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划过的岁月
作者:广木木   妻主在上,夫君难逃最新章节     
    “你的意思是土国现在是和木国已经联姻了,元言是不是以妃子进入木国宫中”

    裘房看着米贝没有说话,眼前的人等待着米贝的下达命令,等了许久,都没有听见米贝开口,裘房整理了自己思路之后说出这样的话。

    “是的。”

    跪在地面前面的一个侍卫应答了一声,米贝心中也是正如裘房这么想的,这土国究竟是在打什么注意,总是想往木国这边蹭。

    “米贝你那贴身侍卫貌似满的你挺深的,这可不是我不知道。”

    裘房看见米贝那深沉的脸,想到米贝现在应该内心都炸了吧。

    “好了,现在他都是木国的妃子了,我刚刚出池姬宫门外的时候,还看见他们在卿卿我我了。”

    这时候的米贝不知道为什么能够那么淡定的说出这样的话。

    或许她知道就算是再怎么挣扎元言也是不会回到自己身边的事实吗?

    “你还好吗?”

    米贝内心毫无波澜,但是这时候的裘房像是有点怜惜的看着连自己脸上流出了如珍珠一般的泪珠。

    那泪珠轻轻的从米贝那小巧的脸蛋划过,像是有着那往昔与元言珍贵的岁月一般的倒影印在泪珠中,让它们随着泪珠一起划过了所有岁月。

    “啊怎么了?”

    若不是有裘房在一边提醒到,米贝大概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落下了一滴滴泪水,像是打翻了的水杯,收不回来那珍贵的水珠。

    “你”

    裘房指了指她的脸上,米贝轻轻用手摸摸,碰到那与自己体温不相似的水珠,像是凉透了一般。

    心情有着无尽的空洞,不停地坠入茫茫一片黑色的世界中。

    “哦,我没有事情,只是泪腺太过发达了,眼睛进了沙,让人感到真是麻烦。”

    这时候米贝撤扯了扯手袖后,凑上眼睛周围擦了擦。

    居然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大概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心痛的感觉。

    “米贝。”

    突然裘房用一种很警惕的声音呼叫这米贝的名字。

    “首领,小心。”

    跪在地上的侍卫们果然是训练有素的,一下子反应过来,立刻将米贝和裘房在他们围成一个圈子以来护住圈里面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

    裘房看见小巷周围本来就是没有什么人,更不要说大白天,突然来了另外一群黑衣人,手上带着利器,像是想至于他们死地的暗器一件又一件投过来。

    “看吧,他们就没有多久到了,早知道叫侍卫们带我们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也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

    米贝看到周围的人不停地向自己这边扔东西,也没有担心过,依然和裘房谈笑风生。

    “你就不担心会有什么后果吗?比如死在这里。”

    看见米贝居然那么轻松的让自己周围的侍卫们抵挡外地,有点不太放心,眼看这那一件暗器冲着自己这边来了,想躲。

    “行了行了,别躲了,放心吧,有他们呢,他们什么都不行,就是收集情报和保护我特别厉害,不到关键时候我还不拿他们出来用呢,这种情况就不用担心了。”

    裘房眼看着这周围的敌人越来越来多,但是依然没有人的暗器或者敌人能够靠近自己,再看看米贝,想找一个舒服的姿势站着或者坐着,现在就差一壶好茶等着品尝一般,看的裘房哭笑不得。

    “我说大姐,好歹你也有点危机意识吧。”

    裘房看不下去了。

    “行了,走吧,他们也差不多了。”

    米贝看着裘房着急的样子,想冲出去又冲不出去,只能够干等着米贝下指令。

    听到米贝说这句话,就连忙的从外围走到米贝身边,靠的更加近点。

    “紧跟着我,你就不会有危险了。”

    米贝看见裘房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白鼠一般,真想逗逗他,但是时间上不许,再解决眼前的事情的话,他们体力就消耗过多会影响自己使用的。

    裘房听到了这句,就更加的贴着米贝紧了,生怕米贝就在这里丢下,等着他们这些追杀他们的人来了解自己的生命。

    “好了,一个大男人还那么畏畏缩缩的。”

    米贝看着裘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说道。

    “现在都说了,南宫府上找不到我的人就只能够用这种方法了。”

    米贝想到那些人就有点想冷笑,都是一群渣渣杀手,米贝看到自己围着的侍卫们,突然感觉自己有这么一群成就感。

    “原来是木国的人要来杀你啊,那我岂不是来白白送死?诶?不对。”

    就在裘房哀怨自己为什么命那么苦,原本也就像自己好好地活下去,就是想让米贝去一趟长白山两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不就好了吗?

