!您吊得可好?要不要松一松?”雷渝杰的言语充满了嘲讽之意。

    雷渝明装作没有看见这个弟弟,刚才强睁的眼眸明显闭合了,流露出些许释然。

    “喂!雷渝明,族长跟你说话呢!”此刻雷渝杰身旁的走狗开始说话了,那叫嚣之意不言而喻。

    雷渝明还是装作没听见。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那人破口大骂道:“你还以为你是地位尊崇的兴业雷府的大公子吗?”

    只见雷渝杰略微点了点头,向那城墙上的守卫略微示意,突然间吊着雷渝明的绳子松了下来,雷渝明就像是沉重的石块一般掉落下来,只见将要触碰到地面之时,吊着雷渝明的绳子猛然间被扯住,雷渝明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连面色也没有变。

    可那只是一个开始,那城门上的守卫就像钓鱼一般又将雷渝明拉上城墙,随后又丢下绳子,雷渝明也上下晃动不止,可是自此至终,雷渝明丝毫不为所动,来动也不动,就像死了一般。

    “这种畜生就该用这种办法惩治!”

    四下里群起激愤,对于眼前守卫和雷渝杰暴行纷纷叫好。

    可是这情况让雷泉感觉到恶心,他不由得腾然出一股怒气,好像是为吊在城墙上的雷渝明鸣不平,可是他发觉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影响,他出口制止,可是那声音就像石沉大海一般,不见踪影,也没有回头,依旧是举着拳头,喝彩叫好。

    雷泉释然了,对于当下无能为力的情况,雷泉真的释然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被这般玩弄。

    雷泉有些不忍直视,可是那人依旧没有所动,雷泉受到了震撼,他不相信眼前这个人真的是那些围观者所说的“弑亲夺权”的小人,而倒是那人模狗样的雷渝杰是个小人,一副小人得势的模样。

    “士可杀,不可辱!”

    可是雷泉无能为力,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来到这片地方,他也不清楚自己因何在此,“这样的安排到底是什么目的?”

    雷渝杰的面色喜悦,群众激愤慷慨,眼中的刺激感觉竟让雷泉痛楚不已。

    可那雷渝明虽然跌宕,可是他依旧不为所动。

    这样的久了,这些人忽然发现没了乐子,围观者也觉得这样吊上来放下去太便宜他了。

    “这样真无聊,要是见点血就有意思了……”后面突然有人这样来了一句。

    这时候那些围观者像疯了一样的开口疾呼:“摔死他!”

    “摔死他!”

    ……

    一时间人群开始呼喊,他们似乎在寻求一种舒爽感,一种喜悦感,他们已经不在乎雷渝明是不是人了,他们和雷泉一样,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们却是这般的言语,难道他们不明事理的吗?

    轻易相信别人的言语,你们可是调查过这真实的事情?

    雷泉想要说,却发现自己说不了,好像那些人并不怎么理睬他,他已经试过了许多的办法,甚至是走过去用拳头砸向那雷渝杰,明明是实体,却无动于衷。

    雷渝杰也是略微颔首,向上面的守卫又示了意,突然间那被吊上去的雷渝明轰然掉下来。

    雷泉看出了雷渝杰面目上的阴冷,他跑过去想要借助雷渝明,却发现这一刻雷渝明穿透了他的臂膀,轰然砸向地面。

    “砰!”

    雷渝明顿时间炸裂无数鲜血,溅向地面。

    “哈哈哈……”围观者哈哈大笑起来。

    “痛快!”

    “真是大快人心!”

    ……

    雷泉怔怔然的看着雷渝明,此刻的雷渝明已然是成了一个血人,面庞血肉模糊,嘴角抽搐不止,这“自由落体”的痛楚明显是让雷渝明略有崩溃。

    可是雷泉看得到雷渝明紧咬牙关,肌肉也是因为疼痛而不由自主的痉挛,但是凭那一进一出的气息,雷泉知道雷渝明是没有死的。

    “这里面必有冤情!”

