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即便是难以隐瞒的(三十)
作者:唯一神的司祭   真正的冒险最新章节     
    (十分抱歉,今天赶不上了,请允许明天补发。)

    —·☆·—·★·—·☆·—

    桐人来到了第十八阶层后,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

    “什么情况!?”

    (怪物们应该已经被驱逐出去了啊?!)

    “终将干涸之物啊——请于此刻枯竭吧!”

    他立即握住剑柄,一路向着里维拉的大门杀了过去。

    “为什么会再来一次?!这种事请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要像之前一样吗?”

    “不,这次不行了——这次我必须亲自到里维拉里面去。”

    桐人盯准目标方向,像其他怪物一样踩着它们的同伴向城墙上方移动着。

    (还有炎鸟……放弃了墙头弩炮的他们,恐怕没有什么提别有力武器对付这些会在空中飞翔的怪物吧。韦尔夫和诗乃都有办法,所以自己的队伍应该是没关系的,但是其他人恐怕——)

    “……”

    等他跑过一片狼藉的草地的时候,而然的就看到了那些已经倒地不起、支离破碎的冒险者们。

    很明显他们已经没有了生机。

    “可恶……这样下去,人类和怪物共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鲜血和杀戮,二者只需要一丁点就可以将所有善意与美好给抹杀得无影无踪。更不要提这是这个世界上数千年以来的积怨,根本就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前路漫漫。

    桐人冲到了怪物堆跟前。

    他盯着正在越过墙头的一只咆哮着的食人魔,使用了自己的魔法:

    “我会让你悔恨——你曾经的所作所为!”

    一路浴血。—·☆·—·★·—·☆·—

    桐人来到了第十八阶层后,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

    “什么情况!?”

    (怪物们应该已经被驱逐出去了啊?!)

    “终将干涸之物啊——请于此刻枯竭吧!”

    他立即握住剑柄,一路向着里维拉的大门杀了过去。

    “为什么会再来一次?!这种事请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要像之前一样吗?”

    “不,这次不行了——这次我必须亲自到里维拉里面去。”

    桐人盯准目标方向,像其他怪物一样踩着它们的同伴向城墙上方移动着。

    (还有炎鸟……放弃了墙头弩炮的他们,恐怕没有什么提别有力武器对付这些会在空中飞翔的怪物吧。韦尔夫和诗乃都有办法,所以自己的队伍应该是没关系的,但是其他人恐怕——)

    “……”

    等他跑过一片狼藉的草地的时候,而然的就看到了那些已经倒地不起、支离破碎的冒险者们。

    很明显他们已经没有了生机。

    “可恶……这样下去,人类和怪物共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鲜血和杀戮,二者只需要一丁点就可以将所有善意与美好给抹杀得无影无踪。更不要提这是这个世界上数千年以来的积怨,根本就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前路漫漫。

    桐人冲到了怪物堆跟前。

    他盯着正在越过墙头的一只咆哮着的食人魔,使用了自己的魔法:

    “我会让你悔恨——你曾经的所作所为!”

    一路浴血。—·☆·—·★·—·☆·—

    桐人来到了第十八阶层后,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

    “什么情况!?”

    (怪物们应该已经被驱逐出去了啊?!)

    “终将干涸之物啊——请于此刻枯竭吧!”

    他立即握住剑柄,一路向着里维拉的大门杀了过去。

    “为什么会再来一次?!这种事请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要像之前一样吗?”

    “不,这次不行了——这次我必须亲自到里维拉里面去。”

    桐人盯准目标方向,像其他怪物一样踩着它们的同伴向城墙上方移动着。

    (还有炎鸟……放弃了墙头弩炮的他们,恐怕没有什么提别有力武器对付这些会在空中飞翔的怪物吧。韦尔夫和诗乃都有办法,所以自己的队伍应该是没关系的,但是其他人恐怕——)

    “……”

    等他跑过一片狼藉的草地的时候,而然的就看到了那些已经倒地不起、支离破碎的冒险者们。

    很明显他们已经没有了生机。

    “可恶……这样下去,人类和怪物共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鲜血和杀戮,二者只需要一丁点就可以将所有善意与美好给抹杀得无影无踪。更不要提这是这个世界上数千年以来的积怨,根本就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前路漫漫。

    桐人冲到了怪物堆跟前。

    他盯着正在越过墙头的一只咆哮着的食人魔,使用了自己的魔法:

    “我会让你悔恨——你曾经的所作所为!”

    一路浴血。—·☆·—·★·—·☆·—

    桐人来到了第十八阶层后,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

    “什么情况!?”

    (怪物们应该已经被驱逐出去了啊?!)

    “终将干涸之物啊——请于此刻枯竭吧!”

    他立即握住剑柄,一路向着里维拉的大门杀了过去。

    “为什么会再来一次?!这种事请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要像之前一样吗?”

    “不,这次不行了——这次我必须亲自到里维拉里面去。”

    桐人盯准目标方向,像其他怪物一样踩着它们的同伴向城墙上方移动着。

    (还有炎鸟……放弃了墙头弩炮的他们,恐怕没有什么提别有力武器对付这些会在空中飞翔的怪物吧。韦尔夫和诗乃都有办法,所以自己的队伍应该是没关系的,但是其他人恐怕——)

    “……”

    等他跑过一片狼藉的草地的时候,而然的就看到了那些已经倒地不起、支离破碎的冒险者们。

    很明显他们已经没有了生机。

    “可恶……这样下去,人类和怪物共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鲜血和杀戮,二者只需要一丁点就可以将所有善意与美好给抹杀得无影无踪。更不要提这是这个世界上数千年以来的积怨,根本就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前路漫漫。

    桐人冲到了怪物堆跟前。

    他盯着正在越过墙头的一只咆哮着的食人魔,使用了自己的魔法:

    “我会让你悔恨——你曾经的所作所为!”

    一路浴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