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入V第一章)BW,怎么可能散
作者:啻绯   竞水楼台先得樾最新章节     
    对此,施捷又是动容又是好笑的,这么多年,终于,又感觉到了一个像弟弟一样的阿樾,这种幼稚的心思、固执地想法,就让他想起了那件事情发生以前的阿樾。现在想想那时候的阿樾还真是可爱啊。

    施捷深深呼出了一口气,他深知他的自责,可于事无补,真正害得他不能打职业的人不是阿樾,而是那两个人!不过,他知道即使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去找他们理论,不过不是一个人鲁莽地去找,而是用一种其他方式,如果还有可能,他也不想放弃自己的职业生涯,那颗追梦的心怎会停止呢?

    自己不再能打职业了,而阿樾还可以,凭借他的天分和努力还有对职业的态度,怎么能不发光出彩,即使一直有人在抑制他的发展,可是施捷知道迟早有一天阿樾会实现他的理想的,同时也是原本他自己的理想,b是一个让他梦开始的地方,但也同样是结束的地方。

    当时的经理和那两人狼狈为奸,想要压下这件事,于是表面上他还是b的替补选手,可是实际上,只是等到一个替他宣布退役的好时机罢了。若是贸然宣布,总有人会怀疑,毕竟他出场的几次比赛成绩都很不错,粉丝们也对他以后的发展留有期待。

    索性他还是呆在队里的,也是是个选手,这是那时候他安慰阿樾的理由,他说希望他继续加油,想看到有他在的b越来越好,可似乎这样的而安慰他自己都不信呢

    可是,有那两个混蛋在,怎么能如愿呢?

    当时打折他的手,不全是他为阿樾而去找他们理论,更多的是一种借题发挥吧

    阿樾代替了李方严的位置,他们眼看自己的位置也受到了威胁,于是打断了他的手,彻底断了他们的威胁,也同时断了施捷成为首发中单甚至是职业选手的道路!

    那时候的阿樾是不顾林叔叔的反对,毅然决然拒绝了两所知名大学的入学资格来到b的,可以说当时他们两人毫无任何靠山,在有战队经理当靠山的那两个混蛋手里讨要所谓的公道,简直痴人说梦。

    不过在那次之后,两个混蛋的确是消停了些,可那些所谓的收敛也仅仅是在明里,暗地里的比赛中,不知道暗戳戳地给阿樾下了多少绊子。

    那一次的比赛是决定b是否还能好好留在p的两场关键比赛之一,在那之前,明明应该是一个围绕保打的版本,他们硬是不管阿樾,选择我行我素,就生怕阿樾在比赛中有什么亮眼的操作,像是极怕被新人爬到头上去似得针对阿樾,而敌方战队也是见识到阿樾这匹黑马的实力,于是在比赛中,对方的打野几乎是把下路当自己的家了,而自己这个打野呢?偏偏要合着中单针对自己,来下路一次是做好事的算他输!

    面对敌方的刻意安排和己方队友的针对,施捷就想问一句,就算是史上那个最强的男人还没退役前也做不到rr一个这样的队伍吧?一个战队人心不齐,还有着两个不想赢的队员,一个是中单位,另一个是在一场比赛中同样很重要、负责带节奏的打野位,在这样的战队里比赛,赢,也成了一个地狱难度的词!

    于是,这样下来,比赛自然是一场一场地输了,那些每每看一场比赛便多一分失望的粉丝们也渐渐熬不住了,那段时间,b官博的粉丝数一批批地掉,还有些粉丝内心仍怀揣着对这个老牌战队最后的希望,于是他们就带着最后的那点期待去看了自己喜欢的战队的保级赛,那几场比赛的胜负便会决定b战队是否还能留在p的这个舞台上。

    而那个两个混蛋竟然就是在这样的比赛里故意构陷阿樾,自导自演了一波看似是阿樾引起的团灭,输掉了其中关键的一局比赛!

    观众的期待被踩到了地底里,按照这样的驱使,再输一局,他们就要告别p的舞台了。

    于是,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谩骂声,他们看到的是“浪死”导致的团灭使得比赛被一波,那便是林樾清的错,这种时候已经没什么粉丝还会去理智分析,他们最后的理智只是用来去拾起那一颗颗曾经期许、狂热现在被土地埋住了的心,然后把心中的遗憾,以及自己曾经对这个队伍的喜欢转会成了怨念,去无脑地攻击林樾清

    阿樾不说,可换谁,谁不委屈呢?

    但这并不是绝望的终点,那场比赛后的第三天,迎接他们的是老板说宣布要解散这个战队

    老板说趁现在这还是一个p的战队,而不是sp战队的时候散了吧。

    “怎么可能散!”

    在场馆休息室的时裕等人,被一旁沙发上的施捷忽然神经质的一声吼给吓到了。一边没睡醒正在小憩的梁初旭也不满地张开了他睡得水汪汪的眼睛,有些不满地看向施捷,就像是一个被吵醒的孩子似得。

    着朝四面而来的视线让施捷忍不住磨蹭了下左手,感觉上是要被打啊!许是还没从过去的阴影中,施捷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赶紧解释道:“那个,做噩梦了,好害怕啊”说着还配合着一脸惊吓的小表情。

    刘思源和刘思泉很默契地抽了抽,心想:你刚才闭眼了吗?

    而时裕则走到施捷旁边,把自己刚从外面倒的一杯水递给了他,还说了一句:“喝点水缓缓吧。”她每次做噩梦,母上大人都会给她倒一杯水,让她喝一点缓缓。

    沙发上的施捷下意识地接过纸杯,神情有些愣愣,他本来就是开个玩笑,没想到时裕真以为他做噩梦吓到了,不过也只是短时间的一愣,他马上又扬起贼兮兮地笑脸对着时裕说:“哇,来自小姐姐的关怀,教练我甚是欣慰!”心里却想着:就当时裕提前敬的媳妇茶吧,嘿嘿嘿

    当收到施捷发来的文字加纸杯配图时,林樾清“啧”了一声,扶了扶有些下滑的眼镜,心里暗骂一句:占谁的便宜呢?!

    况且

    八字还没一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