    雷泉眼睁睁的看着雷渝杰走过来,他已经麻木了,他知道自己无法阻止眼前的事情,他不知道雷渝杰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对雷渝明做什么,可是这般凶残的虐待已经是让人难以接受。

    雷泉竟然祈求,祈求雷渝杰不要将这奄奄一息的人给弄死,可谁知道雷渝杰躬下腰,一把捏住雷渝明那血肉模糊的脸,面色嗤笑的说道:“大哥,你的命可真硬,这样都没死。”

    “雷渝杰……有种就杀了我!”雷渝明猩红着面庞,可是此刻的他就像是打碎牙齿的狮子,对雷渝杰没有丝毫的威胁。

    雷渝杰闻言冷笑着说道:“大哥,你要是死了,我折磨谁去?”说罢,雷渝杰强行扳开雷渝明的破碎的口齿,塞进去一粒药丸。

    “大哥,你就活下去,卑贱的活下去,还有啊!别希望有人来救你,不可能了!”雷渝杰松开雷渝明血肉模糊的脸,嫌弃的将拿出一块手帕擦拭那糊上雷渝明面上粘稠的血液。

    “大哥,时候应该差不多了吧!我的手下应该得手了!”

    雷渝明吃下药丸之后,虽然依旧是血肉模糊的面庞,可是气息明显均匀了许多。

    此刻的雷渝明明显着急了,至少对于眼前的这个弟弟开始着急了。

    “雷渝杰,你要的我都给你,你别对他们出手!”

    “晚了!他们死了!”雷渝杰面色略带几分疯狂之色。

    “你……”

    雷渝明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突然间又被那城门的守卫用力一拉,再次吊了上去,悬挂在城门之上。

    雷泉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之间的谈话,他气极了,气极之后反倒冷静了下来,他想要说些什么,突然间此刻的一切的景象都消散了,似乎没有从来发生过一般。

    雷泉怔怔然的坐在木桌之上,那黑色的匣子就像没有打开一般,依旧在原地,原封不动。

    “这件事与我有什么干系?为什么我会看到这些?”

    “兴业,这大唐没有这样一处地方啊!”

    “那人叫雷……雷渝明,姓雷……”

    雷泉突然不由自主的掉下泪了,就算自己的脑子在不中用,也懂得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吊在城墙上的男子是他的父亲……

    “到底发生了什么?凭什么……”

    “河东郡兴业城!”

    无论是大唐还是江南,亦或是雪域大漠,雷泉思索过一遍,始终没有这样一处地方。

    “我……”

    雷泉有些怔怔然,他不由得再去触碰向那黑匣子,这一刻黑匣子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可是当雷泉萌生了打开的念头之后,他的面前似乎又出现了一道白影,那白影目光灼灼的看向他。

    雷泉本想提起灵气与他一战,可是突然间又是一道银光闪烁。

    这次他来到了一处秀水湖畔,这秀水湖畔倒是清澈透亮,他不清楚这里是那里,但是一路的杀喊声让雷泉也是抬头望向了那怀抱幼儿的弱女子,那肤白貌美的美妇此刻焦急的看着她怀抱中的孩儿。

    那些背后追杀的人也是速度迅猛,可是雷泉不清楚为什么会追杀她。

    “她到底做了什么?”

    “休要逃走,束手就擒吧,你跑不掉的!”

    那美妇也没有多少武功底子,但是她却是聪慧伶俐,倒是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同那些人躲藏,雷泉还是向上次一样,想要帮那美妇阻拦,可是这次那些黑衣蒙面人和之前的旁观者一样无视他,径直向那美妇追过去。

    雷泉的速度很快,去向了那美妇的身前,他看到了襁褓之中那个婴孩与生俱来的胎记,锁骨处那一点猩红。

    那猩红是那般的刺眼,他终于清楚了,眼前的这个美妇就是他的母亲。

    “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