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石塔之谜
作者:六毛四   寻陵计最新章节     
    密林深处藏迷冢

    石塔红雾去何从

    秋风萧萧,雨后的林子显得格外寒冷。

    我们三个人坐在火堆旁边,太阳虽然已经渐渐的爬上了天空,可是,却丝毫没有要带走这里寒冷的意思。

    火堆里仅存的干树枝被烧的“啪啪”作响,张成勇百无聊赖的用一根树枝挑弄着那火堆里以近乎烧成炭枯枝。

    “你们两个怎么想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成勇悠悠的说道。

    “什么怎么想的?”我瞥了他一眼缓缓的说道。

    “当然是刚才那个老小子的话,还有那个地方啊!还能有什么?”张成勇看着我问道。

    “既然咱们都到这里了,说什么也得进去看看不是!”我叹了口气说道,接着我又看了看ice,“你什么意思?”

    “我是一定要进去的!”ice没有看我,她只是盯着那火堆里跳动的火焰缓缓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张成勇说着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活动了活动手脚。

    “现在!”ice一边说一边缓缓的将目光移到了那悠密的森林里,“林深万冢不归路,鸡鸣破晓一线间!看样子我们必须尽快的找到那万冢之地才行。”

    “没错!我们是得抓紧时间了!”我说着站了起来。

    可就在此时,原本已经站起来的ice突然又一屁股坐再了地上,她脸色惨白,白的就好像是几乎透明一般,那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是十几天没有睡过觉,又像是搬着很重的东西走了很久的路后突然虚脱了一样,那神情看上去既憔悴又疲惫。

    “你怎么了?”我急忙扶住ice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有点起的着急了。”ice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真的没什么事儿吗?”我看着ice关切的问道。

    “真的没有什么事儿,放心吧!”ice勉强的笑了笑说道。

    风依旧在吹,吹的树叶沙沙作响,那声音虽然不大,但就好像是有一种极大的压迫感将我们三人的心死死压住。

    太阳已经升起,阳光透过树叶间洒落下来,将林子里的薄雾缓缓驱散。

    可是,我们三个人走在这片密林中却丝毫感觉不到一丁点的温度,反而越往深处周就越觉得寒冷,一种直刺骨髓的寒冷。

    雨后的山路十分难走,落叶与淤泥组成的小路让我们三个人每走一步多要费很大的力气。

    张成勇在最前面走了一段之后,突然停了下来,接着他拉着ice和我蹲了下去,我刚想问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儿,张成勇便对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张成勇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他那个严肃中略带惊恐的表情,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此时在我们前面没发生什么好事。

    我压低了身子,小心翼翼的往前挪了两步,凑到了张成勇的身边,透过草丛与树枝向外看去,而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我整个人一下子就呆住了。

    只见在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是一片空地,空地呈现一种不太规则的圆形,四周的树木就像是被天火烧过一般,呈现一种黝黑的颜色,而在空地的正中心居然埋着半截石塔。

    石塔整身呈现一种漆黑的颜色,黑的十分诡异,阳光照在上面竟然没有一丝反光,就好像是可以把周围所有的阳光都吸进去一般,也不知道那石塔上面刷的涂料究竟是什么材质。

    塔身斜斜的倚在一株老树上,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那株老树已经被压弯的不成样子。

    石塔很大,塔身上没有窗户,只有塔顶上又两扇石窗,其中一扇漏了一个大缝隙,而此时正有阵阵的黑烟从那石塔里面冒出来,就好像是那石塔之内着了火一样。

    “那里面是……是着火了吗?”ice在一边惊讶的小声问道。

    “应该不是,那里面可能……”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张成勇按住了我的嘴。

    而就在此时,我们身边的草丛突然动了一下,接着一阵鳞片摩擦地面的声音便随即传来过来。

    那“莎莎”的摩擦声虽然不大,但是让人听起来全身发麻,就好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你身上爬过的感觉一般,一股股过电般的感觉,让我整个人的头发根都竖起来了。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竟然同时传来了那要命的摩擦声。

    接着,数十条碗口粗细,浑身生着碧绿色鳞片的大蛇竟然争先恐后的从林子里面爬出来,像疯了一样朝那石塔爬了过去。

    “那些家伙想到那石塔里面?”ice捂着嘴惊讶的说道:“它们想去哪里干嘛?”

    “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家伙应该是被那黑烟给吸引过来的!”张成勇咬着牙小声说道。

    “我也觉得那黑烟有古怪!你们看……!”我说着用手指了指那滚滚的黑烟,“你们看里面是不是有一个人的人影。”

    “果然……果然有个人影!”经过我这么一说ice在一边小声的叫道。“那里好像有一个人坐着!”