    偏偏米贝又是一个多事的主。

    就在裘房打着自己的小九九的时候就看到那群黑衣人身上带有金国的标记。

    “怎么了?你吓傻了?叫你多多跟着我出来见见市面,别总是做着你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米贝觉得裘房总是大惊小怪的样子,最近可算是彻底的认识到他了,在现代也是一个妥妥的打工上班的职员,有着那一种煽风点火的本事。

    “不是,这不是木国的派来的,这是金国派来的。”

    没有过于理会米贝究竟是怎么讽刺自己的,而是觉得为什么会有金国的暗影来杀米贝,按理说米贝在金国的地位也不至于会到这种程度。

    当今金国的圣上是米贝的师傅,而且还是百年世家郭府的挂名女婿,这在金国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就算是知道也没有人敢惹啊。

    “怎么会是金国呢?你说土国我可能还会信,你无缘无故的说是金国,那你得解释解释了。”

    那一脸不相信的看着那身旁裘房,像是想要一个答案。

    “你看,他们身上有带着金国独特的金粉香味,这是只有皇家才能够调动的杀手。”

    裘房指出了其中几个像是有点被逼急了,怎么那么多人对着那么几个侍卫还是没有进到米贝的身,有点懊恼,像是想把身上的金粉一不小心撒了一点出来。

    “金粉?是有点亮晶晶的东西掉下来似得。”

    听到裘房说完就抬起了头,有点先是白日里的星星一般飘在空中。

    “这是有什么用的?”

    米贝好奇的继续问道。

    “你居然还担心这个,你就先操心我们能不能突破重围才是吧。”

    无话可说的脸摆在米贝面前,裘房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米贝内心在面对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如此的清净。

    “我不担心这个担心什么?本来有他们就好了。现在我担心你说的金粉是不是会有什么其他的暗器藏在其中。”

    那一万个放心的语气,让裘房有点无缘。

    “你可以在白痴点吗?”

    说米贝有时候聪明吧,但是遇到简单的事情确是呆呆的样子,说米贝傻吧,但是又像是十分精明,分不清楚什么时候什么样的米贝上线。

    “他那一种金粉只是在做简单的标记,一般人都是没有的,只有是具有一定的资料的杀手才会配备的,而且我不太清楚为什么他要对你赶尽杀绝的。”

    终于和裘房为了避免街道上的百姓骚动,不等不从屋顶上面躲避他们,知道郊外找到了一个地洞,侍卫们在就已经分开了两批,一批是抵御着外敌,另一批则是在保护着米贝他们来到了郊外的洞中。

    裘房躲进了洞中,说着刚刚那话,有点在为自己为什么可以懂那么多而嘚瑟着。

    “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他们要对我下手。”

    米贝也是实在不清楚为什么他们会对自己下手,突然脑海中一张面孔闪过。

    她,在金国几乎都没有见面的女子,只有在杏草楼偶尔会有几次见面的机会。

    “你认识金伊宁吗?”

    米贝一边带着裘房撤离这被人追的境地,一边在问着裘房问题,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掌握了十项技能一般,全身细胞都在调动起来。

    “就是你说的是那四大才子之中唯一一个女子?”

    裘房印象中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女子存在。

    “是。”

    米贝在回答裘房时候还不忘看看周围有什么地方方便隐藏,不过看他们这架势因为人太多了,不能够一一消灭,那就只能够躲起来了。

    “她好像是和木国没有太大联系啊。”

    裘房不明白为什么米贝突然问起了之前没有怎么提的女子。

    “不是说和木国有什么联系,我见过她几次,让我感觉到她对我深深的敌意,那种感觉就像是上辈子有着就撤不清的过往。”

    那一次在金国的回忆,至今都忘不了,不是说因为记恨她不救自己,而是那阴森的一笑,让人感觉像是地狱来的魔鬼,明明平日没有丝毫交集,为什么那么渗人。

    “敌意?居然还能够有过往的感觉,看来这女子给你留下影响着实深刻了。”

    裘房一边听着米贝说着她的猜想,一边在洞周围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生火的干柴。

    “我也不知道,你就告诉我,你脑海对她有没有什么资料?”

    米贝有点对裘房不耐烦了。