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对话高招娣
作者:草林啸   开局百万兵最新章节     
    最终,夏凡同意了先在起点县城、pa县城、三y县城和新港镇等四地建立分行。

    而后的开办工厂、整顿纺织业、构建全国邮驿系统、仓储系统、打造环星星湖农业基地、成立扫盲夜校等提议或申请,夏凡也给予了同意、部分同意或整改意见。

    五月二十一日的会议,因为要解决的事情太多,一直开到夜幕降临才结束。

    从明日,即二十二日开始,诸臣就会议上通过的政策和项目,又要忙碌起来。

    侯府后院。

    等夏凡回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

    “不是让人叫你先睡了吗?怎么还在这儿坐着?”一进门,就见到高招娣坐在桌子边小鸡啄米,高招娣被夏凡进门的动静吵醒后,他连忙上前两步将其拥入怀,关心道。

    “王锡闵,你是怎么照顾夫人的?……陈臣!”

    “侯爷恕罪!”陈臣和王锡闵不敢辩驳,连忙跪地认错。

    “不怪他们……”高招娣忙盖住夏凡的手背,温声道,“陈总管派人过来说了,是妾没听。”她又宛然一笑,“妾要做的事,王锡闵哪敢反对?”

    “哼!”夏凡轻哼一声,摆了摆手,“以后用点心……下去!”

    两人唯唯而退。

    其实夏凡哪里不知道陈臣和王锡闵两人的无辜,只不过他故意要将气氛搞得凝重些,好教高招娣以后能别太“任性”。

    看吧,“任性”的结果是很“严重”的。

    至于陈臣和王锡闵的感受?

    他们是夏家家奴,为主上分忧是分内之事,而且以两人的智慧,夏凡是不是真的生气,他们心里有数。

    面对夏凡有些幼稚的警告,高招娣给了他一个卫生眼,从夏凡怀中挣脱出来,道:“我去让人准备热水。”

    一刻钟后,夏凡端坐于椅子上,美美的泡着脚,享受着爱妻贴心的服侍。

    望着蹲在脚盆边,全神贯注的给自己洗脚的高招娣,夏凡突然怜心大起,也不知哪根筋不对,道:“招娣,你想做点什么吗?”

    “嗯?”高招娣停下动作,抬起头,睁大眼睛,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夏凡。

    别说,她现在的样子还真有些萌萌哒。

    “我是说,你整天待在侯府里,不觉得闷吗?”

    受“阅历”影响,夏凡总觉得,像高招娣这样的受封建礼教迫害的妇女,应该很向往外面的生活,向往自由,向往干一番自己的事业证明“巾帼不让须眉”。

    所以,夏凡一时心软,就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哪知,高招娣根本不领会他的好意,她只是嗔怪的望了夏凡一眼,说了句“不觉得!”就又低下脑袋继续忙活起来。

    夏凡:“……”

    他是真没想到高招娣会这样回答,这不对啊,怎么和前辈们经历的剧本不一样?

    一开始只是心软,但现在,夏凡却是犟脾气上来了,他不死心的追问道:“难道你就不想出去看看?邀请一些官太太一起去逛街、去踏青,或者做……”他本想说做生意,临开口又发现夏国现在还做不了生意,连忙改口道:“或者做点有意义的事。”

    高招娣帮夏凡擦干脚,径直洗了手,然后坐到夏凡身边,奇怪的看着他:“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说胡话?”继而不等夏凡回答,她又道:“妾又没被锁住手脚,想出去了,自然会出去。”

    额……

    夏凡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没错啊,他又没限制高招娣的手脚,又没拿大链子将她捆住,也没下令不准她出门,她想出去随时都可以出去,之所以给夏凡一种金丝雀的感觉,只是她自己不愿意出去而已。

    综上,夏凡得出了一个结论:高招娣是一个宅女。

    宅男宅女什么的,巴不得一年到头三百六十五天都窝在家里,哪里会觉得闷?

    夏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睡觉睡觉!”他一把脱掉外衣,拽过被子,缩进了被窝。

    高招娣掩嘴笑着,自顾自去梳洗去了。

    躺在床上,夏凡还在想这事,忽然,他眼睛一亮,想到了某个好点子,等高招娣也上床后,他连忙凑了过去……

    嘎吱嘎吱嘎吱……

    索然无味的搂着高招娣,瞥见高招娣那因为运动过度而变得红彤彤的脸庞,夏凡又忍不住啃了一口,不出意外的惹来对方的一阵娇嗲。

    夏凡:“我刚才想了一下。”

    高招娣:“你还有精力想事情?”

    夏凡顿时脸色一僵,伸手狠狠地在高招娣的臀部抓了一下,以做惩戒。

    “你干嘛呢?”

    “叫你小瞧我!”夏凡“恶狠狠”的瞪着高招娣,“好了,说正事……今天在会上,机械局提议将三县一镇的织女集中管理……我同意了。”

    “都集中起来会不会很麻烦?如果集中在起点的话,像新安镇、北关镇这样的地方离得太远了,她们怎么过来?她们的丈夫怎么办?也一起过来吗?”高招娣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夏凡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哈哈笑道:“你误会了,我说的集中,不是指把全国的织女都集中到一个地方,而是……嗯,打个比方吧,就拿起点县来说,县城内的织女都是散户,各家弄一个织布机,妇女们就在家里工作,这样一来,工作效率得不到保障,也很不方便统一管理,现在呢,就是要把她们集中到一起,都还在县城,别的地方也都一样。”

    “哦。”高招娣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懂没懂,不过这不妨碍她用好奇的目光盯着夏凡,意思很明显: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夏凡神秘一笑,道:“我还没说完呢……除此之外,今天会上,袁则立提议要在全国范围内办夜校,进行一次彻底的扫盲……我也同意了。”

    高招娣继续盯着他。

    夏凡终于图穷匕见,道:“夜校好办,无非是几栋房子。老师就麻烦了,男老师还好点,女老师是真心稀缺。你也知道大夏的情形,女人识字的本来就少,愿意出来教书有能力教书的就更少了。但扫盲总不能只扫男人,女人也得扫,不,是更得扫,大夏的女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必然是异族为主,教她们说汉语,习汉字,是很有必要的工作,但毕竟男女有别,人言可畏,大夏的风气还没到男女可以共校的程度。所以……”

    话说到这份上,再加上高招娣也不笨,恍然大悟道:“难怪你今天说的话那么奇怪,你是想让我给女织工上课?”

    “嘿嘿……”夏凡亲了高招娣一口,“也不需要你教她们太深奥的知识,只要让她们能认识日常用字就可以了,到时候会有专门的日常用字标准下发,教育局也在加紧编纂夜校专用的识字教材,照本宣科并不难。”

    “而且,这可是女夫子啊,不觉得很厉害吗?”夏凡诱惑道。

    “好吧。”高招娣甜甜笑道,对于能帮助夏凡,她非常乐意。

    夏凡也很高兴,他之所以撺掇高招娣出面,缺人手只是表面原因——再缺也不会缺到需要侯夫人亲自上阵的程度,夏凡只是学习某些前辈的夫人路线而已,让夫人出来刷存在感,刷好感度,塑造一个亲民的和蔼的夫人形象,以期达到能够有效增幅夏凡本身的目的——夫人都这么贤惠,丈夫的品德一定差不到哪儿去。

    夜校扫盲只是过渡,以后但凡有重大慈善活动、庆典活动、民间慰问活动等等,夏凡都准备让高招娣出面,要么跟着他出面,要么代替他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