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第一百一十二章
作者:熊猫宝   纨绔的未婚妻[穿书]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三天后方可查看  话落,便见面前的人儿肩膀微微耸动,好像在哭, 委屈么, 难过么, 讨厌他么, 这就对了,回去和家长哭诉, 这样婚约才能解除, 傅谨言如此想着。

    “她说咱们之间没有感情不会幸福, 你也是这么想的吗?”沐时安说话有些鼻音, 垂头询问着,面前的傅谨言看不到她的表情。

    傅谨言以为她是低着头在哭泣,其实她是怕自己笑出声来, 计划简直不要太顺利!

    “是。”傅谨言缓了缓点头应道。

    “她说你不喜欢我这种类型是吗?”

    “是”

    “她说你是迫于傅爷爷的压力,才和我联系是吗?”

    “是”

    “你现在还是要我给她道歉吗?”

    “沐妹妹,你淋了清格一身的酒水,道歉不是应该的么。”傅谨言手中把玩着打火机, 语气理所当然,好似丝毫没注意到沐时安情绪的不对。

    “你欺负我, 我讨厌你!回去就和爷爷说解除婚姻!”沐时安低吼一句,然后伸手将面前的‘狗男女’, 趁着两人不注意, 一手一个全都推进了泳池里。

    然后转身捂着眼跑了。

    “二少落水了, 快点下水救人啊!”

    “我来,我来。”

    泳池边一阵兵荒马乱,众人皆知,傅家二少对水有阴影,在水上坐着船玩没问题,但不能进入水底。

    刚刚沐时安一推,丝毫没有防备落水的傅谨言沉底了,然后……上不来了。

    被众人捞上来的傅谨言,坐在岸边大声咳嗽着,这一下他呛了不少水,嗓子和耳朵难受极了,刚才还站在岸便俊美如神邸的傅二少成了落汤鸡。

    而这个模样的傅谨言,让周围的女人眼睛瞬间冒出了绿光,今日他穿了一身白衬衫,黑色短裤。

    掉了水后,白色衬衫布料成了透明贴在皮肤上,八块腹肌和腰部的曲线登时现了出来,嘴唇殷红,头上的水珠顺着脸颊流向锁骨再往下,男色气息十足。

    在岸边坐了好一会儿终于从落水缓过来的傅谨言,推开身边关切的人,起身往别墅内走,对着一旁的管家挥了挥手。

    管家心领神会,对派对上众人表达出主人家的意思,今日派对到此结束。另一边的宋清格还想跟着进去,被管家拦住了。

    周围人劝着说二少落水心情不好,不要过去了,宋清格想了想觉得也是,心有些不甘愿的离开了。

    用毛巾擦着头往屋内走的傅谨言,打了好几个喷嚏,不知为什么,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第二日醒来的傅谨言伸了个大懒腰,想到自己无婚约一身轻,便忍不住露出笑来。

    老爷子可能会训斥他一顿,但那是对方看不上他,老爷子也没办法,估计婚约也就作废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老一套被淘汰,娃娃亲早该不作数了。

    傅谨言悠闲的吃着早餐,听一阵电话铃响,管家把电话递过来,傅谨言看了眼电话号码,接通后道:“哥,早上好”

    “到中心医院来,爷爷住院了!”

    然后嘟嘟嘟一阵忙音,对方只说了一句话便挂断了,留傅谨言在原地傻眼,老爷子平日里身体健康,怎么突然住院了?

    挂了电话的傅谨言神色有些焦急,连忙驱车往医院赶去。老爷子是他和哥哥唯一的长辈,平日傅谨言热衷和傅老爷子对着干,心里却是真心重视自家老爷子。

    打电话来的人是傅谨言的亲哥哥,傅慎行。

    父母在傅谨言七岁那年意外去世,傅慎行这个大他十六岁的哥哥,便担任起了‘父亲’的角色。那个时候傅老爷子沉浸在丧子的悲痛中,又要顾及公司的事宜,对两个孩子照顾难免有些疏忽。

