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番外(正文无关,现代假想,可不买)
作者:边巡   [综]穿成今剑后发现身高不对最新章节     
    60购买比例不够他自然已经听到了“酒吞童子”的名字若是往常他大概已经迅速跟进过去了。

    但是这次……

    茨木童子斜睨了一眼付丧神,心里清楚他们若是从这里下去恐怕即刻便要分离了。

    而在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估计都不会来平安京,自然也见不到这难得的对手。

    所以现在,他倒也不介意多花些时间稍做停留一会儿。

    今剑停下了手上的攻势却并没有把本体收回刀鞘。

    他站在宫殿的屋顶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四下的光景

    那原本奢丽华美的宫宇,已经成片地葬送在了废墟里。

    狼藉的残骸遍地。曾经或贵重或稀世的珍宝,通通粉碎成了廉价的废品湮灭在了末日般的荒芜里。

    “破坏得相当严重。”

    几息之后付丧神收回视线,平静地下了结论。

    茨木童子闻言侧头扫了一眼,然后不甚在意地轻哼道:“这是那群人类该头疼的事,何须我们操心。”

    这位素来行事无所顾忌的大妖怪,显然对自己所造成的破坏,毫不放在心上。

    或者说这世上除了强者,几乎没有别的东西能够让他停留驻足。

    付丧神并没有在意对方的话,他只是沉默了片刻然后微不可查地掀起唇角罕见地笑了起来

    “我很满意。”

    那笑意洒然而清浅,像是冰川上盛开的花,或是云端上拂过的风。悠悠渺渺,转瞬即逝。

    配合上付丧神精致的容颜,所谓的世间绝色也不过如此了。

    饶是见惯了美人的茨木童子,也不由愣了一瞬。

    然后很快的,他就察觉到了某种异样的感觉那是一种细微,但又切实存在的违和感。

    不,仔细想一想的话

    会对着这满目的狼藉说出“我很满意”这种话,这本身就已经够奇怪了吧。

    茨木童子微微皱起了眉头。

    作为活了悠久岁月的大妖怪,即便平常看起来如何傲慢随意,该谨慎的时候也从不会少。

    然后渐渐的,他就察觉到了……

    或者说,对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遮掩,只不过他刚刚一直沉浸在酣战的快感里,所以反而不曾注意到。

    付丧神的衣服太过干净了。

    在经历过那样的一场大战后,比起发丝染血、护甲破碎的他,对方甚至连衣角都没褶一下。

    似乎是察觉到了茨木童子的视线,付丧神扫了一眼自己的衣着,随后解释道:“我的衣服破损后不方便修理,所以战斗时特别注意了一下。”

    ……特别……注意了一下?!

    在刚刚那样的战斗中,在那样一秒的分心都可能死亡的战斗中,居然……还有闲心在意这种事吗。

    这是何等得难以置信,然而,付丧神那理所当然的态度又分明表示着

    这是真的。

    不管这听起来有多么得令人不甘,多么得荒谬……但是,这就是真实。

    茨木童子慢慢直起了身子。

    原本因放松而酸痛的肌肉再度绷紧,那闪烁着诡异光芒的瞳孔,缓缓收缩并最终竖起了尖利的细线。

    啊啊……他有多久不曾感受过这样的心情了?

    被小瞧的不甘,被冒犯的愤怒,以及……遇见了压倒性的强大存在时,前所未有的战栗和亢奋!

    毋庸置疑的,此时此刻的大妖怪,展现出了从未有过的极强攻击性。

    然而,付丧神只是轻轻瞥了对方一眼,姿态甚至称得上从容:“天皇想要我的本体,而父亲大人并不愿意。所以,我只能选择犯下罪。”

    一振给皇室带来了破坏和疼痛的刀剑,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接纳。

    所以,他刻意压制实力拖延战斗,然后光明正大地,把皇居变作疮痍。

    粗略地解释了一下后,付丧神颇为认真地道:“你最初曾说,要让我拿出全部实力应战……没能遵守约定,我很抱歉。”

    “哼……哈哈哈哈!”

    茨木童子单手覆在脸上,胸腔震动,气息危险:“居然敢愚弄我……付丧神啊,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这倒没有,事实上”

    今剑望向对方,诚恳又严肃:“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茨木童子:“……”

    “我给皇室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为了避免父亲大人受到牵连,我必须将功折罪。”

    付丧神一边说着,一边重新举起了手中的本体:“我觉得活捉茨木童子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茨木童子:……呵呵,利用老子陪你演戏就算了,现在居然连老子的人都不放过!你以为我没脾气啊!啊!

    今剑望着大妖怪气到发红的双眼,垂眸思考了片刻,然后道:“为了表达我的歉意和尊重,这一次,我会全力以赴的。请你放心。”

    茨木童子:……放心去死吗?!

    然而接下来,付丧神并没有继续浪费时间。

    他只是缓缓地举起了剑,然后,缓缓地斩了下去。

    这一剑慢得异常,却让承受的大妖怪避无可避,感受到了死亡般窒息的压抑,仿佛是高悬的辉日一朝陨落,咫尺迫近。

    “轰”

    一样是一声巨响,然而这次,却分毫未曾波及周遭的建筑。

    那原本立于屋顶的大妖怪被一剑击落,然后,重重砸进地里,生生撞出一个巨坑来。

    付丧神跟着从屋顶落下,弯腰捉住大妖怪头上的角,然后把对方一路拖到了天皇面前。

    这天皇身边自然围着不少的护卫,但是付丧神对此视若无睹,他随手松开手上攥着的角,淡淡开口道:“天皇陛下,闯入皇宫的妖怪已被擒获。”

    天皇闻言并没有露出高兴的样子。

    他哆嗦着抬手,先是指了指昏迷在地的茨木童子,然后又指了指面无表情的付丧神,最后瞥过周遭化为废墟的宫殿。

    “你们……你们真是!!!”

    天皇急促地喘息了几下,一副缓不过气的样子:“给我处……”

    “天皇陛下还请三思。”

    安倍晴明几步走上前打断了天皇的话语,随后行礼道:“茨木童子是大江山鬼王的重要部下,若是就此处死,鬼王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天皇:“那这振……”

    安倍晴明再度含笑打断道:“今剑除妖有功,想必天皇陛下英明神武自有计较。”

    天皇噎了噎,随后瞪大眼睛愤然道:“那朕的皇宫呢?!这大好的宫殿,通通都给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