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梦境
作者:啊天   怪谈电台最新章节     
    哒哒哒!哒哒哒!

    幽暗寂静的通道,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伴随着脚步声的,是一阵急促的呼吸,一个男人快速地在通道内奔跑着,不时地回头朝着身后望去,就好像在他的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追赶着他一样。

    但是如果从第三者的视角去看的话,在他的身后,狭长的通道内又是空无一物,并没有任何东西出现,但是男人的神情之中,却流露出极度的恐慌,即便是一再回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丝毫没有停下急促的脚步。

    伴随着奔跑,男人猛地推开前方的一道大门,一下子冲出狭长的通道,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座明亮的大厅,大厅之中,人群来往,和男人身后寂静阴森的通道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此刻正值上下班高峰期,整个地铁站里到处都是人,男人松了一口气,迅速走入涌动的人群之中,但是不时回头的动作和略微紧张的神情,显示出此刻内心的慌张。

    似乎是为了掩饰这种慌张,男人在走过票闸的时候下意识地将手伸进口袋,可是正当他打算刷卡通过的时候,所有动作却是在一瞬间凝住。

    因为他也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不对。

    视野中,地铁站虽然人潮涌动,但是……却诡异地十分安静!

    是的,熙熙攘攘,人群拥挤的地铁站,却看不见以往熟悉的喧闹场景,偌大的地铁站内,反而是死一般的寂静,而且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来来往往的行人,全都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自己。

    而这些人,无论男女老少……竟然全都是同样一副面孔!

    一副阴冷惨白,瞳孔中漆黑一片的女人面孔!

    男人脸色瞬间猛变,倒退数步,在这一瞬之间,周围那些面孔相同的行人,在这一瞬间竟然全部都转变成了同样一个赤脚的白衣女人。

    被头发遮蔽的阴森面孔,没有眼白的瞳孔,层层叠叠,无数一模一样的白衣女人,就这样恶狠狠地注视着自己!

    突如其来的恐怖,并没有让男人丧失理智,在短暂的震惊和恐惧之中,男人立刻转过身,朝着地铁站的出口方向冲去!

    这足以吓死人的场景,竟然不过是让他的脸上的惊慌一闪而过!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男人冲出了地铁站,重新回到了大街上,今天的天气显然不错,夕阳的余晖洒在这个人的肩头,周围的车辆和行人也都沐浴在初夏的阳光之中。

    沐浴在阳光之中,但是他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反而觉得浑身发冷,感觉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

    这寒意,让他内心无比战栗!

    回头看了一眼地铁口,白衣女人并没有追赶上来,周围的行人也都是正常的样子,但是男人的神情却并没有因此而放松,朝着四周再次扫视一番之后,最后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这个地方不对劲,一定要赶快离开这里。

    男人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伸手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简单交代了一句话之后,随即转头看向窗外。

    行走的路人,来往的车辆,一切如常,人群之中,也并没有出现白衣女人恐怖的面孔。

    已经摆脱对方了吗?

    不行,还不能放松,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催促司机起步,但是就在车辆刚刚发动的时候,突然之间,他的目光却是再次一僵,从后视镜中看到,刚才还空无一人的出租车后排座位上,不知何时坐上了一名白衣女人。

    头发遮蔽的惨白面孔,没有眼白的瞳孔,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咔咔咔,咔咔咔,就好像全身的骨头错位一般,从女人的身体内发出一阵怪异的响声,紧接着,一双惨白的手,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着抓向自己。

    是鬼!

    这女人……是鬼!

    男人张了张嘴,想要大声喊叫,但是在出租车这个密封的空间之中,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的司机已经消失,车辆也停在了路边,男人尽力地伸出手,想要打开车门,但是用尽了力气也无法打开,整个出租车,变成了一个密闭的灵异空间。

    或者说,一具封闭的活棺材!

    男人不肯放弃,依然在拼死挣扎,但是不管他如何用力,都无法打开这辆出租车的车门,只能看到女人那只露出头发的没有眼白的瞳孔,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漆黑瞳孔,不断的放大。

    与此同时,女人的嘴巴,也越张越大,完全违背物理常识地,打开成一个巨大的黑洞,然后朝着他一口吞来……

    “啊!”

    陈默发出一声惊呼,一下子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被卷入这个诡异的世界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但是,依然还会不时地被噩梦骚扰。

    尤其是刚才那一个梦,梦中的景象实在是太真实了,即便因为过度惊恐而醒来,梦中的一切却都依然异常清晰,就如同真实发生的事情一样。

    人潮涌动却又寂静无声的地铁站,数不清的白衣女人的面孔,出租车后视镜上的鬼脸……

    回想起着一切,虽然明知道是梦,还是让人感到毛骨悚然,此刻陈默才发现后背已经是全是冷汗,粘在身上凉凉地有些难受,墙上的挂钟响起轻轻的滴的一声,时针和分针刚刚划过到凌晨三点。

    之前虽然也做过一些梦,但是都没有这个梦来的清晰和恐怖,如同跗骨之蛆的白衣女人,即使是在梦中也让人心胆俱裂。

    幸好只是一个梦……

    夜还很长,但是陈默却已经被这个噩梦搅得睡意全无,索性披衣起身,冲了一个冷水澡,又打开了自己在网络上连载的《怪谈电台》的小说。

    不知不觉,这本书也已经更新了一年,虽然这本书一直深藏在灵异门类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陈默也并没有花费多少心思去经营它,但是在这一年之中,竟也吸引到了不少灵异爱好者的关注,不仅在书评区留讨论,偶尔也会通过后台给陈默发来私信,询问那些离奇的故事究竟是从何处得到灵感。

    甚至有人会直接问出那个猎奇的问题:作为一个灵异作者,你认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而陈默则会回答对方:“有,它只是在你不知道的地方。”

    “哈哈哈,作者菌真会玩。”

    “又疯了一个。”

    “小说穷三代,灵异毁一生嘛。”

    “作者菌,窝想要个女鬼你看能安排一下吗,能省空调费的那种。”

    “卧槽,大家都是椎间盘,为什么你总要突出一些。”

    通常读者们都会嘻嘻哈哈地笑闹一番,看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书中的故事,陈默则会默默地在一旁看着,参与者为了不牵连亲友,通常会选择独住,但是他们的内心也一样希望能够和人多多交流,而这种隔着屏幕,千里之外的弱联系,也被视为一种较为安全的方式。

    翻了一会儿大家的留言,叮咚一声,一旁的手机屏幕忽然一亮,显示收到了一条新的信息。

    ---

    今天白天事情比较多,不好意思拖到晚上才有时间更新,请多包涵。另外感谢阿魂不是天然呆和灵异鬼怪粉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