    傅谨言是被傅慎行照顾大的,亦兄亦父。

    怜惜弟弟小小年纪便失去了父母,傅慎行对这个弟弟宠爱的不像话,现在傅谨言的性子,有一大半是傅慎行惯出来的。

    傅慎行走得是政治的路子,靠着已逝外公的人脉一步一步往上爬的很稳,如今在外当省二把手,估计明年就会回京担当要职。

    傅谨言的有势,便是他哥哥的势,而有钱,则是来自傅老爷子的公司,因为傅慎行的工作性质,是不可能接手家里的公司,所以傅老爷子一直想要让傅谨言立起来。

    更放话说,傅谨言成家了就得来公司上班,这也是傅谨言抵触未婚妻的原因之一,他没想过结婚。

    傅老爷子身子硬朗,再掌管公司个一二十年完全不成问题。傅谨言已经想好了,以后老爷子累了不想管了,可以找职业经理人,或者他就当个大股东,每年等分红就好。

    这话傅谨言对老爷子说过一次,被骂不思进取,挨砸了两下核桃。

    往后傅谨言不再提,心里想法却没变,现在老爷子住进了医院,他第一反应便是想老爷子岁数大了,管理公司累的。

    路上想着到了医院一定要劝老爷子别再忧心公司,找个职业经理人。结果到了医院,额头被核桃砸红了才知道,原来这次老爷子住院是他的原因。

    “你这个臭小子,你还有脸来?庆云呐,我对不起你,我我、我哎呦、我的心脏……”傅老爷子见到进了病房的傅谨言,先是动作利落十分精准的将手里的核桃打在其头上。

    然后开始‘捶胸顿足’的哭天抹地,仿佛受到了极为不公的事情,到最后开始捂着心口脸皱着一起,表情极为难受。

    站在一边的医生护士立马围了过去,抚背的,递水的一个个好不殷切。

    傅老爷子这一套下来,傅谨言看白了脸,顾不上额头的红肿,一脸惊恐的瞧着哥哥,老爷子这是怎么了?病的很严重?

    要知道老爷子很注重形象,在外人面前从来不会这样表现。

    “你跟我出来。”傅慎行心里叹了口气,睨了傅谨言一眼,走出了病房。

    “老爷子他……”傅谨言指了指‘犯病中’的老爷子,他们这时出去是不是不太好,他有些不放心老爷子。

    病床上的傅老爷子对着二人摆了摆手意思明显,傅慎行点一下头,对傅谨言道:“爷爷……暂时没事。你不用担心。”

    说着走出病房,傅谨言见状紧随其后。

    到了走廊窗户处,傅谨言正要开口询问,傅慎行便道:“爷爷这样是被你气的,老人上了岁数,身体再健康也不如年轻的时候,情绪忌讳有太大的波动。”

    “我气的?”傅谨言指了指自己,脑中立马浮现了昨日派对上的场景,心里有些发虚,摸了摸鼻子嘟囔道:“我只是不想莫名其妙的有个未婚妻而已。”

    见弟弟卖乖,傅慎行语气软了软,接着开口说:“好在爷爷平日多加锻炼,身体素质算是不错,才没被你气出个好歹来。

    沐家和傅家是世交,美霞奶奶又和咱们奶奶是闺中密友,爷爷和沐老爷子从小玩到大,这样亲近的关系,你昨天欺负沐家小姑娘,你说爷爷能不生气?”

    “我没欺负她,只是我们合不来罢了。”傅谨言狡辩着,又听大哥说爷爷身体现在没事,便开始打听别的。

    “那现在我和她的婚约解除了?”

    傅慎行见充满期待表情的弟弟,慢条斯理道:“没有”

    傅谨言有些郁闷,呐呐地说:“爷爷不是因为,我搞砸了婚约被气进了医院的吗?”

    “不是,是因为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爷爷觉得没脸,愧对死去的奶奶,愧对沐家人所以一时想不开,急火攻心进的医院。”傅慎行想到爷爷交代自己的话,如此解释着。

    傅谨言:…………

    他也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怎么好像自己该切腹谢罪一样。

    “我现在去和老爷子说!”傅谨言捋了把脸,转身就要往病房走,被傅慎行顺着脖领拽回来了。

    “爷爷现在心情不好,你别雪上加霜了,爷爷之前说了,让你去给沐小姐道歉,她不原谅你,你就不要去见他。”

    说完,傅慎行停顿一下,想起爷爷的再三叮嘱,又开口劝到:“你想要解除婚约可以和沐小姐俩人好好商量,最起码别让爷爷跟着生气,爷爷身体虽硬朗,但也年纪大了,经不起刺激。

    沐家就是老人家眼下最看重的事情,人要是有了心病,身体自然慢慢不好了,小言,你不小了,别惹爷爷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