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痴情?
作者:竹露清响   重生一九四四最新章节     
    车行了三个多小时到达市医院。

    钟希望到达重症监护室外时,萧建军不在,躲厕所里抽闷烟去了,只有三名军官坐在靠墙的长椅上。

    三人见一个年轻的女子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司机小陈,便猜到这女子应该就是郑曙光的媳妇。三人上前一通例行公事地询问名姓和自我介绍,然后就是沉痛地将郑曙光所遭受的事故说了一遍。

    钟希望越听越觉得生气,她没想到她离开的这一个月时间里居然发生了不少事。熊芳蕊对郑曙光还没有死心,居然还追到了南方,将原本的女军医给挤走了,然后还害得郑曙光身受重伤。从三名军官明显隐瞒了部分实情的委婉含蓄的述说中,她已大体猜测出事情的前因后果。

    应该是郑曙光在带领那些接受他特训的战士们进行实地演习时,一个战士不慎误踩了地雷,郑曙光眼疾手快地刚把那个战士推开,而自己却被一个人扑到了身上,致使他错过了最佳的躲避时间,根本来不及扑到爆炸的范围之外,结果两人都不可避免地被炸成重伤。

    郑曙光的右侧后背被炸得血肉模糊,深可见骨,要命的是脊柱也明显有损伤,右胳膊被炸断,救起来时就剩一层皮连着了,右脸被弹片划出一道一指长的深沟,血肉翻飞,异常惨烈。而熊芳蕊因为有郑曙光挡着,所以没有伤及性命,但左腿被炸伤了,也是深可见骨,另外左脸也被炸伤了,估计即便伤好后,伤疤也会比郑兴华的还要狞狰吓人。

    “嫂子,节哀顺变……嗷!”

    一个军官才开口说一句就被身旁的另一个军官给狠捣了一肘子,同时被训道“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就闭嘴!”那个军官一脸无奈地对钟希望道,“嫂子,你一定要坚强!”

    “是啊,嫂子,郑头儿一定会挺过来的……”很显然,他说这句话时底气非常不足。

    钟希望此时只想快点进重症监护内看看郑曙光的情况,她很担心郑曙光,但自打她在空间里强行进修过精神力后,整个人面对事情时的冷静和理智超乎她自己的想象,所以在外人看来,她的表现就显得有点不在意甚至是冷漠了。

    三名军官说了半天也没见钟希望有什么反应,他们都不由地有些讪讪,心道,难不成郑曙光和他媳妇之间有矛盾了?唔,难道是因为熊军医的事?

    三名军官都觉得自己可能真相了。

    而就在这时,一队医生和护士推着医药小车过来,准备和里头的医生护士换班。

    “医生,我是病人家属,请让我进去看看我丈夫!”钟希望直接对领头的医生说道。

    医生自然不愿意,准备了一大堆道理要和钟希望说,但还没等他开口,就听自己说道“既然病人家属想见丈夫,那就进去见吧!小李,你带这位同志去消毒室换衣服!”

    医生说完,自己都觉得惊讶,但他想改口却改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姓护士将钟希望带走,然后换上白大褂和鞋套,戴上口罩帽子手套又走回来,直接进了重症监护室。

    郑曙光单独在一间病房内,他的伤已经被医生动过手术了,断掉的右胳膊也用夹板固定了,但主治医生觉得这条胳膊保住的几率不大,只能听天由命,到时候不行还是得截肢。

    钟希望进去后,不一会儿,里面的医生和护士都出去了,顺便还将门给关上了,钟希望就从里面把门反锁。其实刚才出去的医生和护士都被她的精神力引导了,他们会替她守着房门不让任何人进来,尽管他们自己也想不通为何会这么做,而等到钟希望对他们的引导作用消失后,他们会直接忽略自己此刻的语言行动和意识的异常之处。

    郑曙光还在昏迷中,这次倒是比上回被打成筛子的情况好一些,当然,这个好一些也就是指他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右胳膊有可能就要被截肢成为终身残疾了。

    钟希望这次没有直接动手术,而是打算将他弄到空间里去治疗,毕竟空间里的各种医疗设备都比外面的要先进无数倍,如此她施展医术也更得心应手。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因为她现在的精神力强大了,已经完全可以把动物带进空间了。

