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入仙山
作者:兔小絮   异界仙山最新章节     
    秦浩宇、白汐、厉枫转眼间便从南诏国的女娲庙到了异界仙山的结界处。

    眼前一切皆朦胧,仙雾缭绕看不清远方如何,

    三人飞身穿过仙雾越过大片山水树林,排排人家坐落在眼前,与人界并无二般。

    厉枫再次来到了这里,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

    秦浩宇也是一样的激动,

    两人第一次心有灵犀的没有直接飞向目的地禁林,而是向着记忆中的秦府飞去。

    白汐紧紧跟在两个人的身后,她知道,仙山中的一些人,对秦浩宇、厉枫来说非常的重要,她也想要看看浩宇的家人,特别是那个让魔界少主厉枫念念不忘的女子。

    一行三人在秦府面前停了下来,

    千年前的秦府依旧是记忆中的模样,

    只是秦府今日似乎在办什么喜事,

    张灯结彩热闹得很。

    “秦小沫!快出来,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了?”

    一个小男孩手里拿着一只蛐蛐,站在秦府大门前大喊道。

    “这么大的蛐蛐啊,可别让我爹看见了,不然又得说我们不学无术。”

    秦府大门里跑出来一个身着红色衣衫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今日是你生辰,秦伯父不会说你的,来,给你,这只蛐蛐可是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斗战圣蛐。”

    “斗战圣蛐?这么厉害吗?”

    “那是当然,等下把你房里那只拿出来,比比看。”

    “好,走,现在我们就去比比。”

    突然,吴轩将拿着蛐蛐的手背到了身后,

    “秦伯父!”

    秦小沫刚转身,便看到秦勉表情严肃的站在了面前,低下头来,

    “爹!”

    秦勉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指着秦小沫说道:

    “你们俩又准备斗蛐蛐玩?要说你什么好,一个女孩子家,成天捉虫爬树像什么样儿!”

    “秦兄,这大好的日子,在大门口对着个孩子发什么火啊?”

    吴轩的爹吴挥之带着随从大步走了过来,

    “吴伯伯好!”

    秦小沫抬起头,鬼机灵的问好道,

    “沫儿,生辰快乐,又长大一岁了,要少惹爹生气啊!看吴伯伯给你带了什么?”

    吴挥之笑着让随从拿出了一面蝴蝶风筝,

    “哇,蝴蝶风筝,真漂亮,沫儿谢谢吴伯伯。”

    秦小沫将蝴蝶风筝接了过来,高兴极了,

    吴挥之转眼看向吴轩,低声说道,

    “轩儿,以后不许带坏小沫了,知道了吗?”

    “知道了,爹。”

    吴轩低下了头。

    “吴兄,这边请,我们里面说话,”

    秦勉领着吴挥之进了秦府,

    “轩儿、沫儿,你们也进来,”

    秦夫人听见下人说秦老爷在门口教训秦小沫急忙走了出来,见到秦小沫无事松了口气,

    秦小沫、吴轩跟在秦夫人后面,两人挤眉弄眼了一番。

    厉枫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儿,这秦小沫小时候还真是古灵精怪调皮的很啊,

    秦浩宇看见秦勉、秦夫人、秦小沫三人,胸口似乎压着一块石头,让他难以喘过气来,这些家人间的平凡相处,他从不曾拥有过。

    厉枫、秦浩宇、白汐三人商量了下也跟者进了秦府。

    “秦小沫,你快下来!”

    吴轩对着正在爬树的秦小沫喊道,

    秦小沫、吴轩两人都还没有修炼成仙,都不会飞,

    “嘘!别给我爹他们听见了,没事儿,这棵树我常爬。”

    秦小沫满不在乎的说道,

    吴轩见秦小沫没有下来的意思,也跟着爬了上去,

    “秦小沫,你下来,太高了,我去够!”

    “不要,我一定能够到的!”

    秦小沫坚持不下来,

    就在快要够到风筝的时候,

    秦小沫抓着的那根树杈突然断了,秦小沫整个人瞬间掉落了下去,

    还在爬树的吴轩顿时傻了,看着秦小沫就在自己面前落了下去,却没有能力救她,

    就在秦小沫将要重重的摔落在地之时,

    时间似乎停止了,

    厉枫一把抱住了秦小沫,

    “你是谁?”

    秦小沫稚嫩的声音响起,

    厉枫并未说话,将秦小沫安稳平放在了地上,转眼便消失了。

    秦小沫在心里深深的记住了厉枫的眼睛,孤单却温暖。

    吴轩急急的从树上爬了下来,一边喊着一边跑到秦小沫的身边,

    “秦小沫,秦小沫”

    秦小沫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土,

    “别喊了,我不是好好的吗?”

    吴轩喜极而泣,拥着秦小沫,

    “太好了,刚刚我吓死了。”

    秦小沫将吴轩推了开来,

    “男女授受不亲!哭啦,吴轩你居然哭了!”

    秦小沫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的秦小沫最是没心没肺。

    厉枫倒很是满意。

    吴轩被秦小沫的嘲笑气得背过身去,

    但一想到刚刚秦小沫从自己眼前落下,

    还是不免心惊,

    “你刚刚从那么高的树上落下来怎么一点事儿都没有?”

    吴轩迅速擦干眼泪假装没事说道,

    “我也不知道,刚刚好像是一个和我大哥差不多大的特别英俊男子救的我,可是他转眼便消失了。吴轩,你没看到吗?”

    “刚刚看你掉下去了,我急着爬树下来,没看到你说的那个人,不过,你确定你不是出现幻觉了?”

    “才不会,不管了,反正我俩都没事,只是树上的风筝怎么办?要不我再爬一次?”

    “别、别、别!还是找我爹他们飞上去够下来吧。”

    吴轩急忙制止道。

    “原来你和我二姐的一切是从这里开始的。”

    秦浩宇淡淡说道。

    厉枫这才明白,原来,他和秦小沫的缘分早就注定了,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天意,都是劫数,今日他救了她一命,他日,她为了他而做出的一切也是注定的。

    “才不会,不管了,反正我俩都没事,只是树上的风筝怎么办?要不我再爬一次?”

    “别、别、别!还是找我爹他们飞上去够下来吧。”

    吴轩急忙制止道。

    “原来你和我二姐的缘分是从这里开始的。”

    秦浩宇淡淡说道。

    厉枫这才明白,原来,他和秦小沫的缘分早就注定了,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天意,都是劫数,今日他救了她一命,他日,她为了他而做出的一切也是注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