    “什么坐着的?”我惊讶的说道。“我明明看见的是……”

    “不是一个!是两个坐着的人影!”还没等我搞明白ice的意思,张成勇在一边突然又小声叫道。

    “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见的是一个站着的人啊?难道……难道那个人还活着?”我惊讶的看了看那冒着滚滚黑烟的石窗,又看了看身边的ice和张成勇。

    可是,他们两个人却并没哟看我,他们此时正等着大眼睛看着那石塔,那样子就好像是见了鬼一样。

    眼见如此我急忙回过头向那石塔望了过去,只见此时,那滚滚的黑烟不知何时已经缓缓的消散了,那如潮的蛇群却越聚越多,它们密密麻麻的盘踞在石塔的周围,竟然形成了一个诡异的人形。

    只见那由蛇群组成的人形诡异无比,头大身小,手长腿短,可说也奇怪的是,这诡异的人形我竟然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是,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

    而越是想不起来,心中就越是有一种难以说明的焦躁感,同时一种难以形容的无名之火开始在心头缓缓的升起。

    期初我只是觉得有一丝愤恨之意,可是,慢慢的我脑海中开始浮现出一幅幅血腥暴力的画面,一股股难以形容的怒火开始在我心底腾起,我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血液似乎在这一刻都开始沸腾,就连呼出的每一口气都变的无比炙热。

    我怒目而视的看着那诡异的蛇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原本只是在地面上游动的人形图案却突然坐了起来。

    它那由一条条黑蛇组成的大脑袋,左摇右摆,好像随时要掉下来一样。

    我看着它,它也在看着我。

    只不过,我并没有笑,而它却在笑,不仅笑,而且还发出了咯咯咯的声音。

    听到这恐怖诡异的笑声之后,我整个人不由得一震,接着头发根都立了起来,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这家伙发现我们了。

    接着,抄起一块石头就要朝那怪物扔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猛的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子。

    我先是一惊,接着猛然回过神来,回头一看,抓住我手的竟然是张成勇。

    此时,他正用一种极为怪异而且复杂的眼神看着我,那眼神中似乎有一种关切,又有一丝担忧,此外还有三分畏惧之意。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皱着眉头小声问道。“我们好像被发现了!”

    “你……你没事吧?”张成勇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说天一,你好小子还好吧?”

    “你怎么这么问?老子我他妈的好着哪!”我骂了一句之后,接着说道:“你难道你没有看见刚才那个家伙吗?它好像发现……”

    我说着把目光转回到了石塔前面的空地之上,可是,让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那原本密密麻麻不停蠕动着的群蛇,此时竟然不知何为一动不动,不仅如此,它们一个个将身体竖的笔直,肚皮朝上,那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只只进了狼圈里被吓傻了羔羊一般。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眼前的一幕痴痴的说道。

    “你真不记得了?”张成勇看着我诧异的问道。

    “我应该记得什么吗?我刚才看它们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现在……现在怎么就像一只只小绵羊了?”我诧异的问道。

    张成勇听了我的话,略微的皱了皱眉,并没有再说一些什么,而是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这地方有古怪,千万不要相信眼睛看到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看着张成勇问道。

    “你们别说了,那边有情况!”就在这是ice拍了拍我们两个人的肩膀,轻声的说道。

    而顺着ice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不远处的树林里竟然不知何时升起了一层淡红色的雾气,雾气所即之处竟然传来了一阵阵咔嚓咔嚓的声音,一株株三四人才能环抱住的大树竟然应声而倒。

    “那是什么?”张成勇皱着眉头问道。

    “嘘!”他刚开口,ice便打断了他,轻声的说道:“你们听!”

    “听什么?”张成勇诧异的问道。

    “你们听见了一阵嗡嗡声了吗?”ice说道。

    Ice不说之前,我并没有注意,而在ice的提醒之下,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用耳朵仔细去听。树林里很静,静的连一丝虫鸣,一丝鸟叫都没有,只有一阵阵风声,和树木折断时清脆的咔嚓声。

    我刚想开口说自己没有听见ice口中的嗡嗡声,便有一阵昆虫翅膀震动的响声传来。

    这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听到这声音之后我整个人头皮一麻,一股难以形容的寒意瞬间传遍了全身,因为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声音是什么了,知道那红雾是什么了。

    相传,在云南地区有一种特殊的蚂蚁,它们头小身大,身上长着两对翅膀,周身上下呈现出一种火红色,被当地人成为火红蚁。

    火红蚁是群居生物,单体没有什么杀伤力,可是一旦它们成群出现,就算是最强壮的大象,几秒钟之内也会被啃食的一干二净。火红蚁很少出现,只有在极特殊的情况下,它们才会大规模出去猎食。可是一旦它们出现,那他们所到之处训草不生,它们就像是一团红雾一般,给所有经过的地方带去死亡。

    所以,在当地人的口中,那些火红蚁不仅是死神的化身,更是一种厄运的象征。

    而此时出现在我们眼前的这团红雾,无疑正是那些该死的火红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