    半个钟头后,医生推开病房的门,两名护士也跟着走了进来,他们就发现钟希望居然趴在病床边睡着了,她的手还握着病人的手。

    医生惊了一跳,想着钟希望怎么还没出去,还有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但细想起来又是一片模糊,他索性放开不想,只是走过去观察病人的情况。这一观察不要紧,他惊呆了,他此刻不知道是该夸自己的手术做得好,还是该夸郑曙光的生命力顽强了。郑曙光的外伤居然已经愈合结痂,而且右胳膊也没有出现接合创面感染发炎病变坏死的迹象,这就说明他的右胳膊在生长愈合了,这简直太神奇了!

    所有人都以为是主治医生的医术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主治医生自己也解释不清,后来只能模糊说了一句“人的身体本来就是非常神奇和神秘的,这次的手术之所以很成功,应该归功于病人顽强的意志力和生命力,我不过就是做了常规手术而已。”

    医生因为这句话更让人觉得他情操高尚,情怀伟大,而他在日后也成为一名让人敬仰和信服的出色名医,当然,这主要也是因为他不断提高精进自己医术的结果。

    郑曙光只在病房住了一星期就回部队了。

    熊芳蕊却在病房里住了一个月才出院,出院后她也回了部队。其实她父亲,她叔叔,部队的领导萧建军都让她回家休养,但她就是不听,仍然坚持回部队。

    因为左脸受伤留疤,熊芳蕊的性情明显大变,而且好似她还将自己的“不幸”当做是她对郑曙光救命的见证,是她对他的爱的勋章。所以她现在已然不像以前那样只隐晦地向郑曙光示好了,而是公然以郑曙光救命恩人的姿态高高在上地出现在钟希望和郑曙光的面前。

    且说,其实部队里也只是少部分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但这少部分人又没有向大家解释,毕竟这事闹大了影响也不好,所以大部分人都以为熊芳蕊是郑曙光的救命恩人,包括熊芳蕊自己。

    也许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这副尊荣已经不可能再找到多好的男人,而郑曙光这个男人,以前她花容月貌时都没能打动他,现在就更不可能让他接受她了,于是她就本着“我活得不好,你们也别想好”的心态,就打算时不时地上门去恶心一下钟希望和郑曙光。

    八月上旬的一天晚上,天气非常闷热,天空阴云密布,隐隐听到暗雷滚滚,想来会有一场大雨降下。

    郑曙光已经结束了一天的训练任务回到了军属大院的住房,钟希望在洗澡间里给他准备了一盆药浴水。他洗完澡,穿着背心和薄睡裤走出来。睡裤是钟希望给他做的,料子是农家土布,款式类似于后世的运动休闲的样式,腰上是松紧带外加系带。钟希望也给自己做了一身,短袖的汗衫和长裤,此刻正穿在身上。

    客厅里的木制矮脚茶几上放着一锅在井水里冰凉的绿豆汤,旁边还有碗勺。郑曙光走过去自己给自己盛了一碗,尝了一口,甜甜的温凉口感让他觉得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清爽极了,于是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一气头便灌了两碗。

    郑曙光喝完后便走到小厨房边上,看着钟希望在小得转身都费劲的空间里有条不紊地忙碌着,他就觉得整个人都静了下来。

    钟希望今晚做的是凉皮,凉皮已经过了凉水切好放进盆里了,她现在正在做配菜,拌调料,小厨房里一股子勾人味蕾的酸辣香味。就在这时,弥漫整个小厨房空间的酸辣香味中突然间就混合进一股淡淡的药香,而且她也感觉后背传来一阵热气。

    钟希望微侧脸对着就快贴着她后背的男人笑道“快出去,这里热,我把配菜和调料倒进凉皮里拌一下,马上就能吃饭了。”

    郑曙光说“我不怕热。”

    钟希望嘴角一抽“我怕热。”

    郑曙光摸摸鼻头继续厚颜无耻“是吗?可你明明就一身清凉无汗……”说着大手已经自动摸了上去,触手温凉细滑,如脂如玉,让人迷醉,爱不释手。

    郑曙光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声。

    “郑、曙、光!”钟希望却黑了脸,很想就着手里的铁勺朝后头敲一勺下去。

    郑曙光见好就收,急忙撤手帮她将调拌好的一盆凉皮端了出去。钟希望没好气地瞪了他的背影一眼,然后就见她的一张俏脸慢慢爬满了红云。

    就在两人打算开吃之际,房门被人敲响,郑曙光搁下筷子去开门,在见到来人时直接道“熊军医走错门了吧?”

    “郑曙光,你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熊芳蕊皱着眉头说道,见郑曙光堵在门口不让路,她故意挺了挺胸。

    郑曙光立马后撤,速度快得让熊芳蕊感到十分难堪,左脸上的小孩巴掌大的伤疤也不由地抽了抽,显得一张脸有些扭曲吓人。

    钟希望这时走了出来,熊芳蕊见到她还有些本能地心里犯怵,毕竟第一回去钟刘村找她企图从她入手挑拨他们夫妻间的关系时,她是一点便宜没占到不说,回去后还被冻得重感冒大病了一场。第二回吧,她明明是跑去和钟希望示威的,是她救了郑曙光不是吗?结果钟希望二话不说就给了她一瓶药膏,说是祛疤用的,老天,她哪敢用这女人给的药膏啊,确定不会是毒药吗?于是她当场就甩头走人了。

    “你想怎样?”熊芳蕊戒备地瞪着钟希望。

    钟希望不由地哑然失笑“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熊芳蕊见钟希望穿着一身土黄色的土布衣裤,但却丝毫遮掩不了她一身恬淡知性的气质,尤其是那张脸,皮肤白皙水嫩,两颊透着健康的粉色,看着就养眼,啊呸,才不养眼,是碍眼才对!熊芳蕊一瞬间又想到自己毁容的左脸,心里一阵痛苦地抽搐,脸色青白,身体也不稳地晃了晃。

    “呵!我想怎样?我想怎样?”熊芳蕊神经质地嗤笑一声,接连重复两遍,然后突然就歇斯底里地尖声叫道,“我都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了,我还能怎样?我还能怎样啊?哇……”说着就蹲下身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此时的她已经完全忘了她此行的目的了,她是来恶心人的,但结果自己情绪失控哭了起来。

    相邻的几户军嫂都不禁打开门朝这边看了过来,但一见到是熊芳蕊又都缩头回去。她们其实是能看出熊芳蕊在打郑曙光的主意的,后来又听说她为了救郑曙光毁了容,她们也就跟她们男人闲聊时说了一嘴,结果她们男人就郑重警告她们别掺和进去,因为熊芳蕊来头不小,万一惹了她,可能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钟希望将熊芳蕊让进屋,问她吃饭没,她说没吃,于是便给她夹了一碗凉皮。熊芳蕊一开始还迟迟不动,但郑曙光和钟希望根本不管她,自顾自吃着,一盆凉皮没一会儿就底朝天了,当然,大部分都进了郑曙光的肚子。郑曙光一吃完就去洗澡间漱了口,而后直接进了卧室,从始至终都没看熊芳蕊一眼。

    熊芳蕊又是一阵心伤自怨,端起碗恨恨地吃了一口凉皮,顿时就被凉皮酸辣清爽的口感给征服了,没一会儿一碗就吃光了,她觉得还有些意犹未尽,但盆里的凉皮已经没有了,所以只能作罢。

    钟希望又给她盛了一碗绿豆汤,她开始说不用了,但没一会儿也喝完了,一个饱嗝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让她顿时大囧,但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她就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哼,你别以为我在你这里吃顿饭就会服软!”熊芳蕊阴恻恻地说道,“我不会放弃的,坚决不放弃,我爱他,我为了他可以放弃一切,哪怕是毁容也在所不惜!就算他现在不喜欢我,但他的心里终究会觉得愧疚的,他这辈子都不会忘了我!”熊芳蕊越说,眼睛里的光芒越盛,她都把自己给感动了。

    钟希望很想吐槽几句的,但又觉得没必要,她就是吐了槽熊芳蕊也理解不了,于是就保持一开始的淡然表情,轻飘飘地问一句“然后呢?”

    熊芳蕊不由地一怔,然后?什么然后?她已经这么说了,眼前的这个村妇难道不觉得膈应、难受、痛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